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嘿100常用方法*人妻肿腿合不上

来源:网络整理 2020-10-21 14:46:12
刘浩一把扯断黑色蕾丝的带子,两个饱满丰腴的乳舫挣脱了束缚,弹跳出来。

 

“唔,唔唔……!”

 文学

 

张雪绝望的摇着头,泪水顺着眼角滑落。

 

“对不住了,为了我俩的前途和名声,只能委屈你了!”说罢,刘浩一边欣赏着张雪胸前的柔软,一边伸手去扯她的底裤。

 

张雪双手被绑,只能无奈的发出唔唔的声音。

 

刘浩一边扯着她的底裤,一边感慨:这娘们平时看着不咋地,想不到这么有料,这胸,就像是气球灌了水一样,水嘟嘟的,又白又嫩,还有一股奶香气,光是闻着就已经让人有点难以自制了。

 

就在刘浩失神的瞬间,张雪用被捆在一起的双手一把推开刘浩,夺路而逃。

 

刘浩和何薇愣了一会,赶紧去追。

 

张雪一边流着泪,一边慌张的向教学楼外逃去,眼看刘浩越逼越近的时候,突然在经过一个转角处时,一只大手将张雪拉进了教室。

“人呢?人跑哪去了?”刘浩追赶到拐角处,看着消失不见的张雪,心急道。

 

“会不会是跑到楼下去了,要逃出去只能走下面。”何薇说道。

 

“我们去看看。”刘浩带着何薇向着楼下跑去。

 

而教室讲台下的张雪正紧张的看着面前躲在帽子阴影中的男人。

 

“别紧张,雪儿,是我。”男人将帽子脱下赫然漏出老赵成熟的面庞。

 

“赵叔?你怎么来了?”王雪惊喜道。

 

“我一看你那主任三更半夜给你发消息,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所以我就更过来看看了,没想到他居然做出这种混账事。”老赵气愤道。

 

“赵叔...呜呜...”张雪神经紧张了这么久,此时看到老赵在这,才全部爆发出来,猛地扑进了他的怀里。

 

“别怕,雪儿,我在这呢。”老赵抱紧张雪,轻拍她的肩膀安慰道。

 

但随后老赵的眼睛都要瞪圆了,因为刚才张雪的肩带被刘浩扯断了,衣服也凌乱不堪,此时她硕大的柔软正呈现在老赵的眼里。

 

看着面前月光下的绝世美人,老赵可耻的再次硬了。

 

而这一切也被张雪收入眼底,但目前她的心思全在怎么逃出去,毫不在意自己的身体被老赵看去。

 

“赵叔,我们走吧,这里好危险。”张雪害怕道。

 

“现在还不能走,他们一定还在寻找你的下落,如果我们被发现了,那到时候可就说不清了。”老赵沉思了一会说道。

 

话音刚落,门就被砰的一声推开了。

 

何薇踏步走进了教室,巡视了一圈。

 

为了防止被发现,张雪整个人都缩在了老赵的怀里,老赵感受着怀里的温暖,下身越加膨胀,忍不住伸出手摸了一把张雪的臀部。

 

“嗯...”张雪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

 

“谁在那里?”何薇听见声音瞬间警觉,仔细观察起四周来。

 

张雪见状更加紧张了,任由老赵在自己身上施展,也不敢再发出一句声音。

 

没过一会,何薇又被刘浩喊去,张雪这才敢大口喘气。

 

此时老赵已经将张雪抱在了自己的腿上,一只手抚摸她硕大的胸部,一只手掀开了她的裙子脱下了底裤。

 

“赵叔,别...”张雪红着脸,惊慌道。

 

话音还没落,老赵便扶住武器撞了进去。

 

“赵叔,你怎么能这样。”张雪连忙躲了开来。

 

“对不起,雪儿,实在是你太迷人了。”老赵也惊醒了,连忙道歉,心里暗骂自己怎么就这么容易被迷了心窍。

 

但现在很明显不是讨论这个得时候,张雪稍做休息,便带着老赵走小路溜回了家中。

 

刚打开家门,里面便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赵叔,雪儿,这么晚了你们两跑哪里去了?”陈家豪放好行李箱,笑道。

 

“老公,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要出差一段时间吗?”张雪惊喜道。

 

“回来拿点东西,过两天还要去邻省出差,以后恐怕只有周末才有时间回来陪你了。”陈家豪犹豫了一会,说道。

 

“哦,是这样啊。”张雪显得十分失落,本以为以后老公可以好好的陪在自己身边,没想到还要出差。

 

“来,赵叔,我这里有瓶好酒,咋叔两晚上好好喝喝。”陈家豪笑着从旁边行李箱里拿出了一瓶酒,招呼着老赵上了餐桌。

 

张雪见状便去张罗好下酒菜了。

 

老赵和陈家豪在餐座上边喝边聊,张雪则早早的就去洗漱准备睡觉了。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一个多小时,趁着老赵上厕所,陈家豪带着一声酒气和汗味进入了自己的房间,直接就扑到了张雪的身上。

“洗澡去。”张雪没好气的说。

 

“哎呀,别洗了,我都憋坏了,快,先让我尝尝荤。”

 

说着,三下五除二的扒下自己的衣服,抱着张雪就一阵亲。

 

张雪本来挺心烦意乱的,但是被老公这么一挑拨,心里的欲望和需求也跟着水涨船高,很快便把心里那点杂事都淹没了。

 

老公的唇从额头到眉间,从唇瓣到耳垂,每一下都那么深情,张雪也热切的回应着。

 

陈家豪隔着睡衣揉捏着她硕大的柔软,之后一口含住那俏立的圆点,舌尖灵活的绕着它打转,牙齿轻轻的啃噬着,张雪被老公的服侍很是享受,不自觉的就从鼻子里哼哼了出来。

 

老赵自己在客厅喝着酒吃着菜不亦乐乎,喝着喝着突然听到王雪的房间传来压抑的呜咽声,老赵眉头微皱:这两口子吵架了?还是自己和王雪的事被发现了,不行,自己得去看看。

 

老赵心想不管是什么情况,必要的时候牺牲自己也不能害了王雪。

 

等老赵晃晃悠悠走到房门口的时候,突然听着声音有点不对,不像是在哭啊,反而像是亲热的声音。

 

心里虽这么想着,但可能是酒精的刺激,老赵竟忍不住的伸手推了一下房门,这陈家豪也是心急,刚刚进屋的时候门没关紧,被老赵这么一推,还真给推开了。

 

老赵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想往后退,但是自己的两条腿怎么就不听使唤,尤其是看着床上那两具白花花的身体堆叠在一起,眼睛都闭不上了。

 

此时陈家豪正在张雪的硕大的柔软上卖力的啃噬着,张雪的腰肢也在配合的扭动着,撩人的声音从她的鼻腔里发出,听得门口的老赵一阵的迷糊。

 

身下的宝贝也跟着翘了起来,脑子中回忆着跟王雪这几天的接触,在火车上那短暂的温存,在公交上那紧密的接触,以及张雪那圆润饱满的臀部,无不撩拨着他内心的躁动。

 

不知什么时候,他的手已经伸进了裤裆里,套弄着那孤寂的宝贝。

 

门外的老赵受不了张雪的媚喘,屋里的陈家豪更受不了,看着张雪那两颊绯红,媚眼如丝的表情,那性感娇艳的嘴唇,陈家豪的速度不禁加快了起来,一种前所未有的征服欲和满足感占据身心。

 

两分钟后,陈家豪一声低吼,趴在张雪的身上抽动了几下,便大口的喘着粗气。

 

身下的张雪有一丝的失落,因为她还没有得到彻底的满足,总觉得内心深处有一些瘙痒难耐的感觉,奈何老公已经缴枪投降了。

 

跟张雪一样没得到满足的还有门口的老赵,他见家豪已经交货了,便悻悻地将门关好,自己回屋继续靠着想象完成最后的天人交合的部分。

 

陈家豪在张雪身上趴了一会就睡着了,张雪有些无奈的起身去卫生间冲洗一下,经过老赵房间时,恰好听到老赵的闷哼声,便好奇的往门缝凑。

 

老赵也没关门,就这么虚掩着,张雪轻轻推开一条门缝,往里看了一眼就羞红了脸。

 

只见老赵此时正躺在床沿上,裤子退到脚踝,一只手握着自己的家伙上下套弄着,眼睛紧闭,从鼻子里发出满足的哼哼声。另一只手里竟然搓揉着自己早就换下来的黑色蕾丝内内!

这让张雪很是羞赧,因为这样看来赵叔现在想象的肯定就是自己啊。这让张雪有些担忧,自己以后该以什么身份面对老赵?

 

不过同时,张雪也注意到了老赵那比自己老公还要大上一圈的尺寸,老赵的手掌比较宽厚,但是握住他那个东西的时候,外面竟然还露着一半,也就是说他那个家伙大的不行!

 

这让张雪忍不住的有些莫名的悸动,那么大的尺寸,老公和他根本没法比啊……

 

这么想着,张雪狠狠摇了摇自己的脑袋,自己这两天是怎么了,竟有些让人羞愧难当的想法冒出来,那可是自己的叔叔辈啊啊!

 

但是不自觉的,她还是想到了今晚在教室内的亲密接触,这让张雪又羞又恼,转身进了浴室。

 

当温热的水流划过身体,手掌摩挲着身体上的娇嫩之处时,张雪还是有些忍不住的去想,那可是巨无霸啊!跟手里的淋浴头差不多长!

 

看着淋浴头,张雪竟有些晃神,不自觉的把淋浴头对准了自己的下面,细细的水流打在身上有点像毛刷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如果在身下,那就完全是两码事。

 

冲了十几分钟后,张雪终于忍不住,用手指抚摸起那里,同时用水柱慢慢的刺激它。

 

“噢——”随着一声压抑的呻吟,一股水流从张雪身下留出,同时整个人也跟着不停地抽搐着,这几天堵在心口的阴郁瞬间释放出来,那种舒畅的感觉,让她险些昏厥过去。

 

洗过澡后,张雪搂着陈家豪睡得特别舒服,一直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才醒过来,老公早就醒了,正在床上玩手机呢。

 

张雪嘤咛一声,陈家豪急忙放下手机凑过来,在她脸上蹭着。张雪想起昨天时候家豪跟自己说的事情,便认真商量起来,如果能有上升空间的话,固然是好事,但是两人长期分居,肯定会对感情产生影响的。

 

家豪也考虑到了这一层,所以他准备先去锻炼三个月的时间,利用三个月的时间干出点成绩来,然后再申请调回来,到时候就算职位不变,工资也会往上提一提,如果公司不给他涨工资的话,以他的资历,随便找个公司都不比现在的差。

 

张雪听完他的分析,虽然心里有些委屈,但也只好接受了。

 

吃早饭的时候张雪都不敢抬头看赵叔,以为只要她抬头,就会想到昨晚在教室发生的一切,羞得她饭都吃不好了。

 

好不容易吃完早饭,两人到外面散步,这时刚好张雪的表妹来电话,说是大学毕业想来这边发展,让张雪帮忙给介绍一下。

 

张雪满口答应下来,毕竟这个表妹跟自己从小关系就好,以前过年的时候经常去她们家住,晚上跟表妹睡一床,表妹还经常去捏她那刚发育的胸部。

 

家豪听张雪挂完电话,随口问了一句:“谁啊?”

 

“咱小姨家的表妹,唐可儿。毕业想到咱们这找工作。”

 

“哦唐可儿啊,这么快就大学毕业了,我记得咱结婚的时候不是刚上大学么。”家豪挠挠头说道。

 

张雪没理他,突然想到一件事,一把抓住家豪的胳膊兴奋的问道:“老公,我让可儿住咱家怎么样?”

 

家豪听完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有些迟疑的说:“她住咱家,那我回来住哪啊?”

 

“不是有客厅么,你回来就在客厅凑合一下好了。”

 

“那晚上咱们怎么……”家豪凑在张雪耳边小声说着,边说边去咬张雪的耳垂,同时手也不老实的在张雪的屁股上揉捏着。

 

张雪拍掉他的手,嗔怒道:“就这么说定了,她后天就到,你明天就出发吧。”

 

“哎,哎?这就赶我走啊?”

 

两人嬉笑了一会就回家了,早上的时候家豪想要,但是张雪昨晚已经释放过两次了,加上一想到老赵听着自己的声音拿着自己的底裤做那种事,她就提不起感觉来,随便应付了家豪一下便睡了一会。

 

下午,张雪有课便去上班,刚在办公室坐了没一会,就看到何薇朝自己走来。

 

张雪眉头一皱,心里非常反感,便装作没看见转身就走,却不想何薇直接追了上来,非常亲切的喊她:“雪姐,校长找你呢。”

 

张雪脚下一顿,深吸一口气平复心中的怒气,转头面无表情的问道:“找我什么事?”

 

何薇趁机走到她跟前,压低声音小声说道:“好事。”说完便自顾自的走了。

 

张雪心里直犯嘀咕,校长找自己能有什么事。怀着好奇,张雪来到校长办公室。

 

校长是个年近50的妇女,平常不苟言笑,今天看到张雪却出奇的热情,先是一顿嘘寒问暖,之后扯了几句家常,才慢慢悠悠的开口道。

 

“小雪啊,听说你在申请优秀教师?”

 

张雪被问的一个愣,但一想到何薇那阴阳怪气的表情,心里也猜个大概,肯定是她和刘浩把这事捅到主任这来了。

 

反正横竖都是死,张雪把心一横,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主任笑眯眯的端起桌上的茶杯,慢条斯理的说:“我们学校很注重对人才的培养和关注,通过这段时间对你的观察和了解,也觉得你资历各方面都够,今天先提前给你透个信,你这个申请啊,内部已经通过了。”

 

说完脸上挂着一丝不明意味的微笑,笑得张雪一阵心里发毛,但脸上还是显出惊喜不已的表情,连声道谢。

 

转念一想,优秀教师名额有限,何薇不是已经评上了吗?便随口问了一句:“那何老师呢?”

 

校长依旧笑眯眯的说:“那你就不用操心了,这次额外增加了一个名额,她也有份。”

 

从校长办公室出来以后,张雪路过主任办公室,恰好看到刘浩端着茶杯倚在门框上。

 

她本想低着头假装没看见,结果在快要越过刘浩的时候,被刘浩一把扯进了办公室里,接着就堵住了门。

“你想干嘛?”张雪有些紧张的看着刘浩。

 

刘浩油腻的脸上堆着一抹冷笑,小声问道:“我想干嘛?怎么,还没当上优秀教师就翻脸不认人了?”

 

“关你什么事!”张雪料定这件事跟刘浩有关,但是她有不能表现出来,只能硬撑着。

 

“管我什么事?你知不知道为了你这个优秀教师我废了多大劲,要不是我手里有那老娘们的把柄,你觉得凭你的资历,能当上优秀教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