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公交车谁都可以上|第一章|被丁小柱征服

来源:网络整理 2021-04-08 10:32:15
“弟弟,咱们时间不多。”

感受着丁小柱竟然慢悠悠的,刘小玉忍不住催促道。

丁小柱自然知道时间很急,道:“嫂子,我这不是看你很疼,所以想让你适应一下这个尺寸吗?”

谁想刘小玉竟然噗嗤一声笑了。

“真是个傻小子,不知道女人的适应能力是很强的吗,你尽情的来,承受不住算我输!”

“好咧。”

 文学

丁小柱心说这可是你要求的,就别怪我了,他心念一动,就开始疯狂的加速。

既然大家都赶时间,那就别提什么姿势和技巧了,就用最原始的办法,只要速度快力度强,比什么都管用。

刘小玉慢慢被顶到了墙上,到最后更是整个人趴在了墙壁上。

两人在屋里亲热,林海屯还在外面捂着自己吃撑的肚皮,朝屋里喊道:“媳妇,你舒服点了没?”

舒服?老娘都快舒服死了!

刘小玉恨不能扯开嗓子喊两声,让林海屯知道一下什么才叫男人,什么才叫办事儿。

“小柱,以前我还觉得林海屯不赖,今天被你这么一弄才知道,什么叫男人!”

刘小玉气喘吁吁的讨好丁小柱,她想坚固这段关系,以后若是想了,也总有个解馋的机会。

丁小柱托着刘小玉的屁股,嘿嘿笑道:“嫂子,这姓林的问你爽不爽,你要不要回应他一下?”

刘小玉知道丁小柱怨恨林海屯不给工钱还不让他吃饱,已经彻底被丁小柱征服的她,也打算帮忙出口气,高声喊叫道:“舒……舒服!”

林海屯醉醺醺的,竟然没听出自家媳妇儿声音中的异样来,咧嘴一笑:“那你要是没啥事儿,我出去玩两把?”

听到这家伙竟然还想出去打牌,刘小玉顿时怒骂:“滚吧!别妨碍我跟小柱!”

“嘁,跟一个憨儿能咋样?别说你俩一个屋,就是脱光腚爬上炕,老子也不信你俩能咋滴!”

林海屯晃晃悠悠的起身,竟是真的离开了。

听到外面的大门关闭声,刘小玉再忍不住了,猛地翻身骑到丁小柱身上,扯着嗓子放声大喊了起来。

没有了林海屯在外面,丁小柱也不着急了,跟刘小玉折腾了至少有一个小时,这才心满意足的躺在炕上。

刘小玉满头大汗的趴在他身上,一动也懒得动,脸上还带着兴奋后的余韵。

“弟弟,以后嫂子找你玩,你可别不愿意。”

丁小柱嘿笑一声:“我还巴不得嫂子找我去呢,其实那小推车还有一个功能,就是可以变成一个小床!”

“啥?还有功能?”

刘小玉吃了一惊,能把一个物件做出四个功能来,这是一个傻子能干出来的事儿?

可就在他们即将大展身手的时候,西屋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声,还有丁老根痛苦的喊叫。

“小蕊,你个臭婆娘哪里去了,渴死老子了!”

严蕊听到丁老根喊自己,有些不想过去,谁想这老家伙竟然扶着墙出来了,一掀门帘见到严蕊和丁小根凑得很近,不禁紧张的问道:“你们娘俩干啥呢?!”

“啥也没干!”

丁小根转身走向自己的屋子,反正以后机会有的是,不急于这一晚上。

严蕊见到这么大好的机会溜走了,不禁狠狠的瞪了丁老根一眼,却被他更加凶狠的瞪回来。

“他娘的,老子花钱把你买回来是让你白吃饭的?赶紧给老子弄杯水!”

第二天早晨,丁小根是被一阵鞭炮声吵醒的,他穿着个花裤衩,疑惑的走出屋子。

“外面干啥呢?”

严蕊也刚才自己屋里出来,一抬头,见到丁小根的瞬间愣住了,平时她见惯了丁老根那苍老的面容,皮肤松弛的身体。

再加上平日里丁老根严禁丁小根在家穿短裤,所以严蕊还是第一次看到丁小根黑壮的身材,尤其是胸口那一块块的肌肉,看上去就那么魁梧有力!

最让严蕊移不开目光的,是丁小根那高高耸立的帐篷。

严蕊忍不住上前,盯着丁小根的胸口:“这是真的肌肉吗?我能摸一下不?”

“摸几下都行。”

丁小根嘿笑一声。

严蕊闻言,立马将柔嫩的小手放在丁小根胸口,摸着男人粗犷的身体,她的呼吸忍不住急促起来,同时脸颊也涌起一抹潮红,激动的她都合不拢腿了。

“小根,你身体真健硕,你爹全身都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你比他强多了!”

丁小根感觉也很舒服,毕竟严蕊平时很少干活,所以小手又滑又软,他忍不住伸手一把抓住,慢慢往下挪。

“还有个地方更健硕呢,要不要试试?”

严蕊一双美目之中水波流转,勾魂的看着丁小根,嘴上却装傻:“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不过我挺愿意试试的。”

丁小根见她同意,当即拉开花裤衩把她的小手往里一塞。

严蕊这女人也确实浪,竟然一把抓住了。

两个人同时倒吸一口气,严蕊更是激动的声音都在颤抖:“小……根啊,你咋跟个铁柱子似得,会不会有问题啊,要不我帮你解决?”

丁小根是个小伙子,早晨起来会出现这样的反应是很正常的,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下去。

但既然有人提出要帮忙,他自然也不会反对。

“那就麻烦小娘你了。”

严蕊已经顾不上说话,激动的蹲下去,就要拽丁小根的花裤衩,却在此时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咳嗽声:“你们娘俩干啥呢?”

丁小根抬头一看,发现丁老根正脸色阴沉的盯着两人,严蕊也给吓了一跳,赶忙把手抽出来。

丁老根要是死了,她想怎么样都行,但现在他还健在,要是把她和丁小根的事情传出去,那可是会被人戳断脊梁骨的。

丁小根自然也明白,很淡定的解释道:“我们俩讨论外面为啥这么吵呢,一大早晨起来就放鞭炮。”

“不说过了吗?今天村长的儿子娶媳妇,放鞭炮正常,小蕊你换衣服跟我去吃饭,赵宝山请咱俩呢。”

说这话的时候,丁老根脸上带着洋洋得意。

严蕊则是迟疑道:“那小根呢?”

“人家村长没请他,那我能咋整。”

丁老根冷笑一声,他的意思显然就是丁小根不如他。

丁小根也不计较,心说你们就庆祝去吧,新娘子昨天已经被老子开苞了,吃不吃这顿饭也没啥。

谁想就在他不想去的时候,门外却来人喊道:“丁家爷俩在不,村长喊你们去吃饭。

丁小根如此想着,心里瞬间警惕了起来,但脸上还是一副憨憨的模样。

村里人虽然平时也不注重打扮,但这好歹是村长家的大喜事,还是穿上了走亲串门才用的衣裳,所以他们在见到丁小根只穿着个花短裤的时候,全都嘲笑这真是个傻子。

村里的妇女们可就不这样想了,她们全都盯着丁小根那粗壮的身子,一个个心潮澎湃。

毕竟丁小根长得不丑,身材也好,一些平日里被自家汉子伺候的不满足的妇女,这会儿都盯着丁小根舔嘴唇。

她们很想尝尝这个少男的滋味。

丁老根因为之前的事情,防范心强了很多,拽着严蕊走到了距离丁小根很远的位置坐下。

而丁小根也懒得凑过去,他瞥了一眼新娘所在的房间,想着昨天就在里面颠龙倒凤,也不知道今天还有没有机会。

他一边寻思着,随便找了个地方就坐下了,结果等他坐好了才发现,这一桌子全都是女人。

村子里重男轻女的风气其实还是很严重的,虽然女人能上桌子,但绝对不能和男人坐在一张桌子上。

谁和她们坐在一起,那就算掉价了,会被村里其他人嘲笑的,甚至就连女人也会嘲笑。

这会儿丁小根坐在女人的桌子旁边,周围几桌男人顿时响起一阵大笑声,女人们也在捂着嘴偷笑。

门口的赵大全见到这一幕,不禁嘿笑:“娘你说的真对,有这傻子在,气氛确实热闹多了。”

丁小根其实也很尴尬,起身就要走,谁想旁边坐着的刘小玉一拽他裤子,笑道:“你去哪啊,就在这里坐着吧,到别的地方他们也是笑话你。”

因为丁小根穿的是一条没有腰带的短裤,刘小玉这么一拽,直接将他的半个屁股都露出来了。

周围的人又是一阵哄笑,还有几个人连带着刘小玉也调侃起来:“咋了啊小玉,是不是你家老林伺候的不舒服,想换人了?那你也别找个傻子啊,来我们这桌,看上谁了往怀里扎,包你舒服个够!”

刘小玉臊的脸通红,却在心里默默鄙视那个说话的男人,因为她觉得全村的老爷们,估计都没有能比的上丁小根的。

丁小根左边是小卖铺的桂花婶儿,此时她帮丁小根提上裤子,也笑着劝道:“你就坐在这里吧,还少受点欺负。”

眼见着两边坐着的都是村里美女,丁小根也就干脆坐下了,然后故意把手放在刘小玉和桂花婶儿的腿上,憨傻一乐:“谢谢嫂子和婶子。”

“哟,没想到一个傻子还挺懂礼貌。”

赵翠莲阴阳怪气的看着丁小根,显然还为之前这家伙临阵脱逃而生气。

若说之前,那丁小根还能在意赵翠莲几分,现在刘小玉这个可爱的女人和桂花婶儿这个风韵熟妇就在两边,他看都懒得看赵翠莲。

吃了瘪的赵翠莲,顿时脸更黑了。

丁小根完全不在意,他盯着旁边的刘小玉,这娘们好像很喜欢穿裙子,今天还是一条红色的裙子,只是本来到脚踝的裙摆,此时已经被丁小根撩到了大腿根。

别看这女人有些胖乎乎的,但这腿可是真好看,丁小根抓着捏了一会儿,弄得刘小玉很是躁动,小脸也微微发红了。

很快,丁小根不满足只是摸腿,他悄悄把手向里面划去,却受到了阻碍,原来这女人今天穿上小三角了。

刘小玉看出丁小根的疑惑,不禁小声说道:“我又不是那种万人骑的浪女。”

虽然这女人说的正经,但丁小根一摸之下发现,这女人穿的是一条情趣小三角,两条带子带着一块小小的三角布片,估计也就勉强遮住要害。

丁小根仔细摸了一下,发现这妹子已经还把自己下面刮干净了,不禁笑着低声道:“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万人骑,至少能证明你是个浪货。”

说着,丁小根就要用手挑开那块布,谁想此时刘小玉的儿子忽然哇哇大哭了起来。

丁小根嘿嘿坏笑道:“当然是我做的,我其实特别能干,婶子你有需要?”

丁小根故意把能干二字咬得很重,看着桂花的反应。

能干?

桂花婶儿心里一顿,觉得丁小根话里有话。

不过转念一想这就是个憨儿,能有啥意思,说不定就是脑子太笨,说话都不利索。

犹豫了一下,桂花婶儿小声说道:“这不是马上要收玉米了吗,我家的镰刀把坏了,想问你能不能给弄一个。”

“当然能,回头我给你找个把用。”

丁小根一咧嘴。

桂花婶儿脸有些发红,心说这小子说话咋一愣一愣的,不过她倒是真想找个把用。

这样想着,桂花婶儿低头朝着丁小根那里一瞧,见鼓鼓囊囊的一大团,惊得瞪大了眼睛:“小根,你裤裆里藏着啥家伙呢?”

丁小根耸耸肩:“婶子你这话说的,裤裆里能藏啥,要不你来看看?”

桂花婶儿自然是不相信丁小根那玩意生的如此之有料,狐疑的伸手过来,用力一抓。

“嘶……婶子,痛痛痛。”

丁小根是真疼,他没想到这娘们会如此用力。

桂花婶儿也没想到里面是真家伙,顿时有些激动,也有些内疚。

“对不住啊小根,婶子以为你跟我闹着玩呢,我帮你揉揉。”

这东西自然是越揉越膨胀,桂花婶儿见着丁心中更加激动:“小根,婶子觉得外面可能没啥作用,我去里面帮你揉!”

说着,桂花婶儿一把扯开丁小根的裤子,将手塞了进去。

丁小根感觉到桂花婶儿有些凉的手轻轻抚摸,随后更是上下起来,心里燥热之下,他干脆将手从桂花婶儿衣领里伸进去。

桂花婶儿惊叫一声,连忙趴下,生怕被人看到。

恰好招待客人的赵宝山走过来,皱眉看着桂花婶儿:“他婶子,你这是干啥呢,别是有病了吧,今天可是我家大喜的日子。”

虽然丁小根的手已经抽出来,但桂花婶儿刚才抓着他那东西已然动情了,脸颊绯红,眼睛紧闭的蹲在地上,两条腿拼命的磨蹭,不一会儿她更是直接颤抖了起来,显然已经自我安慰了。

丁小根知道赵宝山态度这么差,带着一副傻乎乎的模样抬头问赵宝山:“你不去屋里找你儿媳妇玩,在这干啥呢?”

周围人顿时哄笑,尤其是人群里有个爱闹事儿的,更是仗着喝了二两酒高声调侃道:“村长,娶那么漂亮的儿媳妇,可莫要扒灰啊!”

那些老娘们笑的更加厉害了,院子里的其他人要么憋着偷笑,要么就是看热闹,唯有赵宝山一家三口脸色难看。

赵宝山更是脸一沉,瞪着丁小根骂道:“老子这不是为了招待你这个狗东西才过来的吗!”

丁小根大爷似得一挥手:“那你赶紧走吧,老子不需要你招待。”

赵宝山没想到这家伙还拽起来了,气得直哆嗦:“你个憨儿,信不信老子抽你!”

“你刚才还说招待我呢,现在又要抽我,到底要干啥?”

丁小根不耐烦的站起来,身材高大的他,给赵宝山的气势压迫不是一点半点。

赵大全一看自己爹处于劣势了,赶忙跑过来,双眼怒瞪:“丁小根你个憨儿要他娘的干啥?别忘了这里是二洞子村,你连你爹都不知道是谁,在这里狂啥呢?”

这可戳到丁小根的痛处了,他这些年之所以被人欺负,就是因为没爹没娘导致的,所以此时赵大全这一句话,惹得他想要动手了。

就在此时,桂花婶儿连忙拽了一下丁小根。

来吃饭的妇女们一开始就不服气徐兰,尤其是那些自认为长得还不错的小闺女,更觉得一个女人就算漂亮能漂亮到什么地方去。

现在徐兰穿着齐臀小短裙往她们面前一站,那模样身段,那自然散发的温雅气质,就能让这些女人都低下头。

赵大全就这样搂着徐兰大摇大摆的上前敬酒,谁想徐兰这么一动,众人发现不对劲了,这姑娘走路的时候姿势很奇怪,似乎两条腿中间夹着什么东西一样,不敢合拢。

大家都是过来人,如何不知道是被男人碰过,且搞得很厉害才会这样的。

于是所有男人全都用羡慕和佩服的眼神看着赵大全,有的还竖起了大拇指。

赵大全并不知道大家什么意思,只能胡乱的点头敷衍,丁小根却是暗中偷笑。

刘小玉不知丁小根心中所想,见他一个劲儿的盯着徐兰,心里有些吃醋,伸手掐了一把丁小根的腰。

“卧草!”

丁小根吃痛,猛地一声喊出来。

周围人全都被他闹出的动静吸引,纷纷扭头看来,赵翠莲抓住机会调侃:“憨儿,这种事儿在心里想想就行了,没必要喊出来,难不成你觉得你喊了,大全就会把媳妇让给你?”

众人哄堂大笑,赵大全更是嗤笑着对徐兰说道:“这个憨儿真是傻得无可救药了,还惦记你,不过也对,毕竟没有哪个女人会嫁给他,只能整天在心里惦记别人媳妇了。”

听到这话,徐兰忍不住红着脸偷看了丁小根一眼,她还没忘记这家伙昨天是如何弄得她死去活来,而且还在自己的新房里,甚至就在自己老公的照片下面!

刘小玉和严蕊也觉得赵大全才是个傻子,只要是见过丁小根那儿厉害的女人,肯定都愿意跟着他!

丁小根被众人嘲笑,生气的瞪了刘小玉一样,把后者吓得只管低着头哄自己孩子。

谁想旁边的桂花婶儿凑过来,瞥了一眼丁小根的裆,低声说道:“小根,你也到了说对象的时候了,又有这木匠手艺,回头婶儿帮你说个好看的媳妇。”

“谢谢婶儿。”

丁小根这边说着感谢,另外一边的手已经钻进了刘小玉的裙子下面,将那条小三角用力的扯起来,然后一松手。

啪!

刘小玉的那里被带子狠狠弹了一下,疼的她银牙一咬,用哀求的眼神看向丁小根。

丁小根却不管,用手撩拨着刘小玉,让她心中火焰翻腾,却不肯给她一点点的安慰。

赵大全已经带着自己媳妇敬完其他人酒,这会儿来到丁小根身边,阴笑着说道:“媳妇,你也敬这憨儿一杯酒,给他解解馋。”

徐兰很害羞,却依然在众人的笑声中举杯:“那个……憨儿哥,我敬你杯酒吧?”

丁小根很淡定,新媳妇敬酒是很正常的事情,可就在他端起酒杯更要喝的时候,却见赵大全故意一推徐兰的手臂。

徐兰惊叫一声,酒撒了丁小根一身,她赶忙道歉:“对不起,我……”

“有啥可对不起的,憨儿,我媳妇撒你身上酒了,你是不是挺高兴的?”

赵大全得意洋洋的看着丁小根。

丁小根明白,这家伙就是来找茬的,眼见周围人看热闹的眼神,他也不怂,拿起一杯酒泼到了赵大全的脸上。

赵大全脸上的得意凝固了,周围的笑声也戛然而止,他们没想到丁小根竟然敢跟村长儿子作对。

不过也对,憨儿嘛,肯定是天不怕地不怕的。

丁小根当着众人的面,嘿嘿傻笑一声:“你泼我一次,我泼你一次,大家都高兴高兴。”

“他娘的,老子今天弄死你!”

赵大全身为村长家的公子,一向没人敢惹,此时在新婚之日当众丢人,愤怒的失去了理智,扑过去想找丁小根拼命。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