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公传说的价值与影响

来源:吉言网 编辑:志萌 2019-04-17 18:45:24

  济公传说已流传八百余年,一直是中国民间佛教极具代表性的传奇人物之一。对济公传说的研究与阐释一直不断,取得了不少重要成果。

  

济公传说的社会价值

  历史上最早对济公生平作比较全面和详细考察阐释的,是《湖隐方圆叟舍利铭》,作者南宋居简禅师。《舍利铭》文虽不长,是一篇有历史价值的文章,对研究济公生平有重要的参考价值。《舍利铭》全文如下:

  湖隐方圆叟舍利铭

  释居简

  舍利凡一善有常者咸有焉。不用阇 维法者,故未之见。都人以湖隐方圆叟舍利晶莹而耸观听,未之知也。叟,天台临海李都尉文和远孙,受辞于灵隐佛海禅师,狂而疏,介而洁,着语不刊削,要末尽合准绳,往往超诣,有晋宋名缁逸韵。信脚半天下,落魄四十年。天台、雁荡、康庐、潜皖,题墨尤隽永。暑寒无完衣,予之,寻付酒家保。寝食无定,勇为老病僧办药石。游族姓家,无故强之,不往。与蜀僧祖觉大略相类。觉尤诙谐。它日,觉死。叟求予文。祭之曰:于戏,吾法以了生死之际验所学,故曰:生死事大。大达大观。为去来,为夜旦,颠沛造次,无非定死而乱耶。譬诸逆旅宿食,事毕,翩然于迈,岂复滞留。公也不羁,谐谑峻机,不循常度,辄不逾矩。白足孤征,萧然蜕尘,化门既度,一日千古。迥超尘寰,于谭笑间。昧者昧此,即法徇利,逃空虚,远城市,委千柱,压万指,是晃漾无眹 。为正传非,决定明训为戏言。坐脱立亡,斥如斥羊,欲张赝浮图之本也。相与聚俗而谋曰:“此非吾之所谓道。灵之迈往,将得罪于斯人。不得罪于斯人,不足以为灵,所谓道也。”叟曰:嘻,亦可以祭我。逮其往也,果不下觉。举此以祭之,践言也。叟名道济,曰湖隐,曰方圆叟,皆时人称之。嘉定三年五月十四死于净慈。邦人分舍利,藏于双岩之下。铭曰:璧不碎,孰委掷,疏星繁星烂如日。鲛不泣,谁泛澜,大珠小珠俱走盘。

  这篇《舍利铭》文字不长,一共五百余字。主要内容是讲祖觉与湖隐方圆叟的简单生平及济公圆寂后舍利出世情况。

  济公故居李府大门

  济公故居陇西园

  研究济公及济公文化,这篇由宋代著名佛教高僧居简禅师所写的《舍利铭》是最可靠的依据。从济公圆寂后所产生的舍利子而言,亦奇事也,值居简记载,更说明济公更具佛性。

  “舍利”,通常指佛陀之遗骨,也称佛骨、佛舍利,即高僧死后焚烧所遗之骨头。佛教信众认为,能出舍利的僧人,都是有很深修为的高僧。《金光明经·舍身品》云:“舍利者,是戒定慧之所熏修,甚难可得,最上福田。”可见,非定慧真修之僧人,是得不到舍利的。可是,济公圆寂后能出世舍利子是:“璧不碎,孰委掷,疏星繁星烂如日。鲛不泣,谁泛澜,大珠小珠俱走盘。”这是为方圆叟撰写的舍利铭文,赞叹由于他的去世,虽然像一块整玉破碎,但是却放射着更加璀璨的光芒,又像南海鲛人给人们留下更多的精神财富。当时济公的舍利子放在杭州虎跑双岩。

  南宋以来,济公传说由天台山他的故乡而逐渐传播于全国各地,成为家喻户晓的民间故事,流传的故事又不断得到艺术加工,在小说、戏曲、书画以及影视、雕塑等文化领域得以广泛传播。

  近现代学者、专家对济公精神及文化的研究是广泛深入的。专家学者的参与,已引起西方国家许多学者的高度关注并参与相关的济公学术研讨。

  1993年5月成立天台山济公研究会。1998年换届时,“天台山济公研究会”改为“天台山济公文化研究会”。其间出版《济公故里》、《天台山济公活佛》、《天台小济公》等书籍,后于2007年召开“天台山国际济公文化研讨会”。其规模较大,来自世界各地的专家学者一百多位,济济一堂,历时三天,交流论文三十余篇。2008年6月,澳门举行“澳门国际济公文化研讨会”,来自世界各地的学者参加,历时两天,交流论文二十余篇,这些论文均高水平、有深意、题材广泛,对济公精神、济公文化的研究有了质的变化,研究题材更广泛更深入,已达到前人所没有过的理论探讨的高度。今后对济公的学术研究,必将更进一步扩大,必将推动社会文明和进步。

  台湾地区嘉义县的龙隐寺

  2007年5月,浙江省天台县举办“海峡两岸济公文化研讨会”

  2008年6月,澳门举行“2008国际济公文化节”

  天台山济公文化研究会的成立,推动了全社会对济公精神进一步的认识和了解,历年来以多种形式发表于不同报纸杂志,以不同的角度深层次挖掘济公文化。当今以济公为题材的许多电视剧的内容均有济公文化研究会提供的内容。

  电视剧《济公》

  济公金身佛像

  除了文字的挖掘研究外,有关济公的文化传播有电视剧的播出、歌曲的演唱,大江南北无不传诵和争看游本昌先生饰演的济公,《济公》电视剧中所唱的歌曲,曾风靡全球各地。济公的艺术形象影响世界各地,形象虽不统一,但有一点皆一致,破芭蕉扇、破袈裟、破鞋、破帽。综观各地所奉的济公佛像,面貌无一相同。各地根据自己心目中的形象雕塑成的济公,这并不奇怪,不同地区有不同的审美观点,佛本有相即无相,这就是心目中的济公活佛。认同的济公形象已逐渐明晰起来。根据当时居简所记载的赤城山书记岩的岩石酷似济公,到清代高僧竹禅大师所画的济公像再加近现代的“济公”。电视剧中的济公形象,特别是中国表演艺术家游本昌先生20 世纪80年代初所扮演的济公艺术形象,已被全世界观众所认同,而对其他电视剧中出现的济公都说“不像”,这像与不像似乎已被游本昌饰演的济公定格为标准像了。佛教信众中的济公与民间的济公似乎又有区别。国清寺(济公出家寺庙,又是佛教天台宗祖庭之寺)的当今方丈可明大和尚,在许多年前曾梦见过济公的形象,据他口头描述:“清秀、端庄、稍瘦,具有佛相。”天台山宗教研究所所长、雕塑艺术家徐俊贤先生依可明方丈梦中济公的形象,结合历代名人所绘、所雕各种济公佛像的艺术造型形象,重新雕塑济公,并多次交可明方丈修改认定,历时半年之久,终于得到可明大和尚的正式首肯。所塑造的济公形象,显得特别有济公一生云游四方、信脚天下的特征。看上去济公既是清秀而又端庄的。第一,其眼睛炯炯有神,能洞察世间一切;耳朵长又贴脑,符合佛之相也。第二,服饰简洁、大方,僧帽虽破,但整洁、可观,没有不干净之处。第三,酷似赤城山书记岩,又像竹禅所画之济公。

  清朝四川梁山高僧竹禅所绘济公像

  对济公传说的研究,天台山文化界人士自清代迄今从没有间断过,并陆续出版了大量书籍,如清代的《清夜钟声》、《济公赋》、《济公扶乩诗句》等,民间对济公圣迹如赤城山瑞霞洞也加以扩建、整理,城关镇石墙头济公殿曾修复、扩大,当代已将济公故居复建等,这无疑使济公传说在不断延续,济公精神及文化在不断弘扬。

  自明清以来,济公的故事和传说,已完全将济公一生所做的事情,归到儒、释、道三家融合的必然结果。因为中国的民间信仰就是三教文化的组合形成。济公为人们做了大量的好事,得到道家的认同,佛家禅宗的肯定和儒家的赞扬。济公的确是三教互融的典型。当代专家学者也是同样地认为:在宋代所出现的佛教禅宗高僧大德,济公对当时的社会影响,对中华民族的影响,极其广泛和深入,对其他邻近国家的文化也有影响。可以这么说,济公传说不仅在国内深入人心,同时也已流传至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

济公传说的社会影响

  济公一生的形象尽管鞋破、僧帽破、扇破,身上袈裟也破,但他充满智慧,他直中有义,“哪里不平哪有我”,只要有他出现,冤屈得以澄清,无赖得以惩治,困苦人得以帮助,正义得以伸张。他到任何地方看见不平之事必会相助。他灵中有果,灵异的举动都被后来的事实证明,济公的确能先知先觉,大彻大悟,同时能泣鬼神、感天地。因为他活在市井之中,沉浮一生,为广大贫民、市民尽做好事,所以,受到大众的尊奉,影响全社会,最终为社会普遍赞颂,获得全社会公众一致赞扬,像神佛一样地受人尊敬。他的故事和传说能够产生这么大又这么深远广泛的社会影响,足以说明济公对社会、对人们有过太多的贡献。我国著名学者、中国宗教研究所所长黄夏年先生曾赞扬:“济公来自民间,享用民间香火,他是一位民间英雄,而且是一位在平凡中制造不平凡的民间英雄。”这是对济公的社会影响恰如其分的总结和评价,也是济公传说所产生的社会科学价值的体现。

  游本昌主演的电视连续剧《济公》剧照

  专家学者一致认为,济公的影响,得力于济公传说而后又形成的小说。济公从一位南宋僧人而受到人们的膜拜,有赖于传说故事经过舞台戏剧化的作用。特别是济公传说深受当时及明代文人的欣赏,在这个期间出现了大量济公题材的文学作品,如民间话本、评话、章回小说、戏曲等,形成了文学化、民俗化互动融合,这对济公信仰在民间的普及和宗教神化发挥了重要作用。

  从明代开始,济公形象被逐渐地文学化和民俗化,产生了越来越丰富的神异故事。济公“菩萨”、“活佛”的形象得到不断丰满,这就使济公信仰在更广阔的领域内融入广大民众的精神空间,同时与当地的民俗文化结合,深深地影响着人们的心灵。

  济公对禅宗理论的实践应该说是非常成功的,在灵活中引入正轨,给未醒悟之人指出正确的道路,以善良为目标,使人们“明心见性”,给众人“度人济世”。济公以其活泼的行径,以出家人之面貌,去点化世人之愚痴,解救苦难,为人间建立乐土世界,他的目标始终如一,非常清晰,就是一般人也都会受到感染。济公过着简单的物质生活,而又不拘束于吃荤或吃斋,却处处都是为善之佛心和佛行。以心性、精神之修养为本,行济世之德为重。精神上是禅宗理论的实践者,他承禅宗六祖法脉,真正继承了“凡夫即佛,菩提即烦恼”,人人皆有佛性的思想。他的疯癫、诙谐和永不守清规戒律,完全是“隐圣显劣”。他以世间相向后人展示了在家人成佛的理论与实践,使在家人有能成佛的启发。这是济公影响世人的社会科学价值的体现。

  《三公图》 马哲绘

  济公的传说故事,可以说是丰富多彩的。学佛之人喜济公当头棒喝直指心间的“藏禅机锋”。民间传说中的济公,既极富创意又充满人情味;他是神通广大、度化众生的活佛。众生信众心目中的活佛济公形象,永远是那么崇高和神圣。所以,济公活佛香火之鼎盛,是基于济公的精神已得到全社会认同,是济公传说社会科学价值的体现。

  济公传说在当今的影响,体现在慈善事业上,体现在建设和谐社会上。

  历史上我国慈善传统美德代代相传。自济公传说广泛流传于民间后,慈善尤为普及,以善举为荣,以善举为美。济公身体力行,奔于市井,禅宗的教义,大行于世。当时的佛教禅宗的教义很多体现在济公实践意义上的普度。济公的举止超脱世俗,带来非议,但丝毫不影响他对禅的宣解。以世俗平常的眼光来看待济公,那就是: “济公疯癫而又吃酒肉,不守戒规,整日奔疲于市,算不上僧人,更谈不上是活佛或菩萨。”直至当今,个别无德行的半俗之僧,还是这样肤浅地认为:“济公不应是佛教界里的和尚或罗汉,只不过是普通疯癫僧人而已。”这些论调虽然出于无知和低浅见识之口,但也影响了管理宗教活动的职能部门的个别人。但是,自南宋至今,老百姓这样认为:只要为人们做好事、做实事,人们就拥护他、爱戴他,凡是与人们对着干,不去解除人们的疾苦,不为人们谋福祉,不管你拥有多大的权力和财势,人们还是不留情面。反之,只要做有益于人民的事,救困苦、解厄难的人,人们口耳相传,代代传颂,绝不忘记。当时现实中的济公处处为贫苦民众相助解难,惩贪罚恶,利众平安,可以说,济公一生以禅的教义在大行的实践中弘扬佛法。他所做的一切绝没有离开过禅的教义,没有脱离过佛教徒应有的行为,他一生是真正实践佛教禅宗普度众生教义的。虽然济公并未完成他的愿望,但民众理解他、崇敬他,所以神化他、佛化他,后人能敬仰他。

  龙隐寺供奉的济公像

  对济公的真正理解是现实生活中必须要提出的问题,绝大多数人都会真正理解济公一生的所作所为和无我利他的精神。

  济公受到当今世界广大民众的信仰和崇敬,与社会背景也有一定的关系。世界上尚存不平,尚未完全和谐,人们渴望和追求平等,盼望社会和谐、安定,更祈求济公的再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