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德宗光绪帝载湉珍妃他他拉氏简介资料人物生平传记

来源:吉言网 编辑:张梦 2019-04-08 16:12:59

  在清朝的10位皇帝中,光绪皇帝载湉的后、妃最少,只有3位,其中之一是珍妃。珍妃于光绪十五年(1889)入宫,时年13岁,光绪二十六年(1990)死,年仅25岁。

  被选入宫 册封嫔妃

  光绪帝载湉4岁时继位,慈禧太后 “垂帘听政” ,光绪一直是个傀儡皇帝,不但政治上受慈禧摆布,就连自己的婚姻生活也不能自主。到了光绪十四年(1888)时,光绪帝已经18岁,到了大婚的年龄。按封建王朝的惯例,幼帝一结婚(称为大婚),就要亲理朝政,慈禧太后就必须撤帘 “归政” 了。慈禧太后是个权力欲极强的女人,她为了不失去手中的大权,应付皇帝将要亲政的局面,便积极为光绪帝选后、妃,企图通过皇后、妃子来达到影响和控制光绪的目的。这样,在她的精心策划之下,光绪帝选后、妃的傀儡戏就上演了。

  这天体和殿布置得典雅、富丽、庄严,正面挂着 “康济阜成” 的金色匾额,一派庄严的气氛,光绪帝选后、妃的活动将在这里举行。经过多次筛选的5名秀女依次排列,站在第一位的是叶赫那拉氏都统桂祥之女,即慈禧太后的亲侄女,其次是江西巡抚德馨的两个女儿,珍妃和她的姐姐站在最后。

  慈禧在众宫女、太监的陪伴下被迎人正座,她的心情略有些紧张,这场戏虽经她精心策划,但心中毕竟没有绝对的把握。她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光绪帝,把选皇后的证物——一柄玉如意授给他,假惺惺地让光绪帝自己选后,光绪帝面露难色,不敢擅自作主。慈禧太后故作姿态,坚持让他自己选定。光绪帝才慢慢地走到德馨长女面前,正要把玉如意授给她时,慈禧太后惊慌失措地大叫一声:

  “皇帝!”

  并提醒他把玉如意授给站在第一位的秀女。光绪帝无可奈何地走到桂祥的女儿面前,把玉如意授给她。这样,慈禧太后的侄女便当选为皇后,即隆裕皇后。慈禧太后看到光绪帝中意的是德馨的女儿,如果选入妃嫔,必会有夺宠之忧,于是不容光绪帝继续选妃就匆匆地命公主把选妃的证物——两对荷包授给站在最后的长叙的两个女儿,草草地结束了这场选妃活动,珍妃姐妹便被选入宫了。

  从这场选后、妃的傀儡戏中可以看出,珍妃的入选与慈禧太后想利用后、妃控制光绪帝这一意图是有直接联系的。她一入选便陷入了这一矛盾斗争之中,造成了她终生的悲剧。

  光绪十五年(1889)正月,光绪帝举行大婚礼,正式册封长叙的两个女儿为瑾嫔、珍嫔,到光绪二十年(1894),逢慈禧太后六旬庆典,被封瑾妃、珍妃。

  聪颖受宠 后妃之争

  珍妃,满洲正红旗他他拉氏,出身于大官僚家庭。其祖父裕泰,在道光、同治年间曾任湖广、闽浙总督。其父长叙,官为礼部左侍郎。珍妃生于光绪二年二月初三日(1876年2月27日),入宫时年仅13岁,与其同选入宫的瑾妃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瑾妃、珍妃虽出生在同一个家庭,但她们的性格却大不相同。瑾妃性情平稳、脆弱,而珍妃,“貌既端庄,性尤机警” ,年幼时在家中读书,受到当时一般的女性难得的教育,“颇通文史” ,江南著名学者文廷式是她的老师。她性格开朗,志趣广泛,善于书画,慈禧太后曾请内庭侍奉的女官缪嘉蕙教她画画。

  不仅如此,珍妃对客观事物反应极其敏锐。她进宫之初,慈禧太后也很喜欢她,常让她在旁侍奉批览奏章,她在一旁看一会儿,便能领略奏章的要领,预料太后将作如何批示。正因为珍妃性格爽朗,思想开阔,遇事颇有见解,在光绪帝料理政务过程当中,给予很大协助,因而珍妃得到光绪帝的宠爱。

  珍妃平日住在景仁宫,但常和光绪帝同居养心殿,光绪帝很喜爱她,常与她一同吃饭。珍妃每天早上给慈禧太后请安后就回景仁宫,任意装束,她喜欢女扮男装,常与光绪帝互换装束,做为游戏。

  按宫中惯例,妃子不能乘八人轿,光绪帝特赏给她乘坐,被慈禧见了,大光其火,摆出威严的样子,拿出祖宗家法把珍妃训斥了一顿。并下令将轿子摔毁。光绪帝得知后很不高兴,后来隆裕太后在光绪面前说珍妃的坏话,光绪帝怒斥了她。这件事传到慈禧那里,慈禧以为这是珍妃受宠之故,更是恼恨珍妃。

  光绪二十一年(1895),有一个叫耿九的人,贿赂慈禧的小太监王长泰(即王有儿)、聂德平(即聂十八),想谋取粤海关道的职位。王、聂二人在宫中平时被珍妃所喜欢,珍妃经常和他们在一起,并赐给他们吃的。这次王、聂二人受了耿九的托付,便私下里请求珍妃向光绪帝奏上这件事。这时还有个叫宝善的人,是慈禧一个本家侄女的岳父,驻兵凤凰城,日本进攻时,兵败而城池失守,想出钱运动免罪,也通过王、聂二位太监。二位太监又请求珍妃密请皇上,并向慈禧送一件背心和大衣衣料两件作为礼物。这两件事后来都被慈禧知道了,她大发雷霆,把珍妃叫来,用板子责打惩罚,并将王、聂两位太监充军黑龙江,遇赦不赦,后来行至营口,一并杀掉了。

  也是在这一年,福州将军出缺,隆裕皇后想把这个职位给她的舅舅,由于珍妃在光绪面前得宠,便让她对光绪帝去说,珍妃婉言谢绝,说: “谁去说都是一样。” 隆裕皇后一向忌恨珍妃,争风吃醋,这次看到珍妃竟敢公开顶撞她,怒火中烧,羞愤难当,急忙到慈禧太后面前告珍妃欺压皇后、恃宠而骄。慈禧太后一向护着隆裕,加上平时对珍妃就有忌恨,又有耿九与宝善之事,听后暴跳如雷,杖打珍妃,以 “干预朝政” 的罪名,夺珍妃和她姐姐瑾妃的封号,降为贵人。把与之有牵连的太监,有的充军,有的驱逐出宫,太监减少了大半。珍妃回到自己的寝宫后,哀恸异常,慈禧又施出笼络手段,赐给珍妃精美食品8盒,并派人表示慰问。虽然只过了一年慈禧便赏还了珍妃和瑾妃的封号,但珍妃和慈禧的关系大大地恶化了。

  珍妃平素身体不好,自进宫后经常吃药,光绪二十年(1894)五月,病情恶化,神智不清,四肢抽搐,全身发热,经紧急救护用药调理后,才见好转,恢复了神智,又过了两个月,方才见愈。十月,受慈禧杖责降为贵人后,又发病,人事不省,虽不久痊愈,但整整一年,仍用药不断,屡经医治,才恢复了健康。

  珍妃作为一个深宫女子,虽然贤德美丽,颇有才华,但置于慈禧太后的淫威之下,又有隆裕皇后时时的嫉妒和吹毛求疵,她的忧郁生活是可想而知的。可是自己如同一只被装进笼子的小鸟,又有什么办法呢?如前所述,珍妃是颇具艺术才华的,平时喜爱书画,慈禧也曾请宫廷女官缪嘉蕙教她画画。一个深宫女子,能和艺术交上朋友,真是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当时摄影术已传入中国,但在宫中是被禁止的,人们认为照相机是 “西洋淫巧之物” ,照相能 “伤神” ,照相多了会 “损寿”。尤其摄影师面对皇上、皇后、妃嫔对光,更是 “极不礼貌” 的犯上行为。然而珍妃却非常喜爱摄影,她在光绪二十年(1894)前后,暗中从宫外购进一架相机,背着那阴险专横的慈禧太后,在她的住所景仁宫偷偷地研究起来。

  平时珍妃不但给自己照,也给别人照,教太监照,也教光绪帝照。珍妃平时就喜欢穿男人的衣服,照相时更是 “不拘姿势,任意装束” ,摄取各种姿势,照了许多化装照。其中一幅照片是光绪二十一年(1895)在中南海拍摄的,后来被慈禧无意中看见,大加申斥。这并没有中止珍妃对摄影艺术的追求。此后,她又私下拿出积蓄,命身边一个姓戴的太监在东华门外(即今北京东华门大街附近)开设了一家照相馆。这件事传入宫中,被隆裕皇后得知,她马上告诉了慈禧。慈禧大怒,立即将那个姓戴的太监传来审问,太监在酷刑之下隐瞒不过,招了实情,珍妃受到责罚,戴太监被活活打死。此后,宫中再无人敢谈照相了。

精彩阅读