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质量肉宠文到处做,三天过后他找她找疯了

来源:网络整理 2022-01-14 17:25:30
  这理由倒是无懈可击。

  “但是……”林稚晚犹豫。

 文学

  池宴向来喜欢打直球:“怎么?”

  林稚晚认真道:“可是,这房子在我名下了哎。”

  更何况,两人的关系最怕被别人发现,住在一起,夜长梦多。

  “……”他显然没领会她的深层意思,眉头一挑:“所以呢,我还得付个房租?”

  林稚晚试图跟他讲明白道理,咬了咬牙,要说的话噎在嗓子眼,脱口却说:“你要付多少?”

  “……”

  可恶,依旧拒绝不了金钱的诱惑。

  钱能解决的问题就是池宴最喜欢的问题,他散漫道:“随你便。”

  林稚晚:“……”

  果然,有钱任性,是真的。

  她在心里权衡了下金钱和住在一起忍受被发现的风险关系,忍着道:“这小区里住了好多熟人,我们光明正大住在一起,很危险。”

  她说话不紧不慢,声音也很缓,却无端带点儿隐秘和郑重感。

  “是么?”池宴反问一声,慢条斯理地将手机放进裤子口袋,下一秒,迈着长腿往餐桌方向走,长臂一身,给人圈在软椅上。

  身体间的空隙被不断挤走,池宴眉宇张扬着,像是诱惑小尼姑的男妖精,压着她的耳根缓缓道:“还真是想想就刺激呢。”

  林稚晚手里还拿着大闸蟹,忍着一把扔在他身上的冲动,见他也讲不通道理,决定狠狠地敲诈他一笔。

  “我胆子很小,咱们住在一起又那么危险,除了房租之外还需要一点精神抚恤金,”林稚晚戳了戳他的肩膀,示意他保持一点距离:“你非要回来住也行……”

  她眼睛一转,说出个数字:“五百万。”

  “一个月。”

  池宴扬了扬眉:“就这么简单?”

  “嗯?”

  下一秒,池宴扔掉她手里的食物,被他十指相扣举过头顶,压在客厅的落地窗前。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林稚晚又羞又累,不断地讨饶又跟认亲似的乱喊一通,没换来他半点儿恋爱,反倒是拍了拍她的脸蛋,语气又痞又坏:“检查一下你是不是胆子小。”

  林稚晚:“……”

.

  池宴,狗来的。

  方方面面的那种。

  不过算池宴还算良心未泯,搬回来前一天,给林稚晚发了消息提醒。

  他不像姑娘似的零零碎碎一堆东西,搬过来住最舍不得的是几辆爱车,叫曲思远和江珩帮忙开过来。

  怕被他们发现同居,林稚晚一早就清理好在家的痕迹,出门去了娄黛家。

  *

  娄黛给林稚晚开门之后惊呼一声:“天哪,我没做梦吧,你居然出门了?”

  林稚晚很宅,从不参加任何豪门名媛下午茶,对逛街的兴趣也就一般,通常就窝在家里,即便什么都不做,也能发呆一整天。

  她没有办法解释自己的反常是因为家里出现一个不可见人的男人,含蓄地朝娄黛点了下头,又问:“你怎么看起来这么憔悴?”

  脸色不太好,又有黑眼圈。

  娄黛:“熬夜跟人吵架了。”

  “……”这完全不是林稚晚理解的范围:“因为什么啊?”

  娄黛猛然顿住脚步:“因为你呗。”

  林稚晚一脸懵逼:“啊?”

  “你这两天没上网?”

  “没有。”

  居然有人连自己都不关心,娄黛无语。

  那天Ella慈善晚宴之后,陆方霓晒了和林稚晚的合照,又帮林稚晚添了一把热度。

  不少人摸到林稚晚的微博,给她涨了挺多粉丝。

  热度起来了,黑粉就不会缺席。

  她微博虽然停更很久,但之前是跟INS、推特一起运营的,名字就叫JovianLim。

  那会儿她会分享一些工作进度,一些生活碎片,还有收集到的高定高珠,以及在各大时装周上的合照,人美工作能力强家境好,受到一些追捧。

  很快,就有“圈内人”跳出来说,她现在被林家扫地出门身无分文,现在能有这生活质量是给爸爸辈的叔叔当了小三。

  不信?那就看看她出席晚宴那天穿的衣服,正经女的哪有穿成那样不伦不类的,在内场的时候还勾引别的男人呢——和风集团太子爷,比她现在的金主强多了。

  可这位太子爷压根看不上她,眼神都没给一个。

  有图有真相。

  听娄黛讲一遍,林稚晚哭笑不得:“就这你也要吵架?”

  娄黛严肃了起来:“我可不是单纯为了你,我就是看不得女生被造谣,这成本太低了。”

  毕竟,如果刻意去诋毁一个女性,那么女性做什么都是错的。

  有钱是靠家里靠男人靠身体就是不能靠自己,穿的多了是不要脸自我意识过剩谁想看你,穿的少了就荡/妇/羞辱。

  主动去看男人时就是勾引是便宜货,倘若拒绝男人,那就是欲擒故纵。

  林稚晚早就习惯了一个人孤军奋战,没想到娄黛会为自己出头,心里有些酸楚,反问她:“你就不怀疑里面有真的?”

  娄黛一噎:“你没给人当小三吧?”

  她虽然跟池宴之间见不得人,但至少关系是1V1,只有池宴不守男德身边姑娘一个接一个。

  林稚晚摇了摇头:“没。”

  “这不就成了,”娄黛朝她肩膀一拍,力气大,给林稚晚拍红一片:“不过话说回来,我跟那群单细胞生物对骂了三天,才发现不对劲,感觉是有人在带节奏。”

  虽然这群豪门小姐都不喜欢林稚晚,但也不至于这么没品,除了叶清和。

  “都5G时代了,信息如病毒,你也别玩清者自清那套,赶紧在互联网上出现吧。”娄黛本科学的就是传播,还是挺有发言权的:“再者说,你以后不也是打算发展国内市场。”

  而且,跟池宴总要有个了解,林稚晚明白早晚都得靠自己。

  她手托着脸,有点苦恼:“怎么发展?”

  娄黛建议她:“我瞧大家对你还是挺好奇的,要么你做个Q&A?”

  “要上镜么?”林稚晚有点儿社恐。

  “当然,”娄黛说:“你就借陆方霓的团队就行了。”

  陆方霓在视频电话里表示全力支持。

  Q&A最重要的还是要要收集话题,两人一人一台设备,开始整理私信。

  作为女明星,私信一般不看,有必要也是助理帮忙看,见两人忙活,陆方霓在视频电话里感慨了声:“应该找人给跑段代码,太麻烦了。”

  娄黛也叹气:“你们身边有学计算机的朋友么?”

  林稚晚突然就想到了池宴。

  他是毕业于剑桥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的。

  虽然不做一线很多年了。

  这么想着,手机屏幕上方又跳出一条消息。

  池宴:【回来吧。】

  林稚晚回复:【他们走了么】

  【走了】

  【没被发现吧】

  池宴:【他们问我最近怎么娘们唧唧的】

  林稚晚:【?】

  下一秒,池宴发过来一张照片,阳台上,赫然挂着一件白色文胸。

  接着是一段语音,林稚晚调小音量,用手拢在耳边才敢播放。

  “我说这房子里没住女的,”池宴顿了顿,语气有点凶:“可我他妈怎么解释,我不穿这玩意。”

  林稚晚:“……”

  这文胸是运动款式,挂出来也不怕被看。

  可昨晚林稚晚洗干净后,分明是放在卫生间烘干机里的,大概是阿姨觉得内衣内裤要太阳暴晒,今天一早帮忙拿出去晒的。

  池宴背了锅,心里一准不舒服,林稚晚躲在娄黛家里避避风头。

  两人忙到下午五点多,读完私信,用excel统计出重复频率最高的十个问题。

  “辛苦了,”林稚晚语言干巴巴的,但语气很诚恳:“很谢谢你。”

  她认真时,嘴角紧紧着,眼睛用力瞪得有点儿圆,有点儿天真。

  娄黛被她逗笑了:“我怎么觉得你是老古董呢?”

  林稚晚认真反问:“是么?”

  “算了,”娄黛一天也很累了:“要在我家吃晚饭么?”

  林稚晚想到家里的男人,摇了摇头:“我还是回去吧。”

  娄黛“嘁”一声:“着什么急,又没有男人等你。”

  林稚晚脚步一顿。

  回到家,推开将军门,客厅很安静,往里走了几步,她才看着池宴。

  他正坐在沙发上看手机,挺投入的,没注意到她。

  曲思远在家族群里艾特陈平锦,他大姨,池宴亲妈。

  曲思远:【@大姨,大姨,今天我帮宴哥搬家来着】

  陈平锦:【他又去哪住了,哪哪都住,哪哪住不长,我这个当妈的找他最快的方法是报警】

  曲思远:【吾悦江澜,他两年前买的那套房子,可能要长住】

  池宴怕曲思远个大嘴巴什么都往外抖落,直接回了陈平锦:【要么我以后回去住,省得您看不见我】

  陈平锦回了个翻白眼的表情包。

  池宴年纪也不算小了,陈平锦催婚催得紧,可池宴哪能配合,这就导致了陈平锦看池宴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陈平月也出来了:【阿宴怎么要长住?这男孩子呦,定居如收心,是该谈女朋友了】

  曲思远接着说:【我也奇怪呢,他说在家养了一只猫,不爱吃饭也不爱睡觉,要人陪着】

  *

  “呦,晚晚回来了?”阿姨见林稚晚站在门口,赶紧招呼他们吃饭。

  想到在家里拍视频还要麻烦池宴出去躲一躲,林稚晚乖乖走到餐桌前,给自己舀了一碗汤,小口小口喝。

  池宴坐在她对面,吃起饭来慢条斯理,没有什么声音。

  想到还有事相求,林稚晚先开口打破沉默:“我想要做一期视频,今天跟娄黛看私信,才这么晚回来的。”

  池宴抬头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一看就是在为今天文胸不慎泄露事件生气呢,要不是之后拍视频不能让池宴在家,林稚晚才不会硬着头皮跟他讲话。

  “私信好多,我们整理了好久。”林稚晚自言自语。

  池宴沉吟了会儿:“你俩该不会逐条看的吧?”

  林稚晚:“不然呢?”

  池宴明显震惊了下,半晌,夸了句:“不错,挺认真,挺诚恳。”

  可这话总不像是好话。

  林稚晚没出声,果然,池宴话锋一转,冷笑一声:“就是人傻,不知道抽样调查。”

  还知道怼他冷嘲热讽,说明没那么不开心了。

  林稚晚把毕生的察言观色都用在了此刻,放下碗筷,诚恳地对他说:“对不起哦。”

  语气很乖很乖,带着故意讨好人的调子。

  池宴面色冷淡,但嘴角却勾了下:“没跟你生气。”

  “不过我还得对不起你一下。”林稚晚说得小心翼翼。

  池宴这才发觉她这点儿乖都是带着目的性的,皱了下眉。

  林稚晚:“后天妮妮带着她的团队来帮我拍视频,你能走远一点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