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重生都不可描述|宝贝我想亲亲你的珍珠

来源:网络整理 2022-01-13 16:40:01
  周安愣了愣,立刻说:“不用,我拿回家放着吧,万一下次又掉了就可能再也找不回来了。”

 文学

 

  周安摊开掌心,沈周安将项链放在她手中。

 

  “周安,”沈周安第一次叫了她的名字,“你的家在附近?”

 

  周安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问到这个问题,但鉴于这位薄荷糖先生两次帮过她不会是坏人,所以还是如实回答:“嗯,我和我男朋友住这里。”

 

  沈周安盯着她茫然的眼,说:“我今天搬到附近,以后我们就是邻居。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你、你们可以来找我。”

 

  周安:“好,您也是。”

 

  两人分道扬镳,周安带着她的狗沿着江边散步,沈周安往前跑了一百多米后没了继续的心思。他转身,看着视野里的少女静静地走。

 

  凝视久了,沈周安脑海中的女孩和周安的身影重合在了一起。

 

  沈周安找到当年在拐卖中曾照顾过他并且帮助他逃走的小姑娘了——那位明明自己害怕得发抖的却勇敢地挡在他面前保护他的小姑娘。

 

  沈周安拿出手机给助理打了电话:“帮我查一个人,能查到的资料都要。”

 

  ——

 

  一个好消息的不翼而飞并没有影响周安很久,沮丧了几个小时,周安又变回了阳光积极的周安。

 

  她依然守着男主人一周才回一次的家,依然带着满心的爱意给傅明琛留言,依然期待着能复明的奇迹。

 

  寒风留在昨日,第二天阳光灿烂,天气甚好。

 

  还有一个好消息——傅明琛要带周安去游乐园玩。

 

  周安眨眨眼,不可置信地抓住傅明琛的手:“傅先生,今天您不是要上班的么?”

 

  傅明琛将游乐场的门票放在周安手中,让她有实感:“你不想去?”

 

  “不是!”周安从心回答,但她有些压力:“您今天因为我不工作?”

 

  “翘班一天不会有大问题,我是总裁,我的工作我可以自己看着处理。”傅明琛说:“我们很久没有出去放松过了。”

 

  想起近日傅明琛的状态,周安也觉得他需要休息,便没有了心理负担地笑起来说:“那我们今天除了玩,什么也不要想。”

 

  在周安的撒娇下,傅明琛换下了黑色商务西装,穿上了学生时代常穿的黑色卫衣和牛仔裤。周安则换上白色卫衣和蕾丝纱半裙,被女佣们夸奖说两人看着很般配。

 

  傅明琛看到周安因为他们穿了情侣装而开心的模样,心里像扎了根刺。

 

  这根刺从他答应老爷子不给周安治疗之时起就种下。

 

  虽然很窝囊,但傅明琛希望游乐园之后周安能快乐一点,这样他的愧疚感就能减轻几分。

 

  游乐园门口,傅明琛为周安戴上手环。

 

  周安将手主动伸出,放在傅明琛身前晃了晃,耳朵尖红透,说:“游乐园人多,我看不见,先生要牵着我,不然我会走丢的。”

 

  傅明琛紧紧抓住周安的手,十指相扣,温柔低语:“不会走丢的,我会抓住你的。”

 

  在周安心里,傅明琛其实是个很被动很含蓄的一个人,他们之间向来都是周安在主动。交往了一年,周安从未听过一句明确的“我爱你”、“我喜欢你”之类的告白。

 

  “抓住你”这样的话听在周安耳中就是一句非常动听的情话了,周安的耳朵尖的红晕蔓延到了脸颊。

 

  因为周安病情的缘故,她无法去玩刺激的项目。但周安很容易满足,能和傅明琛像最普通的情侣一般手牵手走在人群中谈笑玩闹就已经是值得庆祝的事情了。

 

  周安想去骑最幼稚的旋转木马,本以为傅明琛会不愿意她要花一番功夫磨他的,没想到傅明琛想也没想就点头答应了。

 

  他还请了路人帮他们在旋转木马前拍了照片。

 

  路人见他们俩颜值如此出众,起哄道:“拍一张接吻照吧!”

 

  “接吻!接吻!接吻!”

 

  周安一瞬间全身僵硬起来,她快速眨了眨眼睛犹豫两秒便闭上眼睛,很缓慢地去靠近傅明琛。

 

  牵着的手不自觉用劲,周安的脸色也发白,傅明琛看到周安快速掀动的睫毛感觉到周安的害怕,所以制止她往前的动作,开口说:“没关系,我们慢慢来,不要勉强自己。”

 

  他对路人说:“抱歉我女朋友害羞,我们这样拍就好。”

 

  拍好照片,傅明琛带着周安离开人群中心。他微微低头问周安:“是不是有点累了?”

 

  周安摇摇头:“一点点,还好。”

 

  傅明琛理了理周安耳边的碎发,带她去一处长椅坐下,“我去买点饮料,你坐这儿休息一会儿,乖乖等我回来。”

 

  周安乖巧点头,抬手给傅明琛比了个爱心,“好的!”

 

  ——

 

  游乐场另一头,沈周安被秦悦颜拉着在各个刺激的项目中奔波,一脸生无可恋。秦悦颜用尽吃奶的力气拉扯沈周安,催促道:“表哥你快点呀,姑姑特意让我带你出来感受感受年轻人的活力的!”

 

  “有这活力我还不如多爬几座山。”沈周安摆摆手,一点也不配合,“你去玩,我在外面逛逛。”

 

  说实话,玩乐五分钟排队一小时的苦闷他是再也不想感受了。

 

  “我一个人有什么意思。”秦悦颜瘪嘴,小声抱怨,“那我也先不玩了,我去买点吃的!我们吃完再战!”

 

  秦悦颜蹦蹦跳跳跑开了,沈周安一改被迫装出来的咸鱼样,正经站在人来人往的过道边。四面八方投射过来更加灼热的视线,沈周安啧了一声,戴上灰色卫衣宽大的帽子,往四周看了看,想找一处稍微安静点的地方。

 

  然后,视线凝滞。

 

  沈周安走向旋转木马的方向。

 

  他看到周安坐在那边的长椅上,想到周安鼻子灵敏,沈周安停下继续往前的脚步,就靠在几米开外的大榕树下,单单看着她。

 

  她应该是和男朋友,那位傅氏集团的傅明琛一起来的吧。

 

  此刻看到周安孤身一人,沈周安心里燃起了一点对傅明琛的不满。

 

  沈周安原本还打算提早溜走,现在他想等周安等到她等的人回来再离开游乐园。

 

  旋转木马另一头的冰淇淋餐车旁围绕着十来位等待美味的游客,傅明琛便是其中的一位。他在不远处的便利店买了水,不过看到了冰淇淋餐车,便想买两支给周安。

 

  肩膀被轻轻地拍了一下,傅明琛回头对上一位少女明媚的笑容。秦悦颜抬手打招呼:“嗨,那个,我们在我表哥沈周安的宴会上见过的。”

 

  傅明琛凝视她的脸。不止,他还在傅晋华扔给他的照片上看过。

 

  傅明琛冷淡说:“你好。”

 

  秦悦颜扫视傅明琛的服装,试探开口:“你和你女朋友来玩啊?”

 

  傅明琛沉默两秒,说:“我带我妹妹来放松。”

 

  秦悦颜脸上笑容明显扩大了几分,她说:“好巧,我带的是我表哥。”

 

  秦悦颜盯着傅明琛的脸看了好一会儿,撩了撩头发,不好意思地说:“我突然发现我手机没电了,你可以帮我付一下冰激凌的钱么?过会儿我手机充上电给你转。”

 

  秦悦颜心想他可别说什么手机拿出来看看或者不用转之类的蠢话。

 

  幸好她听到傅明琛之说:“可以。”

 

  “多谢啦。”秦悦颜从小挎包中掏出口红,打开口红盖说:“你把微信号报我吧,回头我加你。”

 

  傅明琛报了一串号码,秦悦颜拉起衣袖,就把号码记在了手臂内侧。

 

  放下袖子可能就会把口红擦了,秦悦颜干脆挽好连衣裙衣袖,眯着弯弯笑眼对傅明琛说:“麻烦你帮我点两支冰激凌,一只草莓口味,一只香草口味。”

 

  傅明琛刚从冰淇凌餐车服务员那儿接到他和周安的那份,他低头看了眼自己手中一粉一白的两支冰激凌,笑了一下递给秦悦颜:“我的先给你。”

 

  秦悦颜明显被取悦到了,她大方接下,晃了晃,说:“那多谢,我们回见。”

 

  秦悦颜离开,傅明琛重新点单。

 

  服务员:“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草莓口味的已经没有了,这边给您换两支香草口味的可以么?”

 

  傅明琛:“……不用了。”

 

  周安最喜欢草莓味的冰激凌,是他让出去了。

 

  傅明琛走回去,只看到长椅上坐着一排戴红领巾的小学生,周安不在附近。他给周安打电话,电子音提示对面关机。傅明琛询问附近的游客有没有看见周安,他们都没有注意到。

 

  十分钟前,一队来游玩的小学生走近,嘴里囔囔着累死了有没有椅子的话,周安就主动站起来让了位置。

 

  游乐园主题动漫人物巡展队列骑着马车,撒着鲜花和糖果,唱着欢快的歌谣带来了拥挤的人潮。

 

  周安被卷入人群中,打转了几分钟,再次平静下来已然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手机也因为电量不足关机了。

 

  沈周安原本想上前帮她的,可是三番五次出现在她身边可能会让她反感,于是他找来了游乐园的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引导周安来到了失物招领处。

 

  工作人员给周安送上一杯热茶,关切询问:“小姐您的家属叫什么名字,我们帮您广播。”

 

  虽然傅明琛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但周安知道他不喜欢他们的关系被宣扬出去,她是傅明琛的负担。

 

  周安笑着摇摇头。

 

  一分钟后,游乐场广播里传出周安独特的能抚顺人心的声音:“傅先生,周安不小心走丢了,周安在失物招领处等您。”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