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一起上你|伪装学渣贺朝谢俞床上开车

来源:网络整理 2022-01-11 17:10:54

  他端着一个果盘,好像是刚洗完澡,穿着安疏景的衣服,奶呼呼的朝她笑着:“嗨!答答。”

 

  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只觉得一阵心虚,有一种背叛了自己喜欢的人的负疚感,她讪讪地笑了笑,然后一溜烟就跑回了自己的卧室。

文学

  安疏景狐疑的看着她的一系列动作。

 

  澡都没洗,就把自己整个塞进了被窝里,脸越来越红,越来越烫。

 

  这是她17年以来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结果今天她不仅亲身经历,还差点答应……

 

  她脑袋发昏了,一定!

 

  整个脑袋都在发烫。

 

  心脏在发烧。

 

  心脏的皮层仿佛在一阵一阵的起着鸡皮疙瘩,激涌起阵阵酥麻,胸口是她从未有过的感觉。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轻轻的抓挠她的心脏,每一下都是又轻又痒的颤栗。

 

  她羞红了脸,猛的一个翻身,把脸一股脑儿的全部埋进枕头里。

 

  黑暗。

 

  安静。

 

  但是她的心却在狂跳,胸口一阵又一阵的起伏跌宕。

 

  她快疯了。

 

  她到底该怎么平复这种心情嘛?

 

  没学过没经验呀!!!

 

  还有……

 

  她忽然又想到一件事情,她明天该怎么面对温喻珩?

 

  不行不行,一想到温喻珩就想到了他的表白。

 

  她的脸又不争气的红了。

 

  万一他喝断片不记得了呢?毕竟还把她当成了幻觉……

 

  虽然说话还是那么淡定甚至逻辑都没有乱……

 

  但毕竟温喻珩确实喝多了……

 

  应该会断片的吧?

 

  会的吧……

 

  假装没发生过。

 

  对,只能这么做,要不然还能怎么办?

 

  不行不行,太蠢了!

 

  还是得当什么都没发生最好!

 

  “咚咚咚”

 

  门被敲响了。

 

  她哥幽幽的声音从门口传进来:“安树答?睡了?”

 

  她应了一声:“没有。”

 

  “……我开门了?”

 

  “哦。”她从床上坐起来。

 

  “吃麻小吗?”安疏景推开门。

 

  她反应了一两秒,然后乖巧的点了点头:“吃。”

 

  安疏景看了她一会儿。

 

  挑了挑眉:“安树答……”

 

  “干嘛哦?”

 

  “你上火了?”

 

  安树答一愣:“啊?”

 

  “要不然脸那么红?”

 

  安树答身形瞬间一顿。

 

  安疏景走近,微微俯身,凑近后,眯起眼睛盯着她的脸。

 

  安树答怕被他看出来,头下意识的往后躲:“哥……你、你干嘛呀?”

 

  看了半天,安疏景叹了口气,直起身来:“没事别熬夜,学习重要还是身体重要啊?”

 

  她一愣,随后松了口气,看来她哥还是那个不懂爱的纯情直男,以他的经验并没有看出来……

 

  “学习讲究的是效率,不是死读书,战线拉长没好处。”

 

  安树答:“……”

 

  “你看看我,我当年把书带回过宿舍吗?”

 

  “我寒暑假写作业吗?”

 

  “那我不照样年年第一?”

 

  “不照样华京保送?”

 

  安树答:“……”

 

  安树答:“……”

 

  安树答:“………………”

 

  安疏景揉了揉她的脑袋:“出来吃点小龙虾放松一下,想看电视就看,你才高二压力别那么大。”

 

  安树答点了点头,相当乖巧。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安疏景嘴贱还喜欢欺负她,但只有和她哥在一起的时候,她才是比较自在没什么心理压力的。

 

  虽然她脸红不是因为上火,也不是因为熬夜……

 

  而是因为温喻珩……

 

  她的思绪被她哥拉了回来。

 

  “等你上了大学你就知道了,社会竞争是很残酷没错,但机会也是很多的,别听老妈天天跟你说的那些个毒鸡汤。该学习就学习,该休息就休息,别整天把自己当永动机似的使,科学家都发明不出来的东西,你还人工实践?是不是傻啊?”

 

  她哥好啰嗦,但是她心里很感动。

 

  她跟着她哥出了门,柏图已经在餐桌上等着了。

 

  她笑了笑:“柏图哥好。”

 

  他笑着点了点头,阳光开朗。

 

  安疏景皱了皱眉:“柏二图,边儿去,那是我的位置。”

 

  “人家是客人,你就不能客气点吗?”安树答有些为柏图鸣不平。

 

  柏图无辜的眨了眨眼睛:“没关系,景哥哥只是心里没有我。”

 

  安树答噗嗤一声笑了。

 

  安疏景却是脸色拉垮下来:“柏二图,你个大男人能别用叠词么?怪渗人的。”

 

  “我错了,那我想坐你旁边可以么?”他有些可怜巴巴的望着安疏景,像一只软乎乎又毛茸茸的吉娃娃。

 

  安疏景瞪着他看了两眼,然后无语的翻了个白眼:“随你。”

 

  不知道为什么,安树答觉得这两人的互动莫名的……有点甜?

 

  错觉?

 

  她戴上手套,开始安安静静的吃起小龙虾。

 

  安廉江今天是晚班,一般不回来住奶奶那里,她妈估计又和安廉江吵架了,也不回来,住她一个女性朋友那里。

 

  所以整个房子,如果今天安疏景不回来,就只有她自己一个人。

 

  “景哥,我帮你剥好了。”柏图戴着手套把一盘剥好的虾肉推到安疏景面前。

 

  但安疏景的视线好像黏在手机上似的,怎么都挪不开。

 

  柏图看了他一会儿,但又不敢直接去看他手机,脸色渐渐的有些黑。

 

  “你在聊天吗?”他的语气有些不好。

 

  安树答觉得柏图好像是生气了。

 

  “嗯……”安疏景继续敲字,并不看他。

 

  “谁呀?”柏图的语气又酸又闷。

 

  安树答总觉得他下一秒就要哭了。

 

  “苏末雅。”安疏景终于察觉到了什么,撇了他一眼,然后继续敲字。

 

  “啪!”筷子被摔到餐桌上,安树答一怔。

 

  柏图脸色立刻就冷了,整个人都是肉眼可见的心情不爽。

 

  安疏景一愣,斜睨他:“柏二图,又开始了是吧?”

 

  “……不是……”明明是酝酿火山爆发的前奏,安疏景的一个刀眼过去,就立刻蔫了……

 

  像朵蔫了吧唧的小白花。

 

  安树答觉得这场景有些好笑。

 

  “能别聊了吗……”语气可怜兮兮的。

 

  安疏景放下手机:“一些选修作业而已。”

 

  他看到盘子里细嫩可口的龙虾肉,拿起筷子夹了几只吃了,然后把剩下的推给了安树答:“吃这个,剥好的。”

 

  安树答下意识去看柏图的表情,果然那小表情又失落又委屈,藏都藏不住。

 

  总感觉眼前这个大哥哥心理年龄比她还小,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似的。

 

  她有些不忍心了,把盘子推回去:“柏图哥,要不你吃吧……”

 

  安疏景挑了挑眉,斜睨他:“你这表情能收收吗?委屈个什么劲?”

 

  安树答扶额。

 

  在桌子底下轻轻踹了踹她哥,然后轻咳了一声。

 

  她哥可真是直男癌晚期了。

 

  “哦~柏二图……”安疏景双手环胸。

 

  “嗯……”他应和了一声,此刻焉了吧唧的,像只灰溜溜没人要的小狗。

 

  “别跟我闹心了,我给你剥行不?”安疏景挑眉,用胳膊轻轻撞了撞他。

 

  “好……”他还是很失落。

 

  这场景怎么看……

 

  怎么像……

 

  她心里突然涌上一个大胆的想法。

 

  她喜欢的人……

 

  好像……

 

  有喜欢的人了!

 

  胸口有一瞬间的失落,但随之而来的……却是庆幸?

 

  怎么会……这样?

 

  她眸子暗了暗,不知怎么又想起了温喻珩,还有刚刚在酒吧里,隔着一堵墙,从耳机听筒里传来的表白。

 

  脸开始发烫。

 

  “安树答……”

 

  “啊?”

 

  安疏景意味深长的看着她:“你傻笑什么呢?”

 

  她嘴角的笑瞬间凝固。

 

  一股尴尬从脚底油然而生。

 

  她……在傻笑吗?

 

  “想到一则好笑的段子。”她睁眼说瞎话。

 

  安疏景扯了扯嘴角,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看着柏图:“差不多行了,你个大男人怎么每次都要我哄?”

 

  柏图吸了吸鼻子,扭过头去:“我又没叫你哄……”

 

  安疏景挑眉:“行。”

 

  “安树答。”

 

  正在津津有味吃着小龙虾的安树答抬起头来:“干嘛哦?”

 

  “我出去一趟,你吃完了扔一下垃圾。”说着安疏景一边拿纸巾擦着手一边起身。

 

  “你干嘛去?”柏图立马就收敛了神色,紧张兮兮的问道。

 

  安疏景白了他一眼:“哟,不是不理我吗?少爷您心情挺随意啊?”

 

  柏图撇撇嘴不说话。

 

  安疏景叹了口气:“走了。”

 

  柏图看着被关上的门心情肉眼可见的失落下来,闷闷的低头吃起饭来。

 

  安树答看了他一会儿:“柏图哥,你是不是……”

 

  她没有说完,但是柏图懂了。

 

  抬起头来看眼前这个笑容甜美可爱的女孩子,她的嘴角好像发着光,但眼里淡淡的却没什么色彩。

 

  他的眸色变得复杂起来,似乎有些踌躇,不知道该怎么和这个年纪的小女孩说这样的话题。

 

  “……是,你看出来了?”但他还是异常坦然的承认了。

 

  安树答拿纸巾擦了擦手:“我帮你啊?”

 

  她看到柏图的眸子一点一点的亮了起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