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壮的公么要了我_小东西自己上来

来源:网络整理 2020-09-08 10:43:19
但很快自我安慰,是不是姨妈在看书没注意,直到过了十多分钟后,依然没有得到回应,我才意识到,姨妈是那种保守的女人,不喜欢与陌生人打交道,所以肯定也不会乱加陌生人的微信。

 

这样想我不免心烦起来,要是姨妈和董阿姨一样,性格开放一点该多好啊。

 

 文学

差不多十一点了,直到听到刘慧关了电视要进来。

 

刘慧以为我早早睡着了,用手握着,自言自语的说:“傻老公,真是委屈你了。”我在旁边听着,一股内疚袭击心头,但还是继续装睡着。

 

不一会儿,刘慧便沉沉的睡去,听到她均匀的呼吸,我辗转难寐,拿起手机,姨妈依然没有添加我。

 

紧接着,想着与姨妈近期发生的事睡去。

 

梦里我梦到姨妈在轻声的抽泣,我心疼的问她为什么哭,姨妈却不搭理我,我要伸手去抚姨妈满是泪水的脸蛋,手和胳膊却感觉像触电似的疼痛,然后姨妈的脸若即若离,因哭泣而红彤彤的脸蛋,让我心痛万分,慢慢的,我看着姨妈的脸蛋逐渐虚化直至消失不见。

 

醒来之后,刘慧不在身边,想来应该和往常一样早早去了公司。

 

我想着昨晚的梦,怅然若失。然后快速的套上衣服,去客厅,没看到姨妈,姨妈的房间门打开,也不在里面。我顿时焦急起来,想着昨晚的梦,肯定不是一个好兆头。

 

我拨通姨妈的手机,迟迟才接通,我急躁的问道:“姨妈你在哪里。”

 

电话那头传来姨妈温柔的声音:“小张,怎么了,姨妈在买菜呢。”我感觉所未有的放松,一直以来我是个急性子的人,而似乎只有姨妈能让我的平静下来。

 

我说:“没事,只是做了个梦,梦到姨妈离开我了。”

 

姨妈说:“傻孩子,姨妈怎么会不要你的呢,别多想了,你洗漱没,没有的话快去洗漱,姨妈马上回家了,给你带了好吃的早餐。”

 

我说:“好的。”挂了电话去洗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这么依赖姨妈了。我苦笑一声,不知道这是好是坏。

 

洗漱完毕之后,姨妈刚好回来了。

 

姨妈换了鞋子走进家门,脱下穿着的红色毛呢长外套,边脱边说:“还是家里舒服,外面越来越冷了,这北京的天气,让人受不了。”

 

我说:“姨妈,现在你就叫冷了,那再过两个月还得了。”

 

我看着姨妈脱下外套,一件白色的针织衫,将两个很好的展现出来,黑色的西裤,让姨妈的腿看起来也长了,不由得心生荡漾,难受了。

 

姨妈说见我盯着她,说:“发什么楞呢,没看过美女啊。”

 

说完之后,自己呵呵笑了起来,脸上也泛起了红晕,要是以前,估计姨妈说出这个,整个脸都红到耳朵根子了,要是以前,估计姨妈也不会说这个话吧。

 

我说:“是啊,姨妈你身材这么好,还不让人看啊。”

 

姨妈说:“别贫了,快去吃吧,凉了不好吃”,然后嘟囔着:“我到北京来,天天在家待着,都吃胖了。”

 

还别说,姨妈来了这么久,确实比刚来那会儿胖了些,脸色也有血色。我说:“是啊,胖点好,这样多好看啊,显得年轻。”

 

说着走到沙发是,把早餐放在茶几上,打开一看原来是馄饨,香气扑鼻,让我感觉也没刚才那么挺了。

 

姨妈说:“我还打算练瑜伽,减肥。”

 

我说:“姨妈,我看您就是闲的,这个身材挺好的,我很喜欢啊,太瘦了不好。”

 

姨妈说:“要你喜欢有什么用,我觉得再瘦点好。”

 

我唏嘘到:“看来天下女人是一家,我姨妈也是爱美之人。”然后用勺子舀上一个混沌就往嘴里塞,也许是太饿了,又光顾着和姨妈说话,忘了馄饨还很烫,这一塞进去,把我的舌头烫的够呛。赶忙哇哇大叫了起来,边叫边用舌头顶着馄饨,企图降低点对我舌头的伤害。

 

姨妈焦急的走过来,迅速的用她柔嫩的手掌放到我嘴边,略带生气的说:“你傻啊,快吐出来,多大个人了,吃馄饨还不注意。”虽然生气,但我听出来姨妈的心疼。

 

我被疼得受不了,也顾不得其他,就将含着的馄饨吐在了姨妈的手心。然后大声的呼气吸气。

 

姨妈见我这个模样,哈哈大笑起来,笑的我反而不好意思了,我说:“姨妈,你还有没有良心啊,我都烫成这样了,你还笑我。”

 

姨妈说:“让你长长记性,以后就不敢这么吃馄饨了”,说着把另一只手伸过来:“你瞧瞧你,口水全吐到姨妈手上了,你下巴也有,别动,姨妈给你擦擦。”

 

然后用另一只擦我的下巴,姨妈白嫩的小手在我下巴动作的时候,我能闻到手上的大宝sod的味道。

 

擦完后,姨妈将馄饨扔到垃圾桶去洗手去了,我拿纸巾擦了下嘴巴,才想到一个事,就是刚才姨妈干嘛那么着急,不用纸巾给我擦。转念一想,或许是以前刘慧经常这样,她习惯性的。

 

姨妈洗完手擦干来到客厅,温柔似乎略有自责的说:“慢点吃,以后姨妈再也不给你买馄饨了。”

我坐在沙发上说:“恩,我也不要吃馄饨了,姨妈做的比这个好吃一百倍。”

 

姨妈笑着说:“来来来,让姨妈尝一个馄饨,看看是不是甜的,怎么让我外甥的嘴巴这么甜。”

 

我听姨妈这么说,心里无限甜蜜,舀起一个混沌,一只手放在下面以防掉下来,对姨妈说:“姨妈,还真是甜的,你尝一个试试。”

 

姨妈说:“别闹,哪有混沌是甜的,又不是汤圆。”

 

我一副很认真的样子,然后吹了吹混沌,说道:“是的姨妈,真的很甜,你尝一个试试看。”

 

姨妈说:“怎么可能,虽然他们家也有汤圆的,但不至于把盐和糖搞错吧。”

 

我说:“姨妈你不信来试试。”说着我就站起来。

 

此时姨妈和我面对面的站着,她比我矮大半个头,我将勺子递到姨妈嘴边,另一只手还是继续放在下面,防止馄饨万一掉下来,我说:“姨妈,现在冷了不会像我刚才那样了,你尝一个看甜不甜。”

 

我看到姨妈眨巴着眼睛,她画了细细的眼线,显得娇媚动人。姨妈将信将疑的张开嘴巴,我将混沌喂给她吃。见姨妈已经把混沌含在了嘴里,我笑着说:“乖吗,爱吃饭的才是乖宝宝。”

 

姨妈还没来得及咀嚼,听我这么说,就知道是我是拿她打趣,要过来掐我,我不抵抗也不躲避,任她掐。掐了没几秒就松开了,这女人都一样,声势浩大,真的任她掐了,又舍不得用力了。

 

我说:“姨妈,好吃吗”

 

姨妈是个有教养的女人,所以嘴里有东西的时候一般都不说话的,这次也不例外,我就见她憋红着的脸慢慢的咀嚼着馄饨,直到全部咽下,才翻白眼对我说:“少拿你姨妈打趣,快吃吧,我要去厨房忙了。”

 

看到姨妈去厨房的背影,我猜她是不好意思了,我的内心感觉无比的兴奋,刚才喂姨妈吃混沌的那一瞬间,也确确实实让我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心动。

 

我决定了,无论如何,我也要把我可爱的姨妈给攻陷,哪怕天理难容,哪怕死无葬身之地。

 

迅速的吃完馄饨,我想着该怎样攻陷姨妈这块堡垒,毕竟直接坦露心声肯定不现实,而且还会遭到姨妈的反感,以后肯定会时刻警醒和我之间的关系,这样适得其反。

 

思来想去,唯一的方法就是通过另一个微信,伪造一个身份,和姨妈慢慢熟悉,让她喜欢上伪造的那个我。

 

可是现在她都不愿意加我的微信,这确实是个让人心烦的事。

 

姨妈是个喜欢看书的人,平常对古文诗词各方面也颇有研究和喜爱,这或许是一个突破口。

 

看到姨妈在厨房忙碌的身影,觉得自己无比幸福的同时,又夹杂着惆怅。忽然想起以前读过的一首诗叫凤求凰,不由得灵机一动,赶忙登上那个微信号,添加姨妈的号,写上:“有美人兮,见之不忘。”然后发送。

 

看到姨妈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叮咚”一声,知道姨妈已经收到,不免心里的小鹿乱撞,但此刻姨妈还在厨房里忙碌着,并没有听到手机的声音。大概过了十多分钟,姨妈摘好菜从厨房出来,拿起手机问我:“吃完了啊。”

 

我说:“是的,姨妈刚才你的手机响了,是不是有谁给你打电话了。”

 

姨妈看着手机说:“没有呢,有个不认识的人给我发微信,你看会电视,姨妈进房看下书,待会儿给你做好吃的。”

 

我假装无所事事的说:“好的”,其实心里早已波涛云勇了,想来姨妈肯定又不会回我了。

 

姨妈走进自己的卧室,就在我感到深深的挫败感的时候,手机“叮咚”一声响了。只见屏幕上显示着姨妈已经添加我为好友了,并且还发来一个消息:“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你很执着嘛,干嘛一直加我。”

 

我的心仿佛要跳出来了,如果有人中了500万彩票,想来应该就是我此时此刻的心情了吧。

 

我回复到:“就是看你的头像很有缘,所以想加你,我不想错失一个机会。”

 

等了很久,姨妈才回复到:“好多人都说我这头像土,什么机会,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平复心情,回复到:“以后自然会告诉你,我姓杨,单名一个涛字。”

 

姨妈:“杨涛我外甥叫张涛,哈哈。”看到姨妈发来这个,我顿生悔意,以前贴吧里泡妞的时候我就习惯用杨涛这个假名字,所以很自然的也就和姨妈说了。

 

却不曾想这样大大的增加了穿帮的可能。

 

虽然自责和心跳加速,但我还是假装轻松的说:“不会吧,你都有外甥了那你多大。”

 

姨妈回复到:“问女人年龄可是不礼貌的,算了,不和你聊了,我要看书了。”

 

我回复到:“别啊,陪我聊聊吗。”等了很久,还是没有回复。

 

我又发了一条:“姐姐,你说有外甥,我怎么就不信呢。”依然没有回复。

 

一直到十一点半姨妈出来做饭,还是没有给我回复。这让我深深的懊恼,不知道哪里说错了,但转念一想,好歹加上了姨妈的微信,以后就有的的是机会。

 

好吧,我承认自己就是这么阿q,但我还是心存希望,会让姨妈搭理我的。

 

用小号加上姨妈之后的日子里,在微信上我们并没有聊太多话,想来姨妈的性格也的确如此,不喜欢和陌生人聊天,尤其是我一开始没把董阿姨和姨妈完全区分开来对待,显得有点轻浮。

 

估计这让姨妈产生了几分反感,我给她发信息,五句能回一句就算不错了,而这句通常都是我发“早上好”的时候,姨妈回一个“早。”

 

不过有一天我发现姨妈的头像换了,换成上回我们在万达广场的喷泉边,我给她拍的照片,她截了上半身做头像,洋溢着的笑容,让我心生爱怜。

 

看着头像上姨妈那柔情似水的眼神,我发了一条微信给她:“你这张照片很美。”

良久还是没有回应,我有点恼羞成怒的继续发了一条信息:“能感受到你被拍照的瞬间是很幸福的,我猜肯定是一个你深爱的男人给你拍的。”

 

姨妈很快回了四个字:“何以见得。”

 

看来姨妈并没有感觉到我是因为恼羞成怒故意发这种话刺激她的,我以为她会骂我瞎说,毕竟这是外甥给她拍的照,却被我这么个“陌生人”说成是她深爱的男人拍的。但姨妈并没有,这倒让我很是诧异。

 

我再看了看姨妈那可人的头像,回复到:“感觉吧,有时候爱人给你拍照,和自己拍照的模样,给人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你这个相片我看出来了宠溺。”

 

我这么回复的同时,心里却无比甜腻,想到这或许是个我和姨妈打开话题的机会,另外也可以让姨妈想想现实中的她的外甥,一举两得。但等了良久,姨妈只发了个笑脸表情过来。

 

我继续追问:“难道我说错了。”但姨妈并没有回复。

 

这让我内心刚燃起来的火焰瞬间被姨妈无情浇灭,也不知道姨妈是赞同我说的话还是反对,如果赞同,应该会深聊,如果反对,应该会骂我胡说八道,然后告诉我这是她外甥拍的。但她不回复我,反而让我无从猜测。

 

这以后,我们又恢复以前,无论我发什么心灵鸡汤给她,或者发笑话给她,得到的除了“早”都是无回应,随着日子慢慢过,天气越来越冷,我也习惯了这些,每天给姨妈发“早上好”,其他的多余的话我也没心思发了。

 

而在现实生活中,我和姨妈的关系越来越融洽。

 

因为姨妈的好手艺,我在这段时间迅速飙升了10斤。

 

意识到自己的身形发福之后,每次我都想着尽量少吃以点,刘慧也会或多或少的叫我少吃,要我注意克制体重,但每到这时就会听到姨妈在旁边说男人就该吃胖点,吃胖点才好看之类的话,而我也不争气的就无条件缴械投降。

 

这让刘慧颇为苦恼,她觉得我已经彻底被她姨妈的美食收买并出卖了自己的灵魂,迟早会变成一个大胖子的;而姨妈则说刘慧对我太苛刻了。

 

一日两餐,她们母女二人基本上会围绕我该多吃还是少吃的的事情争论,各执己见,有时候本来聊着和此毫不相干的事。

 

只是因为我吃了一块肉,刘慧就要提醒我注意克制,而姨妈就会长篇大论来告诉她的女儿男人能吃是福这个道理,刘慧则是据理力争,说肥胖导致的疾病等等。

 

有时候姨妈会直接来一句:“男人不能吃那还叫男人吗,要来有什么用”,说着的同时还往往拼命往我碗里夹肉,气的刘慧对我俩瞪白眼,说我是堕落了,说姨妈是自相矛盾。

 

刘慧说姨妈自相矛盾,其实我打心里还是有点赞同,她口口声声和我说吃胖点有福气相,可是肉长在自己身上就无法忍受了。

 

估计上回我无意间表示了姨妈的丰满后,她叫我帮她在淘宝上买了瑜伽垫瑜伽服等一些练瑜伽的必备品,还让我用网络电视给她搜索瑜伽教程。

 

瑜伽这东西,考验的是柔韧性,姨妈大半辈子都不是个好动的人,哪受得了这个,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都能在家里听到姨妈撕心裂肺般的惨叫,但姨妈还硬生生的坚持。

 

工夫不负有心,姨妈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之后,小肚腩慢慢的变平坦,屁股也比以前翘圆,黑白相间的紧身瑜伽裤,将姨妈两片圆鼓鼓的肉臀包的刚刚好。

 

有时候我见她在垫子上动作的时候,真怕那裤子会瞬间被挤烂。紧身的瑜伽服,自然把姨妈两个凸显得淋漓尽致,我经常会看的出神,也常常因为姨妈的瑜伽动作而不争气的立着。

 

刚开始的时候,很多动作姨妈照着教程上来做,并不太熟练,也略显羞涩,我还记得刚买回来瑜伽服让她试穿之后,她看着镜子里前凸后翘的自己,脸瞬间就红了,说:“怎么感觉什么都没穿一样。”

 

我说:“姨妈,这个瑜伽服就是这样穿的,你看多显身材,我真搞不懂,姨妈你的身材这么好,该大的地方大,该翘的地方也翘,干嘛还要练着玩意受罪啊。”

 

说完之后对着姨妈坏坏的笑,姨妈的脸红了,要是以前,我肯定不会和姨妈说这个话,现在我们的关系已经越来越好,尤其是她一个劲鼓捣我在同一战线一致抗日的感觉。

 

姨妈羞涩的说:“你羞不羞啊,我懒得和你说。”

 

有时候我不得不佩服姨妈,是个说道做到的人,她并没有被练瑜伽的困难打倒。刚开始的时候,很多动作她一个人无法完成,就会叫刘慧帮她。

 

但刘慧的肚子越来越大,就会推脱让我去帮姨妈。对于这种事我还求之不得呢,毕竟这个事情能让我和姨妈有亲密的接触。起初我帮姨妈扶着肉肉的腰或者长腿时,她还会脸红,看的出来她还是不习惯被陌生男人摸着,尤其是她的外甥,但慢慢的也就习惯了。

 

每次帮姨妈扶正练瑜伽的时候,对我来说是一个礼物又可以说是一个惩罚。

 

我摸着姨妈日渐柔软的身子,闻着姨妈身上淡淡的体香味和香水味,在看着姨妈凹凸有致的身材以及因为用力,额头上的细细汗珠。

 

我总会浮想联翩,刘慧不在的时候还好,刘慧如果在,我还要提防着不被刘慧发现,这心情可想而知,可以说典型的冰火两重天,既享受又受罪。

 

日子就这样过着,这期间我和刘慧做了一次。也许是因为她挺着大肚子的缘故,我始终无法放开,为了避免影响肚子里的孩子,她一直跪着,崛起大屁股。

 

而我在在她的身体拼命抽了十多分钟后便完了。事后,刘慧仰躺在床上,淡淡的问我:“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女人了”

我笑着问她:“何出此言啊。”

 

刘慧说:“感觉吧,感觉以前我们爱爱不是这样的,那时候你总是充满激情。”

 

我哈哈笑道说:“年纪大了,哪有那么多激情了。”然后想着这话不妥,长叹一声说:“哎,可能是心里总想着你的大肚子,所以都不敢乱来,怕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刘慧说:“不是这个,我感觉你心里有其她女人了。”

 

听到这话,我瞬间惊出了一身冷汗,但还是强装镇定的说道:“傻瓜,我怎么可能喜欢其她女人呢,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你别多想了。”

 

刘慧说:“恩,希望如此。”她的话里我听不出任何感情,这让我颇为焦躁,不知道她是不是看出了什么。一直以来,刘慧都是个聪明的女人,善于察言观色,如果被她发现我对姨妈想入非非,她的心里得多伤心。

 

尤其是刚刚,和她做的时候,我感觉到索然无味,直到我的脑海里浮现姨妈娇柔的模样,那柔情似水的眼神,淡淡的眼线,吸允我手指的小嘴。

 

以及因为练习瑜伽而越来越圆润的两片肉臀,还有胸前那两颗摇摇欲坠的大肉球时,我才感受到做的氛围里,愈发的坚挺和兴奋,我幻想着刘慧翘起来的股,就是我那练习瑜伽的姨妈的翘臀,最后才狠狠弄在了里面。

 

这个夜晚,在刘慧睡去后,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忽然很害怕失去这一切,害怕失去刘慧,害怕失去姨妈。我甚至觉得,如果能维持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毕竟如果我真和朝思暮想的姨妈发生了有违天理的关系,那我们该如何面对彼此和刘慧,哪怕不发生关系,如果被刘慧发现我时时刻刻想着她的姨妈,或者被姨妈发现我时时刻刻想着要操她,我们又该如何自处。

 

之后的日子里,我有意让自己变得忙碌起来,每天早起和刘慧一起去公司一起回家,在家里的时候我也尽量避免和姨妈二人单独相处。

 

好在姨妈的瑜伽动作日渐规范标准,也不需要我帮扶。小号也没再主动和姨妈说话,而姨妈可能觉得少了一个烦她的人是最好不过的了。

 

我希望用这样的行动来减少对姨妈的冲动和爱慕之情,但事与愿违,越是这样我对姨妈的思念就强烈。

 

时间过得太快,转眼到了十二月中旬的某天,姨妈接到老家来电,姨父早上打太极的时候忽然晕倒,被人送去医院医生检查之后说,有可能是癌症,还有待确诊。

 

让我们速速回江西。

 

这一下可把我们急坏了,刘慧表示我们三人立即返回江西老家看她父亲,被姨妈阻止,说她挺个大肚子不方便,快年底了公司事情也多,让我和刘慧两人待在北京,她一个人先回去看看什么情况。

 

刘慧想着姨妈一个人回去不太放心,再加上如今这么大个事作为子女不回去说不过去,最后思忖再三让我和姨妈回去,毕竟她的肚子太大确实不适合旅途奔波。

 

因为买不到近两天的机票,我们只得急急忙忙的买了当晚的火车卧铺。

 

火车上,姨妈坐在过道的座位上,心急如焚,我自知这个时候也不好说什么,便躺在下铺玩手机。

 

玩着玩着,我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车厢内的灯光已经暗下来,其他人都还在熟睡中,我感受到被子把我裹得严严实实的,异常暖和,仿佛要暖和到心里。

 

我看了看手机,显示凌晨三点钟,伸了个懒腰,这才发现姨妈还坐在刚才那个位置上。姨妈看着窗外,听到我这边伸懒腰的声音,转过头来只是看着我,并不说话。

 

透过微弱的灯光,我看到姨妈的眼睛里反光,我意识到她在哭泣,不由的心疼,坐起来穿上鞋子披上衣服走到姨妈身边,说:“姨妈,怎么了。”

 

姨妈别过头继续看着窗外,说:“姨妈没事,你继续睡吧。”但她哽咽的声音已经出卖了她。

 

说实话,我最见不得女人哭,以前刘慧哭也是如此,让我手足无措,我觉得一个男人让女人流泪,是一件很失败的事,刘慧如此,姨妈也是如此。

 

我站在那里,情不自禁的用手抱着姨妈的头,然后往我的怀里靠过来,说:“姨妈,会没事的。”

 

事后想想,这个在平常看来亲昵的举动,并没有被姨妈推开。

 

她靠在我的怀里轻声抽泣着,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直直的站在那里,不停的抚摸她的头发,就像刘慧哭泣的时候一样。我想,也许是姨妈真的需要一个人来依靠吧,她无法面对如果姨父真的得了癌症的事实。

 

姨妈在我的怀里,哭泣了很久才推开我,我都能感受到泪水透过厚厚的棉毛衫触摸到我的皮肤,其实我很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那一刻,我抚摸着姨妈的头发,安慰着她,而她像个小女人般依靠我。

 

姨妈说:“小张,对不起啊,姨妈刚才没克制住。”

 

我见姨妈心情平复了很多,为了逗她开心,笑着说:“不会啊,只要姨妈不嫌弃我把你的头发摸油了,哈哈。”

 

果不其然,姨妈漏出了一个浅浅的酒窝,与此同时眼睛里噙着泪花,让我的心再次触动,加上一句:“以前刘慧闹脾气的时候就要我这么抱着她,摸她头发。”

 

姨妈听我这么一说,脸瞬间就红了,透过弱弱的光,看上去是楚楚动人。

 

姨妈不好意思的清了清嗓子说:“小张,坐下来陪姨妈聊聊天好吗”然后示意我坐在她对面。

 

我在姨妈的对面坐了下来,和姨妈面面相觑,姨妈被我看的不好意思了,问我:“怎么了,姨妈哭了是不是很丑。”

 

我说:“才没有呢,姨妈,你哭了之后让人有那种怜香惜玉的感觉,哈哈。”

 

姨妈压低声音说:“嘘小声点,别把他们都吵醒了。”

 

我说:“好的。”

 

姨妈低下头,玩弄着自己的手指,柔声的说道:“小张,姨妈是不是最近哪里做的不好。”

我不解的问:“姨妈你说的什么话呢,你在北京我都吃胖了十多斤,把我养的白白胖胖,在天下哪里找你这么好的姨妈啊,踢被子还给我盖被子。”

 

姨妈继续摆弄着自己的手指,说:“就知道贫嘴,你怎么知道姨妈给你盖被子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