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灌满了求你们了停下|翁熄系列乱

来源:网络整理 2020-11-21 16:47:34
 就在小凤唉声叹气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声音,小凤顿时急了,将她换下来的小裤裤藏在了被子下面,还没有等她站起来呢,老马就到了门口。

 

 

“马爷爷,您来了!”

 

 

毕竟是大姑娘了,昨晚上因为发烧,她的脑袋有点懵,现在想想,越想越觉得丢人。

 

 

此刻看到老马,还没有等到老马说话呢,小丫头首先就红了脸。

 

 

老马一进门就听到了小凤脆生生的叫声,再看看小丫头俊俏的模样,顿时就让他心猿意马起来。

 

 

一套简单的小裙子套在她的身上,头发被她扎了起来露出光洁的额头,眼睛弯弯带着笑,脸蛋更是红扑扑的,锁骨很深,别有一番风情。

 

 

“你没事吧,感冒好了吗?还发烧吗?”

 

 

老马自顾自的走了过来,在小翠的额头上摸着感受了一下,这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手。

 

 

“我没事了,马爷爷您坐,我给您倒杯水!”

 

 

 文学

老马耸了耸鼻子,怎么感觉有一种奇怪的味道,于是,下意识的就看了起来,刚好看到被子下面露出来的一个边……

 

 

那是!

 

 

老马顿时变得激动起来,看了一眼小凤的短裙,莫非她下面没有穿什么?

 

 

接过小凤递过来的水,老马乘机说:“虽然不发烧了,但昨天的治疗被打断了,刚好我现在没事,要不我现在给你治疗?”

 

 

小凤一想到昨晚的事情就觉得害羞,重来一回她怎么都觉得不好意思,纠结之后摇了摇头说:“算了吧,我觉得自己好的差不多了,谢谢马爷爷!”

 

 

老马以为很容易就能搞定这个小丫头呢,却没有想到小丫头会拒绝,心里有些不服气,可人家不愿意,他也不能强迫吧!

 

 

“你想好了,要是不完成治疗,有可能会复发的!”

 

 

老马一脸严肃的样子,让小凤有些紧张。

 

 

可一想到要脱光衣服睡下被老马摸,她就觉得害羞,纠结了半天,最终还是一咬牙坚持:“没事,我现在觉得不错,万一要是复发了再说吧!”

 

 

老马有些遗憾,可小凤不愿意,老马也不能勉强。

 

 

“行吧,那你考虑考虑,要是觉得哪里不舒服了就来找马爷爷!”

 

 

如同长辈一般关心了一番小凤,趁机抓起小凤那白嫩的小手亲拍了一下,感受着那少女独有的细腻,也就没有那么失落了。

 

 

“对了,我刚才带来了一些零食跟一瓶酒,你把酒拿出来晚上你妈说请我吃饭,到时候我再喝,那些零嘴你就拿去吃吧!”

 

 

听到老马带来了零食,小凤的眼睛就亮了,自从她爸去世之后,她就没有吃过什么零食,平时看到村子里那些小孩子拿着吃,都远远的躲开了。

 

 

“谢谢马爷爷,可是……”

 

 

想到平时她娘教育她的话,她们家里虽然穷,但穷要穷的有骨气,不相干的人给的东西是万不能要的。

 

 

老马看出了小凤的心思,急忙解释说:“去吃吧,你妈请我吃饭,我总不可能空着手来吧,再说了,我一个老头子又不吃那些,你要是不愿意吃我就扔了,到时候岂不是浪费。”

 

 

老马这么一说,小凤便觉的老马说的也对,妈妈都请马爷爷吃饭了,自然不是别人,再说了,这么多好吃的东西若是扔了,浪费了多可惜。

 

 

看着小姑娘提着袋子高兴地走出去,老马觉得桂花母女的确可怜,以后要是有机会,要好好的帮帮他们。

 

 

至于怎么帮,那就嘿嘿嘿了。

 

 

小凤离开之后,老马急忙收回了刚才的心思,迫不及待的看向了身后的被子,然后便将那个小裤裤拉了出来。

 

 

很小的一个,前面也只有巴掌大,粉色的,后面印着一个米老鼠的图案,老马只要一想到被小凤穿上时这个米老鼠被撑起来的样子,就激动地不行。

 

 

中间的位置,有一些白白的东西,边沿的部位都是黄色的,可能因为换下来的时间长了,已经干了,但从面积可以看出来,应该有很大一片。

 

 

那浓郁的味道却没有减少多少,被老马捏在手里的时候,便已经很明显了。

 

 

可老马觉得,这一点还是不够,看了一眼门口,发现小凤还没有进来,便压着心跳将小裤裤拿起来,放在鼻子上深吸了一口气。

 

 

那浓郁的味道,瞬间便如同电流一般传遍了老马的全身,让老马有一种触了电的感觉,全身麻酥酥的,很是舒服。

 

 

可很快,老马便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他的那个地方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起来了。

 

 

大夏天的本来就穿的单薄,老马只穿了一条薄薄的裤子,稍微有点反应便被顶起来了。

 

 

要是在家里的话就好了,可以用这个小裤裤来一发,肯定很舒服。

 

 

就在老马遐想万千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小凤吃惊地声音。

 

 

“马爷爷,你干什么呢?”

 

 

小凤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之前藏起来的小裤裤会被老马发现,现在还被老马拿在手里放在鼻子上闻,那臭臭的味道有什么好闻的?

 

 

这一幕吓到了老马,也惊到了小凤,小凤的俏脸瞬间变得通红通红的,甚至眼泪都出来了,恨不得立马找个地缝钻进去……

“那个,我……我……”

 

 

此刻,就算是老马的脸皮再厚,此刻也有些尴尬了,一时间居然不知道如何跟小凤去解释。

 

 

然后,老马就看到小凤的脸色大变,刚才还羞红的脸瞬间就变得苍白起来。

 

 

“小凤,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老马虽然是神棍,但也懂的一点医术,小凤的变化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老马没有看错,此刻小凤的确很害怕。

 

 

因为就在刚才,她还在害羞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自己的那个地方又开始往下流东西了,热乎乎的估计又把小裤裤弄脏了,就算是没有去厕所查看,她都能够感觉到。

 

 

而且她感觉到自己浑身燥热,想要扑过去夺下自己的小裤裤的时候,却发现腿脚酥麻,连动都不能动了。

 

 

这种反应吓了她一大跳,这才变得如此紧张起来,水汪汪的眸子瞬间就泪如雨下,哇的一下就哭了起来。

 

 

“马爷爷,我可能病了,您是不是发现了?求求您不要告诉我妈妈,我妈妈知道了又要伤心!”

 

 

被小凤这么一闹,老马就更糊涂了,不解的看着面前这个裂开嘴大哭的小丫头。

 

 

“丫头,你为什么要这么说?”

 

 

老马压下心里的疑惑,试探着问了起来。

 

 

“我,我最近总会流下一些白色的东西,粘粘的臭臭的,偶尔还会很难受……”

 

 

小凤毕竟单纯,之前不好意思跟妈妈说,现在看到老马发现了,也就没有隐瞒,直接说了出来。

 

 

“什么地方?”

 

 

老马心里已经有了猜测,可还是想要证实一下。

 

 

“就是……就是这个地方!”

 

 

小凤被老马一番安慰之后稍微的好了一点,又开始变得羞涩起来,可话赶话的已经说到这里了,小凤觉得也没有必要隐瞒了,便直接说了出来。

 

 

老马心里乐了,小丫头真是太天真了,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病,而是动情了,自然会有东西流出。

 

 

想到这里,老马便心生一计,没有告诉小凤真相,而是有些为难的说:“原来是这样呀,幸亏你告诉我了,不过丫头你别怕,这种病马爷爷可以治,只是需要你配合!”

 

 

“真的?”

 

 

一听到老马可以治,小凤的眼睛亮了起来,激动的盯着老马惊喜的样子看起来天真的很。

 

 

对上那单纯无辜的目光,老马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自然是真的,马爷爷什么时候骗过你?只要你好好配合我,我一定帮你治好!”

 

 

老马心里已经开始幻想了,原本以为今天没有机会了,却没有想到一转眼,机会又来了。

 

 

“那……是不是要像昨天晚上那样,脱光衣服躺下?”

 

 

小凤一想到昨晚老马治疗是的样子,脸顿时红的就像是火烧云似的。

 

 

“那是自然,我必须要详细检查的!”

 

 

老马看着小凤那娇滴滴的样子,尤其是那羞红的脸颊,就好像冬天的冻柿子,只要剥开皮,就能够品尝里面香甜的果肉了。

 

 

只是这小丫头看起来有些犹豫,不知道能不能成事。

 

 

事实上,小凤也是在犹豫这件事,她毕竟也是大姑娘了,昨晚一开始发烧昏迷,后来已经成了那样了,也就听之任之了,现在让她在清醒状态中脱光衣服躺下,她怎么都做不到。

 

 

可要是不这么做,自己的病又怎么办?

 

 

“算了吧,我还是再想想吧!”

 

 

一盆冷水泼下来,老马失望的不行。

 

 

可事情已经这样了,小凤别看柔弱,但也有自己的坚持,要是自己再强求,估计会让小凤反感的。

 

 

看了一眼手里的小裤裤,老马又想了一个办法。

 

 

“那行吧,不过你的小裤裤让我带回去吧,我研究一下,说不定能找到其他治疗的办法也不一定。”

 

 

比起当场检查,一个小裤裤对于小凤来说就没有那么为难了。

 

 

“可是,有点脏,要不我给您找一件干净的吧!”

 

 

一想到小裤裤上面的那些东西,小凤就觉得羞得不行,说话也是低着头,不敢去看老马的目光。

 

 

“傻丫头,就是要你穿过的才能检查的,新的我要来干啥?自己穿吗?”

 

 

噗嗤!

 

 

老马幽默的回答让小凤乐了,抬起头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老马心里可高兴了,可脸上却是不能表现出来,当着小凤的面,将小裤裤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那么小的一个,就算是装在口袋里别人也发现不了。

 

 

小凤看到这一幕,心里莫名的有了一种感觉,害怕老马发现,急忙朝着外面跑了出去。

 

 

桂花回来的时候天都快黑了,脸色很难看,胳膊上还有一道明显的伤疤,像是被什么尖锐的东西给划了一下似的,都出血了。

 

 

“桂花,你回来了,呀,你怎么了,受伤了?”

 

 

桂花刚进门就听到了老马的声音,稍微愣了一下,这才想到自己请了老马来吃饭,她居然把这件事给忘了。

 

 

“我没事,不小心划到了树上,被树枝弄破了皮!你先等等,我这就给你做饭去。”

 

 

桂花红着眼睛低着头不敢去看老马的眼睛,说话也有些结巴,像是有什么难以企口的事情故意不愿意说似的。

 

 

走近一看,老马才发现桂花的头发也乱了,衣服也有些凌乱,甚至还有后背的地方也显得脏兮兮的,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到桂花不愿意说,老马也没有再问,而是径自走了出去,问正在另外一个屋子里吃零食的小凤他们家有没有纱布跟红药水?

 

 

乡下人经常上地干活,扭伤擦伤是很常见的,几乎每家都备有一些常用的药品,红药水跟纱布自然也不会少。

 

 

小凤很快就找来了红药水跟纱布,老马却在屋子里没有找到桂花,听到厨房那边传来了轻微的声音,便拿着东西到了厨房里。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了桂花似有若无的哭声,很隐忍的样子。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桂花哭的这么伤心?

 

 

老马的心也沉了下来,掀开门帘走了进去。

 

 

厨房里的光线很不好,桂花也没有开灯,老马一进门就看到了桂花坐在凳子上抱着头偷偷地哭,就连老马站在门口都没有发现。

 

 

那单薄的肩膀一耸一耸的,伴随着压抑的哭声,原本就单薄的一个人,变得更加柔弱了,让老马有一种想要冲进去将她搂在怀里好好安慰的想法。

老马没有打扰桂花,悄悄地掀开门帘走了进去。

 

 

也不知道是老马故意放轻了脚步呢,还是桂花哭的实在是伤心,居然没有发现老马。

 

 

老马就那么走到了桂花的身后,桂花依然坐在小凳子上抱着头痛哭,他所在的方向,刚好看了看到桂花胸口透出的那一抹白。

 

 

如同山峰一般波澜壮阔,如同卤水豆腐一般柔软嫩滑,那深深的沟壑,要是将脑袋埋进去,会不会直接被淹没?

 

 

“你没事吧!”

 

 

桂花哭的伤心,老马也不忍就这么看下去,小声的问了一句。

 

 

桂花听到后愣了一下,急忙将围裙撩起来,将眼泪擦干,红着眼睛抬起头看向老马。

 

 

“让你见笑了,我没事!”

 

 

老马不知道如何安慰她,便将手里的纱布跟红药水拿出来,对桂花说:“我帮你先处理一下伤口!”

 

 

说话间,便直接蹲在了桂花的面前,将桂花白嫩的小手握住,那冰凉的触感,让老马的心里莫名的有些旖旎浮动。

 

 

“不用了,没事!”

 

 

桂花的脸红了一下,老马的关心让她心里略微感动。

 

 

虽然这么说,但桂花并没有太多阻止,看着老马将她的伤口清洗干净,一点点的涂抹着药水,细心的用纱布包起来。

 

 

“好了,这两天不要沾生水,可能会有点痒,你千万不要抓!”

 

 

丈夫卧床多年,最后脾气也变得很差,时长对她各种咒骂,她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过男人的关爱了。

 

 

这么一想,桂花便觉得眼泪止不住了,老马趁机说:“要是实在伤心就哭吧,我的肩膀你给,哭过之后一切就好了!”

 

 

桂花抬起晶莹的眸子,感觉自己的眼泪更多了,之前还有所顾忌,现在却再想那么多了,直接趴在了老马的怀里哭了起来。

 

 

哭了一番之后,桂花的心情好了很多,慢慢的止住了哭泣。

 

 

“究竟怎么回事,是谁欺负了你吗?”

 

 

老马再次问了起来,他实在好奇,明明中午还好好地一个人,半天不到,就成这样了?

 

 

桂花一番纠结之后,终于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老马。

 

 

原来村子里有个二流子早就窥视桂花了,平时有机会就来骚扰她,今天桂花去田里摘果子,却没有想到被堵在了果园,要不是刚好有人路过的话,她就吃大亏了!

 

 

“真是畜生,看我怎么收拾他!”

 

 

在老马觉得,现在桂花已经是他的女人了,一想到她差点被二流子给欺负了,就觉得生气,恨不得将二流子给抓住狠狠地揍一顿。

 

 

看到老马如此生气的想要给自己的出气,桂花心里也很感动,急忙抬起头抓住老马的手,摇着头娇滴滴的说:“马师傅,您不用激动,反正我也没事,以后尽量躲着他就好了!”

 

 

积压在心里的伤悲被说出来,桂花觉得自己的心情好了很多,也就没有之前那么伤心了,反而开始安慰老马了。

 

 

老马的手被桂花握住,那种愉悦的感觉让老马心底狂喜,直接将桂花搂在怀里,感受着那属于女人的清香以及胸前的柔软……

 

 

老马心里大喜,觉得这个时候就算是干柴烈火不能点燃,但拉拉小手亲亲小嘴还是可以的,尤其是桂花那张粉嫩的小嘴巴,老马早就想要尝一尝了。

 

 

而桂花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心跳瞬间加速,她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她不像是小凤那般无知,清楚的明白,这是情动的反应。

 

 

想到自己自从自己男人卧床开始就没有尝过男人的味道,有时候半夜寂寞的时候,也会自己解决,可这毕竟只能解决一时的需求,只要在适当的时候有一个男人出现,就能够轻易将她点燃。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传来,是小凤的。

 

 

“妈,饭好了吗?我有点饿了!”

 

 

桂花去屋子里已经很长时间了,小凤有点饿了,便在外面催促了起来。

 

 

“好了,马上就好!”

 

 

桂花羞得要死,急忙将老马推开,都有些鄙夷自己,怎么就好像没有见过男人似的?稍微一下就失去了理智呢。

 

 

“要不,我帮你吧!”

 

 

老马一阵遗憾,可也知道,这个时候已经不可能了,便凑上前去,带着商量的语气问,跟桂花一起做饭,时不时的拉拉小手,或者就算是什么都不做,看着美人也是一种享受。

 

 

“那多不好意思,您是客人,怎么能让您帮忙呢,我自己来,您先去屋里吧!”

 

 

桂花有些不好意思面对老马,羞得不行,心里如同踹了一只小鹿似的,砰砰跳个不行。

 

 

“没事,我一个人,平时也是自己做饭,我帮你添火吧!”

 

 

说完,也不管桂花愿不愿意,直接坐下开始烧火。

 

 

桂花没办法,只好不予理会,开始做饭。

 

 

等到饭做好之后,老王帮着桂花端饭出去的时候刚出去,就听到门吱呀一声响,老马看过去的时候,刚好看到张顺贼眉鼠眼的钻了进来。

 

 

“你来干什么?”

 

 

老马的脸色当时就变了,说话的语气也不是那么好,他今晚可是准备拿下母女双花的,张顺来不是碍事吗?

 

 

“你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桂花,饭好了吗?”

 

 

张顺今天白天看到桂花,无意中听到桂花要请老马吃饭,顿时就不放心了,所以掐着饭点的就来了,嬉皮笑脸的样子,对于老马那难看的脸色一点都不在乎。

 

 

“来了?饭刚好,赶紧进来!”

 

 

桂花冲着张顺打着招呼,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对老马说:“我一个女人家又不能喝酒,张顺是我喊来陪你喝酒的!”

 

 

将饭上桌之后,桂花发现自己的衣服弄脏了,便跑进里面换衣服去了,剩下老马跟张顺一个比一个脸色难看。

 

 

“你一个有家有室的,一天没事老往桂花家跑干什么?你就不怕你老婆知道?”

 

 

老马横眉冷对,说话自然没有那么客气。

 

 

“我有家有室的不能来?你一个老光棍就能来了?老马,你心里打的什么算盘我心里清楚,咱俩半斤八两!”

 

 

张顺冷笑着嘲讽老马,老马的脸也黑了下来,冷哼一声道:“要你管……”

 

 

就在俩人拗着的时候,小凤走了进来。

 

 

“马爷爷,张叔叔,你们来了!”

 

 

小凤穿着小短裙,笑眯眯的走了进来,坐在了老马旁边,那浓郁的处子香顿时传遍了老马的全身,让老马的心里开始翻腾起来了……

很快就饭菜上桌了,桂花家的条件不是很好,简单的菜式,但桂花手巧,做出来的菜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马师傅,昨天谢谢您了,我也没有准备什么,您千万不要嫌弃!”

 

 

桂花将老马买来的酒拿来,帮老马和张顺倒上,说着客气的话。

 

 

“给你跟小凤也找个杯子吧,不能喝就少喝点,就我们俩喝酒多没意思!”

 

 

还没有等老马说话呢,张顺就先开口了,这刚好也是老马的想法,所以他没有阻拦。

 

 

“这个……那好吧,我少喝一点!”

 

 

桂花又拿来了两个杯子,给她跟小凤一人倒了一点。

 

 

小凤先醉过去的,虽然只喝了一口,但平时滴酒未占醉起来也容易,很快就趴在桌子上睡过去了。

 

 

“桂花,你再陪我们喝一杯吧,应该没事吧!”

 

 

喝了点酒的桂花显得更加娇媚动人了,俏丽的脸蛋红扑扑的,眼神也变得迷离起来。

 

 

原本就有了醉意,现在被张顺一劝,又端起酒杯跟来人碰了一下杯,咣当一声,手里的杯子便滚落到了地上。

 

 

“对……对不起……”

 

 

桂花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开始懵了,眼睛看向面前的俩人也有了重影,那种感觉有点奇怪。

 

 

“别动,我来捡!”

 

 

老马看到桂花明显的醉意,便阻止了桂花去捡掉下去的杯子,自己弯腰钻进了桌子下面。

 

 

无意中一抬头,突然有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发现。

 

 

小凤穿着短裙,此刻怕坐在桌子上,老马一抬头就可以看到她短裙下面的风光。

 

 

原本桂花穿着裤子,可做完饭之后却进去换上了裙子,此刻,那粉色的蕾丝小内内同样被老马看到,两条修长的大腿交叠放在凳子上,前面那一抹黑色若影若现,让老马顿时激动起来。

 

 

“怎么了,还没找到吗?”

 

 

听到张顺的催促,老马才不得不收回了目光,说了一句找到了,然后意犹未尽的看了一眼,从桌子下面钻了出来。

 

 

“她们俩都醉倒了,要不我们商量一下吧!”

 

 

老马刚钻出来,就听到张顺不怀好意的声音,顺着桂花看过去,这才发现桂花跟小凤一样,也趴在了桌子上。

 

 

“商量什么?”

 

 

老马没好气的冲着张顺看了过去,三番两次的打搅他的好事,老马早就不耐烦了,之前还有桂花母女在,他不好发作,现在彻底不用顾忌了。

 

 

“就她们俩,我们一人一个怎么样?”

 

 

张顺嘿嘿笑着,将目光看向了桂花,趴在桌子上的桂花衣领稍微有点开,顺着衣领能够看到里面的风景,之前碍着面子还有顾忌,现在桂花喝醉,张顺就肆无忌惮的看了起来。

 

 

“你什么意思,我不懂!”

 

 

老马揣着明白装糊涂,其实内心也开始纠结了,他都干了好久了,要是按照张顺的想法,今晚肯定可以开荤。

 

 

这么好的事情,平时打着灯笼可都找不到,现在就放在他的面前,他不激动那是不可能的。

 

 

不管是桂花还是小凤都是人间极品,各有各的味道,顿时,老马就变得纠结起来了。

 

 

“或者,我们也可也换着来,你先选怎么样?”

 

 

张顺猥琐的目光看过来,一双老鼠眼眨巴眨巴的,意思很明显……

 

 

老马原本以为他会很开心的,可事实是,在听完张顺的建议之后,老马顿时火大了。

 

 

“你胡说什么?乘人之危,你还是不是人?”

 

 

张顺脸上的笑僵住了,压根没有想到老马会突然发火。

 

 

“你疯了吗?老马,你以为你是谁?我愿意跟你一起分享,那是看得起你,小瘪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的是啥!”

 

 

张顺忽的一下站了起来,指着老马的额头就骂了起来。

 

 

“你特么的才小瘪三呢,看老子怎么教训你!”

 

 

一想到桂花跟小凤会被张顺欺负,老马心底莫名的便生出了一团火,冲着张顺就骂了起来。

 

 

一开始俩人还只是口舌之争,慢慢的就开始动手了。

 

 

张顺先给了老马一拳,老马也不是吃素的,冲着张顺又来了一拳。

 

 

这么一来二去,俩人就抱在了一起打了起来。

 

 

趴在桌子上的桂花眉头皱了一下,她睡得好好地,突然被俩人的争执声吵醒,身上的酒劲儿也慢慢的散去,然后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好端端的就打起来了?”

 

 

桂花揉了揉依然有些疼的脑袋,朝着俩人就跑了过去,企图将俩人拉开,可奈何俩人都不愿意先松手,桂花怎么劝都不行。

 

 

“桂花,你不用管我,站一边去,小心伤到自己,今天我非要教训教训这个小瘪三。”

 

 

“老马,我日你先人,你特么才小瘪三呢,老东西,看老子今天不弄死你!”

 

 

张顺看到桂花醒来,便知道计划失败了,更是将老马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别看老马年龄大,但体力却一点都不输给张顺,很快,张顺就落了下风,被老马一个翻身直接压在了身下,骑在张顺的身上狠狠地揍了一番。

 

 

“啊,别打我,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你饶了我吧!”

 

 

被老马一番教训,张顺终于知道害怕了,开始求饶了。

 

 

“马师傅,不要再打了,再打就打死了!”

 

 

在桂花的劝说下,老马才松开了张顺,骂了一句小瘪三,以后滚远点,张顺被老马给揍怕了,屁滚尿流的就离开了。

 

 

“马师傅,究竟怎么回事,你们怎么打起来了?”

 

 

老马不好跟桂花说张顺的计划,更何况他本身也目的不纯,便嘿嘿笑着随便找了一个借口,说张顺说错了话惹到了他,便给糊弄过去了。

 

 

桂花有些无奈的冲着老马说:“马师傅,您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跟年轻人似的,一说二就动手了,看看您,都受伤了,您先等等我帮您处理一下伤口!”

 

 

桂花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有些后悔请老马吃饭了,要不然也不会有这档子事,这要是被人知道了,对自己的名声也不好。

 

 

进去到里面的屋子里拿来药水,便开始帮老马处理伤口。

 

 

都是一些皮外伤,老马将上衣脱掉,露出里面结实的肌肉,桂花白嫩的小手帮他抹着药,不由得便红了脸。

 

 

真没有想到老马的身材居然这么好,比那些小伙子一点也不差,结实的肌肉,饱满的腹肌,摸上去肉感十足,比她老公那松松垮垮的样子可是好多了,也不知道平时是怎么训练的。

 

 

看着桂花羞红的小脸,老马早就忍不住了,顿时一股火苗从小腹窜起,来了感觉,那个地方便撑起来了。

老马对自己的身材很是自信,因为职业的需要,有时候给别人瞧病的时候需要跳大绳,这可是体力活,所以他一直没有放弃锻炼,现在刚好用上。

 

 

此刻看到桂花双颊羞红,呼吸急促的样子,老马便知道桂花想了。

 

 

“桂花,我有点难受!”

 

 

桂花明媚的大眼睛看向了老马,一时没有理解。

 

 

不过很快,桂花就意识到了老马的变化,尤其是贴着自己大腿的地方,有硬物似乎顶着她的时候,顿时脸红的不行,下手也就没个轻重了。

 

 

“嘶!”

 

 

后背的的伤口传来了剧烈的疼痛,让老马倒吸了一口凉气,桂花瞬间反应过来,变得紧张起来了。

 

 

“对,对不起马师傅,我慢点来!”

 

 

老马觉得,要是再让桂花帮自己擦药的话,他肯定会作出什么冲动的事情,这要是桂花喝醉酒的时候还好,现在明显桂花酒已经醒了,肯定不会愿意,到时候桂花肯定会怨恨自己的。

 

 

“没事的,我先回去了,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最后,近乎是落荒而逃的,老马有些踉跄逃出了桂花的家。

 

 

桂花看着老马的背影,一时间说不出话来,直到老马彻底的消失在她的面前。

 

 

刚才她可看到了,老马那里好大。

 

 

然后桂花又想到了自己老公的,突然觉得难受起来,心里莫名的出现了一种想法,要是跟老马做那事的话,会不会很舒服?

 

 

“呸呸,我怎么会想到这种事情,丢不丢人!”

 

 

桂花回过神之后,捂着自己滚烫的脸颊,自言自语的说着,然后关上门,钻进了里面的房间,想要打点水擦擦身子,因为她感觉,那个地方早就成了汪洋,湿漉漉的有些难受……

 

 

擦着擦着,桂花突然有了感觉,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周围,确定安全之后,便将手指伸了进去。

 

 

闭上眼睛,好几次她想到的都是老马,老马那结实的肌肉,那胯下的凸出,终于,她得到了释放,整个人都舒服起来了。

 

 

桂花做的这一切,老马都是不知道的,他一口气跑回家之后,一边喘气一边想着刚才的事情,心里莫名的有些后悔,觉得自己之前冲动了,应该答应张顺才是,可当时怎么就拒绝了呢?

 

 

一想到桂花那水灵灵的身子,老马之前压下的感觉又再次出来了,他想到口袋里小凤的小裤裤,小心翼翼的拿出来,放在鼻子上闻了一下,然后便放在了自己的坚硬上,开始动了起来……

 

 

这一夜,老马睡得也很不踏实,一会儿梦到他怀里躺着小凤,一会儿又梦到他怀里躺着桂花,一会儿又梦到他看到张顺将小凤跟桂花一起压在了身下……

 

 

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昨晚换的衣服再次给弄脏了,那么大一片,指定是不能穿了,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将脏了的衣服换掉……

 

 

还没来得及收拾的时候,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然后,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

 

 

“老马,你这个挨千刀的,你给我出来……”

 

 

女人的声音很大,就好像村口那个许久都没有再用的破扩音喇叭,有一种惊天动地,惊世骇俗的感觉。

 

 

老马在听到那个声音的同时,差点一个踉跄从床上跌下来。

 

 

“谁?”

 

 

就在老马大惊失色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球状的女人一阵风似的掀开门帘窜了进来,如此大的体积,却速度惊人,老马几乎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直接被那个女人给摁住了,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手脚朝下,趴在床上。

 

 

“老神棍,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居然敢打我男人,看我今天不弄死你!”

 

 

老马这才看清楚,进来的这个女人叫孙丽娘,是张顺的老婆。

 

 

昨晚张顺回去惨兮兮的样子被孙丽娘质问,张顺本来不敢说出怎么回事,但在孙丽娘的手段下,最后还是乖乖的交代了。

 

 

孙丽娘是村子里有名的母老虎,瑕疵必报的性格是出了名的,知道他男人是老马打的,当时就要来找老马算账,在张顺好说歹说下,才等到了今天早上。

 

 

老马是村子里的老神棍,农村人都挺迷信的,所以,很多人都不敢惹老马,平时看到了他也是客客气气的。

 

 

可就有那么一两个是例外,这其中就包括孙丽娘这个婆娘。

 

 

此刻,老马对上孙丽娘,也算是秀才遇上兵了。

 

 

“你住手,你不问问你男人做了什么事情,你这个臭婆娘!”

 

 

孙丽娘如同大山一般压在了老马的身上,老马被压得气喘吁吁,好半天才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男人就算是做了什么事情,也轮不到你这个老神棍教训,你看看你都把我男人打成什么样子了,今天我非要给我男人报仇!”

 

 

老马心里叫苦,却死死的被一个女人给压在身下,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

 

 

与此同时,雨点一般的拳头就落了下来,打的老马痛苦不已。

 

 

“住手!”

 

 

老马急了,几乎用尽了全身力气喊了一声,那气势也是很大的,让孙丽娘也一时有些忌惮。

 

 

乘此机会,老马的腰部迅速用力,往上弓了一下,便将孙丽娘给掀翻了。

 

 

孙丽娘的体积原本就大,一时不妨直接被老马给掀翻到地上,哇哇大叫起来。

 

 

“老马,老娘跟你没完!”

 

 

孙丽娘吃了亏,吃力的从地上爬起来,刚好老马也从床上下来,一时不留意,便被孙丽娘尖锐的指甲抓到了脸上……

 

 

剧烈的疼痛让老马火大了,一脚过去直接踢在了孙丽娘的肚子上。

 

 

孙丽娘吃了亏,直接坐在老马家的地上哭了起来。

 

 

“老神棍,你这个挨千刀的,你居然敢打我,我不活了,哇哇……”

 

 

老马心里烦躁,遇到孙丽娘,他有一种到了八辈子霉的感觉。

 

 

孙丽娘哭着哭着,突然看到老马的床上似乎有个什么东西,似乎像女人的那个东西……

 

 

想到这里,孙丽娘猛地从地上爬起来,趁着老马不注意,一把抓住了那个小裤裤,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

 

 

老马的眼皮跳了一下,暗道一声不好,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也顾不得生气了,急忙跟在孙丽娘的后面跑了出去……

“大家快来看呀,老神棍藏了女人的短裤,村子里的大姑娘小媳妇赶紧来看看呀,谁丢了这玩意儿……”

 

 

孙丽娘本来就是大嗓门,再加上村子原本就不大,平时安静的谁家小子夜里啼哭都能听到,孙丽娘这么一喊,很快就惊动了整个村子,围了一大堆人。

 

 

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看向老马的目光也变了。

 

 

“怎么平时没有发现,老马居然这么猥琐?也不知道这内裤是谁的?”

 

 

“多少年的老光棍了,估计只要是个女的都会想,以后大家还是绕着他一点,尤其是大姑娘小媳妇,太危险了!”

 

 

……

 

 

就现在这种情况,老马的脸早就丢尽了,解释的话到了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够了!”

 

 

老马觉得,再这么下去,要是再让孙丽娘说下去的话,老马到村子里都待不下去了。

 

 

愤怒的目光看过去,孙丽娘觉得自己肯定看错了,老马生气的样子居然有点可怕,顿时紧张了起来。

 

 

“你,你要干什么吗?”

 

 

别看孙丽娘叫的欢,其实也就是欺软怕硬的主,一看到老马强硬起来了,顿时就有些紧张。

 

 

“给我!”

 

 

这是小凤的裤裤,老马必须拿出来,要是被别人知道的话,小凤一个大姑娘家的,以后还怎么见人。

 

 

孙丽娘被唬住了,不敢再说什么,被老马一把夺过了手里的东西……

 

 

“滚,小心老子弄死你!”

 

 

老马冰冷的目光如同刀子一般锋利,扫了围观的众人一眼,然后便转身进了屋子里。

 

 

孙丽娘吃了瘪,可也不敢再闹了,嘟嘟囔囔了两句就离开了。

 

 

老马跟孙丽娘都离开了,看热闹的也没有什么好看了,一个个也都离开了。

 

 

这件事虽然过去了,但这件事带来的影响却是没那么容易过去。

 

 

自从这天之后,老马在村子里就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尤其是那些大姑娘小媳妇,更是一看到老马就躲得远远的。

 

 

这让老马少了很多乐趣,要知道,这之前,老马可是借着跟大姑娘小媳妇斗嘴的机会,占了不少便宜呢。

 

 

老马知道,这些事情都跟孙丽娘有关。

 

 

可孙丽娘只是一个婆娘,老马也没办法斤斤计较。

 

 

这天,老马无所事事又开始在村子里溜达了,刚走到村口,突然从旁边的院子里走出来了一个女人,穿着花裙子,白嫩的胳膊比他的大腿都粗,露在外面的大腿就好像柱子似的,走起来一颤一颤的,比那天的孙丽娘还要彪悍。

 

 

“马哥哥,我找你有点事!”

 

 

老马一个激灵,后脊梁骨有点发寒,急忙停下了脚步,紧张兮兮的看向了那个女人。

 

 

这个彪悍的女人却有个秀气的名字,叫小翠,是个二十多岁的老姑娘,传说她有一个未婚夫,俩人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钻进了玉米地,然后她的那个未婚夫就再也没有出来。

 

 

当天,有一个毛孩子在玉米地里抓蛐蛐,刚好看偷看到了,说是小翠的那个未婚夫就是被小翠压在身上活活给压死的。

 

 

当然,这只是传说,后来警察却说那个男人是因为心脏病发作造成的悲剧。

 

 

原本就长得恐怖,后来又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小翠就更无人问津了,于是,小翠便把目标放在了老马身上。

 

 

老马每次见到小翠,都恨不得躲得远远的,今天,却被小翠给挡在了面前。

 

 

“小……小翠,你找我有事?”

 

 

老马说话的时候,下意识的就往后退,想着一会儿怎么才能迅速离开。

 

 

“没有事情就不能找你吗?人家想你了,你有没有想人家!”

 

 

小翠的样子,在别人做来是娇滴滴的美人,可在小翠做来,就成了东施效颦了,让老马好一阵恶心。

 

 

“那个,我还有点事情要做,先走了!”

 

 

说完,老马就急忙转身,朝着村子里跑了进去。

 

 

“马哥哥,你不要走,等等我,我找你有事!”

 

 

小翠心里也委屈,老马一直躲着她她是知道的,可现在她都成了老姑娘了,根本就没人要,现在老马的名声也不好,在她看来,只要她提出愿意嫁给老马,老马肯定会同意的。

 

 

而且小翠的神经也有些大条,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老马转身就跑是因为看不上她,还以为老马觉得她像别人那样嘲笑她。

 

 

于是,整个村子里出现了怪异的一幕,老马在前面跑,小翠在后面追,老马的体力不错,可小翠这么胖,体力居然也出奇的好,居然将老马追了整整一个村子,这下好了,老马再次出名了。

 

 

终于,在跑第二圈的时候,老马趁着小翠停下来大喘气的时候钻进了老王家的猪圈里,成功躲开了小翠的追赶。

 

 

长出了一口气,老马闻着身上臭烘烘的味道,心里苦涩,恶心的想吐。

 

 

想着必须马上回去洗一洗的时候,一转身,就看着穿着格子衬衫黑裤子的桂花,目光复杂的站在身后正看着他。

 

 

老马这几天几乎每天都想着桂花,可碍于那件事的传播,他也只能在心里想想,也不敢去找桂花。

 

 

之前做梦都想见到桂花,可现在见到了,老马却是羞得面红耳赤,恨不得再次钻进刚刚钻出来的猪圈里,让桂花看不到自己。

 

 

“马师傅,您这是?”

 

 

可惜,桂花已经看到了他,并且朝着他走了过来,他要是现在就转身离开的话,指不定桂花会怎么想呢。

 

 

“停!”

 

 

老马不想让自己身上臭烘烘的味道被桂花闻到,急忙伸出手让桂花停下来。

 

 

桂花不解,可还是停了下来。

 

 

“马师傅,你怎么了?”

 

 

桂花不解的看向老马,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两只手紧紧的抓在一起,不解的看向老马。

 

 

“我身上有点臭,刚才有东西掉进老王家的猪圈里了,你别往过走,小心熏到你!”

 

 

“噗嗤!”

 

 

听到老马的解释,桂花的眉头舒展开来,捂着嘴就笑了起来,那一笑,就好像阳春三月的桃花,美的让老马的眼睛都黏在上面挪不开了……

桂花被老马看的有些不自在,小心的攥紧了拳头,但心里,却有点不一样的感觉。

 

 

“咳咳,最近的传言……”

 

 

为了打破这种尴尬,桂花假装咳嗽了一下,打破了这种沉默。

 

 

听到桂花这么说,老马的脸色变了,下意识的就想要解释。

 

 

“那个,其实不是这样的……”

 

 

“马师傅您不用说了,其实我理解。”

 

 

桂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间双颊娇红,急忙低下头不敢去看老马的目光,似乎在躲避着什么。

 

 

“你理解?”

 

 

老马原本还想解释,却没有想到桂花会这么说,这让老马没有想到。

 

 

“嗯,您一个人这么多年,也需要放松,我能理解。”

 

 

说到最后,桂花已经羞得不行了,她因为老马那天帮助了她,对老马还是很有好感的,今天无意中碰到,就想要安慰安慰,可怎么觉得越安慰,味道就越不对呢。

 

 

说出来的这番话,不管老马怎么想,她自己就觉得羞得不行,现在有些后悔说出刚才的话,毕竟自己也是一个人这么多年了,不知道老马会不会多想?

 

 

老马自然会多想,而且绝对想的比桂花她本人还多。

 

 

“那,你会不会想?”

 

 

老马一双眼睛都直了,桂花今天看起来特意打扮过似的,一套田园风的连衣裙,绑带凉鞋,秀发被她随意的盘在脑袋后面,稍微有点凌乱,前额的几缕碎发落下来,遮住了她的额头,显得脸颊更小了。

 

 

脸上带着淡淡的红晕,锁骨很明显,锁骨下面,那饱满的圆润隔着布料也能够感觉到,就好像跃跃欲试的兔子,想要跳出来似的。

 

 

桂花一个激励,急忙抬头,却刚好对上老马直白的目光,顿时,脸颊更红了,小心脏更是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我……我……我还有事,先走了!”

 

 

近乎落荒而逃的,桂花朝着前面一路小跑。

 

 

怎么回事,她明明是来安慰老马的,怎么就突然被老马给调戏了呢?

 

 

可老马的调戏跟村子里的那些二流子不一样,桂花一点生气的感觉都没有,只是觉得很害羞。

 

 

看着桂花有些凌乱的脚步,老马的脸上露出了洋洋自得笑,之前做的那些事情果然没有白费,桂花对自己还是很有好感的。

 

 

回到家里,老马洗了一个澡,将身上臭烘烘的味道洗干净,这才想到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今天看到桂花时,发现桂花的脖子上戴着一条项链,这条项链前几天老马看到张顺从摆摊的那里买来的。

 

 

因为张顺一个大男人买女人的东西,老马就多看了两眼,今天看到桂花那精心打扮的样子,老马突然有了一种想法,莫非刚才桂花是去见张顺了?

 

 

一想到这里,老马就不能淡定了,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他必须要提醒桂花,以后离张顺远一点。

 

 

桂花没有想到,老马刚刚分开就又来了,只不过现在她已经冷静下来了,也没有了刚才的娇羞。

 

 

“马师傅,您找我有事吗?”

 

 

桂花皱着眉,有些不解的问。

 

 

“你跟张顺的事情怎么样了?”

 

 

老马没有理会桂花的态度,直奔主题。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