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公传说故事 济公悟道赤城的故事

来源:吉言网 编辑:志萌 2019-04-17 18:10:28

  心远香

  你可知道天台山有一种奇特的供香名叫“心远香”。这种香点燃后有两缕十分美观的青烟扶摇直上云天。直到现在,还在 “天台山香院”制作呢!说起它的来历,和济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一年,修缘刚过十五岁生日,想不到父母双亲溘然长逝,相继撒手尘寰。这迅雷不及掩耳的噩耗,将修缘炸得呆若木鸡。

  修缘既无兄弟,又无姐妹,父母生前将家事交托给他的舅舅王安士。说来也怪,父母一走,一夜之间修缘就长大成人了。一直吃手下饭的他,此刻将父母的后事料理得井然有序,有条不紊。

  虽说父母后事处理得妥当,街坊邻居称道,但使修缘惭愧难言的是,父母在生时,没有尽过一点做儿子的孝道。常言道十月怀胎,母亲怀他却一年多。论家境,可雇乳娘用人,但寒冬酷暑几度春秋,慈母却亲侍哺养,事必躬亲;父亲老来得子,关爱有加,两请七松先生来家执教,读书明理,又让跟齐渝先生学医得技?? 无不浸透着父母的养育之恩。而自己不如乌鸦反哺,越想越觉得羞愧,捶胸顿足,考问自己。修缘想在这三年服孝时,将孝心全部给父母补上。

  修缘将父亲生前接待客人的西厢客堂改作孝堂,并动手描绘了父母亲的画像悬挂在孝堂正中。画像下面摆放一张雕刻着花卉图案的华桌,桌上并列放着父母亲的灵位。华桌前紧靠着一张雕工精致的栗色八仙桌,桌上整整齐齐排列着修缘亲手操刀掌勺的十荤十素美味佳肴,还有五鲜五干果品拼盘,供作父母的祭品。两只斟满黄酒的酒盅放在桌前方左右,各放一双筷子。一对镏金金统红烛照得孝堂如同白昼,肃雅而庄重。

  服孝是件大事,巨细一点都不能马虎。修缘生怕一失足成千古遗憾。于是,凡是自己能做的事情,都自己动手,认为这也是对父母亲的大孝。

  制作瞻拜的供香,是头等要事,修缘非常明白,因此十分顶真。他知道供香是最神圣最重要的法物,来不得半点马虎。别看小小年纪的修缘,他精通佛家的物事呢!

  父亲生前在东园里,植有两株香叶子树[1],平日里修缘将这两株香叶子树的枯叶和修剪下来的枝条晒干研成粉末,收藏起来。除了做药物配伍外,日积月累已有硕大的几口袋。这是制作供香的上等原料,父母生前栽培,逝后还给父母,修缘想。

  修缘净手后,认认真真地制作了许多粗如筷子的香叶子供香。然后,毕恭毕敬地点燃了三炷。一炷敬神明,一炷敬父亲,一炷敬母亲。三炷供香,三缕青烟在堂内盘旋。只见修缘捧着供香,悲情油然而生,喉咙哽咽:

  呜呼考妣!生而为英,死而为灵,其轩昂磊落,突兀峥嵘,而埋于地下者,不化为朽壤,而为玉石。不然,生长松至千尺,产灵芝而九茎。

  呜呼考妣!生离死别,儿故知其如此,而感念畴昔,不觉临风而陨涕,乌鸟私情,愿乞终养。孰知驾鹤,有愧未曾如情,尚飨![1]

  说罢,深沉地拜了三拜。立起身将供香一炷一炷插进香炉里,又注视着三缕青烟在堂内缭绕。

  就这样,每上一回香,修缘就这么往复一次。天天披麻戴孝,天天上香祭拜,足不出户,身不离孝堂半步。

  这天,南风送爽,徐徐地吹进了孝堂。此时,香烟缭绕,冲出堂外,向北飘去。观音大士闻到了这阵阵来自天台山沁人心肺的清香,掐指一算,啊呀,是修缘服孝第一千零九十五天的最后日子,得去一下。

  观音大士连忙腾云驾雾,一眨眼工夫便来到修缘家。只见修缘长跪在双亲的灵位前,不能自已。真诚所至,金石为开,观音大士被感动得流下了眼泪。这眼泪,不偏不倚地滴在每炷香的中央,即刻六缕青烟翻腾旋转,圈儿越转越大,旋出灵堂,直上云霄。

  修缘恋恋不舍地和父母亲话别,看看父母双亲慢悠悠,一步步地升腾,走进了云雾缥缈的琼楼玉宇中。

  “心诚则远(圆)啊!”修缘听到这耳熟的声音,心里一震,揉了揉眼,难道这是梦?抬头往堂中墙上一看,奇了,墙上亲手描绘的父母亲画像,只剩下白纸两张挂在上面。再瞧瞧四方,堂内只是自己一人,别无他人。

  修缘又仔细察看一番,更惊奇了,那三炷供香和先前燃的不一样了。方才每炷香都是冒着一缕短烟,一忽儿烟就消失。但现在这些香,每炷都冒出两缕青烟,都是一圈一圈地旋着往上转,圈儿越转越大,直奔云天。修缘百思不得其解。只知道此时自己的心和父母亲紧紧地连在一起,但究竟为什么会如此,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原来,观音大士使了个法儿,帮着修缘将香路铺宽铺大铺长,成为通向西天的大道,将修缘的父母亲度上了西天,修缘却全然不知呢。

  观音大士圆了修缘送父母亲上西天的梦,不声不响地回普陀山。此时此刻,也刚刚是修缘服孝三年的最后一天。修缘服满孝期,顿时醒悟,口占一绝“香颂”:

  两道天路入云端,英灵飞舞九天览。

  不惜红火一身烧,留得清白在人间。

  修缘制香服孝送父母上九天的事在坊间传开了,人们纷纷效仿,步修缘忠孝两全送亡灵上“西天”。从这以后,炷炷供香不再是一丝青烟了,而成了逶迤旋转,扶遥直上云天的两缕“天路”。又因观音大士说“心诚则远(圆)”人们就将这供香取名“心远香”,都想借“心远香”将亡故的亲人度上“西天”。

  直到现在,每当民间节俗祭祀祖先或亡故亲人时,天台城乡家家户户都要设供桌,并在桌上摆满荤、素佳肴和鲜干供果,点上三炷“心远香”,朝请祖宗“吃饭”。嗣后,再用此三炷香送他们回“西天”,成为一种风俗,而“心远香”是必不可少的重要法物呢!

  讲述人:王柏仁,男,97岁 搜集整理:赵达枢

  搜集时间:1989年12月

  搜集地点:天台县城关镇桥上居民新市路11号

  选自《济公传说》,香港天马出版有限公司,2007年8月

  竹篮打水

  小济公煮成了“五味粥”,方丈叫他当了“衣钵”僧[1]。

  他是个办事认真的人,自从当了小“衣钵”以后,每天寺里寺外转个不停,管得可严格哩!

  一天,他转到寺院外面的果园里,看见两个人影一晃,追过去一看,原来是法定和法觉两个小和尚在偷柿子吃。

  小济公说:“方丈叫你们做功课,你们却在这里偷柿子吃。叫方丈知道了,看你们怎么交代?”

  法定和法觉慌了,求饶说:“小衣钵,求你别告诉方丈,我们下次再也不敢了。”

  小济公说:“只要你们肯改,我就给你们瞒一次。”

  法定和法觉一溜烟地跑出了果园。

  小济公以为他们肯改正,真的没把这事告诉方丈。

  可是,过了几天,小济公又发觉他们在果园里偷柿子。这下,小济公可不依了,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方丈。方丈把法定和法觉叫来狠狠教训了一顿。

  从此,法定和法觉把小济公恨上了。

  一天,方丈叫法定和法觉到方丈室打扫卫生。趁这个机会,法定来个恶人先告状:“方丈,小衣钵天天在寺里寺外游游荡荡,不找个事儿给他磨磨耐性可不行呀!”

  经法定这一提,方丈想起,小济公这些天来的确寺里寺外到处乱走。这徒儿聪明,是块好材料,可就是好动,要修成正果,没点耐性可真的不行。想到这里,随口问道:

  “你们看,找点啥事好呢?”

  法觉说:“叫他学搓绳吧!”

  方丈点点头:“好,回头你们告诉他,要他好好坐下来搓五天绳。”

  得了方丈这句话,法定和法觉好高兴。出了方丈室,他们来到仓房,扛来一箩砻糠,对小济公说:“小衣钵,方丈叫你用这砻糠五天内搓成一根绳。”

  小济公看着他们鬼头鬼脑的样子,心里明白一定是他们捣的鬼,爽快地说:“好吧!我搓!”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小济公仍然寺里寺外转个不停,没坐下来搓绳。四天过去了,法定和法觉好开心:小济公呀小济公,明天就是限期了,看你拿什么向方丈交账?

  最后一天,小济公仍旧没搓绳。

  时间到了,法定和法觉兴冲冲地跑到方丈面前告状:

  “方丈,小衣钵根本不理你的话,五天过去了,绳子一寸也没搓。”

  方丈一听,火啦:“叫道济来见我。”

  小济公来到方丈面前。

  方丈说:“道济,你的绳搓好了吗?”

  小济公说:“没搓。”

  方丈说:“为啥不搓?”

  小济公低着头,一声不响。

  方丈更火了:“道济,我看你是个有用之才,才叫你搓绳磨炼耐性,你却违了我的话。好,从今天起罚你每天给伙房挑七缸水。”

  法定和法觉高兴得几乎跳了起来,他们跟着小济公,要看小济公挑水的洋相。

  小济公出了方丈室,来到伙房,拿起扁担,找了两只竹篮,一晃一晃地向寺外的小溪走去。到了溪边,只见他把竹篮朝溪里一舀,挑起来朝伙房走去。一路上滴滴答答,到了伙房,把竹篮底几滴剩水往水缸里滴一滴,又回溪边去了。

  法定和法觉越看越奇,觉得这又是个告状的好机会,跑去对方丈说:

  “方丈,小衣钵又在捣鬼了。”

  “捣什么鬼?”

  “他用竹篮挑水。”

  “有这种事?”

  “不信,你去看。”

  方丈跟着法定和法觉来到小溪边,只见小济公真的用竹篮挑水。

  方丈喝道:“道济,你跟我寻什么开心!”

  小济公闻声站直身子,见是方丈,立刻垂手而立:“小徒不敢。”

  “那你为啥用竹篮挑水?”

  小济公委屈地说:“师父,竹篮既然不能挑水,那你为啥要我用砻糠搓绳呢?”

  方丈一惊:“我几时要你用砻糠搓绳?”

  小济公说:“徒儿不敢打诳语。”

  说完,带着方丈来到搓绳的地方。

  方丈一看,果然是一筐满满的砻糠,什么都明白了,指着法定和法觉骂道:

  “原来是你们俩捣的鬼。你们为报私怨,竟然想出这等促狭的主意,叫我差点上了当。走,你们给我走,佛门清净之地,怎容你们这种不干不净的小人?”

  法定和法觉吓昏了,“噗”地跪在地上求饶:“师父,我们不对,我们错了,请你饶了我们这一次吧!”

  小济公见他们这种可怜巴巴的样子,想起他们都是无家可归的孤儿,善良的心使他忘记了自己的仇怨,在一旁帮他们说话:

  “师父,念他们年幼无知,你老人家就饶了他们这一次吧!”

  见小济公这么大气量,方丈心中一喜,慈爱地望了小济公一眼,随后,回头对法定和法觉喝道:

  “起来!你们这两个不成器的东西。今天要是不看在道济的脸上,我非赶走你们不可。从今天起,罚你们每天给伙房挑七缸水,要是一天不挑满,休怪我无情。”

  法定和法觉站在一旁,脸红得像熟透的柿子一样。

  讲述人:姜贞渊,男,63岁 搜集整理:曹志天

  搜集时间:1982年6月 搜集地点:天台县文化馆门前

  原载《小济公》,上海翻译出版社出版,1989年3月

  三斗鲤鱼精

  天台县城的南边有一条宽阔的始丰溪,一年到头哗哗地流着清清的溪水。溪两岸是成片成片肥沃的土地,溪水浇灌着这些土地,使这些土地年年丰收,人民生活在这里,快乐而又幸福。

  可是,有一年,一条鲤鱼精触犯了天宫的天规,王母娘娘降罪下来,将它禁在始丰溪里,要它改恶从善。但是,这条鲤鱼精不肯悔过,仍旧无恶不作,兴风作浪,将始丰溪水赶上岸来,漫过堤坝,冲毁了村庄,淹没了庄稼,两岸百姓叫苦连天。渔夫们在始丰溪里打鱼,被鲤鱼精看到了,张开大嘴,猛吸一口气,小船就翻掉了。渔村里哭声连天,妻叫夫,娘叫儿,儿叫爹,真惨哩!

  这一天,济公刚好走过始丰溪,听到村子里哭声连天,济公想:这村子发生了什么事?叫得这样凄惨。他赶紧走进村子里,只见大街小巷一片汪洋,人们都爬到屋顶上,惊恐地抱成一团,呼喊救命。

  济公走过去,问一位面黄肌瘦的老人:“老大爷,这几天,天未曾下雨,怎么会有洪水呢?”老人叹了口气说:“不用提了,始丰溪里出了条鲤鱼精,足足有三丈来长,大口一开,便能吞下一只船。每月初一,它便让我们准备牛羊给它吃。久而久之,牛羊都快被它吃完了。我们准备得少了点,它吃不饱,便发大水来淹没村庄。”

  济公听了老大爷的话,气不打一处来,心想:我一定要为民除害。他对村民们说:“乡亲们,你们不要担心,我一定为大家除去这个祸害。”其中一个村民看见济公是个小和尚,不太相信,说:“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后生,敢去斗鲤鱼精,怕是给它塞牙缝也不够吧。”有个老头说:“秤砣虽小压千斤,我们先问个清楚再说吧。”就问济公:“你是谁家的孩子?”济公说:“我家原住在永宁村,现出家在国清寺,名叫道济。”大家一听,原来是济公来了,顿时兴高采烈,异口同声地说:“请济公为我们除害,我们一定不忘记你的恩情。”

  济公告别了众人,来到始丰溪。看见小山般大的鲤鱼精,正在水中闹得欢,卷起一阵阵巨浪。济公大声说:“好个鲤鱼精,竟然到处兴风作浪。”鲤鱼精见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和尚对它大喊大叫,说:“你这个小和尚,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给我滚到一边去。”济公听了,火冒三丈,说:“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说着拿起蒲扇用力一挥,别看这扇子破破烂烂,可有不小的威力,扇出一阵巨风把鲤鱼精吹出了好几丈远。鲤鱼精又气又恼,来了个“水漫金山”,只见滔天巨浪向济公扑来,济公又用扇子轻轻一挥,顷刻间筑起一道铜墙铁壁,把浪花都挡在了外面。

  鲤鱼精见这招奈何不了他,便摆了摆巨大的尾巴,把溪底成千上万的石头扇起来。这些石头像千万发出膛的子弹,一股脑儿兜头兜脑地朝济公击来。济公不慌不忙,笑着说:“好你个鲤鱼精,竟对我使起这小孩儿的玩意。”说着,将衣袖一挥,那袖子像吸筒一样,把石块统统吸进衣袖里去了。

  鲤鱼精见自己的第二招又失败了,气得两只眼珠几乎瞪出眼眶,就使出最后一招,只见它口中念念有词,刚念完,那溪里成千上万的虾蟹鱼鳖都被它驱赶出来了,张牙舞爪地朝济公扑来。济公心想,来得好啊,待我使出三昧真火,把它们统统烧死。可是转念一想,这些虾蟹鱼鳖都是无辜的,是受了鲤鱼精的控制。再说,出家人不许杀生,我不能杀这些鱼鳖啊。面对愈来愈近的虾蟹鱼鳖,济公进退两难了。

  正在犹豫之时,半空中忽然传来一个声音:“圣僧且慢动手。” 眨眼工夫便到了跟前。

  济公上前见礼,说道:“菩萨驾临,有何贵干?”观音说:“我专为这鲤鱼精而来,鲤鱼精不肯改恶从善,兴风作浪,祸及百姓的消息已经传到天庭,王母娘娘十分气愤,命我替她前来收伏。”

  却说鲤鱼精见观音到来,知道今日不会有好果子吃了,赶紧召回虾蟹鱼鳖,掉头朝水下的洞中游去。

  济公一见,哪容它逃走,脚一提,脱下一只旧蒲草鞋,呼地朝始丰溪里甩去。草鞋落水,变成一只比它还大的青鱼,挡住了它的去路。鲤鱼精见自己逃不掉了,只得掉过头来,向观音乞求说:“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小畜不该知错不改,不该祸害百姓,请菩萨再饶小畜一次,小畜下次再也不敢了。

  济公连忙说:“菩萨,这孽畜死性不改,千万不可听信它的谗言。”

  观音菩萨点点头:“是呀,对这种不肯悔改的祸害,不能心慈手软。”

  说完话,观音将手中的净瓶朝鲤鱼精一照,鲤鱼精变成一条寸把长的小鱼,呼的一声被观音收进净瓶里去了。

  接着,观音对济公说:“圣僧,感谢你见义勇为,为百姓除害。”

  济公说:“菩萨快别这么说,这是出家人的本分。”

  观音走了,洪水也退了,百姓们个个兴高采烈,敲锣打鼓,来到国清寺感谢济公。谁知济公已不在国清寺,不知往哪里云游去了。

  讲述人:陈爱金,女,72岁 搜集整理:曹宇英

  搜集时间:1987年11月

  搜集地点:天台县城关镇龙门坦路34号

  原载《济公传说》,香港天马出版有限公司,2007年8月

  蟋蟀还魂救小僧

  济公来到国清寺出家以后,因为他绝顶聪明,不管什么经书都能过目成诵,所以深得国清寺长老的喜爱。但是他生性疏阔,不肯遵守佛门规矩,开始的时候,长老还想约束约束他,自从巧煮五味粥、写诗护古松等事发生以后,长老知道他道行高深,非同凡响,于是就睁只眼、闭只眼,由他去了。

  却说这佛门规矩甚是严格,每天凌晨就得起来撞钟擂鼓,做课念经。其中有个小和尚名叫悟觉,年纪轻轻爱睡懒觉,对这早起的僧规厌烦透了。

  负责敲起床钟的和尚名叫圆空。有一天,悟觉对圆空说:

  “圆空师兄,你每天为啥这么早就准时醒来呀?我倒困死了。”

  圆空笑着说:“嗨,是有人喊我的?”

  “谁?”

  这时,阶沿下的草丛中正有一只蟋蟀“唧唧唧”地鸣叫起来,圆空指着草丛,随口答应道:“喏,就是这只蟋蟀,它每天一早就鸣叫起来,把我叫醒了。”

  悟觉听了这话,信以为真,就恨死了这只蟋蟀。他在心里说: “蟋蟀呀蟋蟀,你为什么要天天一早就鸣叫呢?”他想呀想,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要是把这只蟋蟀弄死了,自己不就能好好地睡一个懒觉了吗?

  等圆空走了以后,悟觉看看四周无人,迅速弯下身子,用力翻开石板,果然有一只蟋蟀噗地跳了出来。他赶紧往前一扑,把蟋蟀捉住了,口里骂道:“我叫你鸣,叫你鸣!”一边就把蟋蟀掐成两段,顺手抛在草丛中。

  悟觉正想走开,不想圆空有事走了回来,看见地上的死蟋蟀,大吃一惊道:

  “啊呀呀,你怎么可以杀生呀。这事要是让方丈知道,非把你赶出寺门不可。”

  悟觉这才想起自己真的闯了大祸,一时间急得差点哭了起来。蟋蟀已经死了,要想还生万万不能呵。

  正在急得团团转的时候,济公摇着他那把破芭蕉扇,踢踢踏踏地走了过来,一看地上的死蟋蟀,双手合十,大叫道: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说完以后,就要走过去。

  悟觉一见是济公,眼睛一亮,这疯僧火都烧不死他,还有什么事办不到呀,何不求求他。于是,“噗”的一声跪在济公面前:

  “师兄,救救小弟,救救小弟。”

  济公哈哈大笑说:

  “残害众生,罪有应得,何救之有!”说完话又要走去。

  悟觉那里肯放,牢牢拖住济公的脚,哀告道:“小弟贪睡懒觉,恼恨这蟋蟀早早鸣叫,才一时糊涂把它弄死了。只要师兄救我一次,我今后再也不敢了。”

  圆空见悟觉说得可怜,在一旁帮着说:“道济,悟觉本是因为家贫无以为生,才入这寺院的,今日这事要是让师父得知,一定要将他赶出寺门。到那时,天下没有他的立身之地,不是冻死,就是饿死。看他现在已经有所悔悟,济师兄就救他一次吧!”

  悟觉流着眼泪:“师兄,你要是不肯救我,与其他日饿死,不如今日碰死在这里吧!”说着,就要往阶沿石上撞去。

  济公和圆空赶紧拉住他:“不可,不可!”

  济公见这情景,心中隐隐作痛。天下之大,却难有这小和尚的活路呀。对悟觉说:“也罢,也罢,让我来试一试。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日后再也不可杀生。否则,我将把今日之事,一并告诉师父。”

  悟觉又跪了下去,对天发誓:“青天在上,我悟觉今后决不杀生,如果食言,愿遭五雷轰顶。”

  济公说:“起来起来,只要你记住就行了,何必说得这么重呢。”

  说着,济公从地下拾起那两截死蟋蟀,接在一起,又从自己的袍袖上撕下一小片布头,缠在断口上,然后朝蟋蟀吹了口气。

  说也怪,眨眼之间,那蟋蟀舒动四脚,噗地跳进草丛中,又唧唧唧地鸣个不停。

  因为那天济公穿的是一件淡黄色的袈裟,所以,从此以后,蟋蟀的颈部就有一根带,而且也是淡黄色的。

  讲述人:陈爱金,女,63岁 搜集整理:曹宇英

  搜集时间:1978年4月 搜集地点:天台县城关镇龙门坦路34号

  原载吉林《民间故事》,1985年总第41期

  修缘出家

  天台县永宁村员外李茂春喜得贵子,国清寺方丈性空长老给取了个李修缘的名字,又给他取了个乳名,叫道济。

  日子过得飞快,一眨眼修缘六岁了,长得眉清目秀,聪慧过人。这年,李员外请了位老秀才教他读书。别看修缘年幼,默读十行,过目不忘。到十四岁时,四书五经、诸子百家已背得滚瓜烂熟,字墨书画、诗词曲赋也颇为精通,竟得了个“小李杜”的美称。

  李员外眼看修缘日渐成长,心头喜滋滋的。一天,和妻子王氏商量,趁现在身体硬朗,给修缘讲个合适的人儿,以宽做父母的一桩心事。王氏早已有意娶侄女秀莲为媳,只是员外未提此事,不便启齿。现在机会来了,便将侄女端了出来。李员外连声称好,唤人将内弟王安士请上门。

  王秀莲是个独养千金,比表哥修缘小两岁,有闭月羞花之容,沉鱼落雁之貌。和修缘可说是天生一对,地造一双。

  王安士来到姐丈家,听姐姐把心愿一说,正合己意,满口应允。当下,李员外与王安士就为修缘和秀莲订了婚。

  后来,李员外一病不起,自知无力回天,差人把内弟请来,嘱托说:“贤弟,看来我已不久于人世,你外甥和你姐姐要你照料,修缘和秀莲的婚事由你操办??”说毕,与世长辞了。

  不到半年,王氏也跟着离开人世。修缘恸哭一番,由舅舅帮助料理丧事。自此,在家守孝,闭门读书。三年后,修缘守孝满服了。王安士自姐丈和姐姐去世后,心头一直系着修缘和秀莲的事儿,于是就着手操办起婚事来,巴望他俩早日成亲。

  李员外和王氏在世时,未曾对修缘说过此事,老两口怕儿子晓得散了心,误了读书的大事。直到择定完婚的吉日良辰,红纸对联贴满门窗柱子,大红灯笼高高挂起,王安士才将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修缘。修缘听完惊呆了,心想:“表妹的人品才貌虽然出众,可自己是罗汉投生,一身佛骨,怎能有这档事情!”

  这时,来李府贺喜的人络绎不绝,大家都祝福新郎新娘婚姻美满,白头偕老。没料到,正当要举行交拜仪式时,新郎突然不见了。急得众人四处寻找,难觅影踪。

  原来,修缘来到国清寺啦。他走到性空长老面前,请求留在寺内为僧。方丈知道修缘不是凡人,也就乐意收纳为徒了。

  却说寺内有个智清和尚,平日颇受性空长老器重。只因修缘来寺后,用心精研佛经,深得性空长老赏识,智清不禁产生了妒忌之心,生怕日子长久了,长老信任修缘,冷落自己,就想方设法暗算起修缘来。智清知道修缘是逃婚出家的,就想借口修缘六根不净,给他来个下马威。于是搬弄是非,鼓动众僧要修缘在大雄宝殿前,从一条矮凳下面来来回回爬六次。说什么钻了矮凳,能“脱胎换骨”、 “六根清净”,才可以皈依佛门。修缘识破这是智清的馊主意,说什么也不肯钻。这出闹剧让方丈知道给制止了。

  修缘深感智清容不得自己,又不便向性空长老诉说,为了免得今后给性空长老增添麻烦,就婉言向性空长老辞行。性空十分疼爱修缘,再三挽留,无奈修缘去意已决,只好写封书信,推荐他去杭州灵隐寺,让他做当过本寺住持的慧远长老(瞎堂慧远)的徒弟。

  当天,智清在厨房的板壁上发现修缘留下的一首诗:

  莫说世间处事难,含羞去罢国清还。

  我本佛门一弟子,却被他人当笑谈。

  智清和尚看后,脸上不禁一阵一阵地红辣辣起来,他懊悔不该那么对待修缘。

  讲述人:洪小妹,女,75岁 王柏仁,男,97岁

  搜集整理:赵达枢 搜集时间:1965年3月 1989年12月

  搜集地点:天台县城关镇桥上居民中山路684号

  天台县城关镇桥上居民新市路11号

  选自《天台济公活佛》,国际文化出版公司,1997年10月

  出家当和尚

  小济公出身在一个富裕的家庭,家中有良田百顷,广厦百间,从小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公子哥儿生活,用句俗话说,就是生活在糖缸里哟!可是到了十六岁那年,他却抛掉这么大一片家业,到国清寺出家做了和尚。人们都说,小济公不知着了什么魔,竟然抛了这么好的家庭,去过那种青灯黄卷的清苦生活。一般人的确很难理解,要知道小济公出家有他的一段原因呢!下面我就说给你听听。

  小济公出生以后,父母把他视为掌上明珠。谁知好景不长,到他十六岁那年,父亲李茂春忽得重病,一家人到处求神拜佛,请医觅药,李茂春的病非但没有好,反而一天天加重了。大约病了一个多月,就去世了。

  父亲一死,家中就像断了栋梁一样。那几个平日里和和气气的李姓本家叔叔,欺侮他们孤儿寡母,一个个撕下平日的笑脸,这个说小济公父亲生前向他借过钱,那个说小济公父亲生前欠他粮,吵啊闹啊,平平安安的家庭一霎时闹成一团糟。

  小济公的母亲伤心透了,没有办法,只得请弟弟王安士前来应付。可这又有什么用呢?那几个贪得无厌的叔伯根本不把王安士看在眼里。小济公的母亲一气之下,回到娘家跟弟弟一起过日子,把家中的房屋田产抛给小济公和老家人李仁掌管。

  母亲去了以后,那班人就找上小济公了。日磨夜磨,磨得小济公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人也一天天消瘦下去。

  这一天,小济公正坐在书房里发怔。家人李仁进来报告说:“少爷,外面有个老人指名见你。”

  小济公急忙迎出门去,见是一个须眉皆白的老人,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看看好像有点认识,可又一时想不起来,就把老人请了进来。

  老人喝过茶后,小济公问道:

  “不知老伯从哪里来?有何见教?”

  老人不忙回答,站起身来,走到小济公身边,亲热地拍着小济公的肩膀说:

  “修缘,你还认得我吗?从前,我们是老朋友呀!”

  小济公眨眨眼睛,还是莫名其妙,想不起来。

  老人见小济公想不起来,不禁哈哈大笑说:“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我们分别才十六天呢!”说着话,用手在小济公头上轻轻拍了三下,一边拍,一边说:“降龙伏虎,伏虎降龙,前世结缘,今世重逢。”

  给老人这一拍一说,小济公顿觉有一股清气直贯全身,心里突然清水明镜一般,猛地想起眼前这个老人就是伏虎罗汉。

  原来,小济公是国清寺降龙罗汉投胎的,离开佛国的时候,如来佛祖就是派遣伏虎罗汉护送的哩。

  小济公说:“啊呀呀,你就是伏虎罗汉啊!烦你回去告诉如来佛祖,就说我讨厌人间世态炎凉,让佛祖叫我回去。”

  听了小济公的话,伏虎罗汉说:

  “哈哈,如来佛祖早就料定你会厌烦人间的贪心,看不惯世上的不平,今日特地派我前来告诉你,要你到天台山国清寺出家,做一个济世爱民的好和尚。”

  一听要去做和尚,小济公不由得皱起眉头,摇摇头说:

  “做和尚,吃豆腐,不吃荤,光吃素,我可是忍受不了的。”

  看见小济公这副馋相,伏虎罗汉又笑了起来:

  “不用愁,不用忧,如来佛祖临来时对我说过,特许你吃肉喝酒呢!”

  小济公这才舒开眉头,笑了起来。

  临走时,伏虎罗汉从怀中掏出一把破芭蕉扇,递给小济公说: “我也没有什么东西送给你,这把扇,你留着用吧!遇到危难紧急的关头,只要扇上一扇,你要怎样就怎样。”说完话,一晃就不见了。

  伏虎罗汉走了以后,小济公想呀想的,最后下定了出家的决心。他本想对母亲说明,又怕母亲不放他走。到了夜里,众人都睡着了,他关上门,点起灯,写了一张留条,上面写着:

  “割断尘念,出家为僧;修缘修缘,皈依佛门。修缘去后,李仁可将家中男使女婢成双作对配为夫妇,分给房屋、田地、金银和日常用具,使其各立门户,安居乐业,余下田产,分赠贫户;李姓叔伯,一文莫予。”

  写完后,将笔一掷,偷偷开了家门,出去了。

  第二天,李仁起来不见了小济公,慌得不得了,找遍了前宅后院,还是不见影踪,后来看见小济公留下的字条,才知道小济公已经出家了。

  这一下,李仁急得双脚直跳,急匆匆赶到王家庄舅舅家,告诉了李夫人。李夫人一听,好比五雷轰顶,差点昏了过去,赶紧叫众人四出寻找。找了三天三夜,没有找到;又找了七天七夜,仍然不见一点踪影。最后,看看实在没有办法,只得吩咐李仁按着小济公的嘱咐办理。这一来,家中的男使女婢,周围的穷苦邻居都得到了小济公的好处,那几个妄图讹诈李家田产的李姓叔伯呢,却白用心机一场空,气得目瞪口呆。

  讲述人:曹熙,男,71岁 搜集整理:曹肖冰

  搜集时间:1986年7月

  搜集地点:天台县城关镇中山东路255号

  原载《小济公》,上海翻译出版公司,1989年3月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