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想吃男朋友的棒棒糖&一个添下面两个玩上面哦

来源:网络整理 2020-11-13 10:04:55
据海内网11月13日报道:

 

为什么偏偏是这个家伙帮了她……

 

陆寒时把支票撕下来,递到她面前,一眼就见到她的神情,不禁愣了下,然后勾着唇,故做满不在乎地道:“诶诶诶,苏老师,这样就感动了吗?其实我这个人,不介意你以身相许的,你要不然考虑一下?”

 文学

 

以身相许?1苏黎惊讶地张大了嘴,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呵!”陆寒时一笑,掩去眼中的深意,把支票本与笔收起来,睨了她一眼,“逗你的,也信?”

 

好吧,苏黎这才顾得合上嘴巴,接过支票,心里一下子百感交集的,然后慎重地对陆寒时保证道:“谢谢陆先生,这钱我到时一定会还给你的,请陆先生放心。”

 

“我有什么不放心的?”陆寒时耸耸肩笑了笑,“不然亲一个当报答也行。”

 

说着果真把脸凑过来,还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脸颊示意一下。

 

苏黎一顿,僵住了。

 

陆寒时瞥见她那副小媳妇受了委屈般的可怜表情,便什么想法都没有了,他轻咳了一声,又说道,“这次也是逗你的。”

 

可是谁知道,苏黎突然倾过身来,在陆寒时的脸颊上蜻蜓点水的落下一个吻。

 

她的吻,卷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沁人心脾。

 

这下换陆寒时愣住了。

 

苏黎的脸涨得通红,显然做出这个动作已经消耗了她所有的勇气。“我知道你帮我是有目的性,但你比那些嘴上说着要帮我,背地里却在算计我的人好多了。下……下不为例!“

 

说完,苏黎便直接打开车门出去了,她踉跄了一下,一路小跑,直到确定陆寒时看不见他才停下来喘气。

 

那天晚上,苏黎做了一个噩梦,她完全没想到陆寒时会就这样直接闯入她的梦境。

 

大概是那个轻描淡写的吻,在她的心里埋下了种子。

 

又是在那个酒店,那张无法忽视的偌大的床榻之上。

 

“陆先生,我敬你一杯!”酒店房间里,苏黎给自己与陆寒时的杯子倒满了酒,端着酒杯,微微笑着道。

 

“好。”陆寒时看着她,依言端起酒杯来,与她对碰了一下。

 

只是陆寒时才抿了一下,就见苏黎直接仰起头,竟把整杯酒,一口闷了。

 

不由得一愣,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不由得轻笑起来。

 

带点责备,陆寒时不免沉着声音道:“意思一下就行了,你喝那么急干什么?我又不是非要你喝。”

 

“不,必须的,因为这是我的诚意。”苏黎执意地说道。

 

陆寒时双眉一挑,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心想着仅止一次就好。

 

却见苏黎又拿起了酒瓶,不由得心下一沉,忙伸手按住了她的手,不悦道:“苏黎,够了。”

 

“敬酒不敬够三杯,那怎么算诚意呢!”苏黎却抬眼,脸上的笑意加深了。

 

从陆寒时的角度看去,只觉得她刚刚那个抬眼,眉梢轻挑,带笑的眉眼竟然染着几分柔媚,成功地撩拔了陆寒时的心弦,只觉得像有只猫爪从心里面挠过,酥酥痒痒的,不由得暗抽口气。

 

一时没注意,酒杯就被苏黎抽走了,很快又给自己倒满了一杯。

 

她端着酒杯,也不等陆寒时,自行在他的杯沿上磕了一下,仰头,一杯酒眨眼间又见了底。

 

不知是否喝得有些猛,有些酒从她嘴角溢出来,顺着细滑的下巴,滑过修长白皙的脖颈,一路往下,汇入那条神秘的深沟中。

 

陆寒时双眼差点瞪直了,喉结下意识地滑动下,陡然抬手,一把将苏黎接到怀里。

 

他低沉的嗓音带着点沙哑的性感,低低道:“说了不许再喝了,你没听明白?”

 

突然跌进他怀里,苏黎立即紧张了起来,再听他的声音,刚刚喝酒时的从容,顿时一消而散。

 

她想自己是听明白他的意思的,因为他们的第一次,就是因为她喝多了,莫名被下药,才稀里糊涂地发生那些事,现在想来,不禁老脸一红,微微点了点头,想从他怀里起来。

 

然而她脑子激灵一下,忽然又想到了借钱的事情,不由得又僵住了动作,迷茫地抬起眼看向他。

 

却清楚地感觉到陆寒时的身子一僵,渐渐地有什么东西抵住了自己的臀部,他的眸色也越幽沉起来,一眨不眨地紧着自己。

 

此情此景,苏黎自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她现在没醉,意识清醒得很,知道自己来此的目的,脸色白了白,咬起牙,索性不再想,抬起手,轻轻地覆在他温热的胸膛上。

 

她大着胆子,手一路往上抚,摸到他的耳垂,指尖轻轻地拨弄一下,能明显地感觉到陆寒时身上的战粟感。

 

突然她像得到了鼓励一般,另一只手也抬起来,攀上他的脖颈,半闭着双眼,不再给自己犹豫的时间,仰起头,轻轻地覆上那张性感的薄唇上。

 

陆寒时:“……”

 

他脑子出现刹那的空白,完全没想过苏黎竟然会自动吻上来,一时竟不知该做何反应。

 

随后感觉到苏黎那双柔软的唇动了动,一股微凉感轻轻地扫过自己的唇边,湿湿软软的,他立即意识到这是苏黎的舌尖在舔自己。

 

微微地睁大了眼,看着这张近在眼前精致而小巧的面容,半眯着的双眼,长睫轻颤,鼻息轻轻地拂在自己的鼻尖上,加上她青涩而笨掘的吻技,酥酥麻麻的感觉,只令陆寒时感觉下身胀得难爱,不由得深吸口气,猛地一把抱着她站了起来。

 

直接把她放在桌面上,大手反扣住苏黎的后脑勺,把这个吻加深了。

 

不知过了多久,苏黎只感自己快要窒息了,气喘不已的,陆寒时才将唇移开,转到她耳边,改而轻轻地舔着她的耳垂,像她刚刚撩拔自己那样,直到成功地感觉到她的战粟感,才满意地停下来,在她耳边轻轻吹着气道:“记住了,是你先撩我的。”

 

“嗯?”苏黎喘着气低应了一声,但这声音听在陆寒时的耳中,只觉得更性感的。

 

不由得侧头低骂了一句,再回头时又是新一轮攻城略地,瞬间,整个房间的气温高升,暧昧的声息莹绕着整个房间。

 

陆寒时赤身裸体的对着她,昏黄的灯光下,是他健美的肌肉线条,一看就是生活很自律,经常运动,全身上下都找不到一丝多余的赘肉,健壮有力,完美得就像是一尊雕塑。

 

而让人无法忽视的是,他胯间那已经完全勃起的性器,粗长坚硬,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

 

其实好像也没有那么糟糕?

 

苏黎拍了拍脸颊,天呐,脑袋瓜里装着的都是些什么,不可以再想了!像陆寒时那种有钱公子哥,身边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就算对你一时感兴趣,也仅仅是想上你。这种喜欢,保质期短,她绝对不可以动心。

 

今天是苏晋动手术的时间,苏黎没再回想梦境里的细节,便匆匆出门了。

 

手术准时进行着,苏黎一个人站在手术室外,看着门前那盏高亮着的红灯,不由得抱紧双手在胸前,闭眼默默地祈祷起来。

 

上天带走了她太多的东西了,只愿这次老天爷能开眼,可怜可怜她,让弟弟顺利地度过这个难关。

 

也许老天爷还真听到了,几个小时过去后,当医生一脸疲惫地从手术室里出来,告诉她手术很成功后,她几乎激动地立即就捂住脸,无声地哭了起来。

 

苏黎每天都奔波在学校、公司与医院三点一线之间,每天都忙得晕头转向,但弟弟的病情确认已经稳定下来后,就算再忙,她也觉得日子还是有盼头的。

 

苏黎心里不禁对陆寒时的感激日益渐盛起来,她原本以为,陆寒时给她这么大的人情,肯定会有所企图。但苏黎没想到的是,这段时间就再也没见过他了,陆寒时就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她觉得还是找个时间去找人家道谢,好歹人家是真的帮自己度过了这个难关。

 

还是上次那个秘书接听的,可是她却告诉苏黎陆寒时并不在公司,有什么事可以告诉她,会帮她转告。

 

相同的台词,不知这是否是秘书的口头禅。

 

秘书说约陆总得提前预约,且他最近一个月的行程都排满了,预约时间得排到下个月。

 

苏黎只得委婉地说谢谢,忙挂了电话。

 

既然约不到人,那只能另想他法了,正好这时上课预备铃响了,是她的课,于是拿起乐谱往音乐室去。

 

远远地看到五(3)班的同学踏着铃声往音乐室里赶,苏黎摇摇头,无奈地站在门外,等他们都进去了才进。

 

可谁知她刚说完准备上课,门外又走进了一位男生,个子高高的,看着比同龄年都高,双手插在校服裤兜里,走进来的样子要多拽就有多拽,看得苏黎老想上前把他松松垮垮的领带给束紧,再让他好好走路。

 

于是苏黎就叫住了他,“陆羽,你怎么又迟到了?你的书呢?”

 

没错,此位姗姗来迟的男生,正是陆寒时的弟弟陆羽,只见他停住脚步,看了苏黎一眼,手依然插在裤兜里,只耸了耸肩,漫不经心地道:“不知道,我没看到?”

 

“你没看到不会找一下吗?”苏黎声音微微提高了些,但因为太过甜美,就算是生气也没有十足的威严。

 

陆羽这下倒是乖巧,立即应了一声,“哦!”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苏黎吸口气,果然是陆寒时的弟弟,痞里痞气的模样实在太像了,她只得摆摆手道:“那快到你自己的位置站好。今天是合唱课,是为一个月后学校举行的晚会表演作准备的,大家都认真点,明白吗?”

 

一阵异口同声的应答声响起,苏黎这才满意地点点头,扫了一眼还在慢吞吞走过去的陆羽,稍微放心,她转身把乐谱放在钢琴上。

 

“那么同学们,我们首先来听一遍这首歌的曲子。”苏黎坐在钢琴前,回头又看了同学们一眼。

 

她盯着合唱团后面的位置,克制着语气喊了一声:“陆羽,站好,不要总是乱动影响到同学上课。”

 

既然是合唱团,一班同学自然是要站在阶梯台上的,陆羽个子高,他本应站在最后一排,但此时他偏不,就懒懒地坐在上面,还把腿伸长了,手肘靠在身后,反正没一点学生端庄的样子,要是教导主任经过看见了,肯定会揪着他当着全校念检讨书。

 

而且他还特别有理有据地回了苏黎一句,“报告老师,我血糖低,今天早上赶着上学忘了吃早餐,我怕站久了会晕倒,索性就先坐下来了。”

 

“哈哈……”顿时一阵哄笑声响起。

 

陆羽实在是令人头疼。

 

苏黎脑海中不禁想起那道与他十分相识的身影,同样高高的个子,英俊的面容笑起来时,嘴角总似挂着一抹痞痞的笑意,很多时说出来的话也让她无法回应,总而言之这是一家子没错了。

 

苏黎只得拼命地让他们安静下来,板着脸看着还无动于衷地坐在那里,表情一脸无辜的陆羽,正想再说他两句,让他站起来。

 

不想,陆羽似乎被她盯着怕了,总算是自觉地爬了起来,但出口的话又立即让苏黎否定了以为他是怕了自己的想法。

 

“好了,老师,你别再用这种眼神盯着我看,虽然我知道自己很帅,但老师你并不是我的菜。”陆羽说着,还作势上下打量了苏黎一眼。

 

“你!”

 

又是一阵哄笑,这下五(3)班的同学都快要笑疯,谁能想到这个十一二岁,毛都没长齐的小孩,竟然会如此大胆,当众就调戏起老师!

 

刹时,苏黎的脸都憋红了。

 

就是这个表情,简直与陆寒时如出一辙!苏黎简直要被他气得吐出口老血,不禁抚住胸口,抬手指了指他,“你,一会下课留下来。”

苏黎看着陆羽,见他手又插在裤兜里,漫不经心地倚在钢琴旁,满脸不在乎的模样,不知怎的,苏黎早就想好的训话,一时竟说不出口来。

 

对眼前这个长相的确有那么点帅气的男孩,莫名地浮起股心疼感来。

 

“陆羽,我理解你的心情。这样的经历我也有过,在我小时候,母亲刚离开的那段时间,我低落过好一段时间,常常会作出一些判逆的举动,想引起父亲的重视,好让他能抽时间回家陪陪我们。父母公务繁忙,可能没有细心的照顾到你的感受,但你不能因此就自我放弃。”

 

陆羽脸色一顿,但又很快恢复如常,“老师,没必要扮可怜感化我。”

 

本来陆羽还很认真地听着她说的,但不知后来她说错了什么,只见陆羽相当不屑地撇了撇嘴,刚刚还想去整理衣领的手突然又放了下来,重新插回裤兜里,再次倚在钢琴旁。

 

见此,苏黎神情一顿,不禁皱起眉来,犹疑地看着他。

 

却见这少年讽刺地来了一句:“你们大人才不会有什么责任感呢!哼!”

 

苏黎有些头疼地抚下额前的头发,无奈地只得祭出自己的大招,“既然老师说的你不爱听,那我觉得还是叫你家长来趟学校吧,必须得与你家长沟通一下。”

 

“别说家长了,就连我哥都忙着工作呢,才没空管我。”陆羽冷不丁地道。

 

“……”苏黎被他的话噎了一下,不知是否是提到了他哥哥的原因。

 

谁知陆羽脸上的表情更加嘲讽起来,眼中似乎还隐隐地闪过一是丝伤感,勾着唇角,不屑地哼一声,却什么也没说。

 

这一瞬间,似乎有什么撞了苏黎的心口一下,总感觉自己与这男孩有某种共同点,于是不敢再提他父母两字。

 

想了想,苏黎只好试探着问道:“呃……可就算你哥哥工作再忙,唔……我意思是再忙也不比你这个弟弟重要吧!如果总是联系不上的话,那我只能去家访了。”

 

随着她的话落,陆羽突然抬头,古怪地看向她,然后笑意在眼中堆积,刚刚那股莹绕在他身上的沉郁感突然消失了,他像是突然动了歪念头,笑道:“老师,既然你这么想见我哥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们介绍一下。”

 

“陆羽同学!”苏黎板着脸,生气了。

 

“哦,家访!”陆羽把尾音拉长,还挑了挑眉,反正那表情看着苏黎一阵心惊胆颤的,生怕他又会冒出什么话来。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陆羽什么也没说,而是伸出手来,同时手里还多了部手机。

 

苏黎正想提醒他学生不许带手机回学校,却见他二话不说,迅速地拔通了电话,然后贴近耳朵里,还对着她神秘一笑。

 

“???”苏黎一阵莫名其妙,就听陆羽对电话里说道:“喂,哥,我老师有事找你,还说准备家访,是的,就是苏老师……嗯,好的!”

 

话毕,手机就往她面前一递,并道:“苏老师,我哥让你接电话。”

 

“什……什么?”苏黎满脸诧异,甚至都不敢去接电话,但陆羽一直举着手机,还挤眉弄眼地示意她。

 

无奈,苏黎只得伸手接过,“陆羽同学的家属你好……”

 

电话里传来一声轻笑,果然是陆寒时的声音,“听说,你找我,嗯?”

 

不知怎的,他这样带着轻笑的声音,从话筒里传过来,竟然好听到苏爆了,苏黎只觉脸更烫了。

 

但在一旁的陆羽一直盯着她,也不敢多说别的,只得道:“是的,陆先生,那个陆羽说你很忙,没时间到学校来……”

 

陆寒时微微一顿,“苏老师,陆羽说得没错,我确实没时间去学校。”

 

苏黎攥着手机,“可是关于陆羽同学的事情……”

 

“所以,苏老师,你还是家访吧。”陆寒时轻描淡写的又加了一句,“我晚上八点在家。”

 

苏黎挂了电话,脸色有些难看。

 

陆羽看戏一般看着她,“苏老师,被臭骂了一顿吧,都跟你说了,我哥的脾气不好惹。他最不耐烦听老师批评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