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的肥里 你说过不强迫我的不要

来源:网络整理 2020-10-20 10:27:16
少幺爸的控诉,让老板凳沉默了,好半晌都没有开口说话。
  
  “你跟我说你不得跟赵警官两个好,结果现在还不是跟他住在一个房子里头。你说你不得不要我,结果还不是背到我和我妈两个商量要把我送回去,连我出院都不来看我!老板凳你勒个大骗子!老杂皮!老□□儿虫!我嫩个喜欢你,你不喜欢我也就算了,结果还要卖我!?”
  
  少幺爸哭兮兮的抱怨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模样看得老板凳心头一阵难受,忍不住放软了语气说:“有啥子事,你过来,你过来我们再说。”
  少幺爸抬手把眼睛水一揩,埂起个脖子吼:“不!我不得过且!你现在也是在骗我!只要我过去,说的啥子都不得着数,你还是要把我拿来卖了!你要喊我妈把我带回去!如果我不回去的话,你肯定还会喊燕子姐和赵警官两个开起警车把我押回去!”
  
  我日吗,喊警车押起回去!?勒个是哪点跟哪点的想法!?

 文学

  不止是老板凳,就连在一旁安慰少幺爸他屋妈的燕子和在一旁满脸无奈的赵警官也都是勒个想法。
  
  老板凳捏紧拳头,强压着自己的脾气,说:“少幺爸,我好久说了我要喊你妈把你带回去的?还有我好久说了我不来接你的?我喊燕子来接你,因为我惦记你住院住嫩个久,好不容易出院了,在屋头给你弄点好吃的,等你回来!?”
  少幺爸看了一眼他身后赵警官说:“他说的!他说的你要喊我妈把我接回去!”
  
  赵警官没开腔,也没反驳。
  燕子站在一边跟到喊:“老板凳,我是说了的哈,我说了你在屋头弄饭,他不相信我说的!”
  
  老板凳瞪着少幺爸说:“我不管赵儿他说了些啥子,我也不想否认各人确实跟你妈商量过接你回去的事,但是我没亲自开口跟你说这个话,就代表我没有做这个决定!如果比起我亲口跟你说的话,你宁愿去相信第三方的话,那我现在也没得好说的老!”
  少幺爸犹豫了一哈,他确实没有听到老板凳亲口给各人说过要送各人回去的话,但是赵警官的那个话,也确实没有说错,更何况老板凳承认了确实是有过类似的想法。
  
  意识到自己可能对老板凳有所误会的少幺爸还是有些不想承认各人有问题,他扯起喉咙吼:“那你也不该骗我说你不晓得我好久出院的事!”
  “是,勒个事是我错了,我不该骗你。”老板凳继续说道,“我道歉。所以你快点给我进来,不要再趴在那个上头老!你把别个医院的医生和护士都黑到老!别个都把消防和警察喊起来老!”
  
  少幺爸抓着那个栏杆,还有些犹豫,他看到站在老板凳身后的赵警官说:“那我还要他道歉!”
  赵警官颇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对不起,我不应该听风就是雨,把不实的信息告诉给你。”
  “现在得行老塞?”老板凳看到少幺爸说,“你快点给我滚进来,不要再在那点搞事老!”
  
  眼看各人得到了那个在老板凳心中颇有分量的赵警官的道歉,少幺爸心头正得意,他觉得各人勒个手段还可以,直接又提了要求:“我还要你答应我,不得赶我走,不得让我妈接我回去。”
  老板凳本来还多担心他站在那个外头,一听他这个语气,就立马晓得勒娃儿又开始装怪,直接码起脸就开吵:“少幺爸,你是不是不听!?是不是不滚进来!?”
  
  蹬鼻子上脸的少幺爸现在完全没有意识到各人正在作死的边缘试探,他惊歪歪的说:“不!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进来!”
  老板凳后槽牙一咬,说:“少幺爸,老子最后说一次!你滚不滚进来!?”
  
  少幺爸梗起脖子,嘴巴嚼得很:“不!”
  老板凳把十个指头的指关节按得啪啪作响:“可以,你要喜欢就给老子在那外头吊起!有本事你娃勒辈子都不要下来!勒辈子都不要扭到老子费!日吗老子勒哈儿逗跟赵儿两个回去,在屋头想啷个亲热就啷个亲热!想啷个浪就啷个浪!老子还要给他煮你最喜欢豌杂面,夹三个煎蛋给他!”
  
  一听老板凳不但要当到各人和那个赵警官相亲相爱的回去亲热,还要给赵警官煮各人喜欢吃的面,还要多夹一个煎蛋给他,少幺爸当时就哭老起来,一边哭还一边嚎:“我不干!!!你不准给他煮豌杂面!!!我不准你多给他夹煎蛋!!!我不准你跟他两个亲热!!!”
  看着少幺爸哭得满脸都是泪水的样样儿,老板凳强忍住笑意说:“你下来嘛,下来我逗不给他煮面,也不多给他夹煎蛋!”
  
  少幺爸哭兮兮的把他看到:“你豁我!”
  老板凳摇头:“不得。一哈儿我们回去我就给你煮面,腾腾菜打底,还给你整两个煎蛋。”
  
  少幺爸抽了抽鼻子,说:“不!我要三个……不!我要四个煎蛋!要比他的多一个!”
  老板凳冲着少幺爸伸出了双手,面带着笑意的看着他:“可以,要几个都给你弄。所以现在,仙人板板,可以下来了不!?”
  
  少幺爸抹了抹鼻子,他抓着栏杆,想要站起来,却发现各人腿酸软无力。不知道哪里的风吹了过来,风力大得他根本站不稳,只能紧紧的抓着栏杆,紧张兮兮的看着老板凳说:“老汉儿……我怕……我有点恐高……”
  老板凳又往前站了一步,他握住少幺爸的手说:“不怕,我抓到你的。我不得松手,也不得让你掉下去的。”
  
  老板凳的手又大又有力,干爽中带着炽热的温度,烧得少幺爸心头暖暖的,瞬间就忘记了身在险境的恐惧。
  在老板凳的安抚下,少幺爸终于鼓起勇气站了起来,并且试图用同样的方式翻进天台。
  就在他双脚踩在栏杆上,双手扶着老板凳的肩膀准备跳下来的时候,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风,风力大得仿佛是有六七级一样,吹得少幺爸身子一个不稳,就后仰着倒下去。
  
  楼下的人看到这一幕,黑得当时就响起一阵阵刺耳的尖叫声,少幺爸他妈直接黑得晕过去了,燕子当时不晓得顾那一头,只能顺手直接掐少幺爸他妈的人中以防万一。
  少幺爸还没明白各人是啷个一回事,就突然有只手直接把他的胳膊拽住了。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半截身子都已经落到那个阳台外头了,耳边也尽是呼呼的风声和楼下刺耳的尖叫声。
  
  “我说过的哈……我是不得松手的……”老板凳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句话。
  这个时候的少幺爸才发现,老板凳的大半个身体都探出了栏杆外头,双手紧紧的拽住了自己的胳膊。而在他的身后,是同样费尽全力抱住老板凳腰杆,不让他们两个都掉出去的赵警官。
  
  这个时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冲上来了几名消防员和警察,费尽全力的把大半个身体悬在空中的少幺爸,连同拽着他的老板凳和赵警官都给拽了回来。
  被拽回来的少幺爸直接整个人都摔在老板凳的身上,他惊魂未定的样子,吓得眼泪都不知道流了。呆愣了数秒之后,他发现老板凳被自己压在身下,赶紧坐下来,紧张兮兮的摸着老板凳的身体问:“老汉儿,你有没得事!?”
  
  老板凳躺在地上,他根本没顾各人是啥子状态,只管攥紧了少幺爸的手,说:“少幺爸,我说过的,我不得让你掉下去。”
  少幺爸遭老板凳勒句话逗得那个鼻头一酸,跟到就又哭老起来,那个眼睛水流得哦,用手杆啷个揩都揩不尽。
  
  老板凳叹了一口气,伸手去擦他脸上的眼睛水:“你勒个娃儿,真的是,啷个楞个喜欢哭?男子汉巴萨的,不怕丢人迈?”
  少幺爸抽了一哈鼻子,说:“没得哪个说男娃儿逗不准流眼睛水哈!?”
  
  老板凳忍不住笑了一哈,他动了一下脖子,看到了跪在自己身边的赵警官,那张白皙英俊的脸上满是担忧。
  老板凳忍不住对着赵警官说:“勒娃儿,跟你以前说过的话,真的是一模一样。”
  
  赵警官笑了一哈:“但是这句话说得没错,不是吗?没人说男人就不能流泪。”
  老板凳长叹了一口气,他抬眼看着那明晃晃的天空,晴空流云,湛蓝如海,心里却在反复咀嚼着那句被身边这两个男人说过的话。
  
  是的,男人,其实也是可以哭的。
 赶上的消防员和急救医生给少幺爸和少幺爸那个昏过去的妈都做了身体检查,确认没有任何问题之后,才让他们下了楼。
  幺妹儿一直在楼下,差点遭刚刚那一幕黑得魂都要落了,勒哈看到他们都安安全全的下来了,当时就哭了起来,不管燕子啷个劝都劝不住。
  
  旁边的消防员正在收拾充好气的气垫,那个负责人走过来跟老板凳确认情况,在进行例行问话的时候,他忍不住多看了老板凳一眼,问:“你是不是前两天屋头遭烧老的那个?”
  老板凳点了点头,说:“对头,逗是我。”
  
  那个负责人没得好气的看了老板凳一眼,说:“我说啷个楞个眼熟,原来又是你几爷子!”说完他又看了看少幺爸,语重心长的说,“娃儿,不管遇到啥子事,不要楞个冲动。你连死都不怕老,那这个世上还有啥子是你过不去的坎儿哎!?你看你屋头的人,着急成嫩个样子,下回不要再楞个老哈?”
  少幺爸有些不好意思的抠了一哈脑壳,然后站得笔直的,给在场的消防员和警察深深的鞠了一个躬:“各位消防哥哥,警察叔叔,对不起,我下回再也不发哈老!”
  
  道歉归道歉,例行的手续还是要做。
  少幺爸被喊道派出所里头去做了笔录,好在他认错态度比较好,在挨了一顿训之后就被放了回去。
  
  一行人挤在赵警官那辆小轿车里回家,路上燕子还在开玩笑说:“赵哥,你勒个是超载哦?如果要让交警看到,肯定要罚款!”
  赵警官瞪了燕子一眼,说:“就你乌鸦嘴!”
  
  好在一路上也没真碰见交警,车顺顺利利的就开到了赵警官楼下的车库里头。挤在电梯里等到家的时候,每个人都很安静的,只有少幺爸站在老板凳身边,忍不住悄悄去拉了一哈他的手。老板凳没有反对,而是沉默着任由他抓着自己的手,各种把玩儿。
  回了家,燕子像是在各人屋头楞个自在,各种招呼少幺爸他屋妈和幺妹儿坐,还帮赵警官和老板凳去切西瓜给她们吃。
  
  少幺爸像是一条哈巴狗儿一样跟在老板凳身边,生怕落了一步。
  老板凳一边给各人身上套围裙一边吵他:“你爪子,脚跟脚的围到我转?我手头又没得嘎嘎!”
  
  少幺爸掐媚的笑着,伸手去栓老板凳背后围裙带带,说:“老汉儿,我陪到你做饭嘛?”
  老板凳一把把少幺爸薅开:“过开,过开,少来打我的岔。日码今天不是你在医院搞事,我多早八早就该把饭菜弄好老,勒哈都全部吃下席老!”
  
  少幺爸一脸的不高兴,撅个嘴咕哝:“勒又不是我故意的。”
  老板凳瞪他一眼:“还说不是故意的!?”
  
  少幺爸赶紧把嘴巴闭到,各人灰溜溜的溜出厨房,坐在餐桌边的椅子上,绿眉绿眼的把跟着老板凳进厨房的赵警官看到。
  厨房门大大的开着,从他们进去的那一秒开始,所有的动作都在少幺爸的视线之内。从菜下锅到每一样菜端出来的时候,老板凳和赵警官两个的交流也仅仅限于在厨艺上的沟通,并没有其他过分的接触。
  
  当最后一个汤端上桌子的时候,燕子也开始招呼少幺爸他屋妈和幺妹儿坐过来吃饭。于是赵警官那个不算得大的餐桌前,满满当当的坐下了六个人——三个大老爷们儿和三个女人。
  老板凳解着身上的围裙,冲着少幺爸他屋妈说:“大姐,吃嘛,试一哈我做的菜,看看和不和胃口。”
  
  燕子在一边敲边鼓:“逗是,逗是,大姐,告一哈嘛。老板凳的手艺还是没得说头得,你没看到少幺爸勒段时间在他勒点蹭吃蹭喝的,那个脸都长圆了。”
  少幺爸他屋妈抬头,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自己的儿子,才沉默着拿起筷子夹了一道菜吃了起来。
  
  她咀嚼着,咽下嘴里的菜,沉默了好半晌才开口:“手艺确实很不错。老板凳,谢谢你照顾少幺爸楞个久。”
  燕子眼明心亮的笑了一哈,赶紧招呼幺妹儿和少幺爸也跟到起动筷子:“吃饭,吃饭,吃饱了饭我们再说正事。”
  
  在她的招呼下,一桌子人开始各动各的筷子吃饭夹菜,唯独老板凳却突然站起身往厨房走了过去。
  少幺爸歪起个脑壳把他看到,问:“老汉儿,啷个?厨房还有没弄好的菜啊?”
  
  老板凳没开腔,自顾自的各人进了厨房,跟着厨房就响起了抽油烟机的声音,还有灶台点火的声音。
  在一阵锅碗瓢盆声和油煎声之后,老板凳从厨房里头走了出来。
  他的手里端着一个不大不小的面碗,里面装着一碗旺实得不得了的小面,盖上了厚厚一层炖得耙得不得了的豌豆和颗粒分明,色泽金黄油亮的炸酱,最上面还盖了四个煎蛋。
  
  老板凳把这碗面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少幺爸面前,说:“之前在医院说的,回来就给你煮面,还有四个煎蛋。”
  少幺爸看到各人面前的勒碗面,眼睛水突然一哈又包起老。他抬手擦了一哈眼睛,抬头把老板凳看到,红起个眼眶不晓得该说啥子好。
  
  燕子夹了一块肉放到嘴巴里头,一边吃一边说:“少幺爸,今天你各人逗吃勒碗面哈?勒桌子上的菜你也不要动了哈?”
  少幺爸看了那一桌子的菜,全部都是各人喜欢吃的,当时就吼老起来:“凭啥子我不准桌子上的菜!?勒个菜上头有没有写不准我吃!?”
  
  燕子把摆在少幺爸面前的那盘猪耳朵端到各人面前,说:“在医院里头的时候,我给你说老板凳在屋头弄饭,你各人不信得嘛?还要单独点菜,点碗杂面?我给你说哈,勒碗面是你各人的点单,我们都是不得碰的哈?”
  说到起,燕子就站起身,又把少幺爸手旁边那盘姜爆鸭子端起走了,连挨到起的那盘回锅肉都没有放过。
  
  少幺爸急得脸都红了,但是他又不敢去吼燕子,毕竟眼前这个看上去把把小的女人,身怀怪力,是他惹不起的角色。
  燕子笑得鸡贼,一一端走少幺爸面前的肉菜不说,就连最后那一盘凉拌腾腾菜也跟到端了起来。
  一看各人喜欢的菜就剩下最后一个,少幺爸急得终于忍不住吼了起来:“燕子姐!没得你楞个欺负我的哈!?连腾腾菜勒种素材你也要弄起走!?”
  
  燕子憋着笑说:“那是!你碗头的面里头有勒个菜,你还要吃双份儿迈!?”
  少幺爸咬着筷子一脸委屈的把燕子看到,心里头想的是:我碗头没得的菜,你也没有给我留哎!?
  
  燕子哪里管得他楞个多,直接就把凉拌腾腾菜端走了。
  赵警官在一边看不过去了,直接吼了燕子:“燕子,差不得得行老!不要再欺负他老!”
  
  老板凳伸手摸了一哈少幺爸的脑壳,说:“娃儿,给你燕子道个歉。你今天把别个燕子姐黑惨老!?别个燕子姐从来都黑关心你,你今天做勒事黑要不得哦!?”
  少幺爸脸红了一哈,他抠了一哈脑壳,别别扭扭的说:“燕子姐,对不起。我今天不该说你也是骗子,也不该不听你招呼。”
  
  老板凳笑眯眯的看到他,问:“还有哎?”
  少幺爸将目光落到了幺妹儿身上,说:“幺妹儿,对不起,我今天说谎了,还害你担心。”
  
  幺妹儿从来没有看过楞个听话的少幺爸,反而整得各人有些不好意思,红起个脸说:“其实,我今天也不该对到你说那些话。”
  少幺爸摇了摇头,说:“也不是,都是我各人惹出来的事,你骂得对。”
  
  老板凳坐在一边,用深邃的目光看着他,等待着他向坐在燕子和幺妹儿身边的另外一个女人说出道歉的话来。然而少幺爸却只是看了对方一眼,就沉默着垂下双目,不再说话了。
  少幺爸他屋妈的脸上,是满满的失落和黯然神伤,抓着手里的筷子,不管燕子啷个打圆场,在她碗里头夹再多的菜,也没得任何胃口吃得下去。
  燕子的胃口一直都很好,再加上一向都吃得的少幺爸,勒一桌子菜好歹是没有被浪费,差不多被消灭得干干净净。
  
  吃完饭,燕子和幺妹儿陪到少幺爸他屋妈坐到起吹龙门阵。
  少幺爸猫进厨房,挨在老板凳身边,顺手就抽过他手里还在洗的碗说:“老汉儿,我来。”
  
  老板凳没有拒绝,他倚靠在流理台边儿,皱着眉头看着少幺爸,说:“少幺爸,你刚刚有些做法要不得。”
  少幺爸的手顿了一下,他咬了咬唇,说:“我晓得你说的是啥子。老板凳,这件事上,不是我不想去原谅,是我没得办法原谅。”
  
  老板凳叹了一口气:“我从来没说要你去原谅她,我只是想你去体谅一哈她一个女人的难处,你不止一回儿在黑多人面前楞个针对她,她心里头难过的程度,不亚于你被后脑汉儿打送进医院那回儿。”
  少幺爸用力的刷着手里的碗,水龙头的水开得哗哗的,仿佛大得听不见老板凳的说话声。
  
  “即便是你确实没办法原谅她,我也希望你能够和她开诚布公的说出来,而不是这样别别扭扭的互相伤害。”
  即便是那水声再大,也还是掩盖不住老板凳的声音灌入少幺爸的耳中。
  
  少幺爸沉默着刷完了水槽里的最后一个碗,他拧上水龙头,转过身目光灼灼的看着老板凳,说:“可以,我可以考虑你的提议,但是在这之前,我们能不能把我,你,还有赵警官的事掰扯清楚?还有关于我的事,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些都一并说清楚,可以吗?”
  
  老板凳看着少幺爸那双亮得像是星辰一样的眼睛,目光恳切的点头:“我原本就是这样安排的,接你回家吃饭,然后我们开诚布公的讨论我们三个人之间的事,甚至还包括你、幺妹儿和你妈的事。”
  说着,老板凳顿了一哈,他伸手摸了摸少幺爸的脸,继续说,“正如我跟你说的,少幺爸,我没得啥子是好瞒你的。”
  
  少幺爸握紧了拳头,他深呼吸了一口气,选择接受老板凳的提议:“好。”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