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的时候粘腻的声音 第一次交换成功

来源:网络整理 2022-01-15 17:27:34
 在等傅明琛回来的几个小时内,周安思考了很多。傅明琛出身豪门,婚配上面通常都会有很多的利益牵涉,她从一开始就明白。在和他交往的这一年内,她也从来没有做过当傅明琛妻子的美梦。

 

  她想的是,在自己喜欢他的时候,在他需要自己的时候,她会陪伴他一段时间。

 

 文学

  周安知道自己和傅明琛门不当户不对,但也不至于卑微到被插足还忍气吞声。

 

  傅明琛沉默地坐在沙发上,和周安隔着十多厘米的距离。

 

  周安没有像其他难缠的女人一般很多崩溃大哭,求着他要个说法。她安静的等待让傅明琛逐渐冷静下来,也愿意坦诚相待。

 

  他转头看着周安说:“我暂时需要借靠秦家的势力。”

 

  “暂时”两个字,傅明琛刻意咬着说,加重了音量。

 

  他想周安这么善解人意,一定会理解他的做法的。他现在前有老爷子强迫,后又傅明远紧逼,他不得不寻求外援。

 

  “我没有变心,安安。”他身子也扭向周安,近乎渴求地表达他的真心。

 

  周安不理解。

 

  这是第一次,周安想嘲弄地发笑。

 

  她意外地和秦家大小姐有过一次偶遇,那女生明媚自信,是很有魅力的女孩。从她和朋友的对话里也知道她有很多追求者,人缘极好,想必性格也很好。

 

  她以为傅明琛是被秦家大小姐的魅力吸引才和她在一起,没想到竟是这样不堪的理由。

 

  周安现在只想知道一件事。她手指无意识地捏皱了裙边,转头问傅明琛:“她知道我的存在吗?”

 

  如果秦家小姐知道她的存在,那她要么不在意自己,要么很快就会来她面前宣示主权。这些,周安都不怕。

 

  但是如果她根本就不知道傅先生身边有自己这一号人,周安该怎么做?无论是在秦小姐面前自爆还是装聋作哑藏在傅先生身后,秦小姐都会受伤的。

 

  她当个累赘已经很累了,她不想再当个罪人。

 

  傅明琛略微诧异于周安的问题。他转而想明白了,安安在京城除了他没有别的依靠。秦悦颜又出身于比他还要高规格的名门,如果秦悦颜想针对她,她会很害怕的。

 

  傅明琛当即发誓,语气坚定:“她不知道,安安放心,我不会让她伤害到你。”

 

  “原来她不知道啊。”周安的语气淡淡的,但傅明琛听出了对他的失望。

 

  周安怎么会对他失望,怎么能对他失望。

 

  傅明琛全身紧绷,所有的细胞都处在恐慌的状态。他隐隐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失控,周安虽然坐在他伸手就能碰到的位置,但好像突然离他很远。

 

  “傅先生,我们分手吧。”周安站起身,用练了一下午才勉强练成的平静的语气,平静的表情说出断绝关系的话。

 

  在傅明琛的惊愕中,她说:“虽然我不赞同您利用他人的做法,但我现在没有立场指责您,”她停顿了一秒说:“希望您认真对待秦小姐,祝福你们。”

 

  “分手?”傅明琛激动地反问,他有些粗鲁地拉住周安的手,对周安说也是对自己说:“不分手!”

 

  周安用了些力气甩开,绷着清冷的下颌线说:“我现在就收拾东西离开这里,以后不会出现在您和秦小姐面前。”

 

  “周安你在说什么气话!”傅明琛制止她回房间的动作,双手紧紧箍住周安的上半身。

 

  下午刚受过刺激,周安这时候最受不了带有强制意味的身体接触。她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身体也在无意识地颤抖。

 

  “周安、安安!”傅明琛低头叫她,一声比一声重:“安安你怎么了!”

 

  保姆房里的姜姨这个时候推开虚掩着的房门,将周安从傅明琛的怀中拉出来,拿了一条毛毯盖在她肩膀上,迅速放开她,低头小声哄着:“没事了,安安没事了。傅先生不是故意要抱着你的,别怕啊孩子……”

 

  傅明琛回过神来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才发觉自己忘了周安的病,“对不起……安安……”

 

  姜姨见周安在慢慢恢复,转头抱歉地对傅明琛说:“抱歉啊傅先生,我一时心急才推开您的。”

 

  傅明琛有些后怕地摇摇头。是他对不起周安,姜姨推开他是对的。

 

  “傅先生,”姜姨看傅明琛也渐渐冷静下来,试探着开口缓解气氛,“安安现在情绪不太稳定,我可以先带她回房间休息吗?你们的谈话我不小心在房间里都听到了,我帮您劝劝安安?”

 

  傅明琛点点头。

 

  他和周安闹成这个样子,确实双方都要停一停了。姜姨是周安信任的长辈,她出面或许能说服周安。

 

  “安安我们回房间……”姜姨拉住周安的衣袖,带着她回到卧室,关上房门。

 

  隐隐约约的谈话声从卧室里泻出,傅明琛稍微放心了一些后抬起沉重的脚步走回自己的房间。

 

  “姜姨,谢谢您。”周安喝了一口姜姨递给她的热牛奶,真挚地道谢。她将杯子放在床头柜,起身去整理自己的行李。

 

  姜姨惊了:“安安……你认真的?”

 

  周安转身,点点头。

 

  姜姨想了想措辞,还是开口说:“除了嘉宁公馆,你还有地方去吗?”

 

  姜姨是真的喜欢这个小姑娘,所以这个时候才愿意掏心掏肺地劝她。周安的家境她知道的,奶奶生活在南方乡下,靠领抚恤金过活。况且周安一直不敢回去。

 

  她在嘉宁公馆吃的住的用的都是傅明琛花了重金买的,平常姑娘哪有她那么有福气。

 

  离开这里,她哪里还能过上这样的好日子。

 

  “虽然会很困难,但这里我不能也不应该住了。为了我,也为了傅先生。”周安说完拉开抽屉,一样一样摸索自己的证件。她的每一样证件都用刻有盲文的袋子包装过,以便她使用。

 

  “孩子,傅先生都说他没有变心了。”姜姨走到她身边,压低声音语重心长地劝道:“姜姨这辈子在很多富人家工作过,见过形形色色的富家公子,傅先生真的人好,而且对你痴心一片。我知道你自尊心强,但你也要考虑一下自身处境啊。你看不见是找不到工作的,再加上没有傅先生的资助,你也上不起学,买不了药,你日子怎么过?”

 

  那就不吃药,不上学。周安想,她不至于活不下去。

 

  姜姨见周安停下手中动作,以为她被说动,继续说:“傅先生也说了那位小姐不会查到你。你就当不知道她,暂时委屈一下,等傅先生解决好事情后你们又能和以前一样过日子了。”

 

  周安知道姜姨是在真心实意地为她着想,但她并不认同姜姨的话。

 

  她有些累了,也不想再继续听下去。

 

  她转身,装作听进去的样子,弯唇微笑说:“好,我考虑一晚上。”

 

  “行,那你多想想傅先生给你的优渥生活,多想想他的好。”姜姨衷心笑起来,拉开门说:“我不吵你了,晚上有事情叫我。”

 

  周安卧室外面,洗完澡的傅明琛来回踱步。

 

  看到姜姨面带笑容出来,他紧张地用气音问:“她怎么说?”

 

  “安安松动了。”姜姨挤眉说:“给她一晚上时间吧,她会想明白的。”

 

  得到姜姨的回答,傅明琛心稍稍安定下来。他深深地望了眼周安紧闭的卧室门,也回了房间。

 

  他也觉得周安说要离开他的话大概是气话。这一年周安在他的身边下想必已经习惯了在家有佣人照顾在外有司机接送的日子,外面的苦她受不了的。

 

  ——

 

  第二天,傅明琛天不亮就醒了。

 

  他一直等在客厅,没有提前用早饭,也不让佣人去叫周安起床。

 

  昨晚周安因为他受了惊吓,让她多休息一会儿罢。

 

  八点出头,傅明琛皱着眉看了眼时间,这已经超过了周安睡懒觉的点了。

 

  姜姨得了他的应允,静悄悄地打开周安的卧室门,探头往里面看了一眼。

 

  这一看可把姜姨给看懵了。

 

  被子叠得整整齐齐,床上没有人。

 

  姜姨转头看向身后的傅明琛,像是不可置信般声音微弱:“傅先生,安安她、她不见了。”

 

  傅明琛太阳穴狠狠跳了一下,他立马冲进周安的房间。卧室没有人、卫生间也没有、衣帽间也不见周安的人影。

 

  姜姨表情凝重地去翻看周安的柜子和书桌。这些地方整齐地摆放着傅明琛每次出差带给她的贵重礼物、饰品,琳琅满目。华丽衣帽间里的无数的漂亮衣服,几乎都是原封不动地挂着。

 

  姜姨看向傅明琛,讷讷说:“安安就带走了证件、手机和她以前的一套旧衣服。”

 

  其他的都舍弃在嘉宁公馆。

 

  这是她决绝的告别。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