刮伦过程真实口述_美女的爱液流出[11p]

来源:网络整理 2020-11-21 17:04:57
 老马有些可惜没占到便宜,不过听到老板与其的对话后一愣,心里就有些诧异了,他还以为是新来的服务员呢,原来这个就是刚刚老板说的他表妹?

 

 

“虽然不是亲兄妹,不过这样貌差别也太大了吧,基因突变了?”老马心里吐槽,看着李文文小腹有些起火。

 

 

小姑娘虽然年龄虽小,身材可了不得,身高估计有一米六七左右,比例匀称,身材丰满。

 

正在意淫呢,有顾客要按摩,老马只能恋恋不舍的收回视线,磨蹭着去干活。

 

 

接下来他一下午都没停歇,给各种各样的顾客做推拿,保养。

 

 

期间有着几个不错的少妇是老马的顾客,但他想着张淑芬,也没什么占便宜的心思了,老老实实的按到九点下班。

 

 

待顾客都走完后,店里老板将技师都召集起来,说着一天下来的各种琐事,这是每天必做的功课。

 

 

老马充耳不闻,只是偷瞄着站在老板身边的李文文。

 

 

她的身材本来就几乎完美,又穿着一条超短裙,那两条腿看的老马喉结滚动。

 

 

 文学

胸部与锁骨在老马眼中闪着光,刺的他真的快成瞎子了!

老马心里想着怎么才能将那娇躯压在身下时,老板叫的车来了!

 

 

一群二十多个人浩浩荡荡的前往聚餐的地方,李文文坐她表哥的车,老马一直跟在她身后看到这情况只能摇摇头去了别的车。

 

 

饭店里大家吃的都很尽兴,老马看着李文文张着那娇嫩的小嘴细嚼慢咽,心中开始了幻想,下身就有了反应,只是一直没什么机会,他也没办法。

 

 

吃完饭,大家都喝的晕晕乎乎的,回到店里,一个个跑到三楼去休息。

 

 

整栋店有三层,除了一楼有大厅外其他两层都是像ktv一样的小房间。

 

 

第三层就是员工宿舍,很少有人去出去租房子住,毕竟宿舍也是一人一间。

 

 

老板将李文文送到店里,交代道:“文文,今天这么累了,你上去休息吧,被褥什么的都有,以后在这里上班表哥不会亏待你,大姨都给我打过招呼了,你绝对放心!”

 

 

“放心,嘿嘿!”李文文两只眼睛成了月牙儿,嘴里嘟囔不清的说着谢谢老板的话。

 

 

今天老板请客就是为了给李文文接风的,大家灌了她不少酒,喝的都神智不清了。

 

 

老板也知道她醉了,对着另外一个女员工交代道:“阿燕,你扶着文文去休息,记得先带她去厕所吐一下,也熟悉一下位置。”

 

 

看着前面李文文那摇摇晃晃的身影,老马心痒难耐,直到李文文被扶着去了厕所才收回了视线。

 

 

没一会,李文文被扶着回来了,老马也装模作样的回房,眼角余光瞥着对方。

 

 

直到李文文被送进了房间,老马心中惊喜,李文文的房间就在他的斜对面!

 

 

躺在床上,老马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摸着自己已经起来的家伙,脑中想着李文文那完美的身材,就这样过了几十分钟,外面已经没了什么动静。

 

 

老马也有些犯困,强打精神听着外面的动静。

 

 

又过了十几分钟,老马都要昏昏欲睡的时候,开门声在这寂静的时间段引起了他的注意,而且好像就是李文文的房间!

 

 

连忙跳下床,老马摸黑走到门前头伸出去望了望,昏暗的走廊灯光下正是李文文那有些趔趄的身影映入他的眼帘。

 

 

脑中一个激灵,老马睡意全无,看对方已经转过了一个拐角,他想到了什么,赶忙轻步跟过去。

 

 

果然如老马所想,李文文走进了厕所,三楼只有一个厕所,男女通用,里面是一个个的隔间,另一个女厕所改成了洗澡的地方。

 

 

待到李文文身影消失不见后,老马观察了下四周,快步跟了进去。

 

 

只听关门声响起,老马蹑手蹑脚的走到隔间边,看了看,发现门的锁还指在无人的位置。

 

 

没锁门?老马有些晃神!

 

 

但他不敢太鲁莽,不知道李文文现在是什么情况,害怕到时候她会大叫,到时候自己就算是瞎子也有理说不清!

 

 

心如擂鼓,老马又找到了当年的感觉,慢慢低头朝着地面与门板的缝隙中看去。

 

 

说缝隙也不算缝隙,因为大概有着一个手掌的高度,可以看清很多东西。

 

 

眼睛刚要瞄到什么东西,忽然一股水流冲了出来,浇了他一脸,老马吓了一跳,慌忙起身不小心发出了一些声响。

 

 

老马有些慌,抹了一把脸,发现没什么异样后,看着那冲出来的水柱愣神。

 

 

再次底下头去,老马狂吞口水,怪不得门没锁他轻推了下感觉还是有压力,估计就是李文文上身趴在了门上,看来她确实是还在迷糊中,要不然不会便池都不蹲,就蹲在门口!

 

 

不过这也便宜了老马,他还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刺激的景象,特别是那里就像近在眼前一样,轮廓都看的清清楚楚。

 

 

更为让老马震惊的是那里竟然是……

 

 

老马只觉得口干舌燥,比在张淑芬家还要激动。

 

 

想象着亲吻那里的感觉,身子止不住有些颤抖。

 

 

水柱渐歇,老马有心想再看一会,但要是被发现就惨了,不舍站起身,往回跑去。

 

 

在经过李文文的房间时,房门大开着,里面有些暗,并没有开灯!

 

 

咬咬牙,老马顿了一下,转头就钻进了李文文的房间,他今天还就要得到李文文!

 

 

蹲下身爬进李文文的床底下,老马想着等下李文文回来睡熟的时候再爬出来。

 

 

没过多久就听到轻重不一的脚步声从走廊传来,老马赶紧屏息凝神,大气都不敢喘。

 

 

“哒,哒,哒”

 

 

声音由远及近,一道影子走进了屋,只听门“嘭”的一声被关上,都没有反锁人就重重的摔在了床上,一条长腿还在床沿上搭着,晃来晃去。

 

 

老马心中激动,重重迹象都表明李文文还在醉酒状态。

 

 

但就算这样老马还是很谨慎,在又过了十分钟之后这才从兜里摸出手机。

 

 

屋里没有丝毫光线,伸手不见五指,老马把手机的光调到最暗,在这里也显得很是光亮。

 

 

结果他一转过头就吓了一跳,一只脚近在眼前。

 

 

呼出一口气,老马轻轻的推了一下…….没反应!

 

 

心中肯定李文文应该是睡死了过去,老马火上心头,胆子大了不少,伸出手握在那只玉足之上,就像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把玩了一会,老马爬出床底,站起身照了照四周,没什么异常的地方,看着那躺在床上的人儿就摸了过去。

 

 

微弱的光线从侧面打在李文文的脸上,晶莹无暇,唇瓣上散发着光泽,老马低头凑过去,凉凉的,有着一丝酒气。

 

 

一路向下,亲吻过美人儿的脖颈,老马不满足于此,伸手把对方的短裙的肩带扯开。

 

 

颤抖着手把胸罩往上推开,老马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在寂静的空间里能听得出来,映入眼帘的风景更是引诱着老马。

 

 

一只手握着一团柔软,老马伸头吻向另一变。

 

 

少女的体香充斥在老马鼻尖,不自觉的加大了动作。

“嗯….”李文文嘤咛了一声,推开老马的脑袋,身子面向墙壁侧了过去。

 

 

老马有些被吓到,知道自己用力太重了,看着李文文此时的睡姿,便蹲下身瞧着那里的光景。

 

 

裙下天蓝色绣着小猪的小裤裤上,老马鼻子凑过去闻了闻,气味刺激的他有些发狂。

 

 

一把扯下小裤裤,眼前特殊的风光让人沉醉!

 

 

老马嘴就迫不及待的亲了上去。

 

 

李文文身子动了动,潜意识里的感觉让她有些反应,嘴里轻哼,手臂拉着裙摆。

 

 

老马再也忍不住,解开裤腰带,就要往里面放。

 

 

那里的触感让他兴奋感爆棚!

 

 

可是磨蹭了很久都没有进去,老马又不敢太用力。

 

 

忽然,他身子一哆嗦。

 

 

老马心神巨震,手机都差点没拿稳。

 

 

没想到李文文竟然还是处女,心中惊喜与复杂交错,自己应该是第一个品尝到其滋味的男人!

 

 

想到这里老马就忍不住激动,手在上面摩挲,细细的感受着,真想得到她!

 

 

但明天她肯定有所察觉,绝对不会沉默下去,到时候查出来只能再进局子里一趟了!

 

 

呼出一口气,老马只能对着李文文,自己解决,这种感觉也让他感到了一阵强烈的快感,在最后一声压抑的低吼中爆发了出来!

 

 

老马找了些纸巾,清理干净后就要帮李文文穿衣服。

 

 

眼中光芒闪动了下,老马又停下了动作,轻手轻脚的把对方身体摆正,站在床尾拍了不少照片,这才帮李文文穿上了衣服。

 

 

确定没留下什么痕迹后,老马把纸巾装进兜里,走到门边听了听外面的动静,没有什么异响,飞快溜到自己房间。

 

 

锁上门,老马看着自己手机中的照片很满足,嘿嘿怪笑了一声睡了过去。

 

 

第二天闹钟响起的时候老马还有些迷糊,昨天快一点才睡着,睡眠不是很充足,揉揉眼睛,起身装瞎子去洗漱。

 

 

等到上班的时候,老马来到一楼坐在沙发上有些忐忑,今天一早还没有见到过李文文,虽然昨天确信自己没留下什么痕迹,但还是免不了担心。

 

 

等了一会,老板来到了店里,李文文也从楼上下来了,换了一身衣服,上面一件纯白T恤,下面一条到小腿的牛仔短裤,身上散发着青春活力。

 

 

看上去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正在笑着与老板打招呼!

 

 

老马松了口气,没事就好,他就不用担心什么了。

 

 

旁边的沙发一沉,李文文坐了过来,老马赶紧装作侧耳倾听的样子,向着旁边摸了过去。

 

 

手被抓住,老马象征性的挣了一下,没有挣脱出来,眼角余光就见李文文开口了:“师傅,吃过早饭了没啊?”

 

 

老马连连点头,含糊道:“吃过了,小妹你吃过了没?”

 

 

“嗯。”李文文应了一声,打开聊天的话题:“其实我挺佩服师傅你的,看不见光亮依然能勇敢的面对生活,用自己的双手自给自足!”

 

 

说的头头是道,不愧是大学生。

 

 

但老马就不这样想了,昨天刚偷偷玩过人家的身体,现在对方又主动过来找自己聊天,总感觉有点心虚。

 

 

而且他不是瞎子啊!

 

 

“哈哈……”老马干笑了两声,手都不知道往哪放了,顾左右而言他,“你刚刚大学毕业啊?”

 

 

“嗯,现在还很迷茫呢。”李文文绞着手指,心里不太平静。

 

 

她父母都是普通的农民,好不容易大学毕业找工作也没想象中的那么好找,毕竟现在大学生太多了,亲戚中只有这里的表哥混出了点名堂,就想着来先试试工作的辛苦。

 

 

老马不知道她想的什么,只能安慰道:“先在这里做着呗,反正老板是你表哥,也不担心受气,一个女孩子家的,不用那么拼吧?”

 

 

还没等李文文答话,就有一个服务员来喊他工作,有顾客上门了。

 

 

“那我先去忙了,等有空再聊。”老马赶紧扶着墙去包厢,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他怕暴露了什么就不好了。

 

 

一天下来老马没闲着,只是张淑芬没有过来,他想着应该是那天的事情过后对方更害羞了,肯定要平静几天。

 

 

不过老马对自己很有信心,对方迟早还会来找自己的,既然看见了自己的那物别人的就对她没什么吸引力了!

 

 

直到晚上七点,老马顾客都走了的时候,刚坐在沙发上,又来活了!

 

 

他很肯定,因为他看见张淑芬和她的闺蜜王丽走进了店里!

 

 

真的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刚刚还在想着呢,这立马就来了。

 

 

尤其是看到王丽的时候,老马又想到了昨天的旖旎,小腹火气,下身紧跟着就起了反应,害的他赶紧收回心神。

 

 

王丽今天穿了身性感的小短裙,胸前的事业线深的不见底,腿上套着网眼很大的那种黑色丝袜,里面细长白皙的大腿诱人心神,脚上蹬着双恨天高,骚气冲天。

 

 

相比王丽,张淑芬就随便多了,只穿了条黑色长裙,却比旁边的王丽更有气质!

 

 

张淑芬带着王丽走到柜台刷了下卡,李文文当即找了个服务员领着两女上了二楼。

 

 

老马心情激荡,这两人自己随便给谁按摩估计都会有很大的进展,张淑芬就不说了,碗里的肉。

 

 

王丽虽然不熟,但老马相信自己稍微撩拨一下对方肯定就受不了了,哼哼,本钱摆在那呢!

没一会服务员叫老马干活,老马连忙起身,想着今天自己的艳福不浅!就看究竟是哪个了!

 

 

只是当老马推开包厢门摸索着进去的时候,一股巨大的惊喜感还是冲击在了心头,竟然两个人都在!

 

 

只见张淑芬和王丽坐在床边打闹,王丽裙下的风光都隐隐可见。

 

 

为了不让客人做些项目时显得太尴尬,屋内都是装的比较昏暗的黄色灯光,和三楼宿舍的灯不太一样。

 

 

但正是这样的朦胧感觉最能激起好奇心!

 

 

张淑芬见老马推门进来,动作停了下来,笑着开口道:“马师傅,好久没来了,今天我带着闺蜜给你来捧场,你可要专业一点啊。”

 

 

“这你尽管放心,咱们都是老熟人了,我的技术你还不信。”

 

 

老马面上带笑,对着声音的来源点头,“那我出去一下,你们先换好衣服?”

 

 

“出去什么啊,反正你是个瞎子又看不见!”王丽说着就要脱衣服。

 

 

张淑芬瞪了其一眼,胳膊捅了捅王丽。

 

 

王丽努了努嘴,又向着老马道歉:“我这人性格比较直,没别的意思,你别放在心上。”

 

 

“没事,没事。”老马摆摆手,“那你们先换衣服吧,我准备下东西。”

 

 

把手上提着的手箱放在床尾的桌子上,老马眼睛却偷瞄着此刻正在脱衣服的王丽,心里激动不已。

 

 

张淑芬突然对老马说道:“马师傅,你出来一下,我有点事情要跟你说。”

 

 

老马跟着张淑芬来到了外面,这下两人之间的气氛突然有些尴尬了。

 

 

特别是张淑芬,脸上的表情明显有些不自然。

 

 

老马知道张淑芬不是那种特别放得开的人,之前跟自己发生那么亲密的关系,此时不好意思也是正常的。

 

 

张淑芬看了看旁边没人,便对老马说道:“马师傅,我朋友也想做胸部护理,所以我把她带过来了。”

 

 

老马一听,顿时心里窃喜。

 

 

不过他装作老实憨厚专业的样子淡淡地说道:“哦,知道了。”

 

 

“不过,你不能跟她说你帮我也做过胸部护理,我没跟她说,只是跟她说我也是听别人说你做胸部护理很厉害,很有疗效。”张淑芬又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都三十来岁的女人了,还这么娇羞,这让老马觉得张淑芬不光人长得性感,她的娇羞也让她更有女人味了。

 

 

“放心吧,张女士,这我懂的,不会乱说的。”老马一副老实纯朴的模样说道。

 

 

“嗯,好,那我就先走了,你进去帮她做吧。”

 

 

一听张淑芬的话,老马便一阵惊讶和失落,说道:“你不做吗?”

 

 

“我今天就不做了,而且你要帮两个人做,怕你忙不过来,我改天再来吧。”张淑芬说道。

 

 

“其实这个没关系的,两个人我也做得下来的。”虽然老马心里着急,想要张淑芬也留下来,但不能表现出来,只是淡定地说道。

 

 

“两个人不太方便,你今天就给她做吧,而且我还有点事。好了,我就不跟你多说了,我要走了。”张淑芬说道。

 

 

老马一听,也不好再说什么,为了不破坏自己淳朴憨厚的形象,便没再强留,只是说道:“那你留个电话号码给我吧,我下次给你做服务,来你家里什么的,我们也好直接联系。”

 

 

张淑芬一听,也没有拒绝。

 

 

自己要是再叫老马去自己家里的话,老通过按摩店的老板也不太好。

 

 

这时,房间里传来王丽催促的声音:“马师傅,你好了没有啊?你们在外面说什么呢?”

 

 

老马连忙答道:“好了好了,马上就进来了。”

 

 

张淑芬留了电话给老马,然后便离开了。

 

 

老马望着她那性感的身姿背影,真是让人垂涎三尺啊。

 

 

直到张淑芬消失在楼梯口,老马这才推开门,进了房间。

 

 

他一推开门,顿时吓了一跳。

 

 

只见王丽已经脱掉了上衣,只穿着一条红色丁字裤……

 

 

而她那比张淑芬还要丰满的胸部,此时正全然暴露在老马的眼前,老马看得有些受不了了。

 

 

所谓欲速则不达,老马虽然心里波澜万状,但表面却是风平浪静。

 

 

毕竟他是个“瞎子”,总不能瞪着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王丽的身体看。

 

 

长期的装瞎生活他也已炉火纯青,一边摸索着向前走,眼光却在王丽的身上肆意地掠夺着。

 

 

这时,王丽躺在那按摩床上,慢条斯理地说道:“老马,你怎么这么久才进来啊,是不是在外面跟张淑芬谈恋爱去了啊?”

 

 

老马心里一惊,表面上却是憨厚地答道:“你说什么呢,张女士是客人,我们怎么会谈恋爱呢?再说,张女士那么年轻漂亮性感,又怎么会看得上我这个瞎子呢?”

 

 

老马嘴里说着,手上却是装作不经意地往王丽的那个地方摸去。

 

 

王丽一把就抓住了老马的手,说道:“马师傅,你这手往哪摸呢!”

 

 

老马连忙装作一副不小心的模样,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真是不好意思啊!也不知道摸到你哪里了?”

 

 

王丽却是咯咯地笑了起来,一把扔掉老马的手,说道:“我说老马,你真的是瞎子吗?你不会是在这里面装瞎,然后占女人便宜的吧?”

 

 

老马顿时慌的一比,难道王丽看出了什么端倪?

 

 

如果真是这样,那她自己依然光着上身坦然地躺在那里,确实是个作风大胆风骚的女人。

 

 

但是老马觉得她才第一次来,不可能看出什么来,装作十分镇定地说道:“王女士,你说什么呢?我这个瞎子,可是经过国家伤残鉴定的,只差没颁证书了。”

 

 

王丽一听,便笑得更大声了:“哈哈哈哈……老马,想不到你还挺幽默的嘛!但是,你要是个瞎子的话,又怎么会知道张淑芬年轻漂亮性感?”

老马心里松了一口气,原来张淑芬说的他不瞎是因为这个,这就好解释了。

 

 

他连忙说道:“王女士,我也不是天生瞎子,这什么样的女人,说话声音什么样的,我也是能听得出个八九不离十的。这张女士说话声音好听,娇嫩温柔的,这肯定是个美女嘛,而且还很年轻嘛。再说了,我经常给她按摩,虽然我看不见,但我感受得她她的皮肤身材嘛。还有,我听我们店子里的同事也说过啊,说张女士年轻漂亮着呢。”

 

 

王丽一听,这老马倒是说得有理,便说道:“好吧,那你听我的声音,觉得我长得怎么样呢?”

 

 

老马自然知道,这女人都是喜欢听好听的,连忙说道:“王女士,我听你的声音,活泼欢快,娇嫩明亮,不用说,肯定也是个顶呱呱的美女!”

 

 

王丽顿时乐得合不拢嘴,说道:“算你嘴甜。好了,不多说了,我听说你胸部按摩很有一套,你帮我按按,看看有没有什么效果。”

 

 

老马装作一脸茫然地说道:“王女士,胸部按摩我是会点,但有没有效我也不敢保证,而且,这胸部按摩还要把衣服脱掉,在你的胸部上直接按摩,这样太不好了,我看还是算了吧。”

 

 

“你废什么话,我叫你摸的,你怕什么。”王丽直接说道。

 

 

“那……那好吧,那你先把衣服脱掉吧。”老马装傻道。

 

 

王丽一听,直接抓着老马的手,往她的胸部上一放。

 

 

顿时,老马的手中的感觉,让他不由得虎躯一震,简直太大了。

 

 

“老马,你说,我脱了衣服没有?”王丽风骚地说道。

 

 

老马下面已经是抬起了头,连忙说道:“脱了,脱了。”

 

 

“那你还等什么,赶紧给我按摩吧。”

 

 

老马心里不由得暗暗感叹,这王丽真是开放啊,跟张淑芬比起来,简直就是完全两种性格。

 

 

想那日给张淑芬胸部按摩的时候,自己可是连哄带骗,才让她答应自己摸她。

 

 

这王丽倒好,根本不用自己动员就抓着自己的手去摸。

 

 

感叹一番后,老马的手便抓着王丽的那两个揉搓了起来。

 

 

不得不说,这王丽还真是有料,老马手中舒服,忍不住说道:“王女士,你的胸……真大……”

 

 

王丽听了十分受用,有些得意地说道:“是吗?你按摩没按过这么大的吗?”

 

 

老马知道女人喜欢听好话,立马说道:“我哪按过这么大的啊,王女士,在所有的我按过的女客人当中,你的是最大的。”

 

 

王丽更高兴了,“是吗?那你可得好好帮我按按,我告诉你,要是没有效果的话,我为你是问!”

 

 

“王女士,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帮你按的。”

 

 

老马说着,便更加用力地按了起来。

 

 

这王丽在老马的大手的揉搓之下,竟然慢慢开始叫唤起来。

 

 

她这一叫不要紧,那声音,弄得老马更加受不了了,下身起了反应。

 

 

按摩床比较矮的,老马也不避讳,他就是要让王丽看到。

 

 

如他所愿,王丽很快便转过头来了,一下子便看见了老马那处。

 

 

“哇,老马,你不是吧,你这里这么大啊。”王丽确实开放,直接便惊奇地直抒胸臆。

 

 

老马心里暗喜,表面却装作有点窘迫地说道:“我……这……你说你的胸这么大,我在帮你按着,我哪能没有反应呢?”

 

 

王丽咯咯地笑了起来,直接伸出手捉住了老马那里,惊奇地说道:“哇,老马,你这?这要是女人,肯定受不了了的。”

 

 

被她这么一说,老马顿时也不用再顾忌,便说道:“那你是不是女人呢?”

 

 

“怎么,你是不是想验证一下啊?”王丽顿时便挑逗地说道。

 

 

这老马也知道女人说话真真假假的,当不得真,便比较谨慎地说道:“我哪有这个福气啊。”

 

 

“老马,把你的裤子脱下来,我帮你消消火。”王丽丝毫不拐弯抹角,直接说道。

 

 

老马被王丽的开放给震惊到了,同时也激动不已。

 

 

这种女人,技巧肯定娴熟,这要是帮自己消火,感觉肯定很棒?

 

 

不过他嘴里却是说道:“这……不太好吧?王女士,你可别跟我开玩笑了。”

 

 

“谁跟你开玩笑?我是你的客人,我叫你脱,你就脱。”王丽望着老马,有些贪婪地说道。

 

 

老马只好“无奈”地把裤子脱了下来。

 

 

王丽望了一眼,咽了一口口水,直接伸出手握了上去。

 

 

这么大的家伙,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能带给自己的感受,也肯定是那些男人都无法给予的啊!

 

 

握上去之后,手不由自主动弄了起来。

 

 

老马被她弄了几下便受不了了,因为王丽的嘴巴就在不远,他便装作看不见的样子,“无意”地朝王丽的嘴巴凑了过去。

 

 

果然,那家伙一靠近王丽的嘴巴,王丽便忍不住了,凑了上来。

 

 

顿时,老马便倒吸了一口凉气,一阵舒服的感觉传来。

 

 

“啊。”老马不由得也叫唤了起来。

 

 

王丽一边卖力地帮老马服务着,一边含糊不清地问道:“舒服不?”

 

 

“嗯,好舒服……”

 

 

老马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在王丽的胸部揉搓起来。

 

 

王丽却是不满足,脱去了自己的内裤,抓着老马的手,向着她的下面游走。

 

 

老马一看,王丽那里的美好风景全部露出来了。

 

 

王丽表情十分迷醉,说道:“老马,我受不了了,你要帮我消消火……啊……”

老马装作有些尴尬的说道:“王女士,不行啊,这样不太好……”

 

 

“不行,你快进来,我真的受不了了,求你,快点帮我消消火……”王丽说着,就放开了自己的身体。

 

 

老马看着王丽,也受不了了。

 

 

但他不想丢掉这份工作,便强忍着说道:“王女士,不行啊,这是在我工作的地方,要是让别人看见就不好了。”

 

 

“那我们去开房好不好?”王丽眼睛迷离的说道。

 

 

老马假意推辞道:“这怎么行呢?王女士,这毕竟还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啊,而且,我还是个瞎子,像你这样性感……”

 

 

“不要再说了,快点跟我去开房,我可以给钱给你。”王丽一副已经受不了了的样子,把衣服穿好了。

 

 

老马装作什么也看不见的样子,呆呆地站在那里,不过也已经把他的裤子穿好了。

 

 

但是刚才没有消火,他现在难受得很。

 

 

王丽挎上自己的包,然后便拉着老马的手,说道:“走啊,我们去酒店里面。”

 

 

老马有些扭捏地说道:“不行啊,王女士,我现在是在上班呢。”

 

 

“上什么班,我去跟你们老板说,就说去我家里给我按摩,我出钱。”

 

 

“王女士,这……”

 

 

“这什么这,快点跟我走。”王丽说着,直接拉着老马往房间外面走去。

 

 

然后她又扶着老马下了楼,对老马的老板说道:“老板,我发现你们这位按摩师很厉害,我全身都要做一下按摩,我带他回去给我做一下,你说多少钱,我出钱。”

 

 

那个老板心里有些奇怪,这老马这一阵怎么这么受欢迎啊,先是张淑芬,现在又是这个王丽。

 

 

他也来不及多想,马上说道:“只要你喜欢他给你按摩,带回家去给你按当然是可以的。不过这样就算包工了,你就给三百块吧,今天他就可以不用来店里上班了,专门给你按摩。”

 

 

“好,没问题。”王丽直接给了钱。

 

 

“老马,你可得好好把人家按舒坦了,听见了没有?”老板对老马吩咐道。

 

 

“是啊,老马,你听见你们老板的话没有?”王丽也对老马意味深长地说道。

 

 

“哦,听见了。”老马一副老实的样子说道。

 

 

然后,王丽便开车带老马来到了一家酒店。

 

 

开了房,打开门,老马便看见里面宽敞豪华,有一张很舒适宽大的床。

 

 

当然了,老马只能是装作什么都看不见,摸索着。

 

 

王丽锁上门,然后便风情万种地对老马说道:“老马,你们老板刚才交待你,要你把我伺候舒坦了,你听见没有?你今天要是不把我伺候舒坦了,我就去告诉你们老板。”

 

 

老马一副无辜的模样:“怎么伺候啊?”

 

 

“你说呢?”王丽说着说着,直接拉开老马的拉链,然后蹲了下来,凑了上去……

 

 

“啊,王女士,不要这样,我受不了了……”老马被王丽弄得十分舒坦,不由得叫唤了起来。

 

 

“受不了了是吧,来,放进我那里,你就会受得了了。”

 

 

王丽说着,拉着老马来到了床边,然后自己开始脱衣服,还一边说道:“老马,你脱衣服啊,难道还要我帮你脱啊?”

 

 

说完,她已经解下了胸罩。

 

 

老马这时也感觉有些口干舌燥的感觉,便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王丽把衣服脱掉了,老马才刚把他的上衣脱下来,她有些等不及了,说道:“来,我帮你。”

 

 

然后解开老马的裤腰带,把他的裤子脱了下来。

 

 

王丽有些疯狂了,连裤子也不帮老马脱完便抓住那里,一边用手动着,然后又凑了上去,用尽了各种招数……

 

 

“啊……”老马这时也是不用再顾忌什么了,一边轻轻叫唤着,一边轻轻地往前送着身体……

 

 

不过,主要的动作还是王丽来完成的,很快便弄得老马有些受不了,“我受不了……”

 

 

“就受不了了啊。那你先帮我。”

 

 

王丽说着便松开了老马那里,然后坐在床边,把老马的脑袋按了过去。

 

 

老马的嘴巴凑了上去,顿时就接触到了……

 

 

王丽一副很是享受的表情,嘴里发出大声的叫唤,那里反应也很大。

 

 

这时,老马抬起了头,把一根手指伸了进去。

 

 

王丽更受不了,嘴里的叫唤声越来越大。

 

 

老马也忍不住了,进入了她的身体……

 

 

“啊……”王丽一下子又叫唤了起来,身体也为之一动,半抬起头来,叫道:“快点……”

 

 

老马听到这声音,抓着王丽的那个小蛮腰,用力地动了起来。

 

 

王丽一副好像要疯掉的样子,半仰着身子,感受着老马的动作,双手也在自己前面动了起来。

 

 

老马看她确实很爽的样子,不停地叫唤着。

 

 

他也大受鼓励,动作越来越快。

 

 

许久之后,感觉到王丽到了巅峰之后,老马也完事了。

 

 

王丽瘫软的躺在床上喘着粗气,一脸满足的看着依然精神抖擞的老马,忍不住调侃。

 

 

“老马,看不出呀,你不仅本钱大,活也这么好,这按摩功夫更是一套一套的。”

 

 

“王女生,你别笑话我了,我就是一个普通的按摩师。”老马心里得意,脸上却是一副尴尬的表情。

 

 

“呵呵,普通按摩师吗?你今天都把我按到宾馆来了,怪不得张淑芬介绍我来,我看你们两也早尝试过了吧?”

 

 

王丽故意打趣道。

老马打了个机灵,没想到王丽会这么问。

 

 

“王女士,你可别乱说呀,没有,这个绝对没有!”老马连忙解释。

 

 

“真的没有?张淑芬很久没和她老公一起了,老马你的本钱又大,我可不相信她看了后能忍住!”

 

 

王丽摇了摇头,眼神带着疑惑。

 

 

“真的,小芬每次来我只是帮她做肩颈治疗而已。”

 

 

老马脸沉了下来,再次解释。

 

 

“好了好了,没有就没有吧,那如果给你次机会,你想不想睡一次?”

 

 

王丽略带玩味的问道。

 

 

这王丽明显话里有话呀,老马的确是想睡张淑芬,上次差点就睡了,只可惜被王丽给破坏了。

 

 

可是这一次王丽竟主动要帮自己,难道是因为刚才让她舒服了?不过在不确定王丽的意图之前,老马可不敢乱来。

 

 

“王女士你就别拿我寻开心了,小芬年轻又漂亮,又是有夫之妇,我呢?一个糟老头还是个瞎子,我可不敢想那事。”

 

 

“老马你糊弄谁呢?难道我不是有夫之妇?还不是一样被你弄了,我也没看你有啥不敢的!”

 

 

王丽脸色有点不自然,对着老马冷嘲热讽。

 

 

“这、这。”老马一时语塞,心里却是耻笑,明明是你主动勾引老子。

 

 

“老马你也知道我和张淑芬是闺蜜,俗话说得好,有福同享,所以我一定要让你们试试!”

 

 

王丽看老马那憋屈样,忍不住笑了。

 

 

王丽的话让老马一阵感慨,不愧是中国好闺蜜呀!

 

 

“呀!使不得呀!使不得呀!”表面上还是一副害怕的样子,并连连摆手示意。

 

 

“老马我今天就把话挑明了吧,你要是不答应,我就去你老板那里举报,说你按摩时跟顾客发生关系。”

 

 

王丽有点不耐烦了,直接开口威胁。

 

 

“别、我答应还不成吗?可是就算我答应了,人家小芬也不肯呀。”

 

 

老马一副委曲求全的模样,实际上是兴奋不已,从没见过还有人逼着自己和闺蜜……

 

 

“这个我自有办法,好了你把手机号给我,到时候等我消息就行!”

 

 

得到满意答案,王丽又恢复了笑容。

 

 

“什么办法?”老马将号码报给王丽,忍不住问道。

 

 

王丽没有回答,只是拿出手机记下老马的号码。

 

 

老马看王丽不说,也不好再问,只是心里期待着那一天早点来临。

 

 

王丽记录完后,并没有放下手机,一边玩着手机,一边用双腿继续撩拨着老马。

 

 

没多久老马就被刺激的发生了变化,看了眼床上的王丽,老马抓住她的双腿放在自己那里,想以此来刺激着王丽。

 

 

老马相信王丽那种性格,一定会很快求着自己帮忙。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