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尿bl肉被器总受_双飞美艳共夫

来源:网络整理 2020-08-19 09:42:12
她只穿着一个粉色的蕾丝围裙,系着的围裙带垂落在两股之间,昨晚林伟力气太大了,导致她的翘臀上还有一些指印。

经历过那样激烈的床事,林伟再看丈母娘的时候眼神里面丝毫不掩饰情欲。

女朋友这些天都在学校里面赶论文,丈人又忙着出差,家里面就只有自己和丈母娘。

 文学

林伟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在家里面的每个角落都来上一发!

刘念看出林伟如饥似渴的眼神,淡淡说道:“都怪你昨晚力气太大了,我这里还肿着呢”。

怕林伟不信,刘念撩起围裙的一角,露出下面丰厚的蚌肉,果真是带了深红的颜色,连里面的珠肉都包不住了。

害死!

林伟心里暗骂着,眼神忍不住往刘念的身下瞟,一股热气冲往下身,那因为晨勃微微挺立的巨物更硬了三分,把裤子顶出一个凸起。

刘念被他看得脸红心跳,哼着声,把芊芊玉指放到下半身,拨弄着肉瓣。

“光是看着你我就流水了”。

刘念佯装无辜,指尖勾出一些银丝,她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自己的指尖,眼神勾人。

林伟被她刺激得不行,直直的冲上去想要上手,刘念却娇俏的笑着推开他的手。

“我还要做早餐呢”。

她又在自己的下半身摸了两把,水渍沾满掌心,“水溅到上面了”。

她正在做三明治,用到很多种食材,身下的水被她放在了生菜上面。

然后故意侧过身来,用自己的蜜洞对准了林伟翘起的裆部。

“你不会嫌弃吧?”

丈母娘太会勾人了!

林伟脑海中充斥着这句话,手指不管不顾的冲进那流水的蜜穴里面。

“嗯啊……好爽……我要融化的黄油,用来煎鸡蛋……”

刘念此刻已经纵身于情欲之中,却还是牢记着自己要做早餐,又伸手拿出一块方形的黄油,往林伟的掌心放去。

她趴在灶台上面,头发散乱着,眼尾暗红,带着情欲。

真会玩!

林伟不禁感叹着,刘念的花样太多了。

他接过黄油,一点点的往那个蜜洞之中放去。

小穴里面很热,黄油刚刚放进去把刘念给惊到了一些,“好凉啊”。她扭了扭水蛇腰,一点点把黄油吞进去。

林伟看得口干舌燥,隔着裤子用巨物顶弄着刘念的腿根,“我好想要”。

黄油在里面很快就化了出来,刘念紧缩着穴口,催促说道:“你快把它接着!”

黄灿灿的液体被林伟放在了塑料杯里面,接了小半杯,还有一些漏了下来,空气中弥漫着奢靡的气息。

“里面还有”。林伟哑着声音说道,手指很快拨开柔软的穴口,在里面抠挖着。

刘念受不了这么大刺激,林伟的手指也很大,特别是骨节的地方,有一些粗糙的在里面研磨着。

爽得刘念爱液直流,哼着声音勾引道:“快进来,小花穴想要大鸡吧来填满~”

刘念一点都不掩饰骚言浪语,林伟低笑着,毫不犹豫的拍打了她挺翘的臀部,让她的小穴也因为拍打而抖动起来。

“你刚才不是说哪里肿了不能用吗?现在想要就自己来!”

就是想看见丈母娘发骚!

刘念侧头看着他,眼睛湿漉漉的,“我的水很多的,里面又热又软,你进来嘛!”

她撒娇的样子,和女朋友有几分相似,可是眼底的轻熟风韵没有掩盖,勾着她的心。

“我可是你女儿的男朋友,这么勾引我啊?真骚!”

情事上面的话都是勾引的恶趣味,刘念也很吃这一套,身上的蕾丝围裙半遮掩住胸前的浑圆。

“我骚了那么多水,你还不操我”。刘念抛出一个眼神,身上沾满了黄油的味道,转过身面对他,眼神直勾勾的对上他的视线,伸出舌头舔了舔裤绳。

贝齿轻轻咬下最外边的睡裤,隔着黑色的内裤舔了舔里面装着的巨物。

内裤前端染上水渍,颜色变得很深很深,刘念舔了好一会儿,才用牙齿拉下内裤。

内裤一脱,里面全硬的阳具跳了出来,差点打到刘念的脸上。

她是第一次这样直观的观察女婿的阳具,全硬的状态下,阳具是紫红色的,还能看见上面跳动的经脉。

龟头大得像一个鸡蛋一样,前端冒着液体,有点腥味,却让她直想发情。

“我想吃大肉棒”。刘念眼神迷离的看着眼前的事物,张口舔了舔。

林伟感觉到自己的小老弟进入了一个湿漉漉的甬道里面,被刘念富有技巧的舔弄着,舒爽的感觉覆盖着他的大脑。

丈母娘的口技实在是太棒了!

刘念又是舔又是吸的,偶尔还把弄着蛋蛋,早上一般都不会太过持久,林伟却坚持了一个多小时,才有射精的想法。

刘念舔得嘴巴都酸了,察觉到林伟有射精的趋势以后,加倍对着马眼吸。

忍不住了!

林伟猛地伸手扶住刘念的头,在口腔里面大力的抽弄了几十下,才把浓稠的精液送进刘念的嘴巴里面。

舒爽畅快的感觉让林伟露出笑容,慢悠悠的把射精过后的阳物给拔出来,带出一些液体。

“喂饱了上面这个小嘴,那下面这张小嘴呢?”

林伟邪恶的笑着,把刘念给抱上了灶台,正对着自己,蜜洞里面的体液溅湿了灶台上。

不……不是射了一次吗?

刘念震惊的看着女婿又硬起来的巨物,他居然还有精力?

林伟舔着刘念的耳朵,说道:“你刚刚吃了我的精液,现在我也吃一吃你的淫水做出来的早餐好不好?”

纵然是刘念再怎么放浪,也抵不住林伟这样的挑逗,她娇媚的哼了两声,如同猫儿发春一样。

林伟提枪上阵,进入紧致的花穴以后,两个人同时发出舒爽的声音,刘念卖力的配合着林伟的动作,很快就达到了高潮。

“你快要干死我了……”她嗲着声音,却把自己的胸往林伟那边送,更是扭着臀迎接林伟的撞击。

这几天下来,林伟觉得自己真的像古代的昏君一样,夜夜笙歌不早朝。

性事到达一定程度以后,两个人也进入了贤者模式,反倒是静下一两天没有做。

吃完饭以后,林伟摸了摸自己饱涨的肚子,“阿姨,我去楼下散散步,消食一下”。

刘念点点头,贤妻良母的开始收拾饭桌,这些事情都让她全包了,一开始林伟还有点不好意思,后来也就适应了。

小区楼下的绿化坐得特别好,大片的灌木丛和树林,路灯似乎是正在维修中,黑漆漆的。

林伟走了一会儿,忽然被一只手给拉住,他慌忙抬头一看,居然是丈母娘!

“阿姨,你怎么在这儿?”

她穿着一件深蓝色的大衣,系着一个腰带,勾勒出纤细的腰肢,特别是那深V的领口,让她的乳沟一览无遗。

林伟感觉有一团邪火直冲自己的下腹,光是看着就已经硬得不行了。

刘念主动靠近着,双手拥住林伟的手臂,用胸前的柔软压着林伟。

“我也想过来散步”。

她轻声说着,眼底带了情欲的颜色,脸颊绯红,看起来就像是一颗熟透的蜜桃。

路灯昏暗,旁边多的是灌木丛,林伟胆子大了起来,拉着刘念往昏暗的地方走去。

刘念半推半就,女婿的手已经抚摸上了蜜桃臀上。

光是轻轻的摸索,就让刘念兴奋得不行,在黑暗之中的感知被放大了许多倍。

林伟的手指伸进衣服的下摆,狠狠的往臀部捏了两把,心里一阵舒坦,嘴上却骂道:“你怎么这么骚,想和我野战?”

手指继续往下蹭着,划过那冒着汁水的洞穴,指尖轻撵,刘念便媚叫着夹紧了腿。

“你看看,都是你的骚水!”

林伟毫不留情的抽出自己的手指,放在刘念的面前,两只手指并拢又分开,汁水在他的指尖牵连着,呈现出一条条暧昧的银丝。

身子的空虚一阵一阵的,随着蜜液就出来,刘念感觉自己的腿心更湿了,扭着臀去蹭林伟已经硬起来的阴茎。

两瓣浑圆的蜜桃臀脱离外套的庇护,又滑又圆,林伟算是看出来了,岳母居然是真空出来散步的。

她趴在枫树树干上,翘着屁股对准林伟,一摇一晃的,蜜洞里面的爱液溢出来,牵扯着银丝。

“好女婿,快来填满我啊!”

她的下半身已经泛滥成这样了,声音更是娇媚得不行。

林伟压着嗓伽马贝塔子走向前,伸手盖住那不禁盈盈一握的腰肢,裤子开了一个口,把硬得发疼的巨物,毫不留情的捅进那流着口水的洞穴里面。

刘念的穴堪称一绝,又湿又软,还特别的紧致,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四十岁的人应该有的。

她把自己调整到一个舒服的角度,甬道又紧了三分,不断吸着林伟。

林伟加快了身下的撞击,两个人正全身心的投入性事之中,一阵脚步声逼近了,林伟才发觉。

“有人!”他猛地停下动作,抱着刘念发颤的身子,把她压在树干上,两个人紧紧贴合着。

似乎是有人察觉到什么状况了,往他俩的方向打量了一会儿,因为光线昏暗以及灌木丛的遮挡,他并没有看见什么。

因为被偷窥带来的刺激,刘念抖着身子,身下的花穴紧紧咬着林伟的分身,可是分身一动不动,最深处的那块嫩肉就开始发痒。

她小心翼翼的动了动臀部,腰带蹭着树干,没两下就掉了下来,浑圆的大白兔就这么跳了出来。

胸前的茱萸硬得像一块小石子一样,在粗糙不平的树干上摸索着,给她带来一阵阵的快感。

“你操我吧,里面好痒,你动一动啊……”

刘念被情绪折磨得眼尾通红,自己动却怎么也不能让花穴里面的痒意消失。

林伟还是谨慎的观察了一会儿,确定路人离开以后,才开始小幅度的顶撞。

“你叫得太大声了,等一下有人过来怎么办?”

他伸手去捏住刘念胸前的凸起,让刘念爽得只会张口喘气,半晌才说道:“被发现就叫他一起来”。

这是要玩3p?

林伟在她的肩膀上留下一个齿印,撞击用力了很多,却仍然避开最痒的地方。

“另外一个人来了,让他操你那里啊?你的花穴这么紧,能容得下两个鸡巴吗?”

粗俗的话都是调情,让刘念全身发热,一股股爱液溢出来。

“嗯嗯嗯……啊……啊哈”

她被操得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全身上下战栗的兴奋,她弓着腰,让林伟的巨物往自己身体里面的更深出送去。

“如果刚才那个人发现了,他过来应该就能让你上面这张小嘴也给喂满了吧?”

得不到回应,林伟也不气馁,把手指移到刘念的嘴巴里面,模仿身下进出的动作,

这一次,他终于大力的顶撞到那块瘙痒的嫩肉上了,刘念一时间没有承受住,呻吟声也变得毫无章法。

林伟突然感觉到刘念的身子一阵僵直,继而是小幅度的抽搐,一大股蜜液随着抽搐的频率,悉数浇在阳具上面。

下半身湿透了,刘念一点力气都没有,被林伟翻了一个身面对他,他抱住自己,舌头不断的在嫩白的肌肤上面留下一个个红痕。

“再等等”。

他哑着嗓子说道,身下的速度再次加快,如同打桩机一样,插得又深又大力。

刘念觉得自己就像是一片浮萍一样的泡在海里,接受着狂风暴雨的洗礼。

酥麻感随着交合的地方不断传来,爽得她连脚趾头都紧绷住,双腿夹着林伟精壮的腰,脚背形成一个弧度。

“我不行了!”

伴随着她的一声惊呼,林伟顶弄到最深处,把精水悉数送进穴道里面。

刘念只觉得脑袋放空,倚靠在枫树树干上面,林伟俯下身来,在她的耳边留下一个性事过后的亲吻。

舔了舔她红得滴血的耳垂,捧着胸又啃又咬,留下一个个印记才肯罢休。

“你也不怕你岳父这两天回来!”刘念心满意足的穿着衣服,嘴上还数落了林伟一阵。

他们没想到,第二天就等来了……

开门看见女友的身影时,林伟只觉得整个脑袋都炸了然后放空着。

“你怎么回来了?”

他连忙接过王美的包包,心里发慌的差看着家里面。

还好刘念习惯将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来。

也只有他们知道,在这个家的角落,有多少地方是他们做过的。

王美看了一眼林伟,恶作剧的笑着说的:“你怎么那么紧张,难道你和别的女人上床了?”

一下子就被王美说中了,林伟也只能尴尬的说道:“哪能啊,我最近都没怎么出门认识别的小姐姐,怎么可能和别的小姐姐上床”。

他避开王美的视线,刘念刚巧在这个时候从房间出来。

她穿着一件V领贴身的衣服,把凹凸有致的好身材给勾勒无虞,紧身的牛仔裤把翘臀给勾出一个完美的弧度,整个人看起来妩媚动人。

王美似乎是习惯了母亲这样的打扮,欢快的凑上去揽住她的手说道:“妈,你最近有没有看见林伟跟着别的小姑娘出去啊?”

她是在撒娇,两个人长相如同姐妹一般,气质却截然相反,她显得稚嫩青涩,而刘念则是成熟。

“小林这些天都在家里面,偶尔帮我做家务什么的,没见到他和别的小姑娘”。

说罢,刘念深深的看了一眼林伟,两个人的视线撞在一起,在王美看不见的地方,刘念露出一个妩媚的微笑。

王美回来只是拿一个资料,下午就得回学校里面,只能吃一个午饭。

只是几天没见到,林伟却依然感觉到想念,两个人一同进了卧室,他便迫不及待的冲上来抱住王美,把头埋进王美挺翘的胸部里面。

“流氓!”王美红着脸,绝情的把林伟给推开,她的胸型和刘念差不多,都是水滴型的,摸起来的手感很是不错。

“我们都几天没见了,你还不能让我搂搂抱抱么?”

林伟哀怨的说着,手掌已经捏住王美的胸,细细揉搓着,让她不禁喘气呻吟。

光是看着,林伟就已经完全的硬了起来,伸手撩起王美的衣服,只是见到一节嫩白的腰肢,便被王美使劲把衣服给拉下来了。

“我妈还在呢!”

王美顾虑着,毫不留情的拒绝林伟的请求。

他的话在林伟脑海里泛起波澜,忍不住想起刘念再自己身下承欢的模样。

他就是喜欢那股骚浪劲,可是这对母女却偏偏一个人骚浪的,另外一个保守得不行。

林伟连手都没有摸过瘾,直接把王美扑倒在床上,撩开衣服,里面是黑色的胸罩,看起来禁欲又勾人。

“我想要你”。

林伟说着,嘴巴已经舔上了逐渐挺立的红豆,王美的脸颊砰的一下子红了起来,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乳肉在男人的手掌里面。

男人捏着嫩白的乳肉,似乎怎么玩都不会腻一样,王美在这样的攻略之下,逐渐放开。

她今天穿的是裤子,比较难解开,就乘着林伟脱裤子这个间隙,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午饭好了,你们快过来吃吧!”

刘念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敲门声让王美的理智上线,再一次毫不留情的推开林伟。

“我妈来了,这一次真的不能顺着你!”

她吞咽了喉咙的口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林伟硬起来的伟岸。

不等林伟回复她,她就冲出去准备吃午饭了。

直到来到饭桌前,林伟的脸色一直都是黑着的,王美和刘念并肩而坐,他坐在了刘念的那一桌。

三个人各怀心事,也只有母女俩在说说话,林伟则是一直埋头吃饭。

身下传来一个柔软的触感,直直的对着他挺立的巨物,他低头一看,居然是一双嫩足!

那双嫩足实在是好看,凸起的脚脖子添了几分纤瘦,脚趾饱满圆润,看着很是可爱。

白嫩的小脚在裤裆上面转了一圈,紧接着及其有技巧的玩弄着林伟那二两肉。

林伟猝不及防,全身颤抖了一下,这可引起了女友的注意。

“你怎么了?”

“怎么了?”岳母坏心思的问着,脚掌一用力,便接触到那团火热。

林伟强压着自己的内心,挤出一个笑容说道:“没什么,吃饭吧”。

王美以为他是在生气,刚想过去安慰,就被自己的母亲给拉住了,两个人悄悄耳语,只有林伟一个人憋得发疼。

饭桌盖了一个红色方格桌布,从上半身看没什么问题,谁能想到岳母大人的玉足就在自己的身下挤弄着呢?

林索性把拉链给拉下来,主动用吐血液体的阳物顶弄着嫩白的玉足。

刘念感觉自己的脚趾被黏糊糊的液体给弄得湿漉漉的,红着脸看了一眼林伟。

两个人的异常并没有被王美发现。

“嗯……”林伟轻哼了一声,刘念两只脚都放了上来,两脚并用的夹住他的粗涨。

这样的刺激,刘念只觉得一阵水渍从自己的穴口中涌出,带着瘙痒。

林伟大张着腿,方便刘念的动作,两个人被情绪折磨得不行,光是这样的腿交,也满足不了身下的空虚,只不过是隔靴搔痒罢了。

王美放下筷子,突然对着刘念说道:“妈,等一下我去洗碗吧!”

刘念一个激灵,身体僵直着,呻吟声差点呼之欲出,她强忍下来,正欲放下脚,林伟却捅了过来。

“去吧”。

王美看了一眼林伟,以为他还在生气不理自己,只好独自收拾碗筷走进厨房里面洗碗。

她一进厨房刘念便小声的哼哼着,故意对<。)#)))≦着林伟挤弄自己的胸,把衣服撩上去,露出半个圆球。

里面居然什么都没穿!

林伟加大力度挺直下半身,低声骂道:“你这个骚货,哪有在女儿面前对着女婿发骚的?”

刘念爱极了他在床上的粗言鄙语,对自己的情欲不加掩饰,甚至还大胆的在客厅脱下衣服,把胸部放在桌子上。

她的胸围少说也有D罩,乳尖暴露在空气中,被林伟这么直直的盯着,很快就硬了起来,变成一个深色的大葡萄。

“嗯……我就是在勾引

刘念总是发骚发浪,身下都快水流成河了,林伟实在是忍不住,正准备上前,女友拉厨房门的声音差点把他给惊到。

刘念迅速反应过来,一下子就钻进饭桌下面。

她就这么直直的撞到了跳动的巨物上面,借着刚才透过来的光线,看清楚直在眼前的什物,只觉得身下更湿了。

“你洗碗好了?”林伟之前一直在压着自己的性欲,女友没让她碰,好在刘念主动凑上来了,现在硬生生被打断,他的脸色好不到哪里去。

身下感受到刘念愈发贴近的呼吸声,一个柔软湿润的东西在柱身上舔了舔,紧接着就进入到一个湿软的口腔里面。

王美权当他在生气,左右瞧了一下,并没有见到母亲的身影,便对着他说道:“我马上回学校了,等下次给你好不好?”

林伟不说话,咬着牙感受身下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刘念是在是太会吸了,他现在就想着大力的操干着刘念,看她在自己身下承欢的表情。

“我也很想要的,但是现在时间不够做得又不尽兴,等下次吧”。

王美继续愧疚的说着,凑过去吻了吻林伟的脸颊。

林伟别过脸去,哑着嗓子嗯了一声。

王美一回到厨房,林伟再也忍不住的撩开桌布,看见刘念双眼迷离的亲吻着自己的巨物,忍不住顶弄了一会儿。

“也不怕你女儿看见,真骚!”

林伟骂着,手掌却抚摸上刘念嫩白的双乳上,揉搓两下,就留下了几道红痕。

顺着炙热的皮肤游走下去,还没碰到花穴的穴口,便已经感受到一阵湿润的水珠。

“这张小嘴太松了,连水都锁不住!”

嘴上骂着,手更是狠狠的摸了两把,带出一片片水渍。

小豆豆被这样粗暴的按压着,刘念又不能大声的叫唤出来,收紧了双腿,一下又一下的挤压着那只宽大的手掌。

“嗯啊,你不要再磨了!”刘念舔着自己的嘴唇,猩红的舌尖一勾一勾的,双目含泪的看着林伟。

“小穴不松的,被你搞出水了,你快来堵一堵,捅一下就不流水了!”

“骗人,上次越捅越多!”林伟的手指粗暴的碾压着小豆豆,手掌包住整个阴户,大力的揉搓着,

刘念受不住着一波又一波的快感,浑身战栗着扭动腰肢,咬着唇不让呻吟声太大惊动女儿。

她现在就像是一只发情的雌兽,特别希望林伟能进来弄一弄瘙痒的花心。

张开的穴嘴吸着林伟的手掌,勾着他捅进去。

“想要,想要你的大肉棒进来!”

她的声音已经带了哭腔,伴随着扭动,一股滚烫的液体从花穴里面喷涌而发,无数的汁水落在林伟的掌心里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