60女人吃人不吐骨头:裸体纹身美女不遮挡

来源:网络整理 2020-12-31 17:27:43
终于,摸到了她那湿漉漉的芳草地,这里是村里多少男人想要接触的地方呀。

 

 

曾几何时,老张也是那么渴望触碰这里,如今终于实现。

 

 

老张的手指都在颤抖,当他碰到了杨芳那肉缝后,杨芳一下叫出声来,娇喘吁吁的,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了,心里想的不是治病,而是对男人的渴求。

 文学

 

 

“嗯……张医生,好热,你别这样。”

 

 

杨芳眼神变得迷离,欲望差点的战胜了理智,整个人软绵绵的,目光,聚集在了老张的裤子上,还舔了舔红红的舌头,是那么的诱人。

 

 

老张也知道是时候了,他故意把身子靠近杨芳,隔着裤子,摩擦她的手。

 

 

杨芳好久没有碰到男人这里坚硬的东西了,她心里很清楚,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这个。

 

 

但是,身为人妇,她一时半会过不了内心那一关。

 

 

好几次,她都想伸手去摸老张那里,但是却强忍着身体里传来的快感。

 

 

老张开始加速,手指已经伸到她身体里面了,在她那湿润的芳草地探索着,抽送进出,让杨芳的欲望达到了巅峰值。

 

 

随后他干脆把杨芳的手抓住了,按在了自己的裤子上摩挲。

 

 

“呀,张医生你干嘛,不要这样子,不可以的。”

 

 

杨芳嘴上这样说,可是身体却很诚实,尤其当她发现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握住了老张那粗壮的阳物的时候,整个人都颤抖了。

 

 

她下意识的用手套弄着,好热好烫又好大的,让她充满了渴求。

 

 

“如果,可以和老张现在欢爱缠绵,让他填满自己的身体,那该多好呀。”

 

 

杨芳脑海里不停的提示这个声音,整个人脸颊醉红,快要滴出水来了。

 

 

“可是,我有丈夫的,这样做对不起他,我是个坏女人,不行的。”

 

 

又一个声音提醒杨芳,她快要崩溃了。

 

 

就在此时,老张突然说道:“你这是干什么,你摸我这里做什么,你怎么是这样的女人?”

 

 

“张医生,我,我……”

 

 

杨芳无言以对,惭愧的闭着眼,简直无地自容,连忙松开了老张的巨大,恨不得藏起来。

 

 

“我就知道你会想歪的,还好,村里人没有看见,否则我真的是掉进黄河都洗不清了,你走吧,我可不想给你治疗了。”

 

 

老张忽然把手指从她两腿间抽出来了,假装很生气的样子。

 

 

“张医生,我,我不是故意的,你别这样。”杨芳越发羞涩了,都不敢看老张。

 

 

老张却还在演戏,说道:“哎,这也怪我,没有考虑那么多,也对,你男人好几年都躺着,也没办法给你一个女人正常的夫妻生活,你有这样的想法也不奇怪,放心吧,我不会告诉村里人这件事的。”

 

 

听老张这样说,杨芳忽然有些心酸和感动,但是身体却也非常空虚,刚才强烈的快感,让她意犹未尽。

 

 

杨芳又羞又急的,眼泪汪汪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好了,既然事情都发生了,我可不怪你,医者仁心,要不然,我就帮你继续治吧?”

 

 

“嗯,你真是个好人。”杨芳忽然间对老张完全放下戒备,甚至有了太多好感,非常信任他了。

 

 

老张要的就是这效果,就说道:“你把眼睛闭着,待会儿不管怎么样都别睁开,我尽量快一些。”

 

 

杨芳点头答应了,感觉老张把她两腿分开了,她还是羞的不行,闭着眼捂着脸。

 

 

忽然间,她觉得身子下面,被塞满了什么,非常的炙热温暖,又很粗大,直接进入了她的芳草地里。

杨芳只觉得一阵酥麻传遍了全身,从两腿间蔓延开来,那种久违的快感,让她张嘴发出了诱惑的呻吟来。

 

 

“嗯……张医生你对我做什么了?”

 

 

杨芳觉得这种感觉又熟悉又陌生,就好像,是男人在占有她的滋味。

 

 

可是她又不好往那方面去想,难不成是老张在对她做那种事吗?

 

 

可是,张医生那么一本正经的,只是在给自己治病,为什么会有男欢女爱的感受呢?

 

 

“在给你治疗啊,现在是不是觉得舒服多了?”

 

 

老张哪里是在治疗,他早就忍不住,将自己下面那坚硬雄壮的东西,进入了杨芳的身子里了。

 

 

憋了那么久了,终于得到了这个丰满性感的美少妇,真的是让他飘飘欲仙。

 

 

只不过,是为了让杨芳在不知不觉中,以为是在被治疗而已。

 

 

毕竟,这样做,老张算是做贼心虚的。

 

 

他疯狂的挺着腰杆,猛烈的撞击她的身体,一下又一下的,似乎要融化了一般。

 

 

“啊,张医生,你能不能再,再快点。”

 

 

杨芳的快高越来越强烈,喉咙里发出有节奏的嘤咛,开始颤抖了起来。

 

 

而她的芳草地,如同溪流潺潺,早已经是春水泛滥了。

 

 

老张也是更加的卖力了,很快他感觉杨芳那里一阵收缩,最后爆发了。

 

 

很显然,这个几年没有得到滋润的美少妇,被他给弄的来了高潮了。

 

 

“张医生,你好棒,为什么你的治疗那么舒服,你怎么做到的?”

 

 

杨芳真的确切的感受到,老张是在占有她了。

 

 

她睁开迷离的双眼,娇喘吁吁的,朝两腿间看过去。

 

 

可是却发觉,老张却是在一本正经的给她按摩推拿,哪里是在得到她呢?

 

 

但是刚刚那种奇妙的愉悦感,分明就是男人的滋味呀。

 

 

“难道是我胡思乱想,又想歪了吗,哎呀,真的是羞死人了,要是张医生知道,我刚才是这样的感觉,肯定要取笑我的,只是,让张医生这样治疗,真的好舒服呀,不想离开还想继续怎么办?”

 

 

杨芳这样想着,看向老张的眼神,充满了渴望和柔情。

 

 

老张表面上是无动于衷,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

 

 

实际上,他在她睁开眼看的时候,马上从她身体里抽了出来,提上了裤子。

 

 

老张这样做是不敢冒险,因为还拿不定杨芳心底里是怎么想的,万一她发现自己在上她,心理上产生了抵触,骂他是臭流氓。

 

 

那么以后,就没得玩了,村里人知道了,会把他给赶出去的。

 

 

“今天就到这里吧,你回去多休息,改天再来治疗吧。”

 

 

老张欲擒故纵,他看的出来,杨芳是渴望他继续这样做的,但是,他不想穿帮了。

 

 

今天已经够爽了,虽然只是和她做那事一会儿时间,但是尝到了她美妙的滋味。

 

 

人不能太贪心,她这样性感迷人,要慢慢的品尝,直到某天,她心甘情愿的躺下来,张开腿让他做她的男人,那样才有意思。

 

 

杨芳果然是有点失望的,微微叹口气,似乎有点依依不舍了。

 

 

她红着脸说道:“张医生,那个诊断费要多少钱呀?”

 

 

“没事,都是邻居,乡里乡亲的,还提钱做什么,这个药,你拿回去吧,滋补养颜的。”

 

 

老张的举动,让杨芳心里由衷的感动。

 

 

她朝老张裤子那里瞥了一眼,发现他那里依然坚挺雄壮,不由耳热心跳,天呐,如果刚才是张医生用那里弄进了自己的身体,那会是什么感觉呢。

 

 

“他光是用手法推拿,就让我欲仙欲死了,我真的是好坏的女人呀,真对不起我家男人呀。”

 

 

“你还在想什么呢?”老张不由皱眉疑惑道。

 

 

“哎呀,没,没什么的,张医生真的是太感谢你了,那我先回去了,明天我再来找你治疗。”

 

 

老张点了点头,看着她的背影,那挺翘丰盈的翘臀,有点意犹未尽,要是能够从后面进入她,肯定是更有一番韵味的吧。

 

 

杨芳一边走路一边在整理裙子,觉得两腿间酸酸的湿湿的,她越想越觉得害羞。

 

 

回去后她洗了个澡,脑海里却总是忍不住想起老张。

 

 

回家看了看丈夫,她叹口气,总觉得好像对不住他。

 

 

一整天,她都神情恍惚的,那种久违的快乐,让她总有些情不自禁回味老张帮她按摩的情景。

 

 

尤其是晚上她一个人睡在床上,越发辗转难眠,好几次都想去隔壁找老张了。

 

 

可是张医生让她明天再去找他,总不能现在去吧,那样他会怎么看她呀?

 

 

杨芳第一次觉得,这一夜是那么难熬,过的好慢,期盼第二天马上到来,她想快点见到老张了。

到了第二天清晨,太阳还没出来,杨芳就按耐不住了。

 

 

她摸着自己的胸脯,脸颊火辣辣的发热,她迫不及待的弄好了早餐给丈夫吃了,又把小孩安顿好,就立刻去隔壁找老张了。

 

 

可是,让杨芳失望的是,老张的诊所没人,家里门关着,她敲了敲门,小声的喊了几声张医生。

 

 

也没有人答应,有村民路过,杨芳心虚的连忙跑开了。

 

 

回到家里,她心跳加速,如同小鹿乱撞。

 

 

如同有一只蚂蚁在身上爬着,痒酥酥的,让她感到羞耻又兴奋。

 

 

自己这是怎么了,真的是想找老张治病吗?

 

 

这时候的老张,已经拿着背篓和铲子,在村里的后山采药了。

 

 

村里的景色很美,也分成安静平和。

 

 

老张虽然忙活了一早上,却不觉得累,反而感到神清气爽。

 

 

他朝远处眺望,照样升起来,照射这这个美丽的村庄。

 

 

一个靓丽的倩影,映入了老张的眼帘。

 

 

亭亭玉立的美少女,在林间,牵着一头牛,她脸红的拽着那头牛。

 

 

牛很倔强,死活不肯走,那少女急的直跺脚。

 

 

“真的是可爱迷人的姑娘,看见她,总觉得年轻了好多,回到了少年时代呢。”

 

 

老张笑了笑,慢慢的走过去了。

 

 

“晓梅,这么早来放牛呢?”

 

 

望着莫晓梅那娇嫩的身子,如同花骨朵一样,等着人采摘,老张心里有些兴奋。

 

 

“呀,张医生,你又来采药呢,我快急死了,这牛不知道怎么了,不肯走嘛,你帮帮我好不好。”

 

 

莫晓梅脸颊绯红,望着老张嫣然一笑,那么纯洁可人。

 

 

老张观察了一下,这是一头公牛,好像到了发情的年龄,不远处的一头母牛,正在召唤它。

 

 

所以这个畜生,下面的牛鞭已经伸出来了,气喘吁吁的,当然不肯走了。

 

 

“发情了,你松开它吧,免得它伤了你,没事的,它不会跑远的,它要去那边。”

 

 

老张指了指不远处的母牛。

 

 

莫晓梅很听话,松开绳索后,那头公牛立刻跑那边去了,围着母牛打转。

 

 

“哇,张医生你好厉害呢,不仅能治病,还懂这个,简直神了。”

 

 

莫晓梅非常崇拜的望着老张,开心的拍手,非常的可爱。

 

 

“那当然了,晓梅你身体恢复了吗?”老张盯着她胸前鼓鼓的双峰看,这个美少女,这两天没去诊所找他,他还是怪想她的。

 

 

“哎呀,没有呢,可是我爹要我在家里做事,我家里来客人了,忙的很,我就没来找你。”莫晓梅有些委屈,歪着头看了看那头牛,忽然又说道:“张医生,什么是发情了呀?”

 

 

老张被问蒙了,不过想想看,这个美少女那么天真,的确不懂这些原始的本能。

 

 

“就是男人喜欢女人,女人喜欢男人,就会发情的,懂了吗?”

 

 

莫晓梅眨着大眼睛想了想,看着老张,说道:“张医生,那你喜欢我吗?”

 

 

老张一愣,这么直接的吗,真是有意思,果然单纯。

 

 

“喜欢啊,你喜欢我不?”老张居然有点紧张。

 

 

“嗯呢,我喜欢张医生,你医术高明,又那么有正义感,我也要对你发情呢。”

 

 

莫晓梅笑嘻嘻的,娇美的脸蛋上是那样美好的笑容。

 

 

这笑容融化了老张的心,激发了他的欲念。

 

 

这姑娘虽然不懂,可是他懂啊,他忽然忍不住把莫晓梅给抱住了。

 

 

嗅着她身上的清香,老张激动的用手在她翘臀上摸索着,并且揉捏着她的胸脯。

 

 

“嗯,张医生你干嘛呀,我快喘不过气了。”

 

 

莫晓梅有点不知所措,轻轻的推着他,可是,他身上那种味道,又让她安心。

 

 

“我喜欢你啊晓梅,我这是对你发情呢,就像那两只牛一样。”

 

 

老张也不想再骗她治病什么的,他真的很想,回到年轻时候,能够和这样纯洁无邪的美少女,轰轰烈烈的谈一场恋爱了。

 

 

“好嘛,好嘛,可是你轻点呀张医生,我也喜欢你的,那我们要怎么样呀。”

 

 

莫晓梅脸颊通红,仰头看着老张,有些惊慌失措。

 

 

“我们去树林里吧,好吧。”老张喘着粗气。

 

 

“嗯呢,去做什么?”莫晓梅跟着老张走。

 

 

“我们一起发情,好不好?我简直太喜欢你了。”

 

 

老张内心热血澎湃,直接把莫晓梅抱在怀里,把她压在了草丛里。

 

 

“哎呀,张医生这不是在治病吗?”莫晓梅有点懵懂。

 

 

“那你喜欢这样吗?”老张揉着她胸前的柔软,慢慢的解开了她的领口,抚摸着她那雪白清纯的处女身子。

 

 

“喜欢呢,很舒服的,张医生你这样弄人家蛮开心的。”莫晓梅眼神迷离,呼吸渐渐的气促起来。

 

 

老张再也忍不住了,他激动的吻住了她的红唇,分开了莫晓梅的双腿,伸手在她的裙子里就摸索磨蹭着,莫晓梅立刻就嗯嗯的轻声叫了起来。

怀抱着柔软而年轻的莫晓梅,老张感到激情澎湃,仿佛瞬间回到了年轻状态,有用不完的力气。

 

 

他兴奋而激动的,用尽全力进入到了莫晓梅的体内,在她的肚皮上撞击着。

 

 

每一次的深入,他如同进入到天堂,飘飘欲仙,好像自己充满了活力。

 

 

“啊,疼,张医生,怎么回事呀,这是治病呢还是发情呢?”

 

 

莫晓梅有些不知所措,但是那种刺痛和舒服感,冲击着她的神经,她只觉得浑身发抖,软酥酥的,非常的快乐。

 

 

“你真可爱,晓梅,你做我老婆吧。”

 

 

老张疯狂的占有着莫晓梅,气喘吁吁的,似乎怎么也爱不够。

 

 

少女美妙的身体,和他融合在一起,水乳交融,让他难舍难分,恨不得让这一刻的美妙,一直停留在此刻。

 

 

他觉得这句话,让他有些羞臊,自己一大把年纪了,居然会情不自禁的说出这样的请求来。

 

 

莫晓梅害羞了,颤抖着,两腿缠在老张的腰间。

 

 

她轻轻的娇喘着,“嗯,嗯……张医生,这件事,我还要问我爸爸呢,我妈妈也要同意才行。”

 

 

老张很惊讶,说道:“这样说,你是答应我了?你愿意做我老婆?”

 

 

“张医生你对我那么好,还给我治病,又喜欢我,我当然愿意呢。”

 

 

莫晓梅脑海里对老婆的概念虽然很模糊,但是她对老张的确有很多的好感。

 

 

少女的那一颗芳心,此时也在为他跳动。

 

 

而且处于一种本能,她隐约觉得,自己已经是老张的女人了。

 

 

老张简直是受宠若惊,他捧着莫晓梅的俏脸,吻了吻他,兴高采烈的的说道:“你难道不嫌弃我年纪大吗,你还这么年轻呢。”

 

 

“不会呀,只要对我好就行,我娘说,女人要找一个对她好的男人,你对我就很好,而且我也喜欢和你待在一起,张医生,我下面不痒了,但是有些麻麻的,你还要这样弄人家多久呀?治好我了吗?”

 

 

老张只觉得一阵热流在小腹奔腾,他抚摸着莫晓梅清纯雪白的年轻酮体,是那么的爱不释手。

 

 

他真想继续的,在这个山林间的草丛里,和她一直的欢爱下去。

 

 

可是,他听见了远处传来的声音,有村民过来放牛放羊了。

 

 

虽然舍不得,但是他还是抽离了她的身子,她还的第一次,不能太猛烈了,会让她受不住的。

 

 

这样美好纯洁的姑娘,要慢慢的疼爱她才是。

 

 

“你的病快好了,不过你以后还要痒的时候,就来找我,还有,我刚才是说着玩的,老婆的事,不可以随便,你千万别告诉你爸妈,明白吗?”

 

 

老张把裤子穿好了,有帮莫晓梅穿好了衣裙。

 

 

“嗯呢,我不说了,我刚刚觉得很舒服,不知道你怎么弄的,我这里都湿了。”

 

 

莫晓梅擦了擦两腿间,发现还有血迹,她当然不清楚,这是被老张开苞了,问老张是怎么回事,她有点紧张。

 

 

“没事,那是排毒了呢,有点疼是正常现象。”

 

 

老子疼爱的抚摸她的脸蛋,又摸了摸她的嘴唇。

 

 

“嘻嘻,那就太好了,谢谢你噢。”莫晓梅笑盈盈的,脸蛋红扑扑的越发可爱迷人。

 

 

老张都有点舍不得走了,但是忽然有人在喊莫晓梅。

 

 

“晓梅你个傻丫头,你死哪儿去了?”

 

 

村长这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过来了,让老张多少有些紧张。

 

 

“爹,我在这里呢,什么事呀?”莫晓梅有点害怕,从草丛出去。

 

 

“你在这里做什么,喊你,你耳朵聋了吗,不让你回去给你小姨做饭吗?”村长气呼呼的。

 

 

“噢,知道了,我这就回去。”莫晓梅朝草丛里看了一眼,发现老张不见了。

 

 

她欲言又止,跟着村长走。

 

 

村长一路上责骂莫晓梅。

 

 

而老张有点心虚,就在后面跟着,看看什么情况。

 

 

没多久,老张跟着父女俩来到了他们家里。

 

 

“滚去做饭,死丫头,整天就知道贪玩。”村长骂骂咧咧的。

 

 

“哎呦喂,姐夫,人家可没那么大架子,哪儿敢麻烦这丫头呢,我看,我还是回城里去吧,这地方没什么意思。”

 

 

一个妖媚的女人的声音,嗲嗲的,软酥酥的,让男人听了感觉浑身麻麻的。

 

 

老张悄悄的看过去,发现那女人三十多岁的样子,穿的很时髦。

 

 

超短裙和短袖,胸前高耸的双峰,裙子太短了,可以看见大腿根了,再仔细瞅瞅简直能够看见内裤了。

 

 

这女人脸蛋很妖艳,还化妆了,和村里的那些朴素的女人,可是大不相同,就好像是一个迷人的小妖精。

 

 

老张好久没有看见城里来的女人了,眼睛一下子被莫晓梅的小姨给吸引住了。

 

 

村长把她留下来了,搬了椅子让她坐。

 

 

她坐下来后,完全没有注意到,老张在外面偷看。

 

 

所以,她微微分开了两腿后,老张居然发现,她里面的内裤居然是网状的丁字裤,一下就可以看见她两腿间的那块芳草地,好茂盛好诱人,非常的诱人,老张看的一下就硬了起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