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人妻的高官*被老头在公车摸到高潮

来源:网络整理 2020-10-19 09:32:52
“生日快樂,蘇黎。”蘇黎望著繁星點點的夜空,輕聲對自己說道。
 
今年沒有祝福也沒有蛋糕,只有她自己壹個人,獨自而過。
 
上個月蘇黎父母遭遇車禍,意外去世後,弟弟也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蘇氏公司便亂成了壹鍋粥,爭權的爭權,內鬥的內鬥,業績也壹滑千丈,榮光不再,甚至跌落到現在的負債累累,再這樣下去的話,很快要破產易主了。

 文学

 
這壹切蘇黎看在眼裏,急在心裏,卻無能為力。她第壹次憎恨自己,只是壹個普普通通的小學音樂老師。
 
蘇黎鼻子壹酸,她這才意識到,以前父親將她保護得有多好,她從來只需要快快樂樂的做自己。
 
父親已經沒了,難道就連壹手經營壯大的公司都要保不住了麽?
 
所以,她不能就這麽認輸了。
 
但蘇黎並不特別明白,林伯約她談生意,為什麽要約在酒店?林伯以前跟父親的私交甚好,也算是看著蘇黎長大的長輩,所以蘇黎雖然心裏頭猜疑,卻並沒有對這件事情太起疑。
 
以至於,當林忠強兩杯黃酒下肚,就讓蘇黎脫了衣服陪她睡覺的時候,蘇黎都覺得是聽錯了。
 
蘇黎攥著拳頭,極力克制聲線,嘴角僵硬的說道,“林伯,妳這是在開什麽玩笑?”
 
“我沒有在開玩笑,小黎啊,從妳小的時候,我就覺得妳是個好姑娘,我看著妳長大,變得越來越水靈的時候,我就盼著這壹天。”林伯伸出手,拍了拍蘇黎的大腿,“妳也別害怕,林伯雖然年紀大了,但還是會好好疼妳的,只要妳跟了我,妳們公司的問題,我都會幫著妳解決的……”
 
“林伯,我這次來這裏,是為了跟妳談生意的……”
 
“我就是在跟妳談生意啊。”林忠強大臉上堆著油膩的笑,“不然,妳覺得以蘇氏公司這麽糟糕的情況,我為什麽要幫妳?難道就憑以前那點交情,蘇黎,別太小年輕了,妳父親都去世了,這交情值多少錢?”
 
蘇黎忍無可忍,豁然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既然我們的想法不同,那也就沒必要再繼續交流下去了,告辭!”
 
她猛地壹站起來,便覺得頭暈,先前還覺得是貧血,但是看見林忠強那猥瑣的壞笑,還有身體內湧動的異樣時,蘇黎這才意識到時發生了什麽!
 
她被下藥了!
 
“來都來了,別著急走啊。”林忠強的手已經按到了蘇黎的肩膀上。
 
蘇黎心中大駭,壹把將林忠強推開,踉蹌著從房間裏跑了出去。
 
林忠強那陰森的笑緊追在身後,“我看妳能跑到哪裏去!”
 
酒店幽靜的長廊上,竟找不到壹個人,她迷了路,完全忘記了電梯的方向。身後的腳步聲緊追著,蘇黎心裏壹緊,酒店出入口都有林忠強的人,她插翅難逃。
 
正拐過走廊,就看見前面有服務員在給客房送餐,正準備把房門帶上。
 
蘇黎情急之下,竟松了松襯衫紐扣,踩著高跟鞋走了過去,她倚在門框上,“小哥,麻煩讓壹讓。哦,別緊張,我只是來給客人上門按摩的,正當行業。”
 
說完這句話,蘇黎的臉上壹紅,這些話都是蘇黎信口胡謅的,就連語氣都僵硬不自然。
 
但是那服務生在酒店上班,什麽大場面沒見過,都上門按摩了,還能是什麽正當行業?他上下打量蘇黎壹眼,就清楚是發生什麽事情了。他秒懂松開門把讓蘇黎進去了。
 
蘇黎連忙將房門帶上,她穿著高跟鞋踩在厚實的地毯上,無聲往房間內部走了進去,看樣子,住在這間客房的人是男的。只希望這位先生能夠通情達理,讓她躲壹晚上,等林忠強走了,蘇黎就能順利脫身了。
 
她有些不自在地拉了拉齊短裙,身體內那股異樣越發強烈,蘇黎臉色酡紅酡紅的,眸色微醺,透著醉人的嫵媚感。
 
房間裏沒開燈,但亮光從關閉的玻璃浴室裏透進來,蘇黎看到壹個模糊而健碩的身影,正在裏面洗澡。
 
聽著水聲,映在玻璃上的身影,也可以看得出倒三角的身形,壹雙挺直的大長腿,身材很好,眼神下意識地往下,似乎還能看到那不可描述的重要部位。
蘇黎只覺得耳根漸漸發燙起來,那藥的後勁似乎上來了,感覺腦袋開始有些發暈。
 
轉眼間,蘇黎看到擺放在櫃臺上的冰酒,她想也不想,就倒了壹杯,仰頭就猛灌了幾口,想要澆滅那股不安分的燥熱,冰寒刺骨,人也跟著清醒了不少。
 
“什麽人?”壹道冷冽的聲線,冷不丁地在身後響起來。
 
蘇黎嚇了壹跳,手壹抖,杯子裏的酒水了出來,澆在她領口,內裏那黑色蕾絲胸衣登時變得明顯起來。
 
哎呀!怎麽這麽突然!
 
蘇黎撞進壹雙黑沈的冷眸裏,她看清眼前男人的臉,簡直俊美得人神共憤,看得她神色呆了呆,眼神下意識往下,卻見陸寒時只圍著壹條浴巾,光裸的上半身,肌膚緊實,還帶著沒擦凈的水珠,特別是那六塊腹肌,水珠從上滑下,帶著沐浴後的微紅的膚色,簡直是致命的誘惑。
 
而這還不算,那包裹在浴巾之下的下身,就算沒反應也看得出很有料。
 
她壹楞,“那個。我我我,妳好,我不是故意要闖進來的……我……”
 
陸寒時冷聲問:“我問妳到底是誰?為什麽會出現在我房間裏?”
 
“先生,妳能不能讓我在這裏躲壹晚?外面有壞人要抓我,如果我被抓住的話,會死得很難看的。”蘇黎眼眶濕潤,看上去有些無辜可憐。
 
陸寒時打量著她,劍眉壹挑,“喲,現在的小姑娘,借口都編出花樣來了。妳知道麽?像妳這種睜著眼睛說瞎話的人,我遇到過不少。而她們無壹不例外的,都想要爬上我的床。”
 
“我不是!我沒有!”
 
陸寒時的視線落在她那渾圓的胸部上,那眼神赤裸裸,似乎能夠將她生吞活剝了。
 
“妳!”
 
蘇黎氣極了,沒想到這樣英俊的男人,竟是是個流氓!她只覺得臉上更燙,像有股熱流直往腦門沖上來,腦袋也發暈發脹,眼前所見開始有些蒙蒙籠籠的感覺,忍不住難受地“嗯”了壹聲,渾身也開始發燙起來。
 
知道這是藥勁上來了。
 
可蘇黎對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全然不知,身體裏異樣的燥熱,讓她覺得難堪又驚慌。
 
在男人的逼視之下,蘇黎突然有些後悔了,轉身想離開這裏。
 
但突然發軟的身子,令她站立不穩地身子壹歪,猝然地往陸寒時身上倒去。
 
陸寒時:“……”
 
這叫我不是我沒有?然後就主動送上門,還投懷送抱?
 
陸寒時好看的面部線條瞬間緊繃起來,他心裏極厭惡這樣的女人,但是懷裏那女人異常的柔軟……不過蹭了蹭,他居然有反應了,什麽鬼?
 
第壹反應就是要推開她,但低頭就看見壹張精致而泛著酡紅的小臉,陶醉似的貼在他胸膛上,還嚶嚀了壹聲。
 
身子猛然壹抖,喉結跟著滑動壹下,壹股酒香味直竄入鼻中,陸寒時會意過來,這女人不僅喝了他剛冰鎮的酒,而且還喝醉了。
 
看著她醉眼迷離地伏在自己懷裏,滑膩的臉頰還不時在胸口蹭過去,陸寒時忍不住倒吸口氣,抱著溫香軟玉的身子,竟然有些舍不得松手了,xing器硬得只想往她柔軟的身子頂去。
 
“妳……”蘇黎僅剩那壹絲的理智,被那男性荷爾蒙給寸寸瓦解,“妳……妳那裏……”
 
陸寒時對她對視,竟沒有半點不好意思,他的聲音低沈,“嗯,硬了。”
 
他不是重欲的人,但這麽甜美的點心,他不想放了。
 
“想知道羊入虎口,會有什麽後果麽?”
 
是裹在身上的浴巾,不知何時滑落了下來,體感更加敏感了。
 
他不禁彎下身,猛地將蘇黎打橫抱了起來,毫不猶豫地甩到床上去。
 
“後果自負。”
陸寒時隨後就欺身壓上來。
 
蘇黎經這壹拋,更加頭暈目眩的,低呼壹聲,因醉意,卻顯得聲音軟綿綿的,渾身也像沒骨頭壹樣,難受地扭動了壹下,她擡起壹雙迷離的眼神,看著欺身過來的男人,下意識地往床邊縮去。
 
明明害怕,可是身體卻在不由自主的渴望著什麽,這種陌生的感覺讓蘇黎越發驚慌。
 
“男人都是下半身生物麽?怎麽隨便見到個女人就這麽饑渴?”蘇黎咬著下唇
蘇黎感受到陸寒時的視線,她半撐著身子,紅唇半咬,媚眼如絲的,加上半濕的衣襟,緊貼在身上,那對飽滿顯得更挺立了。
 
但蘇黎並不知道此時的自己到底有多撩人,見陸寒時越靠越近,幽深的眸子幾乎要炙燙了她,驚恐得再也想不起來此的目的了,擡起腿用力地踢出去。
 
但她並沒有踢中目標,反而被壹只大手緊緊地握住,高高地舉在頭頂上。
他探出手指,在她那縫隙間輕輕壹刮,隨即淡淡壹笑,
妳不要動手!唔……”蘇黎那裏從來沒有被別的男人碰過,這會兒更是敏感到不行,不過就是被刮了壹下,便顫了顫,直喘著氣。
蘇黎瞬間從耳朵紅到了脖子根,面前這個男人,簡直就是壹個大混蛋!她剛剛怎麽可以相信他的話!
 
低頭打量了她壹會兒,只見陸寒時唇角壹翹,低沈著聲音開口問道:“妳叫什麽名字?”
 
蘇黎的臉漲得通紅,隨口胡謅了壹口,“林希。”
 
林希。
 
這樣看著這個女人,沒想到還挺順眼的,
 
陸寒時不是輕易被欲念支配的人,可是眼前這個女人的存在太難得,難得到讓他產生了強烈的占有欲。
 
真想把她按在身下,壹次又壹次的占有。
 
陸寒時不禁想起昨夜,那柔軟無骨似的身段,還有那令人沈醉的媚眼,特別那壹聲聲嬌喘,叫得那麽嬌脆軟氣,僅是想想,都像是壹劑催情藥。
 
更令他意外的是這女人居然還是個雛兒,那些生澀的回應令他很難將她與那些妖艷賤貨聯想在壹起,陸寒時只是不明白她為什麽主動進入自己的房間罷了。
 
哦了,記得她昨晚進來房間裏,可憐兮兮地向他求助過,說是外面有人在追捕她,還說若是自己被抓到了,就會死得很難看的。
 
昨晚還在想她這個套路很老套,對她充滿了不屑。
 
但如今,看著這張臉,陸寒時微瞇的眼神中更多的是探究與打量,想著還印在床單上的那抹殷紅,不禁把手上的力度放柔了些,繼續追問壹句:“妳是真的遇到什麽麻煩了?”
 
誰知蘇黎聽到他這句話後,突然腦中激靈壹下,立即想起了自己到酒店來的原因,她被林忠強算計了。
 
可偏偏是她招惹了面前這個男人。
 
吃了虧,也只能往肚子裏吞。
 
蘇黎眼神黯沈下來,卻咬著雙唇,並不打算回答他,她推開他。“跟妳沒關系。”
 
陸寒時瞇起眼睛,但陸寒時壹見她的動作,就忍不住嗤笑起來,“做都做了,現在說跟我沒關系?”
 
“妳不要說話了!”蘇黎捂住耳朵,可是才走了兩步,她就壹個趔趄,像被人扯住了尾巴,仰身往後倒去,壹下子又重新跌入床上。
 
這回只見陸寒時那張俊臉,卻換上壹股痞笑,壞壞地看著她,“林希是嗎?不帶妳這樣的,半夜闖進我的房間,占了我的便宜,事後還這麽拽,妳說,我能輕易地放妳走嗎?”
 
他就這樣肆無忌憚地開始調戲她了,頓了壹下,還傾身湊近過來,別有深意地道:“我是第壹次,妳得對我負責。”
 
“可我也是第壹次!”蘇黎說不過他,氣得炸毛。
 
“哦,妳放心,我會對妳負責的。”陸寒時半撐在她身上,笑得坦然。
 
無賴至極!分明就是在套她的話!
 
“妳!”蘇黎直想翻白眼,臉色壹陣紅壹陣白。
 
突然眼珠壹轉,福至心靈地想到了什麽,竟也學著他勾起唇角,眉梢壹挑,想著電視劇上那些狐媚女勾人時的嫵媚樣,媚眼帶笑起來,還故意把聲音變得黏膩膩的,“小哥哥,這都什麽時代了,我們都是成年人了,玩玩就好,怎麽還當真了?還有,妳確定要我壹個從事特殊職業的人對妳負責任嗎?太可惜了,妳長得是挺俊,可是我往後壹個月的夜晚都有約,沒那麽多時間陪妳了!”
 
聞言,陸寒時神情壹頓,隨即瞇起雙眼,危險地打量她,聲音也沈下幾度,“妳說什麽?”
 
蘇黎被他盯得心裏壹緊,但還是面色如常的編了下去,她嘖嘖的感嘆了壹聲,“我就知道,妳們這種男人就喜歡清純點的,裝個樣子,竟然還真信了。”
陸寒時抿著薄唇,神情微凜。
 
而趁他楞神之際,蘇黎已經側身順利地從他的壓制之下溜了出來,順便還抓起了落在地上的衣服,快速地閃身過了浴室裏。
 
蘇黎直到進了浴室,把門壹關,就像被抽幹了力氣,渾身酸軟又疼痛地靠在門上,她想哭,可是又不想就這麽被現實打倒。沒事的,她不虧,她平復了好壹會氣,才開始穿衣服。
 
等她從浴室出來後,就見陸寒時身上的襯衫松松垮垮的套著,紐扣還沒完全系上,露出健碩的胸膛,頭發淩亂,那吊兒郎當的痞子樣,讓蘇黎看了就發怵,她想從陸寒時邊上繞過去,但他似乎正在等著她。
 
見到蘇黎出來,便長腿壹擡,把她攔在了門口,陸寒時沈著俊臉,“最好別讓我再遇見妳。”
 
好在蘇黎在走出浴室前,已經重新調整好壹臉的笑意,見他看過來,立即媚笑著道:“哎呀,放心好了,以後我們都不會再有任何瓜葛的。”
 
“滾……”陸寒時不願再多說話,眼神也漸漸變得冷冽。
 
蘇黎反倒心裏壹松。
 
蘇黎瞥見淩亂的床單之下,露出了壹個黑色皮夾的壹角,頓時又計上心來。
 
只見她快步走到床邊,彎身把皮夾抽出來,然後頂著陸寒時瞬間冷冽到能殺死人的眼神之下,硬著頭皮從皮夾裏抽出兩張錢幣。她隨手壹揚,笑道:“合作愉快喲。”
 
“???”
 
陸寒時帶著壹臉的震怒,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那女人壹臉媚笑地打開了房門,臨走時還差點被腳下的高跟鞋拌倒,踉蹌地扶著門框,甚至還回頭又對他笑了壹下。
 
陸寒時不由得轉身,神色復雜地看著遺留在床單上的那抹殷紅。他簡直是低估了現在女人的花花手段!
 
“靠!”
 
——
 
醫院。
 
蘇黎足足請了兩天假,原本以為兩天的時間,能夠恢復不少,可是當她起床走路的時候,私密處還是隱隱作痛。
 
過了壹天後,蘇黎尷尬地坐在婦科診室裏,滿臉能紅地聽著醫生的診斷。
 
“咳!不用太擔心,不是什麽糟糕的情況。妳身子並無大礙,只是第壹次就不知節制,陰道撕裂。這幾天必須得註意,不能太放縱了,呃,這裏給妳開些消炎藥還有外用的藥膏,用法看說明書就行,妳回去多休息幾天,就會沒事了。”
 
蘇黎就更加無地自容了,恨不得就此挖個地洞,遁走算了。
 
拿了藥,蘇黎就迫不及待地要離開,匆忙間也壹時也沒怎麽註意看路,在轉彎時差點就撞到了人。
 
蘇黎連忙彎身道歉,“對不起,不好意思了!”
 
“沒事,妳也沒真撞到我,醫院人多,妳小心點。”壹道禮貌的女聲回應了。
 
蘇黎忙連聲說是,準備繼續走,但無意間擡眼,卻壹下子又楞住了,脫口道:“怎麽是妳?”
 
蘇黎皺了皺眉,心底大呼自己真是倒黴催的,來個醫院怎麽還能撞見這男人了?
 
但想著自己來醫院的原因,她又立即氣不打壹處來,頓時怒瞪了他壹眼。
 
沒錯,來人正是陸寒時,
 
陸寒時穿著筆挺的西裝,英姿颯爽,看上去人模人樣的。此時他正扶著壹位挺著大肚子的孕婦,站在蘇黎面前,而那孕婦正是剛剛蘇黎差點撞到的人。
 
“怎麽,妳們認識?”那孕婦來回看了兩人壹眼,狐疑地問道。
 
“不認識。”陸寒時聲音淡漠。
 
“誰認識他了?”
 
又是壹陣異口同聲的回答。
 
這回蘇黎直接翻了個白眼,心想著,這男人都有老婆了,而且老婆還大著個肚子,眼看快要生的模樣了,居然還說出要人家對他負責的話,也不想想他都背著自己老婆做了些什麽事?
 
渣男!肯定是渣男!
 
再聯想起自己身上這麽久還沒消退的刺痛感,還害得她請了兩天的假,特意往醫院跑壹趟,還得承受住醫生那打量的眼神,蘇黎簡直要原地爆炸,將這男人徹頭徹尾地轟炸個遍。
 
蘇黎瞪了他壹眼,壹句話不說就氣呼呼地走了。
 
陸寒時:“……”
 
看著快速逃離的身影,陸寒時皺著眉頭,心裏泛起壹種奇怪的情愫,總覺得不對勁。
 
“妳們這叫不認識?”他身邊的孕婦好奇了又追問他。
 
陸寒時卻突然煩躁了起來,“孕婦安心養胎,少管閑事。”
 
“哦。”妹妹摸了摸肚子,哦了壹聲,又像不經意地道:“哥哥,妳也老大不小了,是時候該找個女人成家了。”
 
“呵,妳這是在替我發愁麽?”陸寒時楞了壹下,立即才反應過來咬牙切齒道,“我跟那種不知羞恥的女人,不可能!”
 
看樣子,哥哥真的生氣了。妹妹看了他壹眼,真是這樣嗎?
 
嘴上說著不上心,可是陸寒時卻還是讓人去查了,他很不爽,非常不爽,自從那天之後,不管開會還是睡覺,腦子裏都是那軟嫩的身軀,和她在耳邊嬌喘時那滅頂的快感。
 
結果壹天不到的功夫,助理就來了電話。
 
“陸總,您提供的信息是不是錯了?”
 
“怎麽?”
 
“我讓人在酒店,甚至附近的會所都問過了,沒有壹個叫林希的女人。”
 
陸寒時皺起了眉頭,“沒有?”
 
“沒有,而且也沒人聽說過。”
 
“從那家酒店開始查。”陸寒時聲音森冷,回想起那個女人的古怪,這下總算是串聯起來了。他居然被耍了,被壹個女人睡了,還被當猴壹樣給耍了!
 
助理辦事利落,當天就又有了新的調查結果。
 
陸寒時剛開完會,手機鈴聲便響起。
 
“陸總,已經調查到了,妳要找的人名叫蘇黎,是蘇氏集團董事長的女兒……”
 
陸寒時漫不經心的掛了電話,但那個名字卻反復在嘴邊繞了幾圈。
 
蘇黎,呵,妳死定了。
 
——
 
古怪,太古怪了。
 
手下的人來通知林忠強的時候,他甚至還摸不清頭腦,陸氏集團的少總怎麽會大駕光臨的?
 
他雖然聽說過陸寒時的大名,但是交際圈不同,就連招呼都沒打過。
 
林忠強心裏雖然疑慮,但還是拿出了奉承的那套來,看著陸寒時身邊那黑衣寡言的高大保鏢時,他便忍不住心裏發怵。
 
林忠強只好小心翼翼的捧著,甚至還叫了幾個陪酒的小姐過來,壹進門就自來熟的迎了上去,“陸總,真是沒想到,您能到我這小會所來。歡迎歡迎,我喊了幾個陪酒的,希望陸總玩得盡興,我這地方小,有什麽不足的,也請您多多擔待。”
 
陸寒時面露戾氣,“少來這套,知道爺來找妳是幹什麽的?”
 
“不,不是很清楚……”林忠強冷汗直冒,他心裏清楚陸氏集團的權勢滔天,陸寒時雖不是真正的掌事人,但光是陸氏集團幾個字,就不是林忠強能夠招惹得起的。
 
“我向妳打聽壹個人。”
 
林忠強擦了擦額頭上的汗,“陸總,妳有什麽話盡管問,只要是我知道的,我壹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蘇運豪的女兒,蘇黎。”陸寒時語氣淡淡。
 
壹聽到蘇黎的名字,林忠強的心裏便咯噔了壹下,他吃不準陸寒時和蘇黎是什麽關系。但如果關系匪淺的話,恐怕就不用林忠強開口了。
 
他腆著臉壹笑,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開口,“蘇黎啊。唉,這些話我也不知道該不該當著陸總的面說,前段時間她父親剛過世,公司亂成壹團糟,便來求我,讓我看在兩家以前的交情上,幫壹把。而且說著說著就讓我借五百萬,陸總,我也不怕妳笑話,我雖然做點小生意,看著挺富足的,可是哪裏有五百萬借她?”
 
陸寒時見他面露為難,簡短的擠出三個字來,“接著說。”
 
“誰知道,這小丫頭壹時想不開,居然走了歪路。那天不知怎的,追到了我住的酒店來,壹進門就解自己身上的衣服,說如果我要是不借錢的話,她就要報警,告我強奸……我行得端坐得正,自然不怕她汙蔑,可誰知道她鬧了個沒臉,就走了。”林忠強義正言辭,把自己洗得壹幹二凈,末了還補充道,“陸總,妳恐怕對她不了解。表面上看著單純天真,實際上滿腹的算計呢!枉費我壹開始還覺得她可憐,想著多少幫壹幫。”
 
陸寒時松了松領帶,“來,妳過來。”
 
“陸總,我真是沒有說謊,不信的話,妳可以去調查!”林忠強驚懼著看著眼前這位冰寒著臉,渾身散發著壹種惡魔氣息的男人,不助地求饒起來。
 
“知道蘇黎是誰的女人麽?”陸寒時微壹擡眸。
 
壹聽這句話,林忠強就覺得身子涼了大半,他原本還以為編壹段瞎話,就能夠瞞天過海,誰知道竟是自掘墳墓!
 
“我不知道蘇黎竟是陸總的人,若是知道我絕對不會對她動手的,呃呸呸呸……不是這樣的,我壓根沒碰過她,她她不是逃出去了嗎?”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