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运动的意义:五四精神包括哪些

来源:网络整理 2020-04-28 10:37:56
评价五四运动的精神及其产生的现实意义

摘 要:五四运动是一场具有指导意义的革命运动,在中国近现代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在很多研究者看来,学术界从不同的角度对五四运动进行了激烈的探讨,现今研究比较多的是从不同的角度探究五四精神、五四运动的意义、以及对运动中的主要任务的分析。但从评价的角度来认识五四运动的文章还比较少。

评价五四运动的精神及其产生的现实意义

自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以来,每年的5月4日都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1925年5月李大钊曾在一篇短文中强调,“不应该把五四运动纪念日仅仅看成一个狭义的爱国运动纪念日,我更盼望从今以后每年在这天举行纪念日的时候,都加上一些新的意义”。[①]2014年5月4日是第95个纪念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同志在北京大学发表了关于《青年要自觉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讲话,深刻阐释了五四精神的当代价值,并且指出“五四运动以来,广大青年对五四运动最好的纪念就是在中国共产党的带领下,勇做走在时代前列的奋进者、开拓者、奉献者,让五四精神放射出更加夺目的时代光芒。”由此可见五四精神对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意义。

一、五四精神

1919年5月4日,软弱的中国在巴黎和会外交上的失败传至国内,热血澎湃的中国学生义愤填膺,齐聚天安门广场,示威游行,大声呼告“外争主权、内诛国贼”、“取消二十一条”、“拒绝在巴黎和会上签字”等口号。学生游行至东交民巷,为表明誓死收回山东权益的民意,向英美等国公使递交游说贴,“请求贵公使转达此意于贵国政府、于和平会议、予吾中国以同情之援助”。[②]此后报界把这次运动使用“五四运动”这一名词,随后,罗家伦发表了以篇题为《“五四运动”的精神》这一文章,在文章中把五四精神概括为“学生牺牲的精神”、“社会制裁精神”和“民族自决精神”。[③]一方面表明了中国学生的态度,也可见当时学生对社会的关注度,或者说是爱国情怀,这是值得现今的学生学习的。无论从何种角度上分析此次运动,五四运动对于中国后来历史进程的影响都不容低估。在某种意义上说,20世纪以后的中国社会政治地图是由五四运动及其后成长起来的数代中国人改写的,他们无不接受“五四”的洗礼、接收其精神遗产。

(一) 爱国主义精神

五四运动反帝国主义反封建主义的任务强烈凸显了五四运动的爱国主义精神。此精神是该运动的核心精神,也是中华民族的灵魂和主旋律。纵观历史,中华民族都是在抵御外辱的过程当中谱写一篇篇可歌可泣的爱国主义诗篇。在巴黎和会上,由于当时北洋政府的软弱无能,严重损失了我国的利益。正是爱国情怀激励着学生们团结起来齐聚天安门游行示威,大声呼喊救国救民的口号。正是爱国情怀激励他们有胆魄烧毁曹汝霖的官邸,从而招致反动政府的逮捕和镇压,这也就成为了五四运动的导火线。全国各地的人民都以罢工、罢课、罢市来声援五四运动,五四运动也就由单纯的学生运动变成了以无产阶级为首、包括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在内的全国性的爱国主义运动。从群众运动思想的转变就可以看出此次运动充分体现了中华民族的反帝反封建的爱国主义情怀。但是冯天瑜[④]对五四运动界定为反帝反封建提出了质疑,他认为五四运动的反封建说源自陈独秀,指出“以抨击封建作为近代民主运动的中心题旨,是陈独秀从日本明治维新、大正之际的启蒙思想中借取的一种法兰西式的激进民主主义观”。[⑤]

(二) 科学民主精神

在《新青年》创刊之时,陈独秀就对封建专制的种种腐朽提出了强烈的批判,并向当时的青年人提出了殷切的希望:“国人而欲脱蒙昧时代,羞为浅化之民也,则急起直追,当以科学与人权并重。”[⑥]同时伟大的文学大师鲁迅在他的《随感录》中也指出:“现在有一班好讲鬼话的人,最恨科学。因为科学能教道理明白,能教育人思路清晰,不许鬼话,所以自然而然的成了讲鬼话的对立。”[⑦]从中我们不难看出,对封建专制的反对和科学民主的弘扬可谓是泾渭分明。“鲁迅在他的大量文学作品中,以怪异、夸张的人物代表在传统伦理和制度束缚下的中国人性格的缺陷,暴露任性的特点,攻击旧传统、旧思想、旧伦理。”[⑧]

(三) 解放思想创新精神

作为一个破除封建思想和寻求救亡图存的运动,在五四运动的过程中本身就带有创新的精神。人们从遵守“三从四德”的封建礼教到崇尚新道德,从君主专制皇权至上到弘扬自由平等,从借鉴西方的资本主义发展模式到推崇苏俄的发展模式。这些都深刻体现了创新精神的本质,也正是这种坚持不懈的创新精神使五四运动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五四运动中工人阶级强大的力量使青年知识分子看到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适用性和实用性,从而促进他们转变自我观念走出一条工农结合的道路。

二、五四运动的现实意义

近几年对五四运动的现实意义的研究可谓是车载斗量,笔者试图就对其中的几条进行分析。五四运动既然具有如此重要的地位,那么在现今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有也有许多值得借鉴的经验。如今倡导学习五四精神的意义就是要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国情有机结合起来,对于深入学习科学发展观、实现伟大的“中国梦”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和社会意义。

一、五四运动使中国工人阶级第一次以独立的姿态登上中国政治舞台,使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得到广泛的传播,从而为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奠定了群众基础和思想基础。

五四运动中,工人阶级以其严密的组织性和彻底的革命性在运动中发挥了主力军的作用,促进了运动的深入发展。“正是工人阶级的参加,使五四运动由单纯的学生运动转变为士、农、工、商人广泛参与的运动,从而促进了运动的深入发展,迫使当时的北洋政府释放被抓的学生以及罢免曹、陆、章三个卖国贼,使运动赢得了第一次的胜利;正是由于工人阶级的参加,探寻救亡图存的知识分子才有坚强后盾迫使北洋政府没在巴黎和会上签字,取得运动的直接胜利。工人阶级的参加,适逢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他们认识到工人阶级的重要性,发起各种运动。”由知识分子发起到民间运动、到工人阶级去运动、到俄国法国去运动,致使在五四运动中的先进知识分子转变为马克思主义者,结合十月革命胜利的经验,在工人运动中宣传马克思主义,并且组织和领导工人运动。也是这样的结合,诞生了信仰马克思主义者的先进知识分子,如陈独秀、李大钊等,并为思想的传播创立了《新青年》杂志。其中当时影响比较大的几篇文章都是在该刊物上发表,如鲁迅的第一篇白话小说《狂人日记》,该文章描述了一个“睡不醒的人”的心酸历程,在文章结尾鲁迅是这样描写的“没有吃过人的孩子,或者还有?救救孩子!”[⑨]这为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奠定了群众和思想基础。

二、五四运动启蒙了中国思想,普及了民主思想,加快了中国宪政的步伐。中国宪政的发展相较于西方国家可以用“非常晚”来形容。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中国迈向政治文明是历史发展的必然。齐卫平[⑩]从促进人民群众主体意识觉醒、促进知识分子思想转向社会主义社会主义方面阐述了五四在思想解放方面的含义:“在民族遗产构成中具有特别的价值”。[11]

                                                         u=3629728242,1609524525&fm=26&gp=0.jpg

 

追溯历史,中国的宪政发展可分为制度和文化来两部分来探讨,关于制度方面的历程可以从满清王朝的末期开始算起,因为那段时间颁布的《钦定宪法大纲》和《十九信条》走向了向政治文明的第一步,可谓是道路崎岖坎坷。孙中山领导的民主革命推翻了清王朝的专制统治,辛亥革命后,中华民国颁布的《中华民国临时约法》等一系列的法律的颁布和实施使宪政的基本框架建立了起来。从文化方面来看,中国对于西方先进的宪政文化的了解要早于法律和文本的制定,但是在封建专制的思想桎梏下,国民的思想仍然呆滞古板,五四运动润物细无声,它瓦解了中国封建思想文化的冰封,使宪政民主政治思想在中国得以蔚然传播。

三、现代社会必须是法制的社会、不断进步的社会、更是民主的社会。“盖宪法者,全国人民权利之保证书也,决不可杂以一族一教一党一派人之作用。”[12]最高权利之一切措施均以法律为准绳。法律面前应该人人平等,绝不应该有尊卑贵贱之分,三纲五常主张的是阶级尊卑制度,强调的是片面之义务和不平等之道德。陈独秀以进化论为武器,说明一切事物都是变化发展的,他说,“新陈代谢,陈腐朽败者无时不在天然淘汰之途,与新鲜活泼者以空间之位置及时间之生命。人身遵循陈新代谢之道则健康,陈腐朽败之细胞充塞人身则人身死;社会遵循陈新代谢之道则隆盛,陈腐朽败之分子充塞社会则社会亡”。陈独秀又说:“既不以进化之社会言之,其间亦不无微变。吾辈不满于康先生,康先生不满于张之洞与李鸿章,而张之洞、李鸿章也不满于清廷反铁路与海军的顽固派,所以变化是通例,道与世更是古今中外的普遍法则”。在现今世界上,外国攻击我国最多的是人权问题,在他们看来中国的人权没有得到很好的保障,“要为中国人民伸张正义”。在我国,主权在民,人民是国家的主人,“国家为人民公产,人类为政治动物”,除了具有政治权利,民主政治“非一党一派所能主持,更非一二伟人大老所能负之而趣”。[13]这就是说,民主政治的的建立必须以大多数人民民族意识的觉醒为前提。在陈独秀看来,中国的将来必将走上民主政治的道路。

 三、评价五四运动

人们对于五四运动的评价,大体就是从政治意义和文化意义两个层面展开的。通常的观点是要么是成功的一次运动,要么是失败的一次运动,很少有人用历史辩证唯物主义来客观多方面的评价,就导致了对这场运动过于简单而不全面的评价。对于五四运动,我们不能简单的评价为“成功”或者“失败”,这样会使该运动丧失了其中本质的历史意义。对于评价五四运动持肯定态度的学者有王元化、袁伟时、资中筠,持否定态度的有姚中秋、蒋庆等,看似他们的观点都有合理之处。五四运动中,值得历史肯定的有很多,前面也从精神和意义两方面进行了简单的介绍,接下来这里将做进一步的阐述。

谈及五四运动,不得不讨论的就是五四运动与新文化运动的关系,有两种全完不同的态度。其一认为“五四运动干扰了新文化运动,中断了新文化运动的进行”。将新文化与启蒙运动割裂了,持这种观点的人较少,当然也就遭到了许多学者们的质疑。其二认为,在近现代社会,救亡和启蒙不是相互对立的,相反,他们是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也就是说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不是对立的。

新文化运动后期发展为爱国爱民的政治救国运动,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中国人民的觉醒,很大程度上也是得益于运动前期的思想解放。这时不仅有西方资产阶级的启蒙思想,十月革命的胜利之声也传至中国,五四运动兴起后,中国大地上存在着马克思主义和西方资本主义两个完全不同的思想。五四运动不仅是一场文化运动、思想解放运动,更是一场爱国救亡的政治运动。正是由于五四运动的推动,新文化运动才可以取得更为广泛、深刻的影响。共产党领导的反帝国主义反封建社会的革命运动与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思想是紧密结合、相互促进的。同时马克思和共产主义的传播,赋予了新文化运动新的含义和内容,让中国人民看到了争取民族独立之后美好生活的曙光,这是这种渴望的力量激励着成千上万的中国百姓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独立而英勇的贡献自己微弱的力量,从而印证了五四运动与新文化运动不是割裂存在的。正如德国思想家斯宾格勒认为,任何一种文化,就像“榆树与石松、花朵、枝条与树叶,从盛开又到衰老”,“每一种文化都有它的自我表现的新的可能,从发生到成熟,再到衰落,永不复返”。随着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五四运动逐渐的发展,马克思主义思想在中国得到了广泛的传播,在中国的文化界掀起了一场“革命”的风波,文学者们开始利用历史唯物主义解释社会现象,不再是片面的肯定和否定。文学大师开始走上“思想的分裂”,五四前后的学者们的认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全国各界学者联合答复苏俄对华宣言中称:“吾人更信中国人民除一部分极顽朽之官僚、武人、政客外,皆愿意与俄国人携手”。“从此旧式的政治家资本家之迷梦,无由实现,而公正有力之声浪弥漫世界,则各国人民群起打破国家的、种族的、阶级的差别之期不远矣。”[14]

谈及文化,在近现代的社会发生的一件深刻影响社会的“文化革命”运动,我们在理解历史的时候切记不能把“五四”新文化运动与文革相提并论,它们之间有根本性的区别。资中筠[15]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与今天的争论》一中做了细致的分析,该文主要从“五四”新文化运动与文革的主要力量、方向、客观效果、追求真理的言论空间这四个方面来做进一步的讨论。

从主要力量的来看,资中筠认为,“五四”新文化运动中的主要领导者都是深受传统儒教饱读诗书的文人墨客,有一定的分析和辨识能力,绝非盲目的批判和谴责,知道如何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另外看,他们都是手无寸铁的文人,只是看到中国社会大地饱受压迫,爱国之心油然而生,凭借自己的一颗颗赤裸裸的对社会和国家的责任感而用自己擅长的技术表达自己的感情而已。

从方向来看,“五四”新文化运动是前进的,反对的是顽固的封建礼教纲常、三从四德,落后的东西处于社会的“饱和”状态,先进的东西无法踏进,因此需要清除对社会和人类发展不利的一切因素。在清除的道路上,“五四”新文化运动是导航,代表了社会前进的方向,指引着科学民主的理想社会的方向发展。 

从运动的客观效果来看,站在客观的角度分析我们应该承认,“20世纪前期,中国的文化并没有因为社会的动荡而断裂,中国的文化依然朝着前进的步伐前进,不得不承认中国近代的教育、文化、出版、新闻、实业大以及现今依然著名的名牌大学的前身大都是出自于那个时代”。虽然那个时代有一批被送往外地求学而回的海归,头脑中有“先进的思想和文化”,可是归根溯源,他们的血液里仍然有剪不断理还乱的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思想深深的伴随着。是不能说断就断,说终止就终止的,文化的足迹幽远而漫长。从追求真理言论的空间来看,“五四”前后的思想无拘无束、毫无压力,自己想表达的可以任意表达,没有什么权威要求统一思想。在这样的氛围中就使传统的先进人士打破封建几千年的思想敢于追求创新、解放思想,要求社会变革,追求自由民主。有因必有果,所以在上世纪20-40年代出现了尊孔与反孔、复古与疑古并存的现象,世界上出现的各种新思想都在中国的大地上泛起过涟漪,包括以胡适为代表的自由主义、以俄国巴枯宁为代表的无政府主义、马克思主义、民粹主义等。从这几个方面来分析,资中筠又把“五四”新文化运动叫做启蒙运动。在对比中评价“五四”新文化运动更能彰显其力量和作用。

纵观全文,似乎都是对五四运动各项成就的肯定,根据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来看,矛盾具有普遍性和客观性,即使具有重大意义的事情仍然具有缺点。学者们在批判传统中国时,很少有改革者给传统文化以客观、公正的评价,在他们看来,中国几千年的文化带给中国的无疑是创伤和阻碍,谈不上任何进步的意义,从而对传统的一切东西给与全盘的否定,极度的抨击。这样致使的结果就是儒家传统中许多优秀的、良好的“民族遗产”被莫名的抛弃和遗忘了。从长远的角度看,改革者的批判有些是肤浅的、盲目的、跟随当时第二时代不乏而已,不是真正的有理有据。但是,要想把沉睡了几千年的中国唤醒,这样强化的批判似乎又是必要的。

另一方面来看,当时的知识分子过于的轻信外国的各种思潮,虽然表面上宣称要批判性的学习这些思想,在实际行动中并不是按照这样的方式操作。热衷于世界上各种新鲜的思潮,只要是一种新的思想,中国人民就要去讨论。所以当时称五四时期是一个“主义”流行的时代。由于语言风俗等原因,对外在的一些思想缺乏全面的了解从而导致了倡导的或反对的和真正的主义不相符合。这个时期的改革者盲目的自信,过高的认为自己的观点和倡导的内容是正确的,并且能在较短的时间内得到很好的发展,这种缺乏耐心和持之以恒的信念是构成他们解决问题的较大障碍。面对涉及国家政治、经济、文化等等各个方面内容社会变迁和改革,需要进行漫长的、耐心的建设,绝非一日之功。但是,五四时期的青年知识分子似乎没有看到这点。

对于五四运动的现代价值是很多学者关注的问题,比如知名专家周策纵先生就指出:五四运动“无疑打开了现代中国历史新的一页,其目的是将现代文明移植到一个古老的国家,五四运动实际上即是文化运动又是社会政治运动,它以国家的独立、个性的解放和中国的现代化为宗旨。”学者高力士教授认为,“五四运动是古老的中国文化走出中世纪而迈向现代的一次伟大的尝试。”

精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