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个师兄不要了-老师把我抱到办公室揉我胸

来源:网络整理 2020-11-05 08:51:29

阿美小声的“嘁”了一声:“有了沈少那么一个钻石单身汉追求你,不来这里很正常的好吗。”

秦岚笑了笑并不直接接话,而是打了个回旋球:“你觉得如果沈少真的是追求我,我还会回来吗?”

阿美也被她问的怔住了,好半天才自言自语的说:“也对啊。”

“可是,他为了你连女朋友都甩了,真的不是喜欢你?”

“真的不是,行了,有客人来了,我去干活儿。”

秦岚去拿菜单点菜,全然不在意沈靖南说要追求她的事儿。

三个月前,沈靖南带着新欢来这里吃饭,两人正在调情,秦岚拿着菜单过去,沈靖南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等回过神来了之后,就开口撩她,丝毫不在意自己的新欢。

后来新欢一气之下说要分手,沈靖南眼都不眨就直接答应了,那叫一个薄情寡幸。

在追了她三个月,又被她砸伤了脑袋之后,沈靖南的耐心宣布告罄,直接把她扔到了精神病院,直到今天,她答应跟他在一起,这才把她放出来。

那些大少爷口中所谓的在一起,不过是打一炮,事后一拍两散,如果“啪”得高兴,说不定还会扔几张钞票。

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会有真心。

而且,今天被她这么一吓,可能以后都不再想见到她这张脸了吧。

晚上八点,这座城市的夜幕徐徐拉开,被工作占领了一天时间的白领们,离开公司,点燃了灯红酒绿的夜生活

西餐厅楼上的歌舞厅和赌场正式开始营业,脱下了西装的男人和穿着齐臀短裙女人相继穿过西餐厅,乘上会员专属的VIP电梯,去到楼上,找寻属于她们的欢乐。

不过这些热闹并不关秦岚什么事,八点是她的下班时间。

店里没有吃饭的客人,秦岚就提前换好了衣服,几乎是一到时间,她就提着包往外面走去。

一只肥肥胖胖、带着金表的手挡在了她的跟前。

秦岚抬头,就看到了一个肥头大耳红光满面的男人,正冲她笑。

那双眼里,是毫不掩饰的油腻欲望。

“秦小姐,没想到还能在这里看见你?”

秦岚心里一凉,就要绕过中年男人往外面走去。

她只是这里的服务生,但并非所有人都只当她是服务生,就比如跟前这个中年男人。

上次有经理替她挡了一次,她才侥幸逃脱,如今这会儿经理不在,只靠她一个人,只怕是难以逃脱。

不等她离开,那只手就已经拽住了她纤细的手臂,在她的手臂上掐出了一道红印。

“怎么见了我就要走?秦小姐,你这就太不给面子了吧,先前我找你作陪,你说你只是服务生,不提供额外的服务,可是我怎么听说,你跟沈靖南走了?难道你觉得,沈靖南出的价格我出不起?”

果然,沈靖南之前对她狂追猛打的事情已经传开了。

秦岚冷着一张脸:“我跟沈少之间没有任何暧昧关系,请你松手。”

男人的笑容也开始淡了,“秦岚,你别这么给脸不要脸,没有暧昧?我看是他玩腻了不要你了吧,怎么着,给他玩完了,到老子这儿就装起清高来了。”

秦岚的太阳穴一阵一阵的抽痛,天知道她有多么的克制,才没能一巴掌拍到这张油腻腻的脸上。

她深呼吸一下,一把将自己的手臂拽了出来,等退到安全的距离之后,她才开口:“白总,我跟你说实话吧,沈少出手阔绰,你还真就比不上,而且我今天过来,只是来辞职的,因为从今天开始,我就要搬到沈少家里去住了。”

 文学

她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清清冷冷的,底气十足的模样,可只有秦岚自己知道,此刻她的手掌心,已经冒出了一层黏腻的冷汗——

她在心虚,因说谎而心虚。

白总被她唬得一愣,随即哈哈笑道:“搬去沈靖南家里住,我怎么听说,沈靖南从来都没有带女人回家的习惯,就算要编谎话,也得先了解了解情况再开口吧。”

带着几分嘲讽的笑声,让秦岚浑身都在发冷——

她的谎言,就真的轻而易举的被拆穿了,那么,接下来等着她的,究竟会是什么?

秦岚不敢想下去。她一咬牙,扭头就跑。

脑袋却忽然撞上了一个坚实的胸膛。

她抬起头。

霓虹灯明亮的光线打在了男人的侧脸,让那张吊儿郎当的脸,多了几分动人的坚毅。

她的腰被男人的手臂环住,男人并不看她,而是似笑非笑的盯着对面,忽然傻掉的白总脸上。

微风徐徐吹过,吹的树枝簌簌作响。

在这枝摇影曳的响声中,她听到沈靖南说:“我的确没有把女人带回家的习惯,可是——”

他略微低下头,与她对视,“她,是个例外。”

或许是那一刻沈靖南的目光看起来太具有欺骗性,让秦岚产生了一种被深情凝视的错觉,以至于她被沈靖南拉上了车,听到引擎的轰鸣,这才陡然回过神来。

沈靖南会出现在餐厅外面,出乎她的意料之外,看样子,他是特地过来找她的。

秦岚看着前方,不尴不尬的说了声谢谢。

他也算是帮了她,理当如此。

沈靖南侧过脸看她一眼,笑容略带几分戏谑。

“很多人似乎总觉得,受人帮助说一句轻飘飘的谢谢就够了,可实际上,这是远远不够的。”

秦岚当即想怼一句“沈少似乎没听过一句话叫施恩莫望报”,可她到底是将这句话给忍了下去,冷冷淡淡的问:“那沈少想我怎么报答你?”

像是故意的一样,“报答你”这三个字的音,加重了不少。

沈靖南一打方向盘,直接拐进了另一条道。

“不急,这事儿以后再说,咱们先来讨论一下之前你答应我最后却没做的事情。”

暗示得如此明显,如果秦岚还听不懂的话,就真是傻子了。

她的注意力瞬间被沈靖南的话语吸引,完全没注意到车子已经驶进了这座城市的富人区。

她想起了那时,自己匆匆忙忙从沈靖南的车上下来,甚至是没来得及观察这个男人脸上的神色。

看到那些伤疤时,男人眼底浮现出来的那一抹震惊,已经足够她消化了。

毕竟,女人天生就爱美,她身上的那些伤疤,就有如附骨之蛆。

她没想到,他竟然还会提起那件事,而且还是以现在这种这么直白的话语。

见她沉默,沈靖南略带笑意的声音再次响起:“怎么,你该不会是想食言吧,你要知道,我既然能把你送进那种地方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我觉得你应该不会再想去那种地方了。”

对此,秦岚只是缓缓勾起嘴角,看起来透着几分凉薄。

“如果你对着我这具身体还能做的下去的话,我自然不会食言,只是……”

车子骤然停了下来,车轮在地上摩擦,发出尖锐的声音。

沈靖南打断她的话:“你以为,我恶心你身上的那些伤疤?”

“恶心”两个字,刺进了她内心最深处的柔软,以前,别人看不见,她也就下意识的去忽略这个问题,久而久之,仿佛这个问题就真的不存在了,可是,沈靖南却如此直接的指了出来。

下一秒,他又说:“的确,看到第一眼的时候,我是震惊的,可随之而来的……”

沈靖南靠在椅背上,左手随意的搭在方向盘上,漫不经心的道:“没关系,以后总会习惯的。”

男人的视线落在了她的脸上,就好像在故意观察她的反应一样。

秦岚已经把牛仔裤套上了,正在往身上套衬衣,闻言动作一顿,侧过脸往沈靖南这边看了过来。

“以后?”

沈靖南略微颔首:“嗯哼。”

秦岚的语气顿时冷冽了起来:“我以为,我们之间没有以后,沈少说这话,难道是打算食言?”

沈靖南笑了笑,非常不以为意:“我说过,看你表现,如果你表现的好,我就放过你,可你自己也看到了你刚才的表现。”

跟这样一个脸皮厚得近乎无赖的人谈信用,可能是她做过最错的一件事情。

秦岚并不打算继续谈下去,她将衬衣用手捏住,就这么下了车,而那些可怜的扣子,依旧留在沈靖南的车上。

没有两步,身后就传来了男人的声音:“你打算就这么离开?穿一件被扯破了的衬衣,一个人独自走在夜晚的街道上。”

她只是扯了扯嘴角:“不然呢?”

身后的脚步声渐行渐近,沈靖南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我还有一个更好的提议。”

秦岚毫无防备,就被男人有力的双臂抱了起来。

“那就是跟我回家。”

秦岚被沈靖南抱回了车上,他一踩油门就直接驶进了小区里面,最后驶进了一栋独栋别墅旁边的车库。

秦岚看着那栋楼,有些怔愣。

刚才在车上缠绵时,她脑海里浮现的纷杂思绪,此刻又窜了出来。

“为什么?”

“嗯?”

“为什么带我回家,白总说,沈少从来不带女人回家的。”

沈靖南从车上下来,绕到另外一边,替她打开了车门,而后又探进大半个身子,替她将安全带解开。

这时,他才凝视着她的脸,微微一笑:“白总说的没错,可是,我也说过了,你是例外。”

不知何时,月亮从厚厚的云层中钻了出来,银白色的光辉洒满了大地。

那一抹银白色照亮了男人的半边侧脸,秦岚将他脸上的表情看的分明。

她看着他嘴角扬起的弧度,然后张开了嘴:“如果你更喜欢谈个恋爱的话,我们可以交往。”

“以恋人的名义。”

秦岚怔怔的盯着男人嘴角的那一丝笑意,良久,她才收回视线。

“多谢沈少抬爱,想必有很多女人想当你的女朋友,我就不掺和了。”

沈靖南却并不生气:“现在不答应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

这话让秦岚再一次皱了皱眉头。

像沈靖南这样有权有势的人,便是最怕有耐心了,被他盯上,除非他自己放弃,否则绝对没有逃脱的可能。

她是一点都不明白,他是怎么看上她的。

别墅的大门被人打开,年轻的女孩穿着一身火辣的短裙,踩着一双恨天高,从里面走了出来。

沈靖南的视线顿时被女孩吸引过去,他上下打量了一眼女孩,不悦道:“怎么穿成这样?”

虽然语气不悦,但秦岚还是察觉出了其中的宠溺。

摆在明面上的宠溺。

女孩几步走到沈靖南的身旁,挽着他的手臂撒娇:“就准你西装革履的,不准我好好打扮打扮?哥,你现在真的是越来越霸道了。”

娇嗔的语气简直是恰到好处。沈靖南伸手揉了揉女孩柔软的发,笑道:“其实我妹妹长得这么漂亮,穿什么都好看,你打扮成这样,身边会围一圈色狼的。”

秦岚看着兄妹俩的互动,鼻头一酸,眼眶突然就红了。

眼前的世界就好像在她的眼前被分割成了泾渭分明的两半,在那个世界里的他们兀自温情着,羡煞旁人。而这个世界里的她,沉浸在莫名的悲伤中,看回忆分崩离析。

思绪飘回了很久很久之前,久到她几乎落下泪来。

……

——姐,她好可怜的,我们带着她一起吧?

……

……

——姐,我身体好痛啊,我是不是要死了。

……

秦岚微微昂起头颅,任由眼泪回流。

好在,月亮已经隐没在了云层之后,靠着小区里道路两旁的微弱灯光,才让她将内心深处的那点脆弱尽数武装。

分割的世界重新融合。

沈月在沈靖南的胸膛上不轻不重的捶了两下,笑道:“哥,你的嘴现在是越来越甜了,难怪能够哄得一个又一个女人对你死心塌地。”

半打趣的声音里,没有丝毫的恶意,然而却刺激得秦岚握紧了拳头。

她深呼吸一下,将悲伤的情绪尽数掩埋,这才抬起明艳的脸庞,目光灼灼的盯着那对兄妹,更确切一点来说,是盯着沈月。

“我和沈少只是朋友。”

沈月对自己哥哥是一副脸孔,对着她这个外人,却又是另一副,极其不屑的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那是当然,在没有正式成为我大嫂之前,可不就是朋友么,不过,有的女人一辈子都是朋友,成不了大嫂。”

秦岚针锋相对:“我也没打算当你的大嫂。”

沈月又是一哼:“那样最好,能够当我大嫂的人,一定要能跟我们家门当户对。”

沈靖南适时的开口:“行了,你不是还有约会,赶紧过去吧。”

沈月这才踩着恨天高朝着她的车子走去。

想了想,却又转了个弯儿。

“哥,你车借我。”

没等沈靖南同意,沈月就拿了沈靖南的钥匙,驱车离开。

沈靖南无奈的笑了笑,对她说:“我的这个妹妹简直被宠坏了,她说话是这样没遮没掩的,你不要介意。”

“这不是有你这么个宠爱她的哥哥么。”

暗含嘲讽的语气,让沈靖南更加愉悦:“你该不会是连我亲妹妹的醋也吃吧?”

秦岚紧紧地抿着唇,没有回答。

并不明亮的光线下,她眼底那一抹悲凄并不明显。

沈靖南在浴室里折腾的时间,比平时洗澡的时间长了一半,他站在镜子前,刮了一遍胡子,又喷了点须后水。

这期间,他的手机响了不下四五次,大约又是他们圈子里的那群人打过来的,这个时间点,不会有什么要紧事,无非就是去夜总会聚一聚,喝个酒打个牌什么的。

他便冲着外面喊:“岚岚,帮我接一下电话。”

外面无人应答,电话依旧响个不停。

沈靖南将宽大的浴巾系在腰间,想了想,又往下拉了一点,露出性感的人鱼线,还对着镜子照了一会儿。

有的时候,人就是这样,越是在乎的人,就越想显露出自己各方面的优势,哪怕有一丁点儿看不过去的地方,都会被放大无数倍。

直到他对着镜子里的好身材满意的点点头,这才打开门走出了浴室。

下一秒,目光定格在了床上。

原先还坐在床边那个地方的人,此刻却不见了踪影。

沈靖南趿拉着拖鞋往外走去。客厅、厨房、甚至是外面的卫生间都找过了,依旧没看见人。

这时沈靖南才确定,那人是趁着他洗澡的那段时间,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他扯开嘴角,发出两声低沉的“呵呵”,然而下一秒,他就提到了餐桌旁的椅子,一声巨响在宽敞的客厅里回荡着,余音经久不息。

手机再一次响了起来,那边调侃着:“这么久不接电话,该不会正在女人床上温存着吧?”

“等着,我马上过去。”

电话那边的人似乎并没有察觉到他的语气不好,自顾自的说:“把你追了三个月的那女人也带过来给哥几个瞧瞧呗,东子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竟然让咱们的沈少耗了三个月的时间。”

那边的声音格外嘈杂,沈靖南此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听了那声音,心情格外的烦躁。

“她今天不舒服,明天再带过去介绍给你们认识。”

他说完这话就直接挂掉了电话,抽出一根香烟点上。

烟雾缭绕中,男人的脸显现出一种模糊的阴霾来,看起来晦暗不明。

等这根烟完全燃尽了,他这才起身往外面走去。

*

夜色清凉如水。

窗户没有关上,夜晚的凉风从敞开的窗户徐徐吹来,卷动着窗帘,月光照亮了床上躺着的人。

夜晚的温度已经降了下来,并不似白日那般炎热,可床上的人脑门上却出了一层薄汗。

睡得并不安稳。

无边无际的梦境,就像是将那些久远的过往,罩上了一层并不透明的轻纱,就连忧伤,都带着一种朦胧的味道。

她穿过无边无际的长廊,来到了喧嚣的街道,人群聚在一起,围着那个车祸现场。

地上好多血,入眼之处全部都是一片刺目的鲜红。

是谁在哭,哭的惊天东西,那凄凉的哀嚎,仿佛能冲出天际,震碎苍穹。

站在人群之外的秦岚,忽然伸出手,捂在了胸口的位置。

“姐姐,我好痛啊,我是不是要死了?……”

是谁再说话?

是谁?

秦岚能飞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四下看了一眼,捂着砰砰跳动的心脏,这才意识到,她似乎又做噩梦了。

做了一晚上噩梦的秦岚,白天上班的时候也没有多少精神,在接连开错了两张菜单之后,杨经理把她叫到了办公室。

自从秦岚进了这家餐厅之后,这个只比她大三岁的男人,就格外照顾她,偶尔阿美大着胆子调侃两句说杨经理你偏心,他也只是笑笑,说人心本来就是偏着长的。

他跟秦岚之间那点儿朦胧的暧昧,旁人看的分明,可再多的热情,也顶不住秦岚那种冷淡的态度,是以,再怎么旖旎的心思,也淡了几分。

秦岚一进办公室,就闻到了呛人的烟味,她诧异的往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男人看过去,只见男人的指尖夹了一根香烟,面前的烟灰缸里更是装了不少的烟蒂——

而在平时,杨经理是很少抽烟的,至少在餐厅里,秦岚就没见过他抽烟的样子。

见她进来,男人就把手中还未燃尽的香烟给掐灭了,然后开窗透气,这才指着沙发让她坐。

秦岚一坐下,就听见杨经理开门见山的道:“小秦,你今天的状况看起来不太好啊。”

“对不起经理,我昨晚没怎么睡好,我下次一定不会犯错……”

杨经理抬了抬手,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小秦啊,我了解你,你工作上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出过错,这次恐怕不仅仅是因为没睡好吧,虽然在工作上你是我的下属,但是你要明白,我一直都拿你当朋友的,有些事情如果你觉得我多言了,请你不要介意。”

秦岚抿了抿唇:“杨经理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不会介意的。”

自打来到这座城市起,她就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杨经理叹了口气:“你总是这样,仿佛对什么都不在意一样,我都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东西,是能够打动你的,难怪连沈少那样的人,也会对你有兴趣。”

“我今天来就是想告诉你,沈少传了话过来,让你把这份工作辞了。”杨经理话锋一转,又道:“小秦啊,你大概不了解沈少那个人,他的圈子不适合你,你千万不要走错了路。”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秦岚算是彻底听明白了,她苦笑一声:“你以为是我扒着他不放,想攀龙附凤吗?他沈靖南想要一个人,旁人拒绝得了?”

杨经理被她这种略显几分悲凉的语气弄得有些怔愣,好一会儿才道:“你别误会,我只是想说,像沈靖南那样的人,大多都是爱面子的,只要你坚定地拒绝,他一定不会死缠着你不放的。”

态度坚决?

难道她的态度不坚决?

可结果呢,还不是被沈靖南给扔进了精神病院。

连她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哪里来的那么大魅力,让他沈靖南念念不忘。

“杨经理,有的时候在权力面前,是没有拒绝的权利的,你知道吗,我曾经把沈靖南的脑袋打破了,可是你看看,他不还是没放过我。”

杨经理彻底的被惊呆了,他倒是没有想到,这里面竟然还有这么一层,难道真的应了那句话,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罢了,我也只不过是那么一说,不过,出了这里,我们还是朋友,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

秦岚沉默了一瞬,“杨经理,我现在就有事情请你帮忙,我想留在这里。”

“小秦,不是我不帮你,你也知道沈少……”

“杨经理,沈靖南那边,我会搞定的。”

中午,秦岚拨通了沈靖南的电话。

而此时,已经盯着自己手机有一整个上午的沈靖南,耐心基本上已经全部耗尽了,就在他拿起手机准备往地上摔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他嘴角一勾,并没有立刻接起来,而是任由手机铃声响个不停,就像是最高超的猎人,拿出了所有的耐心,去等着猎物主动踏进陷阱。

脸上甚至是带了点运筹帷幄的得意。

可是很快的,这份得意就瞬间消失了,因为那动听的铃声只响了十几秒就戛然而止,他又等了一会儿,手机再也没有响第二次。

沈靖南眉头一皱,直接拨了过去,那边倒好,竟然直接关机了。

这时,一条短信进来了,他连忙点开,却是周诚发过来的。

“东子开了局,赌你晚上能不能顺利把人带过来,我赌能,赌注下的还挺大,你可千万不能让我输了啊。”

沈靖南揉了揉眉心,将手机扔在一旁,片刻之后,他又将手机拿了起来,径直出了办公室。

*

秦岚正准备去给手机充电,就听见阿美喊她点单,每天的这个时间点,总会忙上一小会儿,她将早已关机的手机随手放进了口袋,就拿着菜单过去了。

穿的人模人样的沈靖南正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拿着菜单的阿美眼眶都要红了。

沈靖南的视线往她这边一扫,直接一挥手,装着白开水的玻璃杯掉在了地上,顷刻间四分五裂。

水溅湿了邻座一个女孩的衣服,女孩旁边的中年男人,眉头一皱,对着桌子就拍了一巴掌:“给我道歉!”

沈靖南直接拿起钱夹子,抽出几张钞票碰到邻座:“够你买两套了,现在是不是可以闭嘴?”

秦岚握紧了拳头,一张漂亮的脸蛋上布满了寒气,她疾步走到沈靖南的桌子前。

“沈少,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够用钱解决的。”

沈靖南与她对视一秒,又从钱夹子里抽出几张,递给男人:“够不够?”

中年男人刚才听见“沈少”两个字的时候,眼神就已经有些不对劲了,此刻盯着沈靖南那张脸仔细看了一眼,态度瞬间变了,不仅不接沈靖南递过来的前,还把他先前扔在桌面上的钱给还了回去。

“能够在沈少邻座吃饭是黄某的荣幸,不过是一件衣服而已,怎么用得着沈少掏钱。”

不悦的眼神往中年男人脸上飘去,沈靖南的声音暗含威胁:“让你拿着就拿着,哪那么多话。”

中年男人哪里还敢说“不”,苦着一张脸将钱收下了。

沈靖南的视线这才重新移到秦岚的脸上:“现在你还觉得,钱不是万能的?”

一种无力感瞬间遍布秦岚的全身,墨色的眸子里,悲凉更深几分,不知是因为那个中年男人,还是因为自己。

杨经理走了过来,陪着笑:“沈少,既然来吃饭,又何必大动肝火?”

秦岚拉着杨经理的手臂,将他拉到了后面:“杨经理,让我跟他说。”

沈靖南盯着杨经理那只被秦岚拉着的手臂,脸上面不改色,眼底却仿佛在滋滋滋的冒火。

“手松开!”

带着火气的声音吓了杨经理一跳,等他反应过来,手已经下意识的挣开了。

他听说过这位沈少的风流韵事,却从来没听过,沈少因为哪个女人而大动肝火的。

这种附带着权势的怒火,让他心里有些发怵,他僵着一张笑脸,拖了张椅子让秦岚坐下:“有什么事情你们好好说,我就不打扰了。”

说罢就拉着已经呆掉的阿美离开。

秦岚看着杨经理匆匆离开的背影,内心有些悲凉,却又有些想笑。

明明在几个小时之前,这个男人还对她说,只要你态度坚定,他不会死缠着你不放的。

她收回视线,看向对面的沈靖南:“我想留下来上班。”

沈靖南却突然站了起来,转身欲走。

秦岚却有些看不懂了,主动过来找她的也是他,现在一句话没说就要走的也是他。

尽管她看不懂,可脑海里却总有一个声音:不能让沈靖南就这么离开了,否则后果会很严重——至少比她被扔到精神病院还要严重。

大脑还没有给出指令,她的身体就已经先一步行动起来了。

当沈靖南走到店门口的时候,她抓住了男人的衬衣,几乎将衬衣从皮带里拽出来。

沈靖南低头看了一眼那只手,皮肤白嫩,手指细长,是很漂亮的一只手。

可就在刚才,这只手握住了另一个男人的手臂,而且那个男人看她的眼神还不一样。

于是,沈少做了一个让周围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动作,他对着秦岚伸出了手:“拉着。”

秦岚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这个男人,而后顺从的拉住了他的手。

她重复:“我想留下工作。”

明明是恳求的话,语气却生硬得很,没有半点撒娇示弱的意思在里面。

沈靖南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哪个人是冷着一张脸求人的。

“你似乎不知道怎么求人。”

秦岚没吭声,倒是那只拉着沈靖南的手松了几分。

眼看着她的手就要松开,沈靖南轻嗤一声:“算了,我饿了,先陪我吃点东西。”

耗了三个多月,对于这人的性子他已经摸得门儿清,心知他再得寸进尺,秦岚又该翻脸不认人了。

沈靖南切着鹅肝,时而喝一口红酒,进餐的动作好不优雅,倒是秦岚,面前的食物连一口都没动。

她才刚吃过午饭,这会儿是完全吃不下去的。

趁着沈靖南吃饭后擦嘴的功夫,她又重复了一遍。

沈靖南不答,而是问她:“没有胃口?”

“没有,我才刚吃过了。”

听她吃过了,沈靖南倒是没有勉强她,又问:“我打你电话为什么关机?”

“……没电了。”

她倒是没想到沈靖南竟然会给她回电,她以为他是故意不接她电话,故意吊着她的。

听了这话之后,沈靖南的心情才算是转好,他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这才开始谈起正事。

“想继续在这里上班没问题,不过,你得答应我两点,第一,以后跟我一起住,第二,晚上跟我去见几个朋友。”

晚上八点,秦岚换好衣服刚从店里出来,就看到停在路边的黑色路虎。

车门打开,沈靖南从上面走了下来,比起之前西装革履的打扮,此时穿T恤和紧身裤的沈靖南,显得少了几分精干,多了几分随意与性感。

他打开副驾驶的车门,让她进去。

车子一路风驰电掣,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很明显沈靖南是这家夜总会的常客,侍者都认识他,他一进来就殷勤的给他带路。升降梯上了三楼,沈靖南朝着走廊尽头的包厢里面走去。

只走到了门口,秦岚就听见了躁动的音乐声,她的步子顿了一瞬,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随即跟在男人身后走了进去。

包厢里,男人女人已经闹成了一团,看见沈靖南进来,顿时安静了下来,双双往门口这边看过来,确切来说,是往秦岚的身上看过来。

那些视线或惊艳或鄙夷,却全都是明目张胆、毫无掩饰的。

不过是沈靖南众多的女人之一而已——她从那些眼神中,读出了这样的意思。

带着几分轻视,或者不屑——她在沈月的那双眼里看过。

沈靖南带着她坐下,跟她介绍:“这位是周诚,家里是搞房地产的,这位是……”

左边的男人打断他,笑眯眯的冲着秦岚伸出了手:“我是朱亚东,你叫我东子就行了,至于我的工作嘛,我什么都做,这家夜总会就是我名下的。”

坐在沙发最旁边的男人,似乎有些冷漠,只冲着她点点头,惜字如金的突出两个字:“秦白。”

秦岚的视线往那边飘过去,久久的停留在那个男人的脸上,另一侧的脸颊隐没在昏暗之中,她看的不太分明。

朱亚东不尴不尬的收回了手,只当她是认生,唯独坐在她旁边的沈靖南,敏锐地察觉到了她看着那边的时间似乎有些久。

他突然搂住了她的腰,在她耳边漫不经心的问:“怎么,你看上老白了?”

强壮有力的手臂桎梏着她纤细柔软的腰身,顷刻间让秦岚回过神来。

她的语气略显冷淡:“没有。”

说着就要去扒男人搂在她腰上的那只手,却不料这个动作刺激到了沈靖南的神经,手上的动作瞬间收紧了不少,秦岚直接被勒得脸色一白。

“痛,松开我。”

沈靖南却并不理会,反而阴沉着脸道:“我带你过来是来玩的,不是让你来摆脸色的。”

秦岚瞬间觉得有好几道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脸上,那些年轻的姑娘眼底的轻蔑是那样的明显,仿佛在说,都是攀高枝的,用不用得着那么矫情。

那种眼神让秦岚很难堪。

一股热气直冲大脑,她想说,她跟她们是不一样的,至少她没有拿自己的身体换钱。

可是,大脑疯狂的叫嚣着,实际上却叫一句话都吐不出来。

她没什么不一样的。

纵使不愿,她最后还是跟沈靖南睡了,如今更是为了工作,跟他来到了这种地方,像小丑一样任人打量。

秦岚深呼吸一下,软下了语气,对沈靖南说:“我想去一下洗手间,你能不能松开手?”

沈靖南大约是没听过这种软软的语气,怒气顿消,跟着站了起来:“这里乱得很,我陪你去。”

秦岚想了想,到底是没有拒绝,两人一道出去了。

两人一走,朱亚东就从口袋里掏出一瓶药,就要往红酒里面放去,却被周诚给拦住了:“你干什么?”

朱亚东一把拍开了周诚的手,将白色的药丸放进了红酒里,然后端起酒杯摇晃两下,看着白色的药丸完全融化,这才将酒杯放在了秦岚座位的前面。

“才刚进来就要上厕所,忽悠谁呢,而且你们长着一双眼睛难道都没看见,那个女人全程没什么好脸色。”

周诚一回忆,也发现了些许端倪,那个女人跟沈靖南之间的气氛,似乎的确不太好。他先前以为那女人怕生,现在看来,完全不像。

朱亚东拍了拍他的肩膀:“别多想了,根据我多年的经验,阿南绝对没搞定她,大约是用了什么手段逼的她不得不屈服,所以这女人看起来才不情不愿的,先前我还听说,阿南把人直接扔精神病院去了,估计吓得够呛。”

周诚问:“这跟你下药有什么关系?如果被阿南知道的话……”

“被他知道的话,他一定会感谢我的,你只管看着就好,待会儿那个女人受不住的话,肯定会主动缠着阿南的。”

他旁边的女人捂着嘴咯咯的笑,娇嗔道:“东少真的好坏呀。”

朱亚东笑眯眯的在女人的屁股上掐了一把:“我如果不坏,你还会像想在这样爱我?”

末了,他又叮嘱周诚和秦白:“你们俩待会儿可得给我捂严实了,千万别透露半点风声。”

周诚皱了皱眉,但经不住朱亚东那双杏仁眼的恳求,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另一边的秦白,似乎从一开始,就没注意到他们这边的情况,自顾自的品着杯中的美酒。

朱亚东扫了他一眼,轻嗤一声,似乎对秦白不爱多话的个性很是了解。

没一会儿,去洗手间的两人就双双回来了,秦岚一坐下来,朱亚东就端起了一杯酒,笑眯眯的对秦岚说:“听说你跟阿南耗了三个多月才在一起的,阿南这人一向没什么耐心,你真的很厉害,我一定要敬你一杯。”

秦岚看了一眼娃娃脸的男人,到底是端起跟前的酒杯,跟他碰了一下。

她的酒量不错,然而在这样场合却是不敢多喝的,只抿了一小口就放下了酒杯。

喝完了酒朱亚东又叫着要玩几局,本来房间里是有麻将桌的,他却说这里玩的不痛快,要去楼上玩大的,拉着人就要走,秦岚是来陪沈靖南的,自然也跟了上去,只是,还没走两步,她就感觉不大对劲。

身体的温度似乎在一瞬间升高了许多,走路时内衣的摩擦,平时是没有什么感觉的,此刻却像是有一双手在似有若无的撩拨着她一样。

更让她难受的是,下面似乎开始流水了,温热的液体一小股一小股的往外流,没多久就把内裤弄得湿答答潮呼呼的。

她跟沈靖南的第一次,印象深刻,如今不可能不明白这种古怪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身体下方源源不断出来的感觉,让秦岚下意识的停了下来,夹紧了双腿。

沈靖南察觉到,扭头看她:“怎么了?”

她艰难的挤出几个字:“你们先去玩吧,我去一下洗手间。”

话一说完就转过身准备离开。

朱亚东见缝插针的道:“怎么老是去洗手间,不会是吃了什么东西把肚子吃坏了吧?阿南你赶紧陪她去看看。”

秦岚连忙拒绝:“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

她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脚步可以用匆忙来形容。

沈靖南看着女人的背影,下一秒,他的视线就落在了朱亚东的脸上,语气暗含威胁:“你是不是在我背后搞了什么小动作?”

朱亚东连忙摆手:“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然而,沈靖南却在瞬间拽住了他的领子:“你最好给我说实话。”

其他两人见沈靖南竟是动了怒,都露出了那种震惊的神色。

周诚道:“阿南,你有什么话……”

冷冽的视线扫了过来,周诚顿时噤声了。

说是玩得好的兄弟,可实际上,沈靖南一个人的力量就能顶上他们三个人,沈靖南要是真的动怒了,他们没一个人敢直接往伤口上撞。

原本以为,这个女人和之前的那些女人没什么不同,都是玩玩罢了,可是现在看来,他们三个都看错了。

朱亚东红了一张脸,心里却是直发怵,支支吾吾的说:“我只是把店里的新玩意儿给她试了试,你别担心,这东西对身体不会有任何的副作用,发泄出来就好了。”

眼看拳头就要落了下来,周诚连忙拦着:“阿南,你还是去看看你的女人吧,看她那样子好像是发作了,可别去找别的男人了。”

这话一出,沈靖南顿时松了手。

看着他大步离去,身后三人顿时露出了那种无比复杂的神色。

这还是那个没心没肺的阿南么?

*

秦岚的脚步迈的很快,可是,当她踏进洗手间隔间的那一刻,她却还是身体一软,趴在了马桶盖上。

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就好像身下有一大群的蚂蚁在噬咬着一样,很痒,很空虚,迫切地需要什么来抚慰一样。

隔壁隔间的人冲水离开,洗手间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格外的安静。

在这片安静中,秦岚却能听到自己控制不住的呼吸声,越来越沉重,越来越紊乱。

她撑在隔板上站起来,坐在了马桶盖上。

左手往领口伸进去,在绵乳上抚摸着,她的手细细嫩嫩的,带来的感觉也不强烈。

她的另一只手往裙底探了进去——她穿的是那种通勤包臀裙,坐下来的时候,如果不夹着腿,几乎可以看到底裤——手指隔着底裤,在阴蒂上揉搓着。

下面的液体已经流淌的更加厉害了,将她的手指沾湿。

秦岚加大了力道,去刺激自己的身下那一点,下嘴唇是紧咬着的,却还是控制不住的泄露出一抹娇媚的呻吟。

明明舒服的浑身颤抖,那种空虚感却还是如影随形。

她敏锐地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异样,可是大脑却完全做不出多余的思考,浑浑噩噩的,迫切地渴望更多一点的欢愉。

沈靖南才刚来到洗手间外面,就看到一个男人趴在门口,似乎正在偷听,他的脸色顿时一片漆黑,拽着男人的领子就把男人拉开了。

语气阴沉沉的问:“你在听什么?”

男人看了他一眼,连忙摇头:“没什么没什么,我这就走。”

沈靖南径直走了进去,见洗手间里没有别人,就将洗手间的门反锁了,朝着最后一个隔间走去。

隔间的门是微微敞开着的,销魂入骨的呻吟源源不断的从里面传了出来,格外的清晰,听得沈靖南眉头又是一皱。

只是,他那双眸子里的颜色,却逐渐加深了。

他缓缓地推开了隔间的门,视线往里面飘去,看到的第一眼就是被扔在地上的黑色底裤。

黑色,一种庄严肃穆的颜色。

可换了在内裤上,就变得神秘而又性感了。

视线慢慢上移,落在了秦岚的身上。

她面色绯红的靠坐在马桶上,双腿大大张开,大半个乳房已经露在了外面,左手在上面抚摸着,右手也是探到了裙底,阴蒂已经被玩肿了,细长的手指正在小穴里进进出出,勾着那细嫩的软肉。

下面更是湿答答的一片。

他几乎能够听见下面在手指进出的时候发出的细微水声。

这一刻,沈靖南觉得自己的魂仿佛要被勾走了一样,再没有哪一个画面比此刻他所看到的更深入人心。

喉结接连极速的滚动两下,呼吸也瞬间变得粗重起来。

他不是什么柳下惠,遇到这种情况还没有感觉,可是,这种情况下,他却又要忍住。

他太了解她的性子了,硬的很,打断骨头连着筋。

他不怕威胁她,借此让她留在他身边,可是感情这种东西就像是做爱一样,威胁的次数多了,又怎么比得上心甘情愿来的让人身心舒畅。

他可不想他们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恶劣了。

沈靖南俯身,伸手拍了拍秦岚的脸蛋。

“秦岚,你清醒一点,我带你离开这里好不好。”

秦岚掀开上眼皮,然而却只看得见一个模糊的轮廓。

是个男人,而且还是她熟悉的男人。

思绪不断的拉扯,她想起了在车上,男人将她压在身下的场景。

那种空虚感就仿佛是找到了宣泄的出口一样。

“岚岚,很难受对不对,我马上就可以让你很舒服的,不过,你要答应我,事后不能够生气,至于下药的人,我会替你揍他。”

神智已经模糊的秦岚,哪里听得懂他的话,只是一个劲的喊难受,拉着他的手往下带。

“刘妈,你怎么过来了?”

沈月才刚进门就闻到了食物的香味,她脱掉脚下的高跟鞋,将包包随手扔在沙发上,就朝着厨房走去。

当她看到厨房里忙活的男人时,顿时瞪大了双眼:“哥,我没看错吧?还是说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沈靖南头也不抬的道:“别皮,去喊你嫂子下来吃饭。”

听到嫂子两个字,沈月的脸色顿时变了:“这才几天,就变嫂子了,那个女人可真够厉害的啊。”

沈靖南在她的后脑勺揉了揉:“乖,快去。”

沈月撇了撇嘴,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样:“好吧,谁让你是我哥呢。”

等她从厨房出来,却是又换了一副脸色。

秦岚换好衣服从洗手间里面出来,就看见房门是开着的,床上坐了个人,眼神轻蔑的上下打量着她。

“床上功夫应该不错吧,这么快就能让我大哥松口,让我喊你大嫂了。”

秦岚关了房间的空调,径直往外面走去。

这副冷冷淡淡的模样,瞬间激起了沈月满腔的怒火。她还没有到房门口,就被人一个箭步冲上来拦住了。

“你这个女人很拽嘛,可你要知道,你床上功夫再怎么厉害,都嫁不进这个家,而我永远都是我哥的亲妹妹,你要想扒着我哥,最好对我这个妹妹放尊重一点。”

秦岚握紧了垂在身侧的双手,眼神有些发冷。

秦岚陡然走进两步,一双眸子幽深幽深的,仿佛深不见底。

那里面除了愤怒之外,还有一抹不易察觉的滔天恨意。

她咬牙一字一顿的道:“你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是被人捧在掌心上疼爱的吗?不是的!可是有很多人,还没能享受后半生的幸福,就被剥夺了生命,你之所以过得这么幸福,只不过是老天暂时不想收你这条贱命而已。”

沈月指着她的鼻子:“你骂谁贱?!”

“啪”的一声,是指着她鼻子的那只手被她毫不留情的拍开了。

秦岚眼神阴沉的盯着面前的人:“沈月,你相信吗,这个世界上是有报应的,我以前是一点儿都不相信这玩意儿的,直到……我遇见了你哥。”

说完这话,她就缓缓地勾起了嘴角,阴冷的笑容,带着一种妖娆的杀气。

沈月仿佛被这眼神给冻住了一样,浑身僵硬着,许久都动弹不得,直到秦岚已经下了楼,她这才缓过来。

她经常跟她哥的那些女朋友打交道,那些人或谄媚或讨好,却从来都没有哪一个,敢这么对她。

良久,沈月一咬牙,拳头被她捏的咯吱咯吱作响。

“你这个女人,别太得意。”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