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的黑湿爱爱故事&小东西,我在疼你呢

来源:网络整理 2020-09-11 11:11:11
那声音钻进她耳朵里,直让她觉得娇躯充满了无尽的渴望。

 

她甚至敢保证,如果这不是在医院而是在宾馆的话,她肯定会和老王发生关系的,肯定!

 

 文学

但问题这是在医院,尤其是她母亲现在还在屋里,随时可能醒来。

 

所以在享受了十多分钟后,李玉婷就不得不强行阻止了老王的继续。

 

“真的求你了,不要再这样,如果我母亲醒来看到就羞死人了……”

 

李玉婷连声的央求,加上小手使劲掰弄老王的脑袋,这才让老王停止了动作。

 

随后李玉婷就站起身来想要穿裙子,这是两条雪白的大长腿却是发软,站都站不住。

 

最后实在没办法,只好坐着将裙子艰难的套好,尽可能的收敛那种旖旎的情绪。

 

就这,老王还在旁边不停的夸赞着她,“老板娘,你那真美真性感,味道真好。”

 

李玉婷羞到要死了,她都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昨天见到老王那儿,今天就被老王亲吻那里,这关系发展的也实在太快了,按这速度下去,明天岂不是得做好避孕措施了?

 

真的是好羞人,李玉婷都不敢听了,赶紧强撑着发软的双腿,去窗台那开窗透气。

 

虽然风是热风,可是好歹也能让她心凉一些,至少不会让脸再像是刚才那么烫。

 

老王贪婪的擦拭着嘴巴上属于李玉婷的痕迹,然后拿起卫生纸准备给李玉婷,让她擦擦那儿。

 

这是好心送纸温情关怀吗?当然不是,这是老王在撩骚,在故意勾搭李玉婷,惹她继续上火。只有李玉婷彻底上火了,他才有可能跟李玉婷发展出那种啪叽啪叽的刺激事情。

 

只不过就在他拿起卫生纸准备上前的时候,病房门却被推开了。

 

随即徐正亮就着急忙慌的冲了进来,“妈,妈你怎么样了妈!”

 

看那表情,要多急切有多急切,但是平常炫富用的大奔钥匙依旧不忘套在手腕上。

 

来到病床前,徐正亮表现的特别紧张关切,可是不等他继续表演呢,李玉婷直接就把他给推开了,“滚一边去,别恶心到我妈!”

 

徐正亮很尴尬,“婷婷,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我……”

 

“你什么你,你还有理了?我在电话里怎么跟你说的,我说我妈急病住院需要十万块钱做手术,你呢,你可倒好,竟然派老王送来了两万块钱,你打发叫花子呢?!”

 

提起两万块钱的事李玉婷就觉得来气,甚至挥动粉拳砸起了徐正亮。

 

徐正亮连忙躲避,同时也不忘跟李玉婷做出解释,“我这不是、这不是没钱吗?”

 

“放你娘的驴屁!”李玉婷真是气坏了,平时她都不骂人的,可此刻面对徐正亮她真是忍不住的开骂,哪有徐正亮这样的,抠门抠到连丈母娘死活都不管了。

 

随后的时间里,她就开始数落起徐正亮,数落徐正亮平常的抠门劲儿,数落徐正亮不是个东西。而徐正亮被她数落的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只能被三孙子一样的训着。

 

但李玉婷终究还是在数落了几分钟后就闭嘴了,不是她消火了,也不是她懒得骂徐正亮了,主要是她担心影响母亲,毕竟母亲才刚刚做完手术,正是虚弱的时候。

 

于是深吸口气强压住心头火,李玉婷就转过身去不看徐正亮了。

 

而这时候的徐正亮,看到老王还在屋子里,顿时来了劲,把李玉婷数落出的火发泄在他头上,“你还杵在这干什么,这是你该待的地方吗,还不赶紧回饭店,这么大个人了,没点眼力劲!”

 

老王很郁闷,你特么抠门抠到丈母娘头上被老婆骂,关我屁事,干嘛拿我撒气。

 

郁闷归郁闷,可人毕竟是老板,老王只能转身走人。

 

只是他刚转身连步子都没迈开呢,李玉婷就开口了,“站住!”

 

喊停了老王,随即李玉婷又找上了徐正亮。

 

“你不训老王我还能忍忍,这会儿我是是真忍不住了,你知道人老王这个外人是怎么帮我的吗?人家拿出这些年自己辛辛苦苦工作的存款,替我垫付了我母亲的医药费。”

 

“你呢,你徐正亮干什么,你就拿出两万块钱来恶心我,你是惦记着我妈赶紧死了,也好少让你花点医药费,是吧?徐正亮啊徐正亮,你可真是个王八蛋!”

 

李玉婷又骂上了,那火真是忍不住,想想就想爆炸。

 

徐正亮被骂了个狗血喷头,但也没招,只能小声解释,“是真没钱了……”

 

“你再放一个没滋味的屁我听听?你要说你没钱,那好,我这就去法院说一声,跟他们说说你把现金都藏哪了!”

 

豁,这话一传进耳朵里,徐正亮当时就急眼了,这事能传出去吗?可不能啊!

 

于是他赶紧讨好李玉婷,更是在讨好过后腆着脸说道:“婷婷,我真不是不给妈治病,那是你妈也是我妈呀,我肯定是心疼她的。可是那钱不是得应付、应付还款嘛,所以不能动……”

 

都不能徐正亮说完的,李玉婷就气的抬起高跟鞋在徐正亮脚面子上狠狠跺了一脚,直痛的徐正亮呲牙咧嘴可是还不敢叫唤,因为李玉婷拿手指着他。

 

“还应付还款,你真要是想还款,你还用的着把钱从银行提出来换成现金藏起来?徐正亮啊徐正亮,你坑别人也就算了,竟然连我都坑,你到底还是不是个人!”

 

“行了,废话我也懒得跟你多说了,别影响我妈休息。”

 

“现在就一个事,人家老王拿私人存款给我垫付了12万,你赶紧把钱还给老王。”

 

十二万,明明是垫付了十万啊,哪有十二万。

 

老王正诧异呢,徐正亮那边就开口嘀咕,表示真没钱,那钱不能动,得还。

 

“还个屁呀你还,你怎么不先还人老王的?我告诉你,这钱你今天还也得还,不还也得还。你要是真的死了心的要当个铁公鸡,好,那我就帮你忙!”

 

话说完,李玉婷就一把抄过了徐正亮套在手腕上的大奔钥匙,然后强行塞给老王。

 

“老王,这辆奔驰车归你了,上个月50万刚提的,应该能抵你12万,就这么着了!”

 

徐正亮当时就快疼哭了,“别啊…

五十多万是裸车价,上路60万呢,这就顶12万的账了?

 

这不是从徐正亮这只铁公鸡身上拔毛,这是要掰断他的鸡腿呀!

 

徐正亮当时就急眼了,赶紧把大奔的钥匙给一把夺了回来,死死抓紧在手中。

 

“行行行,还钱就还钱,老王你先回去,等回头我把钱给你。”

 

回头?要是允许徐正亮这抠门货回头,那钱可就再也不回头了。

 

这点不光老王知道,李玉婷同样很清楚,所以她当时就强夺起了钥匙。

 

“要么现在还钱,要么现在拿车顶账,你看着办!”

 

徐正亮实在是没招没招的了,“哎呀好好好,你别抢了,我还钱还不行吗?我还,我还……”

 

好不容易把大奔钥匙给攥紧了,徐正亮这才恋恋不舍的打开手中拎着的皮包,取出部新手机。

 

鼓捣一通后,徐正亮这才满脸肉疼的对老王开口,“你自己查查工资卡,我打过去12万。”

 

老王手机有短信呢,收到钱了会不响?

 

他拿出手机看了眼,没提示,作为铁公鸡的老婆,李玉婷可实在太了解这混蛋了。

 

于是下一刻她就再次动手,连话都不说了,就是夺车钥匙。

 

“别别别,我转,我转还不行吗,我真转!”

 

赶紧窝在墙角里,跟做贼似的拿着手机神神叨叨的操作一通,徐正亮这才真的肉痛起来。

 

老王的手机也收到了短信,的确是收到了十二万的转账。

 

确定了这点后,李玉婷就对老王说道:“谢谢你老王,店里还得经营,麻烦你先回去看着吧!”

 

老王明白,这是人两口子有事要说,他留下就不合适了。

 

不过前脚把人徐正亮的老婆那儿给吃了,后脚又多拿人两万块钱,这是不是更不合适呀?

 

正在老王犹豫的时候,李玉婷直接把他给推出门了,显然是用实际行动告诉他:很合适!

 

行吧,老板娘都这么大方了,那这钱也就不收白不收了……

 

从医院离开后,老王就回到了店里。

 

店里一切都照旧,营业的饭点生意很红火,哪怕老板跟老板娘都不在,一切也照旧。

 

就是老王几次出现在大厅时觉得有些不太对劲,直至最后一次出现在大厅时他终于意识到哪不对了,他几次出来都没有看到李晴。

 

按说不应该呀,这个点李晴应该在班的,怎么会没来呢?

 

如果说李晴去了卫生间,那也不能整中午都蹲在卫生间里吧?

 

心里惦记着这事,老王把领班喊住了,问起了李晴。

 

“李晴请假了啊,她没跟你说啊?呃呃,对了,她来的时候你被老板打发去医院了。李晴上午来跟我请假,说是老家有急事需要回去趟,还借了我五百块钱呢,着急忙慌的就走了。”

 

老王愣住了,还真不知道李晴家出啥事了,想必是需要点钱?要不然干嘛还借领班五百块。

 

打发领班继续去忙后,老王就回到了厨房,看似在盯着徒弟们做菜,实际上却是在惦记李晴家里到底出啥事了。心有惦记,他就出门给李晴打了个电话,但是无人接听。

 

整下午都没打通,直至傍晚下班后,老王回到了住处,李晴也不在。

 

他再一次掏出手机打电话,这会儿他终于知道为什么打不通了,因为手机铃声在隔壁响起。

 

李晴这走的看起来真是挺匆忙的,连手机都没带。

 

想着武娟可能会知道李晴家出什么事,于是老王就把电话给武娟打了个过去。

 

也是巧了,这边刚刚拨通号码,门口处就响起了手机铃声。

 

随后武娟低着头拿出手机进门,“老王,我都到家了你给我打电话干嘛,想跟我认错啊?”

 

认个屁的错,明明是武娟误会了李晴,还指望他认错,做梦呢?

 

不过老王现在没心思谈这个,他只挂心李晴。

 

问起李晴的情况后,武娟直接不耐烦的挥手,“我拿知道她去哪了,她爱有什么事有什么事,小贱人一个。还有还有,你干嘛老惦记着她啊?”

 

“她是长的比我漂亮掉,前面比我大后面比我翘,可是我那儿跟她那儿有什么不一样的,不照样能弄的你很舒服?所以你就别惦记他了,你要是有火的话,冲我这来,我要。”

 

武娟可不只是说说而已,随即更是主动掀翻裙子,抚媚的伸手搓弄起身下,要多风骚有多风骚。不过她这种风骚所迎来的,仅是老王直接把她给推翻到了床上。

 

“哎呀,死鬼你轻点,瞧你那猴急的样子,迫不及待的……”

 

被推翻在床的武娟以为老王是想要跟她弄那事儿了,可事实显然出乎她的意料。

 

因为老王只是嫌弃她挡着路而已,直接把她给随手掀翻,然后就往门口走去。

 

意识到老王只是想走人,武娟顿时气到不行不行的。

 

“老王你王八蛋,你死臭蛋,你欺负人你!!!”

 

活该,谁让你长的不如李娟漂亮,这就是你的罪过!

 

都懒得再搭理武娟,老王就出门了,他也不知道该去哪,总之现在就是不想见武娟。

 

在街头游来走去的,溜溜达达的也就在不经意间到了医院的门口。

 

想想李玉婷的母亲还在住院,李玉婷八成也会在陪床,于是老王就上去了。

 

假如徐正亮在那儿,那他偷摸的走人就是,假如徐正亮不在,那他就找李玉婷聊聊天好了。

 

倒不见得非得干那事儿,他现在就是想单纯的跟人聊聊天,除此之外再无别的念想。

 

来到病房门前,老王见到了屋内的李玉婷,只有她自己在陪床,她母亲躺在病床上又睡着了。

 

看着李玉婷抚摸小腹的动作,老王猜到她可能是饿了。

 

于是他又重新下楼,去旁边24小时饭馆定了些菜打包,给带了过来。

 

重新回头门前后,老王轻轻敲门引起了李玉婷的注视,随即勾手示意李玉婷出来。

 

“我想着你在医院里自己一个人陪床,你母亲刚动完手术不能吃东西,所以你八成也没吃,就在外面散步时顺路给你带了夜宵过来,你快吃点吧!”

 

李玉婷是真饿了,看到食物就特别有进食的欲望。

 

可是老王这事做的更让她觉得感动,甚至眼泪都忍不住扑簌簌的往下落。

 

连她丈夫都不关心她饿不着,老王却这么细心,真的好感动…

坐在走廊的排椅上,李玉婷边吃着东西,边对旁边的老王说道:“我想好了,离婚。”

 

这个话题,让老王有些没法接了,“我劝你离婚吧,人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我劝你继续维持婚姻吧,徐正亮又是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跟他肯定没有好日子过,我不好说啊!”

 

李玉婷却是摆摆手,“不用劝,劝也没用,这个婚我离定了。”

 

“今天我训他时你也在场,你应该听到了,我可不是污蔑他,他是真的想着我妈赶紧死了,他这个做女婿的可以少花钱甚至不花钱,这样就可以替他省钱了。”

 

“这样的男人,我留着还有什么用,难不成就是为了解决生理需求吗?我也不怕羞了,直接明确告诉你,徐正亮每次做那事从来不超过两分钟,是个标准的快枪手。”

 

“跟他在一起,我生活不幸福,身体也不幸福,现在连我的亲人都得不到幸福,我还跟他在一起干什么?所以这个婚,我离定了,就是神仙下凡站在我面前劝我也不管用!”

 

老王还真不知道,徐正亮竟然抠门到了这种程度,甚至在那方面还有隐疾。

 

不过李玉婷的美与魅,还是让他忍不住的就把话题给聊偏了,“那你岂不是没有感受过。没有感受过女人的那种舒服?”

 

这个话题传进耳朵里,让李玉婷那张俏脸顿时变的泛起羞红。

 

她都不好意思抬头了,只能闷头吃着东西,也不开口说话。

 

而她的不说话,显然就是默认了。

 

所以老王更加的兴奋了,他觉得跟李玉婷勾搭到一起的机会更大了。

 

于是他随后就放肆的将手掌放在了李玉婷的丝袜玉腿上,更是在轻轻爱抚的同时对李玉婷说道:“老板娘,打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想要了你,你是个特别性感的女人。”

 

“你能不能满足我,让我弄进你那里面去,跟你舒服舒服?”

 

“你这不只是在帮我,也是在帮你自己,你自己也会很舒服的……”

 

老王的话让李玉婷好羞人,说的太直白了,而那只在她丝袜玉腿上磨蹭的手掌,更是让她不自禁的回味起白天被老王亲吻那里时的躁动感受,直感觉那种渴望又要到来。

 

于是她赶紧红着脸将老王的手从大腿上拿开,“你干什么,被人值班的护士看到不好。”

 

也不知是李玉婷的嘴开光了还是怎么的,她话刚说呢,值班的护士就出现了。

 

老王也不好再继续摸下去,只能坐旁边老老实实的看李玉婷吃着东西。

 

不过当护士走远后,他那颗不安分的心还是躁动起来了。

 

他凑到李玉婷的小耳朵旁说道:“我今天白天亲你那里的时候,真的好香甜啊,我特别喜欢,你要是不让我进去的话,那再让吃一下好吗?老板娘你是个好人,你就帮帮我吧!”

 

李玉婷要羞死了,本来就难受的厉害,老王又故意提起白天那旖旎的事儿。

 

饭她都没心情吃了,只能收拾收拾赶紧放回屋子里面。

 

进屋了,老王也就不好再针对李玉婷说些什么了,毕竟老太太还躺病床上呢!

 

不过不能说话,并不代表他就不能干点什么,譬如李玉婷那只裹在透明丝袜里的性感小脚丫,就被老王拿在手里,各种抚摸各种亲吻,最后甚至更是解开了裤链,拿住李玉婷的那两只丝袜小脚丫,将他那儿给扣住套弄……

 

李玉婷哪干过这个呀,真的是被老王撩到羞死个人了。

 

可同样也因为没干过的缘故,所以她才觉得刺激,尤其是看到老王那儿那么残暴,真是觊觎,她都忍不住的吞了口唾沫,不自禁的想着自己这辈子第一次的欲望满足,是不是就寄托在了老王这里。如果不抓住机会的话,她都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再有了。

 

而老王在给李玉婷带上套路之后,任李玉婷那双性感的小脚丫自己套弄着,他获得解放的双手又贪婪的钻进了李玉婷的上衣里面,然后在李玉婷羞赧的拒绝声声中,触摸上了高峰……

 

这天晚上,李玉婷累到不行不行的,几次想要放弃,但都坚持下来了。

 

这不光是因为她心中欲望的觊觎,更是因为老王那火热的眼神。

 

她很清楚,如果松开小脚丫的话,那欲焰焚身的老王,极有可能在这就把她给那样儿了。同样的,她也知道自己如果脱离了老王那儿,也会忍不住的被诱惑到,渴求着那事儿的发生。

 

所以最终在坚持了一个多小时后,她终于成功收获了湿漉漉的小脚丫。

 

而且最要命的是,身前都快被老王给玩肿了。

 

“讨厌你,你看你给我把脚弄的,还怎么穿鞋呀,湿湿的。”

 

李玉婷羞声抱怨着老王,老王却是趁李玉婷不注意,伸手入裙狠撩了她一把,直撩的李玉婷哼哼着直打哆嗦,跟触电了似的,被刺激到不行不行的。

 

但随后更羞人的事情就到来了,老王把湿润的手指放到了她面前,“这湿了都不耽误你继续穿着贴身衣服,你还怕小脚丫湿了啊?”

 

李玉婷要羞死了,而今晚显然没有最羞只有更羞,因为随后老王就把湿润的手指递进了嘴巴里……

 

最终老王被李玉婷给轰了出去,真的是轰出去的。

 

不轰不行了,如果不把老王轰出去,她今晚可能就得当着她母亲的面弄那事儿了。

 

老王的流氓劲儿,她是真心的受不了,整个人都难受的厉害。

 

也万幸她把老王给轰走了,因为随后她母亲就从熟睡中醒来,更是疑惑的抽抽鼻子。

 

“这屋子里,什么味儿啊?”

 

还能是什么味儿,当然是李玉婷那里的味道,以及老王留在她小脚丫上的味道了。

 

李玉婷赶紧把湿润的小脚丫放进鞋子里面,然后走一步就打滑,一打滑就忍不住想起老王那儿,哎呀,她觉得自己都要羞死了,也要被老王那儿给馋死了。

 

如果母亲不是在住院的话,她今晚非得把老王带去酒店不可。

 

这辈子最能体会到女人快乐的机会,她绝对不允许放过,绝不!

 

所以她想好了,等母亲出院后,一定要跟老王弄那事儿,好好舒服一次,过瘾一次…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老王都规规矩矩的饭店和家中两点一线,哪都没有去。

 

他在家里期待着能够等到李晴,但是事实却让他很是失望,李晴并没有回来。

 

这八成是出大事了,于是老王不想再等下去,他决定等今天晚上下班后,去李晴家看看什么,看看李晴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

 

晚上八点多下班后,徒弟们还留在店内,身为大师傅的老王就可以走人了。

 

他借了徒弟的一辆车,开着往李晴的老家赶去。

 

只是刚刚赶到半路的,手机铃声竟然响了起来,拿起手机一看,屏幕上却是李晴的名字。

 

“王大爷,你还没有下班吗?我现在在家里……”

 

老王心里这个郁闷啊,在家等两天没消息,结果这都准备去她村里找了,她反倒回来了。

 

不过能回来就好,老王把情况大概说了下,然后就驾车掉头往回赶。

 

当老王回到家中,已经是近半个小时以后的事儿了。

 

看到老王风尘仆仆的归来,李晴心里说不出的感激。

 

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老王竟然还这么惦记着她,甚至刚才还在去她家的路上。

 

非亲非故的,老王竟然这么帮她,这么惦记她的安危,这真的让她很感动。

 

“王大爷……”

 

念及老王带给她的感动,李晴忍不住的落眼泪,但她落眼泪也不全然是为了感动。

 

老王赶紧上前,轻轻拍打着李晴的后背,“别哭了别哭了,回来就好,吃饭了吗?”

 

他这温柔的劝慰,让李晴鼻子更是酸的厉害,也不知想到了什么,情绪瞬间崩溃。

 

见李晴哭的歇斯底里的,老王都懵住了,这显然不光是感动的事,还有别的问题。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在老王轻轻拥抱着李晴劝慰了好一会儿后,李晴的情绪这才稍稍稳定,随即老王就轻声问道:“跟我说说,到底碰上什么事了,没准我能帮上忙也说不定。”

 

李晴摇摇头,“你帮不上忙的。”

 

这什么事情都还没说呢,怎么就确定自己帮不上忙呢?

 

老王坚持追问,李晴最后实在是被追问到没招了,这才开口说出了事情经过——

 

那天李晴刚到饭店准备上班,结果就接到了家里的电话。

 

家里来电话说,他哥哥出车祸了,挺严重的,让她赶紧回去。

 

李晴听到这话当时就吓坏了,既然挺严重的肯定很需要钱,但是她的工资发完多都打给家里,只留个几百块当生活费,这都月底了身上哪还有多余的钱,连路费都不够。

 

于是她就向领班借了五百块钱,着急忙慌的往家里赶。

 

可是当她赶到家里后,却发现哥哥正生龙活虎的在那擦着小轿车,那小轿车还挺新的。

 

李晴当时就愣住了,哥哥这不好好的在这吗?哪像是出车祸的样子?

 

随后进家门询问父母,她这才知道家里人只是想骗她回来而已。

 

“小晴啊,女人大了终归是得嫁人的,嫁给谁还不一样呢?娘作为过来人跟你说一句,其实男人啊都一样,还不就是晚上拉上灯的那么点事儿。”

 

“所以你就嫁给刘强吧,刘强他妈可是给了10万的聘礼呢,你哥这小轿车就是那10块钱买的。而且这10万块钱还不是全部,只要你们定亲登记,他们家再给40万,有了这40万,咱们家再添补点,你哥也就能在城里买楼,也就有女朋友了……”

 

来自母亲的一通劝慰,让李晴终于了解自己被喊回来的原因。

 

刘强她认识,她太认识了,全村不认识刘强的根本没几个,有名的傻子,是真的傻子,整天张着大嘴流着哈喇子在街头晃悠,见谁都傻笑,前脚抓完下面后脚就把手指塞进嘴里抠牙的主,这样的傻子,李晴是无论如何也看不上的啊!

 

但是刘强家里有钱,以前的时候也没钱,跟李晴家里一样穷,不过最近刘强他爸在矿上打工被埋了,矿上不敢把这事上报怕被封矿,所以就把20万的死亡赔偿金提高到了50万,买刘强家里人闭嘴。

 

刘强母亲也确实收下这笔钱了,尽管她也想要丈夫回来,可既然人已经不能回来了,那么自然还是得多为活人考虑下。于是她就用这笔钱,准备买李晴当儿媳,好好伺候刘强。

 

李晴当然不干了,“我凭什么要把自己卖掉,还卖给一个傻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