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高峰我被强了:么公要了我一晚目录

来源:网络整理 2020-12-14 15:32:24
老谢笑着点了点头,正准备继续往前走,却好像又想起了什么一样,转过头看向了罗翠莲:“哦,对了,翠莲啊,反正你在家,一会儿要是诊所来病人了,你就跟人说下情况,让他去夏玲诊所。”


“哦哦哦,好的谢叔。”

听到是这么个事儿,罗翠莲立马点头答应了。

交待完以后,老谢再次提了提背上的背篓,朝着山里出发了。

 文学



然而,老谢不知道的是,他的前脚刚走,诊所外面就蹿出一个人影,恶狠狠的看了看老谢离去的方向,眸子里满是杀意。

那人看了看老谢离去的背影,转身朝着镇上的董家诊所跑了过去。

这个所谓的董家诊所,是由镇上另一名德高望重的医生,董德才开的。

董德才今年六十多岁,胡子白花花的,跟老谢一样,也是家传的医术,甚至在医术上的造诣可以说和老谢不相上下。

但是这个董德才开诊所开得早,当初和平镇上第一家诊所就是他们开的董家诊所。

当时方圆几十里都只有这一家诊所,久而久之,董德才就控制不住自己心里的野心,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高药价,搞得老百姓们苦不堪言。

而后面所有要在和平镇上开诊所的医生,在开张之前,都要先去拜见拜见这个董德才,要不然,诊所就会发生“卖假药”此类事件。

老谢算是一个特例,根本就没有遵守这些所谓的潜规则,所以董德才一伙儿人才主动找老谢麻烦。

要不然有张碧琴帮忙,把那些手续办得整整齐齐的,老谢这次指定要栽了!

可正是因为有了这一出闹剧,镇上其他那些诊所的大夫们,经过上次的事情过后,店里的生意更是一落千丈,一天能来一个病人就算是好的了。

而这些人本来就不是心术正经的好人,直接把自己店里生意不好的事情都怪在了老谢的头上,所以他们没事的时候经常聚在一起,暗地里商量着怎样才能把老谢的诊所搞关门。

这不,今天中午还没吃饭了,董德才就召集了镇上几个诊所的老板在家里吃饭,实际上就是开小会,想想办法整一下老谢。

而夏玲自然也在董德才的邀请之列,毕竟当初她开诊所的时候,也是给这个董德才“上供”了的。

夏玲本来不屑跟董德才这种人为伍,以前是为了生活没办法,而现在则是更想接近董德才他们,然后把偷听来的东西转交给老谢,让他早做准备。

这不,一桌子饭菜刚上桌,大门就被一下子推开了。

进来那人,不就是刚刚在老谢诊所外面偷窥那人么?

“老四,你这么慌慌张张的干嘛呢?没看到有客人在吗?”

董德才刚拿起的筷子瞬间放下,恶狠狠的盯了一眼那个叫老四的人。

“董叔!董叔!谢建国上山采药了!”

“上山采药?”

一听到这个字眼,董德才的眼前一亮。

他们董家在和平镇称霸一方,靠的可不仅仅是医术!

以前就有几个外来开诊所的大夫,在上山采药的途中“意外坠崖”,不是断胳膊断腿的,就是浑身是伤。

“安排了嘛?”

想到这里,董德才不动声色的拿起筷子,吃了一口菜。

“嗯,安排了!”

老四点了点头,这事情本来就是他们计划好的,只要老谢上山采药,他们就安排两个打手,在老谢采药的必经之路设伏,狠狠的教训老谢一顿。

而此时的老谢对于这件事情浑然不知,刚一进山里,就一门心思的寻找着自己需要的药材。

董德才那两个打手带着棍子悄悄地跟在老谢的身后,想要找个绝佳的出手时机。

而前面的老谢对于自己危险的情况一点察觉都没有,还在低着头看哪儿有药材呢。

刚刚采了一株草药,老谢下意识的抬起头,却发现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道黑影。

再抬头一看,只见两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人拿着一根钢管,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呢!

“哟呵?两位这是?”

看到这两人的阵仗,还有眼神当中那丝丝杀意,老谢怎么可能猜不到他们是来干嘛的?

“谢建国,别废话,识相的自己断根胳膊,别麻烦我们兄弟两!要不然,身上会少什么零件,劳资可就不敢跟你保证了!”

其中一名打手一边说着,眼神还望老谢的裤裆处瞟了一眼。

那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要么自己断只手,要么连着第三条腿儿一起断!

“呵呵!你怎么不去死!”

老谢爆吼一声,直接提起腿一脚踹在了一名打手的胸膛上,回身又给了另外一个打手的腮帮子上狠狠的来了一拳。

老谢可不是什么善茬,当年在山南村也是赫赫有名的一霸:“艹尼玛的两个小逼崽子,劳资当年打架的时候你他娘的还是水儿呢!”

而两个打手一人胸膛上挨了一脚,另一人腮帮子上肿起了鼓鼓囊囊的一块儿,他们自己也知道,今天是提到铁板了。

没想到这谢建国这么硬气,二打一居然还敢还手?

“谢叔别怕!我来了!”

可正当两名打手准备重整旗鼓的时候,林子那边却再次传来一个吼声,紧接着一个男人扛着一把锄头就冲了出来。

仔细一看,居然是前面诬陷老谢卖假药的王建成!

“卧槽!王建成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你想干什么?”

 

两名打手看到王建成瞬间就有些慌了。

本来一个老谢就已经很难对付了,现在再加上一个拿着锄头的王建成,他们今天恐怕就只能撤退了。

可是,老谢怎么可能让这两个人跑掉?

趁着两名打手的注意力在王建成身上的时候,直接一个箭步冲了上去,迅速把其中一名打手给撂倒了。

王建成也不甘示弱,拿着把锄头舞得虎虎生风,很快就给另一名打手的脑袋上来了一记闷棍。

王建成本来就是跑过来的,现在又剧烈运动,早已是满头大汗了,他扶着树大口喘着粗气,对着老谢问道:“谢叔,这两个人怎么办?”

老谢把这两个人的头拎起来看了看,看起来年纪也不大,就耐着性子问:“快点儿告诉我是谁派你们两个人过来的,如果你们两个人跟我说实话的话,我还可以考虑放你们两个一马。”

可让老谢没有想到的是,这两个打手还挺讲江湖义气的,直接脑袋一横。

“有啥要剐随便你,想让我们出卖别人,那是绝不可能的。”

站在一旁王建成被这两个人给弄的有些生气:“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谢医生这是给你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要不然的话直接把你们送到派出所去,你以为老子不知道是董德才派你们来的?到时候你们进了派出所,你们还以为董德才那老怂货会来捞你们不成?”

“哟?孙赖子?吴三儿?又是你们两个?这都第几回了?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刚进审讯室,小六就发现这两人竟然还是老熟人!

这个孙赖子和吴三儿都是董德才的侄子,所以小六即使不用想,也知道这两个人到底为了什么药袭击老谢。

只不过现在是法治社会,犯事儿都得讲证据,光靠猜想可是行不通的!

“警察同志!我们冤枉啊!”

这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面直打鼓,直到现在他们才想起来,这个谢建国可是有杨家几个子女撑腰的!

要知道,虽然老杨家曾经穷得都快揭不开锅了,可如今这几个子女,哪个是简单的货色?

小六自然看出了孙赖子和吴三儿心里其实是有些发虚了,他本来就是审讯方面的老手,自然知道这些细微的心里变化。

可是让他无奈的是,这两个人算不上什么铁骨铮铮的硬汉,但是偏偏这两个人经常惹事生非,简直成了派出所的常客了,对审讯手段也有所免疫,所以让他们的工作很难顺利进行。

不过既然已经在老谢那里夸下海口了,也只能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去做了。

“孙赖子,吴三儿,你们这是第几次进来,应该也不需要我多说了,所以我劝你们最好把事情老老实实的交代清楚了,你们两个人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我相信绝对不会跟谢医生有什么仇怨,一定是有人在指使你们两个,所以你们两个只要把幕后的人说出来,也就没有你们两个什么事儿了,但是,如果你们铁了心的要包庇他人的话,法律可是不会留情的!”

说完这番话,小六双手抱胸,站在审讯室门口,装作一副很无所谓的样子。

“那个,警,警察同志,我们兄弟俩真的是上山采药的!本来我们采得好好的,可是,那个谢建国和王建成不由分说的冲过来把我打一顿,还把我送到派出所来了!警察同志,我们真的冤枉啊!”

听到小六的话,孙赖子脸色一转,表现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