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做一夜不拔出:琉璃美人煞小说免费阅读

来源:网络整理 2022-01-13 16:07:52

“是好事,这孩子啊,迟早要长大,迟早要飞出咱们给她画的保护圈,想要的东西就得靠自己努力争取。”夏霆倚在床头看书,推了推眼镜说道。

 

  “我就是希望咱们孩子能够一生顺顺利利,我们会一直护着她的。”

文学

  暑假都过了一半,夏星河才和同桌林玲出去逛了一次街,两人看着对方眼皮底下淡淡的黑眼圈都笑了。

 

  “我现在除了周日,都在上补习班,都晒黑了。”林玲咬着奶茶吸管抱怨道,“我妈每天对我说得最多的话就是,加把劲啊,争取去最好的班,夏夏,你呢?也每天奔波在各大辅导机构之间吗?”

 

  夏星河想了想,说道:“我请了家教。”

 

  “哇,真好,是很厉害的人吧?”

 

  “嗯,确实很厉害。”夏星河想到了苏遇,那何止是厉害啊。

 

  “大家呢?班上其他人呢?我感觉这个假期班群里都很安静,都没什么人说话。”夏星河岔开了话题,不知怎么,她就是不太想让别人知道苏遇就是她的家教,她害怕再聊下去会露馅儿。

 

  “大家都在忙着学习吧,咱们班有好几个同学跟我在一个辅导机构呢,毕竟这次分班考是咱们高中时期除了高考以外最重要的一场考试了吧。”

 

  夏星河认同地点了点头,他们之前的班主任兼年级副主任宋平就是他们学校的传奇,他带的毕业班每次都是那一届所有班级里的名校率最高的,理科的清北复交都在他们班上,所以理科零班是很多人挤破头都想进的班级。

 

  烈日与蝉鸣,数字与公式,将这个暑假填得满满当当的,几年之后夏星河回首,发现这个18岁之前最后的暑假算得上是她人生中一段最美好最充实的时光之一。

 

  爸爸妈妈陪在身边,几乎每天都能见到自己喜欢的人,按着苏遇制定的学习计划在一点点地进步,除了偶尔会为了学习小小焦虑,她再也没有其他的烦恼了。

 

  时光如同指间沙,一不小心就溜走了,后天就要开学了,今天是苏遇这个暑假的最后一次家教课。

 

  夏星河情绪低落,上课也频频走神。

 

  苏遇皱了皱眉头,用笔敲了敲桌子,“夏星河,你今天怎么回事啊?一直没有进入学习状态,后天就要考试了。”

 

  两个月夏星河的头发已经长长很多了,扎了丸子头,她把手放在腿上,就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学生。

 

  啪嗒一声,泪珠砸在了白皙的大腿上,她的声音有些颤抖,“我害怕,害怕我考不上,我太笨了,如果我没考上,你会不会对我很失望,你这个暑假花了这么多时间在我身上。”

 

  害怕适应新的环境,害怕以后在不同的班级很少有机会再见到你……

 

  苏遇见她这个样子,语气也不自觉软了下来,“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就算你去了重点班也不一定是一件坏事,理零的学习强度并不是每个人都能适应的,这次考试并不是终点,高中学习的终点在高考。”

 

  夏星河抬起头来,抹了抹眼睛,吸了吸鼻子,眼睛红成了小兔子眼,“算了,你根本不知道我在害怕什么,继续吧。”

 

  那天傍晚送走了苏遇,她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她想到后天的考试,想到这两个月和苏遇相处的点滴,又想到家教费用应该足够苏遇解决他们家的燃眉之急。

 

  “啊啊啊啊啊啊——”她把自己埋进沙发的靠背枕,觉得都快要崩溃了,她把这一切都归咎于考前焦虑症。

 

  到了第二天晚上,夏星河发现在她通往零班道路上最大的敌人不是英语也不是数学,而是——痛经,因为压力太大,她的生理期足足提前了一周。

 

  从初潮那时候开始,痛经的问题就一直困扰着夏星河,严重的时候疼的死去活来,还伴着头晕呕吐,这么些年来,她拜访了很多医生,中药西药都吃过了,问题只得到了缓解,并没有得到根除,每次的疼痛程度有多大完全是一个随机事件。

 

  “妈,我明天要没希望了。”夏星河在李颖怀里哭的抽抽嗒嗒。

 

  “没事的啊,咱们吃点布洛芬,在考场上咱们注意力被考试分散了就不会觉得那么疼了,我家宝贝最勇敢了。”李颖轻声安抚道,“考不上零班也没什么的,天塌下来还有爸爸妈妈给你顶着,你尽力就好。”

 

  高三生们第二天并没有去原班级报道的环节,而是现场看考场去考试,所有人都紧张兮兮的,即使见到原来班上的同学,大家也只是点头示意,大部分人都没有心情聊天。

 

  家里准备好了红糖姜茶,让夏星河用保温杯温着,她吃了早餐和止疼药,贴好暖宝宝,就出发去学校了。

 

  很巧的是,夏星河所在的考场有不少原来班级的同学,包括林玲和苏遇。

 

  夏星河的考场座位就在苏遇的斜前方,她进教室之后跟苏遇挥了挥手就算是打招呼了,之后便一直趴在桌子上保存体力,如果说她以前每次见着苏遇就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那么她现在就像是霜打的茄子。

 

  第一天和第二天的上午都有惊无险地度过了,经过两个月的学习,事实证明夏星河的数学和物理确实有了质的飞跃,数学是宋平出的卷子,他的风格夏星河已经很熟悉了,很多解题技巧是苏遇反复强调过的,她写起来十分得心应手。

 

  数学虽然最后一道大题的最后一问她还是没有写完,但是比之前已经好太多了,物理的答题速度也提升了很多。

 

  变故发生在第二天下午的英语考试,刚刚开始考试的时候夏星河的感觉还好,随着时间的流逝,痛感逐渐加剧,到了最后写作文的时候,夏星河的手都是抖的。

 

  还好在这几门课当中,夏星河的英语是最好的,她快速答完题,离考试结束时间还有四十分钟。

 

  用草稿纸把试卷和答题卡都遮住之后,吃了一片止疼药,夏星河就捂着肚子趴在桌子上,她痛的浑身发抖,咬紧牙关不发出□□,能感觉到桌子都在微微颤动着。

 

  “同学,没事吧?试卷完成了吗?需不需要校医来看一下?”监考老师发现了她的异状,走过来问她。

 

  “没事,肚子有点疼,我趴一下就好。”夏星河用气音回答道。

 

  考场安静的落针可闻,他们的谈话声音虽然小,但是还是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包括坐在斜后方的苏遇。

 

  苏遇完成试卷的时间比夏星河要早,他检查完试卷一抬头就发现夏星河似乎肚子疼,她左手紧紧捂着肚子,右手还在不停写写画画,每过几分钟她都会把头埋进手臂歇一会儿,然后再继续答卷。

 

  苏遇不自觉也有些焦虑,这人是怎么回事啊,这几天怎么还吃坏肚子了呢,到时候没考上别又哭鼻子了。

 

  到后面夏星河觉得她快要失去知觉了,甚至已经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她能感受到监考老师把她的试卷和答题卡收走,似乎又问了她什么,她只是摇了摇头。

 

  一阵嘈杂和桌椅的推拉之后,有人走到了她的身边,摇了摇他的手臂,“你没事吧?要不要给叔叔阿姨打电话来接你?”

 

  这声音似乎是苏遇的,是我的幻觉吗?夏星河想,但是她的脑袋嗡嗡的,也听不太清周围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可能是止疼药的功效显现出来了,夏星河疼痛已经得到了缓解,她睁开眼就看到了林玲焦虑的面孔。

 

  “夏夏,你没事吧,还好我知道你有痛经,否则你这样真的要吓死我了。”林玲蹲在她的面前。

 

  “是啊,刚刚那一波很疼。”夏星河的声音还是有气无力的,她环顾四周,考场里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苏遇也不在教室里,难道刚刚真的是疼出幻觉了?

 

  “怎么了吗?”看到夏星河的神情有些呆滞,林玲不解地问。

 

  “你刚刚有看到苏……算了没事了,咱们也回去吧。”夏星河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和林玲聊天,“你觉得这次考试怎么样啊?”

 

  林同学叹了一口气,“英语和语文试卷中规中矩吧,数学和物理化学是真的难啊,特别是数学,真不愧是宋平出的卷子,果真靠难题才会有区分度,我觉得我已经出局了。”

 

  “要难大家一起难啊,把能拿的分数稳稳握在手上就好,反正咱已经努力过了,不会留遗憾了。再说了,高二几次大考的成绩不也有权重吗?”

 

  “是啊,现在就等着三天之后的公榜了。”

 

  这次老师们加班加点批改试卷,成绩在这两天就会出,三天之后正式开学,分班考的成绩以及最终加上高二考试的最终分班成绩都会全校公布,后面那个榜单会直接划出前二十五名进入零班。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