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外面有人会听到的 ;小臂粗的紫黑色巨大

来源:网络整理 2020-10-21 14:50:47
夏穆川听着那些菜名,眉头微微皱起,看着时乐的眼神有些复杂。

  为什么夏时乐会知道他喜欢吃什么?他记得自己从来没在家里提起来过,提前调查好的?
  可是他的口味要怎么调查,他只在跟学校室友出去吃饭的时候按着自己的口味点过菜。
  是通过他室友调查的吗?
  
  呵……夏时乐什么时候变聪明了。

 文学

  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时乐点完,把菜单递给他,“穆川,你看看还有什么想吃的?”
  
  夏穆川:“不用了,哥哥点的够多了。”
  
  “好。”时乐将菜单还给服务员,“那就这些。”
  
  夏穆川双手交叉撑着下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哥哥,你怎么会知道我喜欢吃什么呢?我记得我可从来没有在家里说过我喜欢吃辣。”
  
  这……
  时乐眨眨眼,对哦,现在剧情发展还在前期,夏穆川的喜好确实还没写到。
  失策了,他光顾着投其所好,忘了符合逻辑了。
  
  见时乐不说话,夏穆川嘴角勾起一抹笑,眼睛微微眯起,“哥哥,你在调查我呀。”
  他的声音是清冽干净的少年音,轻飘飘的说出这句话,听的人耳朵发痒。
  但时乐却觉得这好像是来自地狱的召唤。
  
  靠,要是夏穆川觉得自己在调查他,指不定要怎么报复呢。
  时乐干笑两声,“怎么会呢,我…我没事儿调查你干啥呀。”
  
  夏穆川轻笑一声,明显不信,“那我从来没在家里说过的喜好,哥哥怎么知道的?”
  
  对上夏穆川那黑漆漆的眼睛,时乐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要怎么说?如果不是调查,自己是怎么知道他的口味的?
  
  时乐眨眨眼,“我要是说,有一天晚上,我下楼喝水,正好碰到你梦游,你拉着我说家里的饭不合胃口,你喜欢吃辣的……你信么?”
  
  夏穆川:“……”
  
  时乐眼巴巴的望着他,夏穆川看到了他眼中还有几分期许,直接气笑了,“你觉得呢?”
  他收回夏时乐变聪明的话。
  
  时乐干巴巴的笑,“我觉得,你可能不信。”
  
  夏穆川轻轻靠上椅子背,抱起胳膊,好整以暇的看着时乐。
  
  时乐扭捏了一会儿,闭了下眼,低声说道:“好吧,我确实调查你了。”
  调查就调查了,总比说是看过全文的好。
  
  夏穆川挑了下眉,没想到时乐就这么承认了,他以为他的倒霉哥哥还能再扯几句谎。
  “为什么?哥哥调查我,不会是想害我吧。”
  
  “当然不是!”
  
  “那是为什么?”
  
  “呃,因为……”时乐一时间也想不出答案。
  
  夏穆川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时乐对上他的目光,忽然觉得,不用找那么多借口,直说自己的想法就好了嘛,反正自己也没想害他。
  
  简而言之一句话,就是自己收藏的那个回答。
  “因为我喜欢你!”
  
  夏穆川愣住了,“哈?”
  
  时乐咽了下口水,重新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语言,“因为我以前老是欺负你嘛,欺负着欺负着,我就觉得你特好,我就不想欺负你了。”
  “但是因为我以前的所作所为,我觉得你肯定会很讨厌我,所以我想讨好你,我就投你所好,调查了一下你喜欢啥。”
  
  夏穆川:“……”
  
  夏穆川的脸色有些难看。
  信你个鬼啊,我可是看过全文的人,你有多作死我比谁都清楚。
  
  夏穆川很快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他装作一副惊讶的模样,问:“可是为什么呀?哥哥怎么忽然就开始喜欢我了呢?”
  
  有了之前的铺垫,剩下的谎就好说多了。
  时乐认真道:“因为你长得好看啊。”
  这话是他发自内心的,他是个弯的,要不是夏穆川太恐怖,他肯定得对这个弟弟下手。
  
  夏穆川又愣了,“我……长得好看?”
  他当然知道自己长得好看,他不仅知道,还很会利用自己这张看起来纯良无害的脸。
  只是,这话从夏时乐嘴里说出来怎么就感觉怪怪的。
  
  “对啊。”时乐接着给他分析,“你真的长得特别好看,尤其是你的眼睛,睫毛那么长,眼珠子又黑又亮,比人家戴了美瞳还好看。”
  “用网络上的话来说就是,你的眼睛里有一片星辰大海。”
  
  夏穆川扯了下嘴角,强行忍住了拿出手机来照一照的冲动,“是吗?”
  
  “是啊!”
  
  时乐笑着,眼睛弯弯的,夏穆川对上他的眼睛,仅一秒就错开,转而看向窗外。
  
  时乐仔细观察了一下,疑惑道:“诶?穆川你的脸怎么这么红?这儿太热了吗?要不我去把空调温度调低点?”
  
  “不用不用,我没事。”夏穆川拿起杯子灌了口凉茶,正巧这会儿服务员端着菜上来,他忙说:“菜上来了,哥哥快吃吧,咱们下午还得工作呢。”
  
  他们来的这家店没有什么爆炒虾尾之类的可以给剥壳的东西,时乐表示非常遗憾,两人只能各自吃各自的。
  席间好几次时乐想再跟夏穆川搭话,套套近乎,但奈何夏穆川一直低着头吃饭,他也只好放弃。
  
  吃过午饭,两人分别回了自个儿的办公室。
  
  进了熟悉的封闭空间,夏穆川才反应过来。
  什么喜欢啊,这肯定是夏时乐的新招,先跟自己套近乎,然后趁自己放松戒备,再来致命一击。
  他刚才竟然还那么失态,夏时乐现在指不定怎么偷着乐呢。
  也是搞笑,他从小到大听了多少夸奖,怎么还因为夏时乐随口扯的两句彩虹屁就脸红了。
  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下午下班,司机将两人接回了夏家。
  夏建元已经回来了,正坐在沙发上看平板,应该是在办公。
  
  洗个手的功夫,饭菜已经端上了桌,一家四口坐在一块开始吃晚饭。
  
  夏建元问夏穆川:“穆川啊,第一天工作感觉怎么样?”
  
  夏穆川停下筷子,“挺好的爸,今天任务不太重。”
  
  夏建元点点头,“好就行,慢慢学,以后可有你忙的呢。”
  
  时乐又想到了那个回答的第三条。
  3、优美的言语会让人产生兴奋感,尽量去夸赞你想要挽回的那个ta。
  如果可以,最好能让他听见你在别人面前说ta的好话。肉麻一点也没关系,说出你被ta的什么优点所征服。
  没人能够抵挡被全心全意的细数优点。
  
  时乐立马跟上夏建元的话,“爸,我跟您说啊,穆川可优秀了,岂止一个好字能形容。”
  
  “哦?”夏建元来了兴趣,“怎么说?”
  
  时乐想了一下,“穆川他……天赋异禀,处理起公司的事情得心应手,比我这个干了好几年的还厉害呢!”
  
  夏建元笑了一声,似乎很是愉悦,“是吗?你们两个今天在一起办公?”
  
  时乐:“不是,是今天我遇到了一个很棘手的问题,不太懂,就想着跟穆川商量一下。”
  “哇!谁知道穆川这么厉害,看了一眼就知道怎么解决了,我觉得分公司交给穆川管理才更合适呢!”
  
  夏建元闻言,表情变得微妙起来,“哦?那你说说看,你遇到的是什么问题?”
  
  “额……”什么问题?这个问题问得好。
  他是学美术的,连大型集团里有几个职位,各是干啥的都不知道,在他看来很棘手的问题就是中午吃啥了。
  
  夏建元没等到回答,反而将目光放在了夏穆川身上。
  夏穆川立马答道:“哥哥问的是公司财务上的一些问题。”
  
  夏建元放下筷子,目光在兄弟俩身上来回转,“在咱们家,没什么嫡庶之分,你们都是我的儿子,谁来管理公司,是凭本事说话的。”
  然后,他把目光停在了夏穆川身上,“也不要觉得自己占一些血缘上的优势,就去做一些威胁兄弟的事,这个家还是我说了算。”
  说完,夏建元把吃了没两口的碗推开,上楼去了书房。
  
  时乐就是再迟钝也听明白夏建元的意思了。
  这是怀疑夏穆川威胁他逼他让出公司管理权啊!
  不是啊,他就是想在夏建元面前说一说夏穆川的好话而已啊!
  完了完了,吹过了……
  
  时乐都不敢转头去看夏穆川了。
  夏穆川本来就跟原主有仇,就算他没有这个意思,夏穆川肯定也以为这又是他的计谋。
  
  餐桌上的氛围一下子僵到了极点,方听荷在一旁笑着开导夏穆川,“你爸没有别的意思,他这个人就是多疑……”
  那母子俩说了什么,时乐也没听清,他独自沉浸在‘完了夏穆川肯定得整我’的恐惧中。
  
  一顿饭稀里糊涂的吃完,方听荷去外面接电话,餐桌上就只剩时乐跟夏穆川两个人。
  
  夏穆川擦了擦嘴,起身离开座椅。
  时乐下意识抬起头,然后就感觉肩膀一沉,夏穆川整个人趴在了他身上。
  
  “哥哥,你学聪明了嘛。”
  夏穆川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热气喷洒在耳廓,激的时乐起了一身战栗。
  修长的手指划过时乐的侧颈,顺着来到锁骨,忽然,夏穆川的拇指抵上他的喉结,轻轻一按,让时乐有了窒息的感觉。   夏穆川回到房间,王岚给他发了条微信。
  是一张图片,上午奶茶成分检测的报告。
  奶茶里并没有合规的食品添加剂以外的东西。
  
  夏穆川其实也感觉到了,毕竟喝完奶茶到现在,他的身体并没有任何不适。
  
  可是为什么呢?
  
  夏穆川盯着那张图片微微出神,所以夏时乐上午给他送那杯奶茶就是单纯的想腻他?
  不可能啊,夏时乐一心想把他赶出夏家,出的招数最次必然都是像晚上那样的离间。
  
  夏时乐到底想做什么呢?
  夏穆川坐到书桌前,关了手机扔到一边,手指轻轻点着桌子。
  剧情好像因为他的到来变得不一样了。
  
  夏穆川穿书前学的是经济,他虽然跟原主的姓名容貌年龄都一样,但能力上的差距可谓是天壤之别。
  他出生在家庭关系错综复杂的豪门世家,高中毕业就开始接触公司的事务,他爸儿子多,为了争取更多的利益,他选择在国内上大学。
  在学校的时候学经济管理,放假的时候去公司实操经济管理。
  
  他穿书前的家庭家业可比夏家大的多,他在原来的家庭都混的如鱼得水,夏家这点东西对他而言跟满级重回新手村没什么区别。
  
  至于豪门里那些肮脏的弯弯绕绕,他接触的就更早了。
  他爸一共娶过五个老婆,他是第一个老婆生的。
  他妈死的早,从他记事起,家里就总有别的女人跟孩子来分享本该属于他的东西。
  
  他一直以来都活在无休止的家庭斗争中。
  小时候被陷害欺负弟弟妹妹,长大了被下各种药。
  伪装、演戏、时时刻刻保持警惕、甚至是通过气味识毒,普通家庭的孩子可能一辈子都学不会的事,他在没成年的时候就学会了。
  
  夏穆川承认自己很变态,在他意识到自己穿越到了一本小说里的时候,第一反应不是惊讶和恐惧,而是兴奋。
  兴奋他终于可以离开那个压抑的家庭,兴奋他预知这个世界的一切。
  他喜欢这种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
  
  尤其是当他做出了原主根本做不出来的逆袭的时候,别人用那种惊讶的眼神看着他,可以说是最大程度满足了他的虚荣心。
  可能是这个原因,也可能是管理夏家的产业对他而言没有挑战,所以他对夏时乐这个大反派很上心。
  他最喜欢夏时乐在自以为设了一个万无一失的局,结果这个局却做到了自己身上以后,那种又惊讶又愤怒却又无可奈何的眼神。
  
  他熟知一切剧情,来了一个月,夏时乐次次都栽在他手里。
  总是毫无悬念的赢,渐渐也没了意思。
  
  可是现在,他这个哥哥不知道怎么了,好像忽然变聪明了。
  变得他猜不透了。
  
  又开始变得好玩了。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夏穆川的思绪,他起身开门,只见时乐穿着睡衣站在门口,手里还端了一碗面。
  
  夏穆川挑了下眉,“哥哥?”
  
  时乐回到房间以后,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全部都是夏穆川似笑非笑的表情,还有他最后那句‘越来越有意思了’。
  作为《相错人生》的忠实书粉,他太清楚夏穆川的手段了,绝对不是他这个傻白甜玩的过的。
  
  思来想去,时乐按照那条回答的第四条做了。
  4、如果意外惹ta生气了,一定要及时道歉,让ta感受到你的诚意,并且保证这样的错误绝对不会再犯。
  道歉的时候可以带上个小礼物,比如对方喜欢吃甜的,就可以送一盒巧克力,这样成功的几率会更高。
  
  夏穆川没有什么特别的喜好,作者把这个人描述的比较……无欲无求,可能是为了让他没有弱点吧,所以时乐也不知道具体该送什么小礼物。
  不过他记得刚才晚饭夏穆川没吃几口,就干脆煮了碗面。
  他活了二十七年,其中十年都在独居,厨艺很精湛。
  他觉得夏穆川吃了他的面很大概率会开心……的吧?
  
  时乐举了下手里的碗,露出一个很谄媚的笑,“穆川啊,我看你晚上没怎么吃饭,担心你会饿,就给你下了碗面。”
  “你尝尝?”
  
  夏穆川扫过时乐手中的碗。
  面条汤不知道是怎么做的,颜色是很诱人的橙黄色,碗里放了青菜鸡蛋和肉丁,丝丝缕缕的食物香蔓延开来。
  引人食欲大动。
  
  如果在之前,时乐殷勤的来送吃的,目的只有一个,肯定是给他下药。
  可是现在……尤其是有过上午的奶茶事件,夏穆川也拿不准时乐来送吃的的目的。
  
  夏穆川点了下头,“好啊,谢谢哥哥。”
  “不过我不习惯在房间里吃东西,我们去客厅吃吧。”
  
  不管他这个哥哥的目的是不是下药,还是防患于未然比较好。
  保姆张姨在客厅,他得当着第三个人的面吃夏时乐给的东西。
  
  时乐自然没有异议,端着面下了一楼。
  
  时乐煮了一锅,晚饭不止夏穆川没怎么吃,他也没怎么吃。
  他把面放到夏穆川跟前,就走进厨房,给自己也盛了一碗出来。
  
  夏穆川看着厨房里忙碌的身影,若有所思。
  
  时乐端着碗出来,夏穆川还是没有动。
  时乐疑惑,“怎么不吃啊?不合胃口吗?”
  说着,他尝了一口,鲜香美味,“我觉得还行啊。”
  
  夏穆川拿起筷子挑了两根面放进嘴里,接着眼前一亮,好香。
  他又吃了一大口面,然后抬头,看向坐在对面的人。
  
  夏时乐从小养尊处优,他记得他这个哥哥连煮方便面都不会,怎么做得出来这么好吃的面?
  
  夏穆川状似无意的问道:“哥哥,你在哪家点的外卖啊,可真好吃。”
  
  时乐闻言抬头,“不是外卖啊,我自己做的,连面条都是我自个儿擀的呢,从汤到面,满满的都是我的歉意。”
  
  夏穆川筷子一顿,“歉意?”
  
  “对啊,我很抱歉。”时乐低下头,不好意思的摸了下脖子,“晚上我说的话让爸误会了,我其实没有那个意思,我就是很喜欢你,想在爸面前夸一夸你,谁知道就弄巧成拙了。”
  “我这个人傻了吧唧的,话术情商也仅限于跟别人交谈时不戳别人痛处,再深一点的我还真想不到。”
  “我以后会注意的,说话之前多斟酌一下,不会再让这种误会发生了。”
  
  夏穆川整整愣了五秒钟才回过神。
  他垂下眸子,遮住眼底的情绪。
  
  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很奇怪。
  夏时乐到底想做什么呀……
  
  时乐擦了嘴,撑着桌子站起来,细细观察夏穆川的表情,“那……穆川,你还生气么?”
  
  夏穆川抬头,眼中的情绪已经散去,换上了往日里无害的笑容,“兄弟之间哪有隔夜仇啊,哥哥专门做夜宵给我道歉,我当然不生气啦。”
  
  时乐嘴角一抽。
  怎么笑的这么渗人呢……
  
  夏穆川很快把面吃完,擦了擦嘴,然后推开碗起身,“时间也不早了,明天还要去公司,哥哥早点休息吧。”
  
  时乐也跟着起身,“好。”
  
  两人房间不挨着,但都在二楼。
  他们俩一前一后上了楼,在楼梯口,夏穆川转头对时乐一笑,“哥哥,晚安。”
  
  时乐也道:“晚安。”
  
  .
  
  第二天一早,吃早饭的时候,夏建元带来了一个消息。
  “这周末有个慈善晚会,永乐集团主办的,给咱们家也发了请柬。”
  “到时候你们两个一起去。”
  
  慈善晚会?
  时乐下意识看向夏穆川。
  
  夏穆川点了下头,“知道了爸。”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