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公传说故事罗汉转世到什么人家了

来源:吉言网 编辑:张梦 2019-04-17 17:48:58

  济公出世

  中外闻名的天台山国清寺有一座巍峨庄严的大雄宝殿,殿中有一尊威武雄壮的降龙罗汉。据说,这尊罗汉是济公的前身。

  事情发生在南宋年间。那时候,天台城已是一个人烟稠密、车水马龙的集镇《济公出世》 陈林琳绘了。离天台城小北门外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村子,叫做永宁村。

  永宁村里住着一对又勤劳又善良的夫妻。丈夫李茂春,读过几年书,曾在京都为官;妻子名叫王秀兰,温柔贤良,长得秀气,说话轻声细语。更难得的是夫妻俩待人既诚恳又豪爽,不义之财不贪,昧心之事不做。东家有事热烫烫地去帮忙,西家缺柴热络络地去资助,因此远近乡邻都称李茂春为“李善人”。

  却说这一年春天,李茂春已经三十六岁了,他带着一个书童到城里办事。在路上走的时候,有人指着他的脊背议论道:

  “还叫啥李善人呢,过了三十六岁还无儿子,一定是暗中作了孽。”

  李茂春走在前面没听到,走在后面的书童却听得一清二楚。

  回到家里,书童把这话一五一十告诉了李茂春。李茂春气呆了! 脸色煞白。他想,对啊,不知自己何世作了孽,年过三十六还无儿子,越想越凄凉。就和夫人商量,决定到国清寺祈梦求子。

  第二天,夫妻俩沐浴斋戒,带上香纸蜡烛,向国清寺而去。

  国清寺的方丈听说李茂春善人来了,赶紧笑呵呵地出门迎接。

  李茂春急忙上前施礼。

  “方丈,茂春这厢有礼。”

  方丈赶紧合掌作十,说声:“阿弥陀佛。”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方丈室,用过茶后,方丈问道:“施主光临敝寺,不知有何见教?”

  李茂春道:“说起来羞杀人。我今年已经三十六岁,膝下尚无子息,不知是哪一世造下的孽,特来贵寺借宿一宵,祈梦求子。”

  方丈赶紧说:“施主言重了。施主乐善好施,德泽一方,此情此心,人神共鉴。人的子息有早有迟,施主不必忧愁,有朝一日,定能如愿以偿。现在且随我去烧香拜佛,求佛祖保佑施主早生贵子。”

  李茂春夫妇俩跟着方丈穿过门神殿、雨花殿、观音阁,来到大雄宝殿,只见大雄宝殿里香烟袅袅,烛光炎炎,人头挤挤。

  他们先拜了正中的如来佛祖,再拜两旁的十八罗汉,那些罗汉一个个造型逼真,栩栩如生。拜呀拜呀,拜到第十五尊罗汉面前,这尊罗汉手握一条蛟龙。李茂春妻子插上香烛,抬头一看,呆住了,这尊菩萨怎么如此面熟呢,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可一时又想不起来了,呆呆地立在那里,竟忘记跪下礼拜,口里喃喃说道:“这是??”

  方丈立即接口说:“这是降龙罗汉呀!”

  “对,对,没看见那条龙吗?”李茂春看见妻子这副样子,急得连连眨眼,拉拉妻子的衣角,王秀兰这才醒悟过来,赶紧拜了下去。

  拜完以后,走出大雄宝殿,李茂春想想刚才的事,心中老大不高兴,轻声埋怨秀兰:“秀兰,方才见了菩萨,你怎么突然发呆了。我们今天到这里是为求子的呀,要是得罪了菩萨,岂不是前功尽弃了吗?”

  方丈道:“施主别埋怨啦,你夫人这一愣怔,实是与菩萨结上缘啦。恭喜、恭喜!”

  “喜从何来?”

  “明年今日,定得贵子。”

  “方丈,可是真的?”

  “真的、真的,千真万确。”

  李茂春喜极,连连说:“好,好,明年今日如果真能如愿,我李茂春一定重塑佛像金身。”

  夫妻两个乐开了花,别过方丈,一路上有说有笑回家去了。过了不久,王氏果真觉得腹中有物,喜欢吃酸果子,肚子一天比一天大起来。

  一月、两月、三月??岁月易过,不知不觉满十个月,该分娩了。王氏觉得肚子一阵接一阵痛,李茂春喜得手舞足蹈,一会儿准备婴儿衣,一会儿请接生婆,万事都准备好了。可是王氏痛了三天三夜,孩子没有生下来,反而不痛了。

  又过了一个月,王氏的肚子又痛了起来,而且一阵比一阵猛,痛得她满头大汗,躺在床上直打滚。李茂春看见王氏这样痛苦,真比割自己的肉还心疼。可是痛过三天三夜,又不痛了,孩子还是没有生下来。

  李茂春为此眉头百结,茶饭无心,真是度日如年。好容易又挨过一个月,王氏的肚子又痛了起来。这一回痛得非同往常,只见她头冒虚汗,湿透衣衫,一阵接一阵地呻吟,一连痛了两天两夜,孩子还没有生下来。

  李茂春没有办法,突然想起国清寺方丈的话,说是“明年今日,定得贵子”,今日刚刚满一周年呀!于是马上赶到国清寺,找方丈问个吉凶,再求菩萨保佑母子平安。

  一进寺院,方丈就笑吟吟地迎了上来。方丈陪着他,又走进大雄宝殿,来到降龙罗汉面前。李茂春燃香点烛,刚刚拜了三拜,突然,“哗啦”一声,降龙罗汉从佛座上跌了下来。李茂春吓得面如土色,差点儿昏过去,方丈非但没有责怪他,反而双手扶起他来,安慰道:“施主休要惊慌,好了,好了,罗汉投胎去了,你赶紧回家,定有佳音等候。”

  李茂春将信将疑,拔脚往家中赶去,只恨爹娘给他少生了一双翅膀。紧赶慢赶,离家还有百来步远,就听到一声声响亮的婴儿哭声。

  李茂春高兴得合不拢嘴,三步并作两步跑进家。接生婆从产房里捧出一个白白胖胖的婴孩,手脚乱动。李茂春接过来细细一看,只见孩子印堂开阔,人中绵长,好一副聪明相。就问接生婆何时出生,一算,恰好和降龙罗汉崩坍的时间不前不后。接生婆还说这孩子刚出生时,房间内外金光闪闪,照得半边天都亮了。

  可是这孩子从生下来起,一直日夜啼哭,不管怎样抱,怎样哄都不行。李茂春没有办法,只得写了几十张红纸帖,上面写着:

  天皇皇,地皇皇,

  我家有个夜啼郎;

  过路客人诵三遍,

  一夜睡到大天光。

  贴在大街小巷人烟稠密之处,还是没有用。

  李茂春急得搓手顿脚,只得又跑到国清寺找方丈想办法。

  方丈说:“你别焦急,等过了三朝,我就上你家去,保你孩子平安无事。”

  好容易过了三天。第四天一早,李茂春就站在门口迎接。等到早饭后,才见方丈乐呵呵地走来了。

  李茂春说:“长老,好容易才把你盼来了。”

  方丈走进门,喝过茶,问道:“孩子咋样了?”

  “还是哭个不停。”

  “起过名了吗?”

  “专等长老赐名哩。”

  方丈呷了一口茶,略略想了一想,说道:“当今尘世,奸臣当道,皇上无能,金夷侵凌,眼看大宋江山即将不保。此子系罗汉投胎,与佛有缘,不同凡人,长大以后一定能济世救民,我看就叫‘李修缘’,别号‘道济'如何?”

  李茂春连声说:“好极啦!好极啦!”说着叫保姆把孩子抱出来。

  保姆把孩子抱了出来,孩子仍然“哇啦,哇啦”叫个不停,声音分外响亮,里外三幢屋都听得见。方丈揭开襁褓一看,好啊,这孩子长得方方正正,慈眉善目,一副佛相。

  真怪,那孩子一看到方丈,竟像有些认识似的,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盯着方丈,眨都不眨,还咧开小嘴笑了一笑。

  方丈伸出右手,在孩子的天庭上轻轻地摸了三摸,一边摸,一边说:“既来之,则安之;既来之,则安之??”一连说了三遍。

  话音刚落,那孩子就不哭不闹了。

  修缘长大以后,聪明异常。后来离家出走到国清寺当了和尚。现在,凡是到天台山国清寺去游览的人,都要去看看那尊具有神话色彩的降龙罗汉哪。

  讲述人陈爱金,女,62岁 搜集整理:曹志天

  搜集时间:1977年2月 搜集地点:天台县城关镇龙门坦路34号

  原载《济公的传说》,浙江文艺出版社,1985年11月

  济公对课

  济公从小就绝顶聪明,他的父母很是喜欢,决心要为他寻找一个品学兼优的教师,把他教育成一个有用的人才。

  一天,他的父亲李茂春听说离城十里远的天台山中住着一个 “七松先生”,四十来岁,满肚子学问,品德非常高尚。于是和夫人商量了一番,打算把他聘为家庭教师。

  李茂春带着一名家童,提着礼物,去“七松先生”的住处拜访。他们走过万松径,走过国清寺,又走了三四里路,转过一道山弯,就望见一栋茅舍。茅舍前面立着七棵盘龙虬枝的古松,一带篱笆上爬满各色各样的花卉,一条山溪清澈见底,丁丁东东流过茅舍旁边,好一个清静秀丽的地方。

  李茂春走了进去,说明来意。七松先生沉吟了许久,才说:“李员外,我是个与世无争的人,与山水为邻,与麋鹿为友,本不想出山去的。今日承蒙你看得起我,实在惭愧得很。我也曾听说贵公子聪明异常,将来定成不凡之人。这样吧,明天我一早出来,出个课叫贵公子对一下,对得出来,我就收他为学生;对不出来,休怪我不讲情面,我还回这深山里来。”

  李茂春见他这样说,知道七松先生是个志趣高洁的人,不能过分勉强,于是说声:“明早再会!”就拱手告别了。

  第二天,七松先生吩咐童子好好看家,自己徒步向永宁村而来。

  日上三竿之时,七松先生走到永宁村外。他不知道李家住在什么地方,想找个人问问。放眼一看,四野别无他人,只有一个小孩在赭溪里捉蟹摸虾。于是走过去问道:

  “小弟,你可知道李修缘住在什么地方?”

  那孩子头也不回地说:

  “你找他做啥?我就是李修缘。”

  七松先生一听这孩子就是李修缘,心下不禁一阵欣喜,就说:“修缘,我听人说,你很聪明,我这里有个上联,不知你对得出对不出?”

  济公顾自在溪里捉蟹,头也不抬地说:

  “你说出来。”

  七松先生说:“木马落地三只脚。”

  济公立刻对道:“水车百骨一条肠。”

  “不错呀!”七松先生不禁赞出了口,接着说,“我再出个上联,你来对对看。”

  他看见济公正捉住一只小乌龟,灵机一动,出口道:“龟圆鳖扁蟹横爬。”

  济公想也没想就答道:

  “虾勾鳅弯鳗直溜。”

  听了这一个对,七松先生顿时心花怒放,兴匆匆地奔到李家。刚进大门,对着迎上来的李茂春说:“李员外,名不虚传,名不虚传,贵公子的确是个神童,这个学生我收定了。”

  从此,在七松先生的悉心教导下,济公的学问进步快极了。

  讲述人齐树铭,男,63岁 搜集整理:曹志天

  搜集时间:1978年9月

  搜集地点:天台县城关镇民主路齐树铭家

  原载《济公传说》,香港天马出版社有限公司,2007年8月

  拜师羞学台

  七松先生自从上次对课试了济公,觉得济公的确聪明,和李茂春说定愿意收济公为学生。可是回来以后,又想起一个人除了聪明之外,最重要的还是品性,如果品性不好,越是聪明的人,危害就越大。想到这里,他有点不放心了:不知道这孩子的品性如何?为此,他不禁犹豫起来。突然,他想起明天省里学台要来县里视察,自己趁此机会带李修缘前去见识见识,看看他的胆魄和品性再说,要是这孩子的确聪明正直,可以造就,也不枉自己出山一趟。

  第二天,七松先生吩咐童子管好门户,自己来到李家。李茂春早把小济公打扮得齐齐整整,只见他穿着一件碧绿的新袍,一副天真活泼的样子。

  出了县城南门,两人来到“接官亭”。只见接官亭前已是人山人海,轿子和马匹排得长长的,挤得水泄不通。

  这天正是农历六月,天气热得厉害,人们一个个汗流浃背,但是为了礼仪,不敢脱去又长又厚的官袍和礼服,生怕得罪了学台大人。

  等呀,等呀,大家从早上等到中午,还是不见学台到来。天上的太阳像火盆一样,烤得小济公和大家头昏脑涨,口干冒火。可是谁也不敢说出半句怨言。大约又等了两个时辰,才见学台坐着八抬大轿,大摇大摆地过来了。众人一见,连忙跪下迎接。

  小济公对学台早已是一肚子气,他想:就算你是一个学台,也不该如此大模大样,害得众人这样苦等。他没下跪,只是把头稍稍勾了一点。

  学台坐在轿里,看着轿前的地上黑压压地跪着大小官员,心中暗暗得意。忽然,他看见黑压压的人群中有一个人不肯下跪,再仔细一瞧,还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孩子呢,心中的无名火呼地烧了起来,厉声喝道:“那是何人?竟敢如此无礼!”

  七松先生听了,吓了一跳,生怕小济公出事,连忙回答说:“启禀大人,他就是神童李修缘,望大人念他年幼无知,多多恕罪。”

  济公画像 正中才画

  那学台未来天台之前就听说有个神童李修缘。这次前来天台本想见见这位神童,想不到他竟然如此不懂礼貌,一怒之下,把心中那一点爱才之心抛到九霄云外。寻思道,有才能的人往往恃才傲物,今日如果不给他一点颜色看看,不但这李修缘日后难为自己所用,而且一旦消息传开,自己的面子都没了。他有意难一难小济公,就说:“李修缘,本学台早就听说你是一个神童,不知是真是假。我这里有一联,只要你能在众人面前对出来,我就恕你无礼之罪;如果对不出来,嘿嘿,本学台要重重处罚你!”

  众人都为小济公捏着一把汗,这么小的一个孩子怎能对得过有名的学台呀!可是小济公听了学台的话,一点也不惊慌,反而整整衣衫,走上前去,声音朗朗地说:“是真假不了,是假不会真。请大人出联吧!”

  学台恼恨小济公刚才只把头微微低下,不肯下跪,有意讽刺,随口吟道:

  芦粟勾头接何客

  小济公火啦!学台竟然当众把自己比成一株高粱,这种污辱,哪里忍受得了?他抬头看见学台那张阔嘴张得大大的,哈哈大笑,一副扬扬得意的样子。灵机一动,立刻回敬了一联:

  石榴开口笑哪人

  话音刚下,在场的人都惊呆了,顷刻之间议论的声音像一群蜜蜂一样嗡嗡响起。学台又惊又恼,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惊的是小济公小小年纪才思真的敏捷透顶,恼的是针锋相对的回答叫他下不了台。他强忍怒火,朝小济公狠狠瞪了一眼,见他穿着一件绿袄,又出了一联:

  出水蛤蟆穿绿袄

  小济公哪肯认输,随即高声答道:

  落汤死蟹着红袍

  这一下,黑压压的人群中像水溅进油锅里一样,轰地议论起来,有的担心,有的懊恼,有的开心,议论声中还夹着几声低低的笑声。七松先生望着学台身上穿的大红袍和气得血红的脸,心里暗暗称赞小济公对得巧,对得妙。

  学台气得差点昏了过去,这小畜生竟然把自己比做一只死蟹! 心想发作,又怕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和一个乳臭小孩计较,有失体统,更怕小济公再闹下去,自己要出更大的丑,只得把火压在心里,连忙吩咐鸣锣开道,赶紧溜进城去。

  消息传到李茂春耳朵里,李茂春又气又急。小济公和七松先生回到家里,刚进门,李茂春就要他脱下裤子,狠打屁股。七松先生笑呵呵地连忙拦住:“李员外,别打,别打,今日的事本是学台自己不好,怪不得公子。再说,学台为了顾全自己的面子,决不敢过分认真,员外尽管放心好了。今日这接官亭前两次对课,令公子确实又聪明又有胆魄,就为了他这刚直的秉性,这个学生我收定了。”

  这一说,李茂春和小济公都喜出望外。没等李茂春吩咐,小济公早就“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朝七松先生端端正正地磕了三个头,拜上了名师。

  讲述人李仙才,男,66岁 搜集整理:曹志天

  搜集时间:1980年5月 搜集地点:天台县城关镇水礁头李仙才家

  原载《小济公》,上海翻译出版公司,1989年3月

  挂羊头卖狗肉

  “挂羊头卖狗肉”这句话,大家是够熟悉的了。可是,你不知道这句话的来历也和小济公有关呢!

  有一年,一个姓胡的大胖子在天台县城内后司街开了一爿“五香羊肉店”,店门口挂着大大白白的羊头,店里头热气腾腾,顾客盈门,什么羊肉包子啦,羊肉水饺啦,羊肉挂面啦,应有尽有。可是,没过几天,从店里出来的顾客,就议论起来。“嗨,这羊肉香是香,可怎么没有个膻味呢?”“对,我吃着也不对味儿,总觉得有些怪。”

  在此同时,永宁村也出了件怪事儿,很多人家的狗不见了。小济公家养着的一只心爱的大黑狗,一夜之间也不见了,他好心疼,哭得眼睛都红了,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

  天亮之后,约上同村的好朋友小银去寻找,他们找遍了村里村外,田头地角,都不见大黑狗的踪影。他们找呀找的,找到“五香羊肉店”后门的小溪边,小溪的水哗哗流着,仍然不见大黑狗的踪影。

  突然,一阵响亮的“㘗㘗 ”声响了起来,叫声是从羊肉店的后门传出来的,小银高兴地说:“听,蟋蟀,叫声这么响,准是个将军。”

  小济公提不起兴致,说:“狗都不见了,还提什么蟋蟀哩!”

  小银咕嘟起嘴:“你不要,我要。”说着,就扑了过去,翻起石堆来。刚翻开几块石头,小银大声惊叫起来:“修缘,快来看,这是什么?”

  小济公闻声跑了过去,一看,石块下藏着一堆乌黑油亮的狗毛。旁边,还有黄的、花的狗毛呢!小济公看着好眼熟,抓了一把黑狗毛,仔细一看,大哭起来:“这就是我家黑狗的毛呀!”

  小银说:“对,是黑狗的毛。”

  小济公望了一眼羊肉店的后门,说:“哼,肯定是羊肉店的老板偷去杀了的。”

  小银气得咬牙切齿,小拳头一捏:“走,我们找那黑心的老板要狗命!”说着,拔脚就走。

  “慢!”小济公一把拉住小银:“我们这样冒冒失失地跑去,没有别的证据,他会推得一干二净,说这狗毛不知是谁藏在这里,栽赃他的。”

  “那怎么办?”

  小济公的大眼睛骨碌碌转了几下,附在小银的耳朵边这般那般地说了一通。

  一会儿,小济公和小银从小银家带来一只大黄狗,来到“五香羊肉店”门前。

  小济公对小银说:“等一下,我把狗放进店里,你就跑到羊肉店后门,用口哨把狗从后门唤出去,接下来就看我的吧!”

  小银点点头,拔脚朝羊肉店后门跑去。

  估计小银该到后门了,小济公朝黄狗屁股上一拍:“阿黄,冲!”

  阿黄箭一般冲进“五香羊肉店”,胡老板正在灶头上切肉。突然,一团黄影冲过来,胡老板吓了一跳,老大一块肉掉在地上,滚进灰堆。他气得直咆哮:“谁这么乱闯!”

  定睛一看,呀,是一只又肥又大的大黄狗呀!顷刻换了一副笑容,好开心唷,嗨!天保佑,送上门来的宝贝。抓住它,又是一笔好买卖。

  他立刻大声叫起来:“伙计们,快拦住这只狗,别让狗吃了肉,快拦住这只狗!”

  伙计们闻声,丢下手中的家伙和活计,团团围了上来,大黄狗左奔右突,冲不出去。

  正在这时,只听得一声嘹亮的口哨声,在后门响了起来。大黄狗犹如战马听到军号声,狂吠一声,两腿一用劲,蹿了起来。胡老板急忙上去阻拦,大黄狗用脚一抓,锐利的脚爪抓得他光秃秃的头皮鲜血直流,随后箭一般朝后门跑出去了。

  胡老板气得火冒三丈,正要继续朝后门追去。忽然,一个伙计跑来报告:“老板,不好,小济公讨狗命来了。”

  胡老板心里“咯噔”一下,糟糕,今天正是偷鸡不着反要蚀把米了。他做贼心虚,不敢出去,可又不敢不去,他知道小济公的厉害,只得硬着头皮走了出去。

  走到店堂,只见小济公正大摇大摆地站在店堂中央,见胡老板出来,小济公说:“胡老板,我的黄狗跑进你店里,请你送还我。”

  胡老板说:“狗,什么狗,我没看见呀!”

  小济公说:“没看见?大白天一只大黄狗跑进店里你都看不见! 好吧!你没看见,我问问大家看见没看见。如果大家说没看见,就算了;如果大家说看见,今日你就非赔我的黄狗不可!”

  小济公说完,就转向坐在店堂吃“羊肉”的顾客:“各位叔叔伯伯,你们有没有看见黄狗跑进店里呀?”

  顾客们七嘴八舌地说:“看见了,看见了!”

  小济公把头一歪,盯住胡老板:“怎么样?”

  胡老板急得满头大汗,前言不对后语:“好,好像是有一只狗,不,是一只黄乎乎的猫,从后门逃出去了??”

  话还没说完,大家就“轰”的一声笑了起来。

  小济公说:“好吧!是狗也好,是猫也罢,既然从后门逃走,你就带我到后门去找吧!”

  胡老板料知不是小济公对手,只得乖乖地带着小济公向后门走去,顾客们都跟着去看热闹。

  后门开着,哪里有大黄狗的影子?

  胡老板得意起来:“我说没有就没有吧!”

  就在这时,小银从旁边扑过来,抓住他的胡子,哇哇地哭:“你赔我的黄狗,你赔我的黄狗,你把我的黄狗杀了,唔唔唔!”

  胡老板的胡子被小银揪得痛极了:“放开,你先放开!”

  小银放开手,站在一边又哭又骂。

  小济公说:“小银,你怎么知道他杀了我们的黄狗?”

  小银把泪一揩,弯下腰,急速搬开脚下的石头,说:“大家看,这黑心贼,杀了多少狗,这些狗毛都是他埋的。”

  众人定睛一看,一堆堆黑的、黄的、白的、花的狗毛,堆得土坑快要满出来了。

  这一下,胡老板傻了。

  小济公说:“各位叔叔、伯伯,这家‘五香羊肉店’挂着羊头,卖的却是从别人家里偷来的狗肉,你们说,他的心黑不黑?”

  听了小济公的话,众人冲进店里,撬开肉柜,里面放着一块块煺了毛的狗肉,还有一只狗杀死在后院里,还没去毛哩!

  这一下,众人全明白了,纷纷大骂胡老板黑心肠,一个后生冲过去,抓住胡老板,“啪,啪!”就是两耳光,叫道:“乡亲们,我们把他这黑心店砸了。”

  大家拥进店里,把那块“五香羊肉店”的招牌砸得粉碎,小济公和小银爬上柜台,摘下那颗羊头,朝街心抛去。羊头在街心骨碌碌地滚了一路,“嗵”的一声掉进了路旁的臭水沟。

  从此,“挂羊头卖狗肉”这句话就传开了。

  讲述人陈爱金,女,62岁 搜集整理:曹志天

  搜集时间:1977年2月 搜集地点:天台县城关镇龙门坦路34号

  原载《小济公》,上海翻译出版公司,1989年3月

  祸出东门庵

  天台县城东门外,有一座貌不出众的尼姑庵,它就是名闻县城的东门庵。东门庵并不大,只因小济公在这儿闹了事,就出了句“祸出东门庵”的口头禅,一直流传到今天。

  南宋绍兴某年的正月初一,小济公刚交十四岁。这天一早,当地的风俗是游城。小济公随父亲李员外一起,从永宁村的“跃龙门” (小北门)登上城头,来到“应台门”(大东门)。站在“应台门”往东一看,见城门外新盖了几幢新房,房子外面游人如织,黑压压的一片。小济公急急要下城去。这时已将中午,李员外有高朋探访,急着要回去。小济公见父亲不肯,再三恳求,李员外只好同意,嘱咐济公,早点回家。小济公见父亲答应了,来不及和父亲告别,就箭也似的往城下跑。来到那新屋前,只见大门上的金匾闪闪发光,上书“东门庵”三字。原来,今天是东门庵释迦牟尼佛开光的日子,怪不得车水马龙,善男信女云集,把东门庵挤得水泄不通。

  小济公正抬头细看,突然,一阵阵吆喝声自远而近:“让开!让开! 老爷来了!”转头一看,一班衙役一边呼叫着,一边用水火棍在人群中打开一条路。这班人抬着几顶八抬大轿,前呼后拥,威风凛凛,原来是知县吴怀和夫人章氏带着王秀莲前来进香。

  《该当何罪》 詹敏绘

  王秀莲是谁? 她是知县夫人章氏的一个贴心侍女,家住王家村。王秀莲生得如花似玉,是名闻天台的“西施”。去年,吴怀要物色几个侍女服侍夫人,选中了王秀莲。

  王秀莲在吴府是佼佼者,是吴夫人最中意的贴心人。吴夫人日忖夜想,想的是将王秀莲配给儿子。

  可是,王秀莲早已由父母做主,许配给表弟李修缘。王秀莲自己也很满意。只因父亲王安士认为年轻人应当过过“剑门”,看点世面,吃点苦头,日后方能操持家业,所以未送她过门成亲。因此,当吴知县要侍女时,王安士瞒着修缘一家,将王秀莲送进吴府,没想到羊入虎口。

  吴夫人见秀莲死活不肯答应,知道秀莲已经许配人家,怎甘心这朵好花被别人采去,与吴知县商量了一下,准备来个先下手为强,择日将秀莲与儿子拜天地结为夫妻。

  秀莲得此消息,哭得死去活来,一想自己已成笼中之鸟,逃脱不了,正如热锅上的蚂蚁走投无路。这天,修缘竟然使了个法儿来到身边。秀莲将吴知县和章夫人逼婚之事向他诉说了一遍。修缘沉思片刻,如此这般地和秀莲说了一番,倏地不见了。

  吴夫人是个善于察言观色的女人。前几天,看到秀莲闷闷不乐,愁眉苦脸,没有半丝笑容。今日却喜滋滋的,活蹦活跳地来到身边,有说有笑。吴夫人喜极啦!胳膊总拗不过大腿,秀莲回心转意了?吴夫人重提那门婚事,想不到秀莲竟愉快地答应了。

  秀莲告诉吴夫人,昨晚伽蓝托梦,梦里如来佛祖告诉她,如果马马虎虎成亲,夫家就要大难临头:这边拜堂,那边出丧,男人死光,女的瘫痪倒眠床。夫人一听,惊呆了。秀莲接着告诉夫人,如来佛祖告诉她一个办法,只要吴家修一座尼姑庵,就能解脱罪孽,辟邪消灾!吴夫人信以为真,立刻要吴知县拨款建造。

  吴知县请风水先生在东门外择了个净地,建造尼姑庵,并择定正月初一辰时开光。

  庵堂建好了,吴知县和夫人带着秀莲来了。秀莲跪在释迦牟尼佛像前,哭哭啼啼起来,惊得吴知县和章氏不知所措。大年初一,开光是一件大喜事,怎能号啕大哭!章氏慌忙上前扶起秀莲:“我的宝贝媳妇,为何事??”秀莲边哭泣边说:“夫人,只因长明灯不亮,这又是吴家的一种不祥之兆!请夫人快差人将长明灯点亮!”吴夫人抬头一看,长明灯果真不亮,顿时慌了手脚。吴知县命衙役去点燃长明灯。怪了,长明灯不管怎样点,总是不亮。吴夫人急得头上流出豆粒般的汗珠。

  吴夫人为建庵堂,一人把持,件件事情自己过问,事无巨细都由她做主,怕人家讹走她的钱。只是在购买长明灯的芯油时,吴夫人犯了难。秀莲说,如来佛祖吩咐过,要寅年寅月寅日寅时生,十三岁的男童去办才吉利。吴夫人派人四处寻找,找不到这样一个人,急得团团打转。小济公暗暗好笑,直奔吴府,说自己是寅年寅月寅日寅时生,刚好十三岁,愿为夫人效劳,说得夫人愁云顿散,忙将小济公领进屋里。

  吴夫人拿出十两白花花的碎银叫济公买芯油。小济公一看,说这十两银子的芯油是点不到天亮的,至少要二十两。吴夫人如割下心头肉,硬着头皮再给济公十两碎银。济公拿了二十两银子,提着油桶,连蹦带跳地跑出了吴府,来到大北门外的目莲庵,把二十两银子分给了目莲庵的尼姑,灌了满满的一桶水,回到吴府交了差。

  “难道这长明灯里不是油?”吴夫人疑团顿起,下令查看长明灯。衙役将长明灯取下,果然,长明灯里一点油都没有,全是清凌凌的井水。秀莲见状,放开喉咙大叫起来,说吴家大祸临头,没有出头日子。把喜洋洋而来的吴知县和夫人章氏搞得丧魂落魄。

  吴知县火冒三丈,责骂衙役,是谁办的油?小济公挤在人群中, “呼”地一下冲出人墙,跪在吴知县面前:“启禀大人,小民修缘办的!”“大胆!放肆!竟拿这些水当油??”吴知县气得颤抖着山羊胡子。“老爷,‘油’字不是‘水’和‘由’合成的吗?有‘水’才有‘油’ 呀!”济公笑嘻嘻地答道。秀莲听济公和吴知府这么一说,哭得格外厉害。吴夫人命衙役打济公。济公哈哈哈地笑着:“莫急!莫急! 让我来点!”济公从衣袋里拿出火石与火刀,“喀嚓”一记打出了火,吹了一口气,“呼”地一声,长明灯大放光明,大伙拍手欢呼。突然,劈劈啪啪,长明灯的油爆了起来,油往四处溢,越溢越多,油溢到哪里,哪里就冒起烟,顷刻之间,屋里烟雾四起,吴知县和夫人乱了手脚。济公轻轻一扇,秀莲来到了自己的身边。这时,烟雾越来越大,咳嗽声、喊叫声、号哭声四起,吴知县和夫人章氏这班人被烟熏得昏头转向,颠颠倒倒,不一会儿,全被浓烟呛死啦!

  小济公,早已带着秀莲走出了东门庵。小济公走后,庵里庵外灯灭烟退,百姓们一看,庵里只有吴知县那班人的尸体和遗物,香客们却一个也没受伤,纷纷说:“这究竟是谁闯出的大祸呢?”

  时间长了,知道“祸出东门庵”故事的人已经很少。但“祸出东门庵”却成为天台人民的一句口头禅,一直流传至今。

  讲述人洪小妹,女,75岁 搜集整理:赵达枢

  搜集时间:1965年5月 搜集地点:天台县城关镇中山路684号

  原载《济公传说》,香港天马出版有限公司,2007年8月

  五味粥

  天台山一带,春节的早餐,家家户户要煮五味粥。哪五味呢?红枣、赤豆、芋头、番薯和豆腐。为啥要煮五味粥呢?据说是为了纪念小济公。

  小济公到国清寺出家当和尚后,方丈先叫他当一个烧饭和尚。那时候,国清寺里有几千个和尚,每天熬粥煮饭用的是大锅大灶,米要用斗量,豆要用箩装。那些年纪轻轻的小和尚,见寺院里钱多,粮多,百事兴旺,不把这些米呀,豆呀,当做一回事。每次煮饭、烧菜、磨豆腐,总是大手大脚,随意糟蹋。

  小济公见到有人糟蹋五谷,十分心痛。就餐餐抢着洗碗抹桌,看见那些饭粒、红枣、豆腐、赤豆??都拾起来,放进衣兜里。然后放在寺院前面的溪水里洗洗干净,晾晾干,逢上有太阳的日子,就一个人搬进搬出,晒干了,收在一个个缸甏里。

  这样过了几年,他不知收拾了多少饭干、豆干、红枣干??

  一年除夕,国清寺方丈对全寺和尚说:“明天是正月初一,你们能不用寺院一粒粮食、一点食品,煮出最美味的早餐,而且还能表达五谷丰登、丰衣足食的意义吗?谁要是能煮出,谁就能升任为寺里的‘衣钵’僧。”

  听了方丈的话,全寺和尚你望望我,我望望你,议论纷纷。

  议论了好久,谁也不敢站出来接应。

  方丈说:“既然你们办不到,看来我只好到别的寺院里去寻人了。”

  话音刚落,人群中走出一个人,大声说道:“师父,让我来试试吧。”

  众人闻声一看,见是衣衫破旧,整天专捡剩饭残羹的小济公,好些人都“嗤嗤”地讥笑起来了。

  方丈看看小济公,问道:“你真的煮得出来吗?”

  小济公点点头,肯定地说:“能。明天天亮的时候,大家准时来吃吧!”

  第二天天亮时,开饭的云板“笃笃笃”地敲了三下,东南西北四座斋堂里,坐满了全寺和尚,一个个吸吸鼻子说:“啊,啥东西这么香?”一语未了,只见几个小和尚抬着一桶桶热气腾腾的东西,穿梭似的奔向四座斋堂。

  众和尚仔细一看,木桶里盛满白米粥,里面还拌着红、白、黄各色的东西呢,又好看,又香气扑鼻。舀在碗里一看,原来红的是红枣,白的是豆腐,黄的是番薯和黄豆哩!

  方丈见了,惊问道:“小道济,你这些东西都是哪里来的?”

  小济公说:“请师父看吧!”

  话音刚落,斋堂外又有六个小和尚,端着六个木盘来到方丈面前,跪了下去,把木盘举过头顶。方丈细细一看,一个木盘装着饭干,另外几个木盘分别装着晒干的熟红枣、熟豆腐干、熟芋头、熟番薯和熟黄豆。

  方丈明白了,转身来到院子里,向斋堂里的和尚大声说:“你们都看到了吗?小道济平日惜米惜食,勤俭节约,积下了这么多的食物,煮成这么美味的米粥,我们就叫它为‘五味粥’吧。从今年起,每年新春第一天,我们都要煮这样的粥,一来表彰小道济,二来表示全年都要勤俭节约,三来预示五谷丰登。”

  从此,每年春节第一天吃五味粥的习惯就传下来了。后来为了图吉利,就把黄豆、蚕豆改成赤豆。因为小济公是个男身,直到今天,这春节第一天的五味粥,还讲究要家里的男子煮的呢!

  讲述人姜其妹,女,44岁 搜集整理:曹志天

  搜集时间:1961年夏 搜集地点:天台县城关镇十字巷11号

  原载《国清寺》,浙江人民出版社,1987年6月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